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贸发组织:发展中亚洲重新成为全球最大的FDI流入地

2018-01-24 10:04· 经济观察网  李晓丹 
   
从体量上来看,美国仍然是最大的FDI流入国,吸引外资估计达3110亿美元,中国是全球第二大外资流入国。尽管2017年上半年中国吸引外资放缓,但全年外资流入约1440亿美元,创下了历史新高。

  与全球经济和贸易显著改善形成对比的是,2017年全球FDI(外商直接投资)下降了16%,从2016年的1.81万亿美元下降至约1.52万亿美元。

  这组数据来自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于北京时间1月23日发布的《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这份报告指出,发达国家FDI流量下降27%,是全球FDI减少的主要原因,其中北美下降33%,欧洲下降26%,转型经济体下降17%(主要是俄罗斯FDI流入下降,大多数独联体国家也表现低迷)。与此同时,流入发展中经济体的FDI保持稳定,估计达6530亿美元,同比增长2%,亚洲重新成为全球吸引外资最多的地区,其次是欧盟和北美。

  从体量上来看,美国仍然是最大的FDI流入国,吸引外资估计达3110亿美元,中国是全球第二大外资流入国。尽管2017年上半年中国吸引外资放缓,但全年外资流入约1440亿美元,创下了历史新高。

  联合国贸发组织投资和企业司司长詹晓宁表示,2018年全球经济以及贸易增长仍会加速,这可能推动全球FDI出现增长,不过地缘政治风险和政策不确定性的升高会影响FDI的复苏,此外美国税收改革也将会对美国跨国公司的投资决策产生影响,进而影响到全球投资格局。

  流入发达经济体的FDI下降了1/4

  流入发达经济体的FDI下降了27%,估计达8100亿美元。导致下滑的主要原因是英国和美国的FDI流入大幅下降。但应看到,美英两国的下降主要是对前两年两国外资流入异常飙升的回调。其中,2016年英国流入在三个特大型跨境并购交易的推动下出现异常增长,从2015年的330亿美元猛增到2016年的1960亿美元;美国的FDI流入则在年受离岸金融中心反向交易的推动大幅飙升,2016年保持增长。2017年美、英两国FDI流入回调到正常水平。发达国家的跨境并购在2017年下降了30%,估计达5530亿美元,2015年和2016年出现的特大型跨境并购在2017年有所减少。

  流入欧洲的FDI从2016年的5410亿美元下降到大约3970亿美元,主要是流入英国的FDI减少了90%。比利时、西班牙、荷兰流入量也出现下降。

  尽管流入欧洲的总体下滑,但在经济前景总体看好的情况下,32个欧洲经济体中有个经济体的出现增长,2016而年只有14个实现增长。其中,德国的流入量增长了两倍多(从100亿美元增加到350亿美元),主要是由于跨国公司内部贷款增加所推动。流入法国的增长了77%(从280亿美元增长到大约500亿美元),主要是受大型并购交易的推动。瑞士仍有几起大型跨境并购交易,如中国化工以41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先正达公司,但受撤资影响,其FDI流入总额仍有所下降(从2016年的480亿美元降至2017年的280亿美元)。

  流入北美的下降了三分之一,约为3300亿美元,主要是加拿大和美国的跨境并购下降。在亚太地区,流入澳大利亚的FDI继续上升,估计达600亿美元;流入日本和新西兰的FDI下滑。

  发展中亚洲重新成为全球最大的FDI流入地

  尽管经济增长有所改善、部分大宗商品价格出现反弹,2017年发展中经济体的FDI流入量仅略有增长。由于亚洲发展中经济体以及拉美和加勒比地区FDI流入量温和增长,流入发展中经济体的FDI增加了2%,估计达6530亿美元。发展中经济体的跨境并购增长了44%,从690亿美元增加到1000亿美元。但已公布的绿地投资额下降49%,约为2610亿美元。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绿地投资都大幅下降。

