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珠的关键时刻

2018-02-26 11:14· 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  孔令娟 
   
“每个人都像我这样,世界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这个世界必须要有我这样的人存在。”

  米色披肩、黄绿长裙,搭上浅灰的礼帽,优雅亲切地和鲁豫手拉着手,在海边漫步闲聊。

  如果丈夫没有去世,如果不需要独自抚养儿子,董明珠许可以这样温婉地过一辈子。

  但是生活没有给她这样的机会。

  28年前,董明珠辞职下海来到格力。在以男性为主导的商界,她放下温柔,变得强悍,身上逐渐有了营销女王、话题女王、霸道女总裁的标签,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商界女性。

  已过花甲之年,时运却再次让她撞到了南墙上。

  2016年10月28日,星期五,多云。

  董明珠一入会场就有不祥的预感。

  没有人鼓掌欢迎她,这还是多年来的第一次。

  预感很快得到证实,股东大会低票通过了格力收购珠海银隆议案,但关于她和部分员工持股计划配套募资等15项议案被否决。

  当时,万宝大战愈演愈烈,股权同样分散的绩优股格力电器也早已被盯上,前海人寿已是第六大股东,安邦也曾露面,甚至美的也跑来凑过热闹。

  这让董明珠惴惴不安,于是,她没有使用充沛的现金直接收购银隆,而是选择定增募资,以在收购银隆的同时一箭双雕,加强管理层对格力的控制。

  按照计划,董明珠将个人出资9.37亿元参与格力的定增,如果完成,将让她从第十股东上升为第四大股东。

  后来的事实证明董明珠的担忧是先见之明,但在当时,中小股东对银隆130亿的高估值疑虑重重,然后还被告知要折价摊薄股份,自然不乐意,因此第一次对她说了“不”。

  关键时刻掉链子,董明珠当场就没忍住怒火:

  “格力没有亏待你们!”“我5年不给你们分红,你们又能把我怎么样?”

  她先是疾言厉色,后又动之以情,“格力从1个亿、从1%利润都没有甚至亏损的企业做到今天,达到13%的利润,是靠你们来吗?是靠我们的心。”

  “到现在为止,我出门都是一个人。”……

  她指责中小股东不懂感恩,“给得越多话越多”,但也流露出自己的无可奈何和辛酸。

  这两年,她过得太不容易了。

  通过亲自代言,股份只占0.74%的董明珠把自己和格力紧紧地绑在了一起,但这也意味着格力出现任何问题,都会引起对她本人的质疑和争论。

  而从2015年起,这种争议就没有断过。

  2015年,空调市场失速下滑,库存爆仓的格力不得已下调价格,最终营收大跌400多亿,回到千亿以下。外界开始质疑董明珠的经营能力,称她错误地挑起价格战,2018做到2000亿的目标也是“天方夜谭”。

  其实,这一年,格力虽然收入大跌,但市场份额达到有史以来的最高,接近50%,净利润率也由6%升至12.55%,所以他们依然保持了90亿的分红金额。

  所以董小姐对股东说“你去看看,哪个企业给你们这么多”,是有底气的。

  但格力80%以上的营收都靠空调,也就在这一年,多元化的美的开始大幅领先“鸡蛋都在一个篮子里”的格力。

  此前,董明珠也在努力奔向多元化,从2012年接任朱江洪成为格力电器董事长开始,她就在试图改变格力单一的“空调结构”,但努力没有得到期待的回报。

  董明珠最先布局的是智能制造和小家电。前者因为坚持自主研发,一时难见成效;后者则始终未成气候,对格力营收的贡献就从来没超过2%。

  最令心高气傲的董小姐受挫的是手机,它收到的戏谑比销量还多,发给员工和抵作货款的比卖的还多。

  目前,格力手机已经出了三代,从贴牌生产变成了自主生产,但不变的是高价低配,并且卖不上量。一代手机的开机画面还是董明珠本人,被网友调侃为“向老干妈学习”。

  堪称凄惨的业绩背后,董明珠对手机的大声吆喝,更让她屡屡招黑。

  “世界上最好的手机”“要卖出5000万部”“买了格力手机就不会放手”……这些用力过猛的表述,不仅未能转移消费者的选择,还让其本身的人设崩塌。

  直到现在,董明珠还在力捧格力手机:“(手机)与格力家电互联互通。不是说小米不好,我有的你们都没有,卖得过我吗?”

