愉悦资本刘二海的“局”:14年投80家10中独角兽,两慢两快、根据地打法全剖析

2018-01-22 13:58· 投资界  王珑娟 
   
《一代宗师》开场是一段比武,比完之后,宗师说了句话:“功夫,两个字,一横一竖。打赢的,站着;打输的,躺下。”

  2017年7月12日,清科集团旗下中国创业与投资第一门户——投资界(www.PEdaily.cn)与清科研究中心联合发起,国内顶级私募股权数据库私募通提供数据支持,前后历时4个月筹备评选的「2017投资界TOP100投资人」榜单隆重发布。

  「2017投资界TOP100投资人」总榜单上每一位投资人都有着深刻的行业洞察,决策敏锐果断,在诡谲的创投江湖中辨识千里马、独角兽,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话。接下来,《投资界》将对上榜投资人进行追踪报道——从人生履历到经典案例以及背后的投资逻辑,《投资界》将一一放送,敬请期待。

  姓名:刘二海

  年龄:48 岁

  职位: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

  代表案例:神州租车、易车、途虎养车、小猪短租摩拜单车蔚来汽车

  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孙子兵法》

  《七武士》,是黑泽明导演的一部经典电影。讲述在日本战国时代,农民经常受山贼袭扰,便想找武士来帮助消灭山贼。当时农民社会地位最低,而武士处于较高阶层。农民颇费周折,最后只找来了七位境遇较差的武士。

  武士们把农民组成小分队,教他们构筑工事,训练农民用竹竿围攻骑马的山贼。最终双方合力消灭了山贼,但有四名武士战死。

  电影最后的镜头是,村庄恢复了平静,农民唱着劳动的号子在农田里插秧。带头的武士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武士不是最后的赢家,农民才是。”

  刘二海喜欢讲故事,所有的故事都是由浅入深,生动而精辟。《七武士》是他经常提及的一部电影,他总结:“其实,投资人不是最后的大赢家,创业者才是。”

  刘二海喜欢看书,看得多也看得杂。

  “看书往往是连续看一批书,我想讲的是这个。”刘二海举例,“比如对巴菲特感兴趣,那你就可能读了《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一个美国资本家的成长》;读巴菲特会碰到他的老师格雷厄姆,你可以读读《聪明的投资者》或者《证券分析》;当然,巴菲特还说他有15% 是从菲利普• 费雪身上学到的,那你看没看费雪的书?费雪很能干,费雪的儿子很出名,你又可以看看他,所以你一看就看了一大串;巴菲特是投资大师,他的搭档查理• 芒格也很好,你当然也会把和芒格相关的书也都找来看。如此一来,你就可以把和巴菲特相关的知识都研究一遍,投资也是这个道理。”

  看书会沿着一个脉络去看一大批书,刘二海自身的思和学亦如此,从纯理科的通信与信息系统硕士到心理学硕士,接着转向金融学硕士、EMBA,甚至沃顿商学院的培训等。他认为,在这个随时变化的世界里,人的知识很快就会老化,必须不断更新、丰富自己的知识结构。

  索罗斯曾说,学金融的人,如果能够同时读哲学、读文学,肯定比纯粹学金融的学者更有成就。刘二海认为投资也是这样:“投资人要在不确定性中去做一个决定,怎么样才能不掺杂自己的主观想法,让决策更客观呢?你必须保持NO EGO(意为‘无我’),对世界和自己了解得越多,相对而言距离客观就越近一些。”

  从运营总监到投资经理

  2003 年,刘二海在北大读EMBA,在一次联想投资举办的关于投资的讲座上认识了联想投资合伙人王能光。数次交谈后,联想投资(现君联资本)很想把刘二海揽入麾下,彼时,刘二海还是铁通网络公司的运营总监,但他对风险投资很感兴趣,而这样一个转型的机会也不错。于是,从运营总监到高级投资经理,刘二海从此开启了VC 生涯。