  2017年,亚洲发展中经济体吸收外资估计达4590亿美元,比2016年增长约2%。该地区超过欧盟及北美地区,重新成为全球最大的FDI流入地。在全球流量下滑的背景下,亚洲发展中经济体流入量占全球的比重从2016年的25%上升到2017年的30%。亚洲吸引外资最多的经济体依次为中国、中国香港和新加坡,其外资流入量分别为1440亿美元、850亿美元和580亿美元。中国外资流入达到历史新高,仍是吸引外资最多的发展中国家,也是继美国之后的全球第二大外资流入国。同时,与产业结构调整相关的外资转移,也影响了在华外资存量的增长。此外,流入东盟的外资增长三分之一,达到1300亿美元。

  亚洲发展中经济体的FDI增长主要受跨境并购的推动,这主要体现在中国香港、印度和新加坡。特别是印度的跨境并购从2016年的80亿美元大幅增长到2017年的220亿美元。

  流入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FDI同比增长3%,估计为1430亿美元,是五年来的首次上涨,但仍比年商品繁荣高峰期时的水平低25%。该地区的经济经过两年的收缩之后,2017年略有恢复,投资者开始重新在巴西等国寻找投资机会。该地区十大跨境并购交易中,有九个跨境并购发生在巴西,其中七项并购交易的买家来自中国。巴西的FDI流入量增加了4%,从2016年的580亿美元增加到2017年的6601亿美元。墨西哥是该地区第二大经济体,其FDI流入量估计达290亿美元,与上年持平。

  流入非洲的FDI略有下降估计为490亿美元下降了1%。尽管部分大宗商品价格有所反弹,但一些非洲国家的经济仍受到商品价格低迷的影响。尼日利亚、埃及的外资流入下降。南非的外资流入大幅回升,增长43%,估计达32亿美元。

  转型经济体的外资流入在2016年强劲复苏之后,2017年下降了%,估计为550亿美元,为200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其中,东南欧转型经济体的外资流入量在2016年下降之后,2017年增长了16%,估计为50亿美元。独联体国家的外资流入量减少了20%,估计达到500亿美元。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外资流入量都出现下滑。

  全球跨境并购大幅下降

  2017年全球跨境并购下降23%,约为6660亿美元。其中主要是发达经济体跨境并购下滑30%,约,5530亿美元。发展中经济体的跨境并购在2016年大幅下降之后,2017年上升了44%,达到1000亿美元。与其他发达地区相比,欧洲的全球跨境并购依然低迷。超过30亿美元的大型跨境并购交易数量从2015年的76个下降到2016年的70个,2017年进一步下降到63个。在发生多起撤资后,自然资源领域的跨境并购尤其低迷,制造业跨境并购也有所放缓。服务业跨境并购相对较好,但也出现下降。2017年,服务业跨境并购占全球并购总额的60%以上。

  2018年全球FDI有望恢复增长,但不确定性犹存

  基于全球宏观经济基本面,包括世界经济增长加速,全球预计将在2018年出现反弹,增长到近1.8万亿美元。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同步回升,大宗商品价格逐步上涨,各行业利润前景好转等因素可能会提振商业信心,进而提升跨国公司的投资意愿。2017年全球GDP增长超出预期,2018年增长率有望达到3.1%。包括美国和欧盟在内的所有发达经济体预计将保持增长,一些新兴经济体也将实现良好增长。尽管面临一些不确定性,全球贸易增长有望进一步加速,并保持3%以上增长。亚洲内部以及北美的贸易预计增长强劲。全球宏观经济前景的改善将对跨国公司的投资能力产生直接的正面影响。

  然而,地缘政治风险和政策不确定性的升高可能会对2018年全球FDI前景产生影响。保护主义政策主张可能转化为贸易限制措施,全球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令人担忧,加上自然灾害对全球经济可能造成的影响,都可能影响外国投资流动的复苏。

  初步数据显示,尽管发达国家新建投资协定金额上涨了11%,达到2820亿美元,2017年全球已宣布的绿地投资金额下降32%,约,5710亿美元,为200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项目数则下降17%。发展中经济体已经宣布的绿地投资的下降尤其显著,降幅达49%,降至约2610亿美元。已经宣布的绿地投资额的下降,预示着2018年全球投资前景仍不容乐观。

  此外,美国的税收改革可能会对美国跨国公司的投资决策产生重要影响,进而影响全球投资格局。联合国贸发组织下一期《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将对这一问题进行分析。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