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2个月,2018年的第一风口直播答题凉了么?

2018-02-26 11:12· 品途商业评论  王新喜 
   
在如今直播答题行业,参与的平台方越来越多,但更多是基于如何抓住新风口的焦虑而产生的被动跟进行为,这背后短期玩票的或占多数,但是如果要将其做出长期价值,如何夯实自身的护城河,如何在拷贝HQ的模式之外,加入产品再创造与玩法模式升级的新思路呢?


  直播答题是2018年第一个风口,但在短短2个月的时间,从快速爆红到很快没了动静与声响,在整个春节期间,几乎绝大多数主流直播答题平台均变得异常冷清。花椒直播“百万赢家”、冲顶大会、今日头条百万英雄、优酷视频“答题赢钱”均没有新的游戏场次,陌陌的“百万选择王”本来计划在春节大战一场,但临时宣布“节目调整,暂停上线”。

  而原因或来自于广电总局下发的《加强网络直播答题节目管理》通知,通知指出,今年以来,一些网络平台以视频直播方式开设互动有奖问答节目,吸引大量网民参与抢答,在促进知识传播的同时,也产生了一些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有的网络平台不具备法定的视听节目直播资质,内容审核机制不健全,时常出现导向偏差,有的单纯追逐流量和点击率,以格调低下、低俗媚俗的内容吸引眼球,传播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内容。

  如果我们仔细看通知的内容,会发现,它几乎谈的就是内容与价值导向、核心价值观等问题。

  但如果深究直播答题火爆的过程,我们发现,在市场上也衍生出现了诸多黑色产业链,比如说人工智能答题、作弊集团、小抄秘笈等“通关技巧”以及人工智能语音识别答题、答题外挂、复活卡买卖的生意造成了竞答的不公。

  在直播答题刚刚火起来的时候,笔者就在《直播答题火了,但它为何会采用奖金均分模式?》一文中指出,这种平台机制其实是利用了一种平台方与获奖用户方的信息不透明与信息不对称机制来以极低的成本制造轰动效应与人气效应,它本身很可能只是一种利用奖金的幻象刺激、来制造人气效应的手段。而按照均分模式,获奖用户本身是不透明的,也无从知道,只有平台方自己知道,平台方给出极小的单个用户奖金也可以营造中奖用户极多的假象。

  也就是说,均分模式本质上可以制造一批假用户来分摊用户奖金——平台完全能从奖金总额中打一个巨大的折扣来发奖,在这里的可操作性的空间实在太大了。它是一种通过极低的成本来推动APP获客、保留存、拉活跃的新模式。因为在中国,渴望天上掉馅饼,希望一夜暴富的大有人在。

  笔者这篇文章对于业内关于直播答题的思考或许有一定的启发性,而在后来,关于平台方奖金以及获奖用户数是否真实的舆论质疑与拷问开始此起彼伏,人民网此前就三次发文评直播答题,对其存在的内容质量、透明度、作弊等问题提出质疑。关于直播答题在线用户数据以及是否存在机器作假等问题的诸多质疑,各大直播答题平台方却并未给公众合理的说法进行释疑。

  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其中重要一条是——诚信是公民基本道德规范,而直播答题涉及到的可能奖金掺水、造假等问题可能就是事关诚信的问题。因为说到底,当前的直播有奖答题虽然打着知识的幌子,但本质上却是抓住了人性的贪欲。人们喜欢即时反馈,多数有赌徒心理,而这种答题模式本质上是迎合人们的赌博心理,撒币的喧嚣充满着机会主义与赤裸裸的金钱刺激诱惑,它也放大了人性的贪欲与赌性。这又涉及到价值导向偏差的问题,遭遇政策的钳制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另外是平台方对内容审核机制并不健全不规范,而且个别平台踩到了政治的红线。比如1月14日,北京市网信办就“百万赢家”活动将香港、台湾作为国家列入答题问题依法约谈花椒直播相关负责人,责令全面整改。

  以上种种乱象,它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直播答题这种互联网新兴模式的正面价值与平台形象。我们知道,在中国,互联网创业与产业开发不触碰政治与宗教,是心照不宣的行业共识,娱乐就是娱乐,一旦碰到政治的底线,最好是转换玩法或采取措施来补救。

  一种优秀的互联网产品与模式的诞生,在中国生存的基础与前提是,它带来的气质与能量应该是温和的与正能量的,以及它产生正面能量与产品效应应该要超过其负面效应,而不是让人产生狂热的躁动以及驱动用户为赚取奖金而导致市场上诞生出各种黑色产业链玩法与利益群体,另外是当前的直播答题模式中,无论从平台方、用户广、广告植入方其目的都太过功利,偏离了益智类应用的初衷。如果它产生了过多的社会负面效应,遭遇政策的钳制将成为必然。

  当然还有资质问题。广电通知给出的几个重要要求是,其一,开展网络直播答题节目的平台必须具有法定网络视听节目直播资质。其二,未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任何机构和个人,一律不得开办网络直播答题节目。其三是直播答题节目主持人应当具备广播电视节目主持人相应的条件。

  接下来直播答题应该怎么走,从目前的政策要求来看,可能需要将直播答题中的直播去掉,因为直播涉及到准入门槛,内容监管和广告投放植入等多重监管,并催生了诸多关于平台方与主持人资质上的要求与过度营销、拜金宣传上的争议。

  而如果直播答题纯粹的只答题,不直播,去掉直播与主持人参与的答题环节,而只做一个人人可以随时随地参与的答题游戏,那么这种玩法相对是安全的,也是可持续性的,从目前来看,知乎与UC全民答题的模式已经在尝试这种答题小游戏的玩法。

  在如今直播答题行业,参与的平台方越来越多,但更多是基于如何抓住新风口的焦虑而产生的被动跟进行为,这背后短期玩票的或占多数,但是如果要将其做出长期价值,如何夯实自身的护城河,如何在拷贝HQ的模式之外,加入产品再创造与玩法模式升级的新思路,如何避开政策的红线让它适用于中国国情并产生更多的正面价值,或许是今后直播答题未来走的更远的关键。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4月20日
      信析宝
      信析宝
      C轮 5000万美元 融资
    • 2018年04月20日
      码高机器人
      码高机器人
      Pre-A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4月20日
      先农氏
      先农氏
      A轮 1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4月20日
      布洛克
      布洛克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