  然而这并不是刘二海第一次接触到风险投资,最终进入风险投资行业,还是要归结于他的思考性钻研。

  刘二海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通信及信息系统专业硕士毕业后,加入了吉通通讯。因为专业是通信,他就一直想尝试在互联网上做些事情。1995 年,刘二海开始琢磨国际传真。当时以色列有一家设备商的产品很好,但费用很贵。刘二海的设想是把国内电话网络连接到国内服务器上,国内的服务器通过互联网连接上美国的服务器,而美国的服务器再连接美国的电话网络,于是,就实现了中美两国的IP 传真。确定了思路,他找到国内做相近业务的一家创业公司,买了源代码,在此基础上开发了IP 传真系统。再把这套设备放到洛杉矶的数据中心。经过这样一番改造,国际传真就可以开展了。在吉通,刘二海所供职的部门最初人数并不多,主要做互联网接入业务。攻克了IP 传真,他发现有人在做IP 电话,刘二海的兴趣又被鼓舞起来了,开始钻研IP 电话。后来,他所在的这个部门成了吉通的IP 电话事业部。待到国家发放三张IP 电话牌照——联通、电信、吉通时,媒体还对仿佛是一夜之间蹿起的吉通很是惊讶。刘二海真正兴奋的是排队买电话卡的顾客爆发式地增长。他所在的IP电话业务部也从最初的五六人发展到几十人。正是这几十个人创造了当年吉通超过70% 的全年收入。

  2001 年,刘二海去了外企,担任美国冠远科技中国公司副总经理。当时,公司亚太区的总裁离职后想做VC。那时的刘二海还不懂什么是VC,这位总裁给他写写画画讲了半天,一挥衣袖:“你去研究研究吧。”

  然而,2001 年正赶上了纳斯达克崩盘,互联网泡沫破裂。基金募资没成功,但刘二海却搞懂了VC,开始认真思考这件事,随后便有了离职铁通、进入风险投资行业的转型。

  “人生境遇有时候真的想不到,可能只是别人和你说了一句话,你仔细琢磨琢磨,认真思考,就能带来不少收益。做VC 这行也是,需要有探索精神。这个事儿可能一开始不太大,但经不住琢磨,一琢磨,你就会发现更多机会,然后你慢慢就把它变大了。”刘二海感慨。

  如巴菲特所言,人生就像滚雪球,最重要的事是发现湿雪和长长的山坡。没有湿雪,你就无法形成雪球;有了湿雪,还要有足够长的山坡和大片的湿地,这样雪球才能越滚越大。

  2015 年4 月,在见证了中国创业创新和风险投资从零起步到蓬勃发展十多年后,刘二海和戴汨李潇共同创办了愉悦资本。不同于“Blackrock”或“Blackstone”那么“硬”的名字,“愉悦”包含了愉悦资本作为投资方对自己的定位:“创业非常辛苦,要从喜欢出发,从愉悦的心情出发。人生最大、最终极的追求还是会回归心灵,愉悦的心理状态很难得。只有奋斗、共赢,才能达到真正的愉悦。”

  “创业维艰,愉悦相伴。”刘二海再一次重复。

  14 年80 个项目,超过10 个独角兽

  2015 年成立的愉悦资本目前共管理两支美元基金和两支人民币基金,基金规模合计为55 亿元人民币;成立两年,愉悦的投资组合也很醒目:已经投资了神州专车、蔚来汽车、途虎养车、小猪短租、摩拜单车、好租、梦想加、天使之橙、砾石、蛋壳公寓等项目。

  虽然有如此亮眼的业绩做支撑,但刘二海从来都对投资心存敬畏。有一次,他在哈佛做演讲,台下一名年轻的女生想从事VC,询问刘二海的意见,素来和善的刘二海却“泼了冷水”,直言VC 行业不好做。