  但现实是骨感的,格力商城显示,其二三代手机总计卖出约4万部,而小米手机2017年的销量已经突破一亿。

  美的和海尔也在做手机,但他们没有像格力一样自己捣鼓,美的先后与小米、华为合作,海尔与魅族合作。虽然同样是未见实效,但人家没指望用手机增长业绩。

  由此可以理解,董明珠为什么在前文的股东大会上如此气急败坏,除了要阻止“野蛮人”入侵,她还想借收购银隆扳回一城,而中小股东太不懂她,也没给她期待的同舟共济的支持。

  相比之下,格力的两大竞争对手在2016年都有大动作:海尔以55.8亿美元收购GEA,这是中国家电业最大一笔海外并购;美的则接连完成三笔跨国并购,收购德国库卡更被称作经典之笔。

  除了中小股东的不理解,就连已经退休多年的老领导朱江洪也批评她:“如果我继续运行格力,不允许格力做手机、汽车。”

  他在自传中以春兰的失败为例:当年格力还是一棵小树时,中国空调业的霸主是春兰。但春兰好大喜功折腾多元化,先后涉足电视机、冰箱、摩托车、汽车等业务,最后的结果是,主业丢了,副业也没搞好。

  言语中透着对董明珠的警告。

  2016年,董明珠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10月18日,珠海国资委以上市公司和所属集团的董事长不能兼任为由,免去了董明珠的格力集团董事长的职务。这意味着,她失去了第一大股东的话语权。

  收购银隆搁浅后的“野蛮人”敲门,虽然被监管层及时制止,董明珠估计也吓出了几身冷汗,不然不至于高喊“谁破坏中国制造,谁会成为罪人”。

  这一年年底,董明珠感叹朋友都是锦上添花,雪中送炭的人少。

  总有人,撞到南墙也不会回头,要么毁墙而行,要么守墙而亡。

  董明珠就是这样的人,“当你决定正确的时候,即使别人不理解你,也要坚守下去。你应该敢于用结果告诉他,你的决定是正确的。”

  一直坚信自己不会犯错的董明珠自然要坚守下去。当被问到是否放弃银隆时,她回答:“决不。这是未来的发展方向,清洁能源是利国利民的事情。现在就是黎明前的黑暗,正是需要支持的时候。”

  她要放手一搏,赌黎明。

  后来大家都知道了,董明珠押上全部身家并举债,还再拉上王健林刘强东等人,以私人投资方式入股银隆,并一路增资,成为银隆的第二大股东。

  也许是她的执着感染了中小股东们,去年初的股东大会上,以98.7%的高票通过了格力与银隆的200亿优先互采协议。

  格力的智能家居链着眼的是节能,但缺少一个核心:储能。

  银隆刚好有,至少基础不错。于是董明珠设想,银隆的钛酸锂电池帮助格力打通从创能、储能到家电能源管理等整个系统,同时还可以切入前景广阔的新能源汽车市场。

  在动力电池中,特斯拉使用的三元锂电池,是日韩的主攻方向;比亚迪使用的磷酸铁锂电池,是中美的主攻方向。董明珠则赌了最冷门的钛酸锂电池,因为它的三个优势:一、使用寿命超长,具备30年循环使用寿命,是其他电池数倍;二、安全性能最高,不起火不爆炸;三、充电速度最快。已经运营的银隆公交车十分钟即可充好电,其他电池车则需要两到三个小时。

  既然是赌,还是大赌,当然就有大风险。钛酸锂最大的风险点是:能量密度最低。这意味着它至少目前还不适用于小汽车。另外,它的成本也是其他电池的两到三倍。

  董明珠清楚这两个短板,但她认为这可以改变,一旦改变,还将是改变世界的改变。

  “现在还没有哪个国家把储能完全垄断在自己手里,这就是我们创新的最好时候。”

  董明珠不仅给银隆带去了资金,还有资源和品牌。

  银隆迅速蹿红,在董明珠的四处奔波和站台助威中,它的扩张速度也令人咋舌。不到一年时间,它就在南京、洛阳、兰州等地要投资建设7个新能源产业园,总资金需求800亿。

  虽然是分阶段投入,也不是银隆一家出资,但还是有点冒进。

  前段时间,银隆同时被曝拖欠货款逾12亿元、河北工厂涉嫌骗取新能源补贴,一时风声鹤唳,甚至有人将它比作乐视,将创始人魏银仓比照贾跃亭,将董明珠比照孙宏斌。

  对这些问题,银隆方面给与了否定性的澄清。对于打横幅讨债的供应商,银隆称其产品存在严重质量问题以及售后服务缺失,目前双方正通过法律诉讼解决纠纷。

  也就是你们说的问题不存在,但我们的确有问题。

  问题来自管理,甚至文化的磨合。

  据澎湃报道,格力系管理团队目前已全面进驻银隆,并以雷霆手段给整个供应链带来冲击。

  “一辆电动大巴车整车能找出数千个质量问题,用格力造空调的标准来要求客车。”一位供应链管理者说。而且,银隆还要求供应商重新签订质保协议,预留质量保证金,“他们比一些合资主机厂都强势”。

  魏银仓也曾在央视《对话》节目中表示,董明珠的到来,让银隆真正领会到了格力对完美的追求,也让上万员工都感受到了压力。

  魏银仓说,他懂而且欣赏董明珠的严苛,但希望董明珠给他一点时间。

  “这个时间不能给,现在必须是奔跑。不睡觉不吃饭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每一个细节管理上,一定要有严格甚至是苛刻的标准以及检测手段。”则是董明珠对他面对面的回应。

  当主持人问魏银仓,要把从前的走路变成跑步甚至冲刺,能胜任得了吗?

