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笑来烧美元

2018-02-12 08:29· 微信公众号:品途商业评论  徐来 
   
李笑来有两张著名的照片,一张是薛蛮子抱着李笑来的肩膀,笑得合不拢嘴,薛蛮子微博转发评语“我终于找到争取财富自由之路啦!哈哈哈!”。另外一张是黄色背景前,李笑来睥睨着,用烟点着了一美元纸币。

  不是我不明白,是这世界变化快。比特币面市以来,最开始是技术极客孤芳自赏,接着是投资机构暗中入场,几番浮沉之后,谜一样的中本聪、突然失踪的少年天才、励志作家、投机客等纷纷登场。面对24小时不停交易着财富心跳的币圈世界,没人能够置身事外。

  从2009年第一枚比特币被中本聪挖出,到现在近10年,一段摸不着的数字代码搅得全球天翻地覆。几番风雨,几多枭雄,品途商业评论(ID:pintu360)将为您盘点币圈大佬的翻云覆雨。

  龙兴之地,四辈屌丝

  延吉位于长白山北麓,是王爷贝勒们的“龙兴之地”。延吉距中俄边境60公里,向东30公里就是图们江,过了图们江,就是朝鲜。

  李笑来就在延吉度过了青少年时光,一起的还有发小罗永浩。

  李笑来的爸爸是个俄语教授,不过,就像他的书里所说,知识并不会遗传。李笑来的成绩比罗永浩好点,但也没好到哪去。

  罗永浩的爹是县委书记,性格狷介的他比韩寒更有底气抨击教育。罗永浩高二辍学,躲在家里优哉游哉的读了三年闲书。辍学之后,罗永浩卖过书,倒卖过药材,走私汽车,组装电脑,钱没挣多少,迷茫却与日俱增。

  90年代初,中国第一代程序王小波边写书边卖软件挣钱,搞得不亦乐乎。96年王小川拿了一块奥赛金牌,便被招入清华读计算机,后一年,福建龙岩的王兴也被保送到清华大学无线电专业。这些日后的风骚人物都在90年代前后接触了计算机。

  李笑来也是有机会风骚的。

  1989年,他拿了东三省的计算机竞赛冠军,前三名保送清华,没想到,他被顶了下来。李笑来复读一年,阴差阳错的读了长春大学。

  相比罗永浩,读了会计专业的李笑来更有生意头脑。1994年,长春火车站附近的华正商铺招商,李笑来签了合同就跑回老家招商去了,一个寒假拿了2万提成。当时帮他在报上登广告的就是罗永浩。李笑来没拿这2万块钱,反倒让对方抵了一个商铺,做起了服装批发生意。

  这个时候,出国未遂的俞敏洪刚刚创办了新东方。这位日后的励志天王正天天趁着夜黑贴广告,跟海淀大妈躲猫猫。 

  香港回归那年,李笑来挣到了人生中的第一个一百万,不过没来得及挥霍,父亲就病倒了。

  父亲住院后,李笑来卖掉了沈阳的柜台、档口,回延吉开了个网吧。好在他英文能力不错,凭借着一篇英文文章,搞明白了如何搭建无盘网,降低了网吧成本。不过,好景不长,先后遇到些“不可抗力”,最终还是负债累累。

  李笑来就这么交了7年的“睡后支出”。如果七年真是一辈子,那么李笑来的前四辈子跟现在的年轻人一样屌丝

  干一票大的

  李笑来早就想“干一票大的”,要不是父亲突然病重,打工是不可能的。他有一套理论,就是挣钱要快,才能摆脱重力飞出宇宙。不过,尽管李笑来在做生意上颇有头脑,也抵挡不住生活上的“重力加速度”。

  父亲卧病,负债累累,2001年,28岁的李笑来不得不去给人打工。他听从老罗的建议,来到新东方做培训教师,勤勤恳恳做了7年。

  2006年,新东方美股上市,是中国教育行业的第一家,大型创业励志节目《赢在中国》也在这一年开播。第三季的时候,俞敏洪坐上了嘉宾席,也就是从此时起,俞敏洪从一个企业家转身成为创业教父、励志偶像,影响力无远弗届。

