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私有化的那场豪赌:老周这次没有输!

2018-03-01 07:40· 品途商业评论  张叶 
   
伴随360成功上市,现在已渐渐低调的老周,周鸿祎,带着翻了近5倍的身价重回大家视线。

  今天,对周鸿祎而言是重要的一天!

  2月28日,江南嘉捷正式更名为三六零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三六零”,也称“360”),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敲锣上市。这也意味着,从美国退市的360,终于成功回归A股。

  在现场,红色的屏幕、红色的代码以及那个习惯一身红衣的周鸿祎,带着久违了的胜利笑容出现在大家眼前。在致辞中,周鸿祎特别感谢了家人和员工,甚至员工的家人。周鸿祎说,上市不是终点,而是一个新的起点。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在大安全的新时代,给国家社会和用户提供好的产品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曾经参与过360在美上市仪式的人也都出现在现场,再一次站在老周身旁。而老周的夫人胡欢也以三六零集团股东代表身份出席了上市仪式。

  伴随360成功上市,现在已渐渐低调的老周,周鸿祎,带着翻了近5倍的身价重回大家视线。而这些年,老周经历过太多斗争与不快,从初出茅庐进入互联网时代,一手创办3721不惧任何巨头,到进入雅虎而后被迫出走,“一气之下”创立360与其对打,自此也开启了老周在互联网时代“与人斗、与已斗”的职业生涯。

  一年前,他被人们以想念的名义召唤回来,没有了以往的尖锐,取而代之的是豁达与从容。这一次,高调回来的老周,在他所期盼的大安全时代,将带来哪些新热闹和新惊喜呢?  

关于私有化的那场豪赌

  如果按照360当前股价及总股本计算,周鸿祎的身家达到1001亿元,一举超越百度李彦宏的880亿身家。而在借壳上市前3个月,周鸿祎的身价也仅在200亿左右。短短几个月,身价暴涨5倍,这一切的背后不得不从三年前,老周决定退出纽交所、完成360私有化开始谈起。

  2015年6月,周鸿祎发公司内部信,宣布要进行私有化,从美国退市。而关于退不退市的决定,老周和他的搭档齐向东、姚珏曾在办公室争论过多次,几乎每次都是一场历经数小时的思维激辩。因为他们知道一旦私有化启动,再艰难也必须完成。

  “这就像我职业生涯里的又一场前途未卜的豪赌。如同战场上已经上膛的子弹,必须一击而中。”周鸿祎在《颠覆者》一书中这样评价这段经历。

  周鸿祎曾在一次媒体沟通会上透露,为了完成私有化自己背负了近30亿美元借款,并把360股权和360大楼都进行了抵押,还自嘲是中国最大的“负翁”。而在整个退市过程中,周鸿祎计划以每股51.33美元的价格私有化,这意味着他除了自有资金外,还需要募集至少93亿美元的资金成本。无疑,这是一个天文数字。

  在他和很多潜在投资者谈判的时候,史无前例的股市熔断发生,资本市场一片哀鸿遍野,投资界人心惶惶。有些财团一度要压低退市价格,而压低价格就意味着老周要重新谈判。时间一旦耽误,后续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最终,老周顶着压力坚持没有压价。2016年7月15日,360正式宣布公司股票将不再在美国纽交所公开交易。  

豪赌背后的“情非得已”

  对于退市,当时有媒体报道称,有国家部门相关负责人曾找老周谈话,希望360回归中国。而360选择私有化从美国退市,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解决“身份”问题。

  周鸿祎曾表示,当时政府认为国内上百家企业在使用360安全软件,而360也在为包括国家政府、国防科学研究院甚至某些敏感单位提供安全防护,服务对象数量庞大,可是身为外资企业360对于国家安全而言,身份敏感。

  另外,就360本身来看,随着国家逐渐开放军工行业与民营企业合作的机会,网络安全前景巨大,即使360已经为一些军队部分提供了安全保护解决方案,但还是难以避免资质问题。因此,周鸿祎决定将360私有化,从美国退市,变成一家内资企业。

  如果说上述所谓“身份问题”是周鸿祎决定回归A股的重要外在因素,那么2015年,周鸿祎发内部信表示,80亿美元的360市值其实并没有充分体现公司价值,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当时360面临的是一场必然的自我转型之路——因为,那些年的360,并不好过。