  “我说的是实话。”刘二海感慨,“做VC 实际上是个艰难的事。一个项目跑出来需要六七年的时间,你至少要和项目一起熬下来这六七年,这期间项目还会出各种各样的问题。VC 从业者想要做出些成绩是不容易的。”即使已经入行14 年,投出了十多家独角兽,刘二海也都保持警醒、站在业务一线:“我不敢说每一天都不懈怠,但从业十几年的勤奋是毋庸置疑的。我想,投资也会是我的最后一份工作吧。”

  2005 年,刘二海还是联想投资(现君联资本)高级投资经理,他投资了易车,他判断高达数万亿规模的汽车行业蕴藏着极大的机会,因此对汽车相关产业的创业企业格外关注。2005 年,陆正耀创立了联合汽车俱乐部(UAA)。2006 年初,与陆正耀相识不久,出于对汽车相关市场的一致看好以及对彼此的认可,刘二海投资了UAA。

  UAA 创立之初,会员发展迅速,车险业务增速也很快,但没过多久,保监会的一纸规定让汽车俱乐部原本风生水起的保险代理业务前途黯然,“转型”成为陆正耀的当务之急。洗车、汽车维修甚至卖雨刷都曾出现在二人的话题讨论中。共同探索数月后,陆正耀和刘二海达成共识——进军租车市场。2007 年9 月,神州租车正式成立。就在公司蓄势待发、从头再战的时候,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神州租车发展受挫,原先谈好的投资纷纷撤退。这时,刘二海代表联想投资再次向神州租车注资。正是这笔钱支撑着神州熬过了最艰难的金融危机时刻。局面趋缓,神州租车的业务逐渐有了起色。包括美国华平投资在内的机构纷纷表达了投资意向。直至2010 年9 月,神州租车接受了联想控股的投资。

  “我们对自己的定位是创业者前行的伙伴,希望协助他们在公司发展的关键节点上做出正确决策。作为财务投资人,大家都在说‘钱之外的价值’,我们认为在公司的重要时点上,给CEO 提供有价值的建议、参与决策过程、确保方向正确,是极其重要的。”刘二海说。

  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每家成功的公司都各自迈过了不同的沟沟坎坎、经历了不同的“关键节点”。

  开辟了新领域的摩拜单车短时间内即成功跻身独角兽俱乐部。早在2015年10 月即投资了摩拜单车A 轮的刘二海在摩拜开始募集C 轮融资时,即明确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这一轮必须引入PE 投资人。”“创业公司在融资过程中,如何融资、找谁融资非常重要。摩拜的发展相当快、融资额越来越大,VC 里很少有能扛得动的,这就导致选择面很窄、做起来也比较艰难,但PE的资金规模、本身具备的资源和VC 又不一样。现在看摩拜的融资历程——C 轮引入华平和高瓴两家PE,我们的这个建议是相当正确的。”

  那么,在竞争激烈的早期市场,愉悦又是如何挖掘到优质创业项目的呢?

  “投资更重要的是动作要对。就如我一位同事所说,就像射击,举起枪、瞄准、打出去,这是一套动作。我们无法保证每一枪都能正中靶心,但只要你每次射击的动作都规范、正确,你成功的概率就会高。打不中,你就得检查自己的动作是不是做错了,如果动作对了,即使出现错误也要继续坚持这个打法!投资也是一样的道理,你要确保自己判断的逻辑正确、投资手法正确。”刘二海坦承,“投资无法控制成败,但能控制手法。池塘里有这么多鱼,肯定能捞到大鱼,如果你捞的都是小鱼甚至没有捞到,你就要看看是不是你的网有问题。”

  投资行业里抢项目、抢额度的故事不在少数。而愉悦的做法是“两慢两快”。项目初期的分析要慢,下定决心投了就要加快行动。“做尽调的时候要认真,慢慢做透、考虑得要尽可能全面,如果今天见面明天就给Term sheet(投资条款协议),这是很糟糕的事情,除非你自己非常有经验。但一旦做了决定,就必须尽快完成交易。”