  魏银仓回答:“尽力而为。”

  一旁的董明珠再次毫不留情:

  “什么叫尽力而为?作为公司的一把手,必须胜任。除非你不在其位。在其位,谋其政,你一定要用极致的眼光来要求你的队伍。这没有什么尽力而为的事情。”

  当别人质疑银隆的钛酸锂电池技术时,魏银仓也曾拍案慷慨陈词,但在董明珠面前,他只能尴尬地一笑了之。

  如今,魏银仓已辞任董事长。虽然他回应是因为身体原因,但是你懂的。

  2017年,董明珠比2016年顺多了。

  首先是业绩创历史新高。前三个季度的营收就超过此前的一整年,格力电器的市值也接连突破2000亿和3000亿。

  格力的海外业务也在快速增长,光伏空调颇受欢迎,尤其是在光照条件优越的中东地区。今年初,格力与有84个足球场大小的美国凤凰世贸中心签约,拿下全球最大的光伏空调项目,更是一剂强心剂。

  光伏空调不仅能直接降低电力需求,并在有盈余的情况下给市政电网输入电力,还能减少氮氧化物等污染物的排放。在光伏空调系统的基础上,格力研发的G-IEMS局域能源互联网系统也于去年9月在德国柏林国际电子消费展(IFA)上向全球发布,它可以为家居、工厂、社区、园区提供完整的发、储、用、管能源解决方案。

  还有一点令董明珠欣喜的,就是从2013年开始起步的格力智能装备开始崭露头角,去年前10个月的收入是2016年全年的23倍。

  “外界都知道格力是做空调的,但你走进公司再一看,它已经变成一个装备制造公司。”2016年7月,董明珠宣布格力进入多元化时代,围绕智能家电和智能制造两大板块。

  格力目前已完成内部生产线的自动化,开始为其他企业“机器换人”提供定制方案。董明珠规划,未来五年,智能装备将成为格力电器的第二主业。

  “宁可慢三年,也要走自主研发的道路,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董明珠总是要明里暗里地讽刺美的。多年来,她一直在强调“让世界爱上中国造”,“用我们的技术能够走向世界,而不仅仅是国外的技术走向中国。”

  有了这些亮眼成绩,这一次年底总结时,董小姐不再感叹无人雪中送炭,而是说“我很快乐”,“快乐的背后是一定要坚守自己的原则和挑战。”

  不过,今年要想实现当初承诺的营收2000亿的目标,还是比较困难。她在新年讲话中说,在格力未来的发展,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多少千亿的目标。这多少有些为完不成目标“修饰”的意思。

  今年5月31日,董明珠在格力电器的第二个董事长任期即将结束。

  1954年8月出生的董明珠已过了国企退休年龄。这让人们对她接下来的去向更加关心,尤其是在有过一次“被免职”的风波之后。

  去年,董明珠曾说五年内不要和她谈接班人的事,但日前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她还是开口了。当记者问她还能工作多久时,董明珠没有正面回答,她说:“我根本没有预计过,我真的是希望现在有年轻人能够顶上来,现在是最好的一个时机。”

  有人认为这是她在给自己的光荣卸任早打铺垫,甚至还联想到魏银仓的辞任,认为她有意接管银隆。但在新年讲话中,她为了格力规划了未来五年的发展,还提出要做百年企业,这明显是不想走。

  虽然即将64岁了,即便告别格力,吃瓜群众还要为她再安排工作。

  这是真懂董明珠。

  懂她的征服之路没有尽头,因为“当你站在山顶的时候,你的头上还有星空”。

  到底是留任格力,还是去银隆,还是其它,答案将在5月揭晓。

  因而,董明珠的关键时刻就要到了。

  而且是充满挑战的关键时刻——格力前方荆棘丛生:空调市场美的在逼近,多元化之路还需跋涉;银隆也是前途未卜:只有进入小汽车领域才有广阔前景,但技术突破慢一步,市场就会被迅速蚕食。

  无论是留在格力,还是去银隆,董明珠面临的挑战只会更大。

  越向前越难,越难越向前,是董明珠过去几十年的写照,也还会是对她未来的正确预言。

  “新的时代,我们要重新定位自己,我们是创造者,只有创造者才有未来。”董明珠说。

  “每个人都像我这样,世界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但是我相信,这个世界必须要有我这样的人存在。”

  28年来,带着梦想和激情,她一往无前。“没有梦想,没有激情,如同行尸走肉,这样的人生是不会感到幸福。等我们看到自己的收获与成就的时候,才会发现,这才是真正的幸福。”

  当下的格力,或者银隆,也应该都还需要她的存在。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