  新东方上市前那个夏天,相声大师罗永浩离职创业,搞了个老罗英语。老罗这辈子,成也这张嘴,毁也这张嘴。离职后,老罗评价新东方:“纯粹的商业机构披着理想主义的外衣,满世界玩假纯。”这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愤怒,也是官二代的任性。

  而总想着“加速度”“挣快钱”却命途多舛的李笑来早早地就看透了世道,也更会隐忍和思考。

  李笑来说:“在新东方工作的时候,教师休息室里,每天听到的就是新东方老师们对新东方内部的批评,各种吐槽,各种不满,各种 ‘我靠,再这样下去,新东方就完了’ 之类的言论。我后来对这些越来越不以为然,我的观察是,新东方之所以越来越坚挺,并不是因为 ‘内部处处完美’,而是因为新东方做了一些对的事情,甚至是一些连老板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可偏偏从市场角度来看就是对的事情 —— 比如,新东方起家的培训,是出国留学考试培训,而不是高考培训。”

  从前做销售,后来做老师,又亲眼见证了一个企业家变身创业偶像的过程。李笑来自我造星、洞悉人性和市场的本领早就炉火纯青,只等着那一票大的。

  兜里揣石头

  苦寒之地, 民风彪悍。对于李笑来和罗永浩这种体格瘦小的孩子来说,挨揍是常有的事。

  童年时代,有时候李笑来正在街走着,天空忽然飘来五个字“你瞅啥”!

  李笑来说,无论回答什么,都是要受欺负的,站住哪怕不回答也会挨打,不是没试过跑掉,却也一样的结果。

  长大之后的李笑来回想起童年往事,才明白,有时候挨打不是因为你瞅啥,仅仅是因为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就像2017年的币圈韭菜……

  这样的日子直到十三岁后才停止。十三岁的一天,一位大哥教了李笑来一个办法:

  先找一块合手的石头揣在兜里。然后照着镜子反复练习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这一点很重要,一定得是那种真的想起来开心事才可能有的笑容。遇到挑衅的混蛋,就在兜里握紧那块石头,脸上灿烂地笑着,走过去,盯着对方的眼睛,等到四目相对的时候,就毫不犹豫地用石头砸过去,使劲砸,但决不松手,要一直握紧那块石头,能砸就接着砸……

  接下来两三次,李笑来总是被群殴,鼻青脸肿、浑身是泥地回家去。不过,再后来走在街上,就没有人再冲他吼“你瞅啥”了。

  大哥说,他们知道那个笑容灿烂的小朋友其实兜里揣着一块石头。

  38岁之前,李笑来凭借新东方8年的教学经历,孜孜不倦的阅读写作,成了和罗永浩齐名的新东方名师。当这群学生毕业以后,《把时间当朋友》一书又将他的影响力扩大到了职场白领圈子。和咪蒙不同,李笑来通晓英法两种语言,擅长制造概念,平常人纷乱如麻的生活困境被李笑来用一个个概念解释清楚。咪蒙让人获得了情绪快感,李笑来则让人获得了理性快感,尽管,面对生活,普通人依旧毫无招架之力。

  2010年的时候,李笑来和霍炬等人开始在推特上讨论比特币、挖矿。那时候比特币还在1美元到10美元的路上跋涉。李笑来对这个新玩意儿无比兴奋。有一天,他说有一笔七八十万的收款从国外转回来很麻烦,就让人在当地全部买成了比特币。

  那之后,比特币一飞冲天。

  2013年之前,李笑来在币圈没有任何名气,当时李笑来想要加入比特币的群与圈子都被拒绝。有一天他接受了央视采访,声称自己手中有“6位数的比特币”,说是在2011年买的。

  首富还开尼桑?

