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贾跃亭FF起诉前高管窃密卷宗

2018-02-09 16:00· 搜狐科技  丁丁 
   
资金捉襟见肘的情况当然不利于贾跃亭汽车梦的实现。由于受到乐视体系资金链危机及贾跃亭个人财务状况的影响,FF的融资进程并不顺利。

  令贾跃亭万万没想到的是,本来是加分项的FF前高管,把FF内部的问题进一步暴露了出来。

  1月30日,贾跃亭控制的法拉第未来FF向媒体披露了一个信息:FF对前CFO Stefan Krause 和前CTO Ulrich Kranz以及其创办的EVELOZCITY分别提起了仲裁申诉和联邦法庭诉讼,控诉其非法窃取FF大量核心商业机密及技术机密。

  据称,这封内部信显示,其在加利福尼亚中区联邦法院西区分院对FF进行了起诉(案卷号:2:18-cv-00737)。据称,FF被盗取的核心商业机密及核心技术机密涉及电池、电机、电控、VPA可变电驱动底盘架构、人工智能及车联网(I.A.I)等软硬件领域。

  FF方面称,自2014年5月成立以来,FF花费了数十万工时和超过10亿美元来研发下一代AI电动汽车。FF称,被盗取的机密信息是这些年来FF积累的技术精髓。

  据媒体报道,其前高管StefanKrause和UlrichKranz及其创办的EVELOZCITY公司还涉嫌从FF非法雇佣包括中高层管理人员、技术骨干在内的多名员工,根据诉状称,其中个别人员在离开FF之前就已预谋非法获取FF核心技术机密,供EVELOZCITY所用;此外,该公司计划开发一款与FF现产品规划的下一款中级车极为类似的车型,与FF展开不正当竞争。

  2月1日,法拉第未来官网及官方微博发布了一则声明,对起诉两位前高管一事进行了进一步说明。贾跃亭也转发微博称,“每一项技术创新都凝聚了FF全球顶尖团队的智慧和心血,我们坚决打击窃取商业机密和核心技术的违法行为,坚定维护公司及全体FF人的正当权益。推动新能源汽车产业良性发展,需要我们共同努力。”

  据搜狐科技了解,在美国,涉及知识产权的诉讼很普遍,FF的起诉并不足为奇。这个官司之所以被媒体重视,主要是因为贾跃亭及乐视这两个大“IP”。

  搜狐科技也从官方渠道获得了FF起诉前高管及公司的案卷卷宗。在这个编号为2:18-cv-00737的卷宗里,FF陈诉的内容也暴露了当前FF的一些真相:

  1、FF 91“量产车”实为“原型车”

深扒贾跃亭FF起诉前高管窃密卷宗

  2017年年初CES上,FF发布的FF91“量产车”,在这个法律文件里,被描述成了“……a prototype of its initial vehicle, the FF-91,……”。

  这也说明,FF已经自己承认,之前所宣传的FF91“量产车”只是“原型车”。

  而从原型车到量产车并真正批量生产交付用户,正常情况下要经历3-5年的时间。

  一位韩系车厂人士对搜狐科技称,汽车的研发周期一般是5年左右的时间,如果再牵扯到要过很多认证环节,时间可能还要更久。从技术角度来说,一辆车三年左右可以完成整车的全部标定。如果要压缩进度并有原始数据可以借鉴,从技术角度来讲两年就可以。

  2014年5月成立的FF,尽管之前拉来很多著名车厂的高管,但从正常情况来看,高管带来的更多的是经验及业界的资源,FF全新设计的电动车应该没有多少自有的原始数据可以借鉴。

  一位国内车厂的高层人士也对搜狐科技称,正常来讲,这个车要批量下线,可能前前后后要投入约500亿元人民币的资金来做保障。FF这几年以来一直饱受资金短缺的影响。据搜狐科技了解,2016年的FF与变形金刚电影授权纠纷案件官司,截止2017年11月29日,FF仍拖欠约16万美元律师费未付。

深扒贾跃亭FF起诉前高管窃密卷宗

  2016年11月,因拖欠工程款,FF在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市计划投资10亿美元的工厂被曝停产。这离4月份对外宣布建厂计划只过了半年多的时间。不过乐视及FF双方都否认工厂项目停工,称资金已陆续到位。

  而在2017年9月,有媒体报道称,法拉第未来致信内华达州政府,放弃在该州获得的用于建设工厂的土地,同时返还获得的税务减免和优惠资金。不过,9月26日,贾跃亭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发文称,FF将继续保有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市APEX工业园的土地,在该地的中长期生产计划不变。至于返还的税务减免和优惠资金,是FF在与当地政府友好协商后暂时退还补贴,中长期计划重启后会再次申请。

  贾跃亭还强调,“我们短期内将聚焦加州汉福德市的FF91红杉U工厂,以加速实现FF的如期交付。”据了解,这个工厂是2017年8月FF刚租用的一个旧工厂,此前这个工厂已经被空置了十多年。

  贾跃亭的回应,也证实FF在内华达州的工厂已经停建。根据去年12月初澎湃新闻及今年1月中旬界面新闻实地探营了解到的情况,红杉U工厂当时也并没有生产设备入场。

  2、FF 91量产车或于2019年初推出

  资金捉襟见肘的情况当然不利于贾跃亭汽车梦的实现。由于受到乐视体系资金链危机及贾跃亭个人财务状况的影响,FF的融资进程并不顺利。

  FF在起诉高管的法律文件中公开披露的信息是,自2014年以来,FF已经花了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而去年7月,贾跃亭辞掉上市公司一切职务后远赴美国的主要目的,也是为了尽快给FF融到A轮10亿美元的融资,以便让2017年1月在CES上的承诺能够兑现。