  从2003 年入行至今,刘二海投资了大概80 个项目,其中有超过10 家成为独角兽。开创了分享出行新模式的神州优车、成立3 年估值超过200 亿元的蔚来汽车、改变汽车后市场格局的途虎养车、解决绿色出行与最后一公里问题的摩拜单车、A 股市场互动娱乐第一股“天神娱乐”、成立四年即登陆纳斯达克的手游第一股创梦天地、开发运营国民游戏“开心消消乐”的乐元素、开启中国分享住宿市场的小猪短租,这些公司不仅在方方面面改变、参与着大众的生活,也使它们背后共同的投资人刘二海受到了比以前更多的关注。

  投资策略:根据地打法

  2004 年是刘二海入行的第二年。有一次,他去山东参加一个创投会议,其中一位当时资格已经比较老的投资人说:“我们很多朋友近期都不做VC了,因为新来的几个年轻人很快投了几个项目,也不比我们这些资历老的人投得差。”这位老投资人得出的结论是:风险投资这行没什么积累。

  这个结论对于刚入行的刘二海来说是亦喜亦忧:“喜的是,看来我做VC问题也不大,毕竟不用啥积累也能做嘛;忧的是,不用积累也能做,是不是也不能做太久呢?”从那时开始,他就花很多时间反复琢磨:VC 的积累效应的确并不是特别强,那如何把雪球滚大?如何在VC 这一行做出来积累效应?十余年思考的结果即是愉悦资本的“面向根据地”的投资策略。

  所谓“根据地”需要具备三个条件:首先,市场非常广阔,可以做很多投资;其次,已经投出了核心项目,在行业里数一数二;最后,自己要对行业有理解力,并且积累了深厚人脉。

  以愉悦资本广为人知的“汽车/ 出行根据地”为例,从2005 年投资易车开始,到神州租车、神州专车、蔚来汽车、途虎养车,以及摩拜单车,几乎每个项目都开辟了出行领域一个新的方向但又彼此互相联系。

  2005 年,刘二海投资了第一家与车相关的企业——易车网。当时他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在汽车/ 出行领域收获一系列项目,只是预想汽车与信息技术结合后一定会产生新的领域。随后,2006 年他又投了神州租车,后来又有优信二手车、途虎养车等。2015 年春天,神州租车创始人陆正耀开始做神州优车、易车创始人李斌开始做蔚来汽车并且作为天使投资人投资了摩拜单车。“这就是根据地的威力,因为你和这些创始人共事十年,彼此有信任,

  而这个事本身又没有问题,为什么不投呢?”

  现在令投资人争抢额度的摩拜单车在两年前并不被看好。2015 年夏天,李斌把摩拜单车介绍给了刘二海。虽然在摩拜单车的办公室试骑第一辆摩拜时,车身吱吱呀呀响声不停,而且没骑几步脚蹬子就掉了。2015 年10 月,愉悦资本作为A 轮唯一的投资人向摩拜注资,并在后续的B、C、D 轮持续加注。目前,在摩拜连续进行了几轮大手笔投资后,愉悦资本依然在摩拜持有相当数量的股份,这也是刘二海长期以来坚持从A 轮投起,并且在后续轮次中持续不断追加的投资手法的体现。

  “很多人问我们为什么能投中摩拜单车。我想根本还是对人和事的判断。李斌是十几年的老朋友,信任没问题。共享单车这个事需要的外部环境也成熟了,需求就在那里,投资人要能辨识这个机会。因为我们在‘汽车/ 出行根据地’有了十几年积累,所以我们能看到并且坚决地做了。”