  李笑来立马把自己的尼桑换成保时捷,一买就是两台,他和老婆一人一台。

  这种豪气把币圈人震住了,年底,《华尔街日报》发表一篇关于中国比特币市场的报道,其中提到,当时41岁的李笑来是中国拥有比特币最多的人。币圈再也没人质疑李笑来。

  关于李笑来究竟有多少个比特币,一直没有确切的答案。

  江湖传言,李笑来在2011年时一口气买了2100个比特币,随后几年不断地买卖,到2015年时已经有了超过10万个比特币。目前世界上持有比特币最多的人,是比特币的创造者中本聪,有98万枚比特币,高出第二名一倍多。

  如果李笑来真有10万多枚比特币,即便按目前比特币价格8000美金计算,其个人资产也达到了8亿美金。 

  亿万富豪李笑来早就不揣石头了,但是,那位大哥教他的笑容却一直留了下来。直到多年以后,一位高中女同学突然跟李笑来说“喂,小时候,你的笑容很灿烂呢”。阳光灿烂的笑容,李笑来可以随时调用,尤其是演讲的时候。

  从俞敏洪到宋鸿兵

  不久前,网上流出一个李笑来的演讲视频。视频里全场雅雀无声,李笑来压低声音说“别动,别动”,极具魅惑力。彼时,比特币跌至8000美金,距离历史最高点下跌近60%,李笑来劝币民拿稳别动。视频里的李笑来,像是2008年《赢在中国》里的俞敏洪和宋鸿兵的合体。

  币圈消息向来真假难辨,“李笑来被抓”则像个月经贴,隔一段时间就冒出来。熟悉历史的我们知道,谣言不止是未经证实的消息,而且是社会心理的投射。一觉醒来凭空多出两个亿,惊喜之后,怕是也会惶恐。“李笑来被抓”这则谣言背后,潜藏着币圈对政策的担忧,币民对李笑来铁窗生涯的期待。

  比特币信仰者说,比特币就是未来世界的黄金,早上车早好。投机者却知道,挑战法币权威的虚拟货币迟早会被驯服,炒币得来的财富不会持久,趁着能炒就赶紧炒。信仰者和投机者殊途同归,共同掀起了ICO狂潮。

  EOS代币被公认为是李笑来的第一个ICO项目,而这个项目则是ICO声名大噪的始点之一。EOS代币在上线短短五天内融到了1.85亿美元,在达到高峰之后开始一路狂跌,在监管出台之前,EOS的币值已经跌至了3元左右。

  李笑来嘴上信仰,身体却很投机。

  李笑来参与并主推的PressOne、Oraclechain、Bigone、BEX,是目前国内融资额度最高的四个ICO项目。并且在这四个项目中,李笑来力推使用自己投资的EOS进行交易,甚至在Bigone、BEX项目中,只能使用EOS交易。

  币民怀疑,李笑来通过ICO市场融资运作,拉高EOS币值进而套现。

  2013年的时候,李笑来曾募集2000万人民币成立Bitfund基金,用于投资比特币项目,按当时市价计算大概可以买入3万个比特币。不过,如今约定兑付期限已到,李笑来却单方面宣布延期1年兑付。

  《货币战争》的作者宋鸿兵现在知道不能随便站台了,搁在3年前,他是不会信的。三年前,宋鸿兵在山西太原演讲时,被大妈围殴,原因是宋鸿兵为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站台,而后者被证实为“庞氏骗局”。在泛亚泡沫破灭之前,已经牵连22万投资者,损失总额估计达到了400亿元。

  泛亚一毛钱也没有分给宋鸿兵,甚至也坑了他不少钱。而李笑来不一样,李笑来早就在这场全民狂欢中实现了他“干一票大的”的宿愿,即便有朝一日大厦将倾,恐怕,他也会学他的会计前辈下周回国。

  结语

  李笑来有两张著名的照片,一张是薛蛮子抱着李笑来的肩膀,笑得合不拢嘴,薛蛮子微博转发评语“我终于找到争取财富自由之路啦!哈哈哈!”。另外一张是黄色背景前,李笑来睥睨着,用烟点着了一美元纸币。

  据在现场的记者描述,“他的嘴里咬着一根烟。他点燃那张1美元,然后偏着头,在迅速蹿起的火苗里点上烟,深吸一口。美元变成灰烬,李笑来一甩,它带着火星,纷纷扬扬地落在灰色的薄地毡上。”

  这一刻,比特币背后的无政府主义力量,李笑来潜伏多年压抑的那一票大的,都随着那张纸币纷纷扬扬。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