  这个跨度为2年的承诺称,FF要在2018年把FF 91“量产车”交付给用户。

  这个承诺最近又有了一些小小的变动。

深扒贾跃亭FF起诉前高管窃密卷宗

  在2月1日FF官网及官微的声明中,交车的承诺已经变成了“……力争在2018年底向市场交付第一辆FF91。”为了实现这一目标,FF的全体员工“每天都在为让不可能变为现实而奋斗。”

  至于这一目标能不能实现,也不好说,毕竟现在离2018年年底还有将近11个月的时间。在今年初CES上,FF也邀请了搜狐科技等国内媒体体验了FF 91的工程测试车。除了方向盘、座椅、安全带等最基本设施外,搜狐看到的这个测试车,几乎没有任何内饰。

  从FF的起诉书对FF 91的描述来看,FF 91第一批“量产车”的推出,有可能会拖到2019年初了。

  3、FF A轮融资额度存疑

  自从贾跃亭去美国后,关于FF融资的消息此消彼长。有消息称,FF获得了软银160亿美元的投资。后来又有消息称,FF获得了印度塔塔集团9亿美元的投资并占股10%。而在12月份,也有报道称,FF获得了李嘉诚次子李泽楷10亿美元投资。但这些消息皆被证明为假消息。

  据了解,12月22日冬至乐视汽车召开了全员大会,乐视汽车公司COO高景深确认了FF获得融资的消息并称融资已经到位。同时,乐视汽车300多名员工将转签FF成为中国FF员工。不过,对于此次FF获得的融资来源,乐视汽车及FF方面目前仍然没有对外宣布。此前,《证券日报》曾报道称,FF在美国获得了超过10亿美元融资。

  在FF起诉前高管的卷宗里,对于这次融资的具体信息也没有进行披露。只提到了2017年11月,FF获得了额外的融资。

  有消息人士对搜狐科技分析称,按乐视体系以往的惯例,如果有大额融资进来,乐视方面一定会大书特书进行宣传,以坚定业界及支持者的信心。这次FF方面既没有披露融资额度,也没有披露资金来源,有可能表明此次FF融资数额很小,根本没达到之前贾跃亭所称的要融资10亿美元的量级。另外,由于贾跃亭信用破产,且国内所有资产皆被抵押或冻结,贾跃亭也很难再为FF融资。因此有分析称,这笔融资很可能是贾跃亭本人用之前合法转至国外的资金支付的。

  不过,也有分析人士对搜狐科技称,FF不披露融资细节,可能跟目前业界对贾跃亭质疑有关,相对低调行事可能会利于后续FF业务的推进。

  4、贾跃亭曾被高管逼宫

  FF与前高管的矛盾于去年11月被曝光。当时,FF发布公告称,公司决定立即终止与CFO Stefan Krause、CTO Ulrich Kranz的雇佣关系。原因是,自从Stefan三月入职FF以来,不仅没有给公司做出实质贡献,反而存在失职、渎职甚至涉嫌违法的行为,严重损害了公司和投资人的利益。Stefan Krause阻碍公司正常融资顺利进行的行为因终止雇佣关系而得以终止,公司将加快并有效推进资金到位工作。针对Stefan阻碍公司融资的行为,FF正在对Stefan采取法律行动。对于辞退Kranz的具体原因,FF在公告中并没有说明。

  在起诉前高管的卷宗中,FF称2017年秋季,CFO Krause和CTO Kranz要求FF代理CEO贾跃亭下台,并将公司的运营控制权交给他们。同时,Krause和Kranz还对FF员工称,公司的资金很快就会耗尽,除非贾跃亭同意放弃,否则不会得到额外的融资。

  有消息称,贾跃亭与他们产生矛盾,是因为在FF融资过程中,有投资人要求以贾跃亭出局为入股条件。而贾跃亭认为产生的这样问题,是Krause从中作梗,企图和外部投资人一起将FF低价收购。而Stefa则对腾讯《棱镜》否认了这一说法,并称“我进入 FF 以来,接触了数十个投资方,最终也有五个左右的投资方进入了最后的谈判阶段,他们之中的确有人提出,投资的条件是贾跃亭出局,但是这不是我的主意。”

  贾跃亭也对腾讯《棱镜》称,他“死也不会交出FF控制权”,并强调“在产品设计上,自己会‘独断专行’”。

  FF方面也称,Krause和Kranz关于FF不能获得融资的说法,除非贾跃亭放弃对公司控制权的说法,被证明是错误的。因为尽管贾跃亭没有下台,FF也在2017年11月获得了额外的融资。

  至于FF会要求Krause和Kranz及他们的公司赔偿多少,在卷宗里并没有提及。有国外媒体分析称,鉴于FF及贾跃亭的热度,这一案件FF后续要求的赔偿额度可能会达几十亿美元。至于案件的结果,目前还不好过多揣测。一是这种IP的诉讼在美国很平常,二是双方也有和解的可能性,比如贾跃亭之前在洛杉矶告顾颖琼诽谤的案件,贾跃亭方面的诉求已经被驳回。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2018全球创投峰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8月21日
      华栖云
      华栖云
      A轮 1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21日
      随拍科技
      随拍科技
      Pre-A 1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20日
      华宝软件
      华宝软件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8月20日
      共识财经
      共识财经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