  建立根据地、利用根据地、扩展根据地。在出行领域,愉悦的投资策略尤其鲜明。此外,愉悦资本正在建设的房产服务根据地也已经初具雏形:刚刚获得云峰基金大笔投资的小猪短租、开创共享办公新模式的梦想加、运用互联网新技术提升传统商业办公地产效率的好租、顺应房地产领域供给侧改革大趋势的蛋壳公寓,从短租到长租,从民用到商用,覆盖了用户对房产服务的各种应用场景。

  即使已经收获了一系列优秀项目,刘二海还是反复强调,投资并非战无不胜、无所不能,投资人学会利用自己的领域去获得优势,而不是一味开疆扩土不去耕耘:“不战而屈人之兵,这是更高级的竞争手法。我们建立根据地也是出于这个考虑,通过创建、利用和扩展的方式滚动发展。创建,即通过有影响力的案子进入一个大的领域;利用,即通过被投企业网络进入更多的公司;扩展,即系统性地覆盖产业链。长久地坚持下来,你就会捕到大鱼。”

  投资的“广”和“深”

  黄石公园每年都会清点狼群,在地图上用不同颜色标出不同区域的不同狼群。狼群各有各的领地,如果一只狼跑到其他狼群的领地,就会被驱赶出去,这便意味着你必须要有自己的领地。

  当下,中国的创业环境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刘二海指出:“大量企业涌入市场空间大但竞争壁垒低的行业。竞争从过去的团队、技术等层面的角力上升到技术、供应链、投资方、PR 等多维度全方位的比拼,“我们称之为‘魔鬼通道’,这对创业者、投资人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刘二海看来,如果用两个词来形容2017 年,那就是“广泛”和“深入”。上半年共享经济、大消费是热门话题,下半年新零售如火如荼。刘二海指出:“投资都会有阶段性热点,但面对中国巨大的用户基础和市场,今后这些热点可能会更分散,不会一直集中在一个点上。共享经济、大消费与中国人口基数相关,巨大的人口基数要求资源使用效率更高,创造更多价值,因此一旦技术成熟,共享就会火起来。而新零售实际上可以部分理解为消费升级,渠道驱动、技术驱动及智能互联网对行业的影响,使得消费这个很传统的领域开启了一个非常长期的变革阶段。未来机会会更加广泛,不会只集中在几个热点,同时,要求参与者在行业里扎得更深才能创新。这要求投资人更加注重研究,更加专业”。

  刘二海曾以“披萨饼”和“千层饼”来形容中美两国的产业结构。美国经济的特点是,传统行业已经相当发达,高科技以叠加的方式不断发展。传统产业与高科技产业之间的界限有迹可循。因此美国的创新以新技术与新模式的创新为主,就像比萨饼的饼胚和其上的馅料一样。

  中国的传统行业不太发达,以汽车为例,金融危机来袭,底特律汽车城甚至都会破产,而中国的汽车销量仍然保持着每年两位数的增长。在传统产业发展的同时,新技术又发展起来了,这就使得两者像千层饼一样交织在一起,进而产生了大量新技术嫁接传统产业的投资机会。

  “我们可以看到,从2000 年前后的有线互联网开始,直到目前的移动互联网,技术的赋能给传统产业带来了巨大变化。下一阶段,智能互联网将带来更宽广的投资机会。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这些都是智能互联网的一部分。过去是弱智能、强链接,目前我们处在高速链接加初等智能的阶段,随着技术的发展,智能水平逐渐提升,智能互联网将带来一次新的变革。

  结语

  《一代宗师》开场是一段比武,比完之后,宗师说了句话:“功夫,两个字,一横一竖。打赢的,站着;打输的,躺下。”

  “投资也一样,说再多,还是要靠项目说话。”

  “就像查理• 芒格所说,我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这样一个道理:要得到你想要的某样东西,最可靠的办法是让你自己配得上它。投资人也一样,如果想经常投中优秀的项目,你就得配得上它们。”刘二海的目光悠长,从15层的办公楼向外远眺,雾霾下的郁郁青山若隐若现。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王珑娟,原文:http://news.pedaily.cn/201801/426476.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