  2015年5月,360公司市值缩水至64亿美元,相比2014年3月最高峰的120.79亿市值,几近腰斩。而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除了其从PC互联网向移动互联网的转型过程并不成功外,还有外在项目的投资失利。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原本360开创性构建的以安全和浏览器占据用户流量入口,再依靠广告、软件下载分发等业务获得盈利的商业模式不再高效适用。除此之外,随着雷军创办的小米手机渐渐崛起,其原生态的MIUI系统开始成为360等工具移动端的上游入口。

  在这样一个关口,周鸿祎开始希望借助硬件入口——智能手机来提升市场对移动端的信心。为此,360联合阿尔卡特推出了名为“AK47”的360特供手机,而后又分别联合海尔等厂商推出数款特供手机,但都反响平平。更糟糕的是,360市值也开始从最高时期的120多美元跌至60美元。

  为了持续发力手机市场,2014年,周鸿祎先后两次累计投资4.54亿美元与酷派合资成立奇酷公司,因为任职CEO,一度要长驻深圳。当时,老周甚至在360内部发布全员邮件,号召360员工:拿上AK47,跟我到南方去做手机!那时候,很多了解周鸿祎的人都对老周的行为不理解,认为以他的性格,出那么多钱却只占少数股权,这是不可能的事。

  而对于360为什么要坚持做手机,老周也在邮件中给出答案:“手机上的安全威胁是指数级别的,要在移动互联网做安全,必须自己做手机。”当然,现实似乎并未给老周一个善果。奇酷耗费了近一年时间,才推出三款机型,且售价要高于市场同类机型。更让周鸿祎吐血的是,乐视突然“截胡”,出资21.8亿成为了酷派第二大股东。面对酷派的劈腿,周鸿祎大为恼怒,进而再生互联网世界的另一场口水战。

  手机项目的连连失利,加之当时在美国曾频遭做空机构做空,市场分析师质疑360业务模式不清等众多因素影响下,周鸿祎最终选择退回国内。

  无论是自愿还是被迫,重回A股已经足以让周鸿祎在互联网圈再次掀起一阵热潮,毕竟,在A股,至今还没有一家真正能称得上巨头的互联网企业。虽然我国互联网产业在各个细分领域诞生了一批又一批大小巨头,但从一线的BAT到二线的京东网易新浪,无一在A股上市。 

熊孩子的计算机梦

  以往,在大众眼中,犀利、倔强、睚眦必报等一系列尖锐的词语都是周鸿祎的代名词,但是在他自己看来,他仅仅是一个喜欢说真话的挑战者,草根而已。

  1970年,周鸿祎出生于湖北黄冈,成长于河南郑州,父母是国家事业单位的普通职员,带着他在郑州一个大院长大。和很多普通孩子一样,他爱吃爆米花、泡泡糖,喜欢看电影、听收音机。上学期间,罚站、被粉笔砸、被尺子打、被轰出教室对于小周鸿祎也是家常便饭,因为他经常偷偷弄断老师的教鞭、在女同学文具盒里放水蛇、打碎教室玻璃窗。可以说,那时候的小周是名副其实的“熊孩子”。但就是这样一个熊孩子,他的成长见证了整个中国互联网时代的发展。

  至于与计算机的情缘,在《颠覆者》一书中,周鸿祎回忆称,当年(1984年)父亲单位分来一个大学生,叫李朋德,他在武汉测绘学院做计算机工作。“爸爸常常把他叫到家里来玩。每次他来都饶有兴趣地和我谈他的工作,其中一个内容就是他们组里刚刚安装的计算机。在他的描述中,计算机王国的神秘之处开始慢慢向我展露——计算机语言可以编辑程序,可以进行复杂的运算……听着听着,心向往之,我特别想知道计算机真正的样子。”

  那个年代,计算机在中国处于起步阶段,大多数人完全想不到这个技术会给中国乃至世界带来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而那时,刚上初二的周鸿祎已经开始自己看关于Basic语言的书,自己揣摩Basic语言。

  再后来,真正引发周鸿祎对计算机狂热兴趣的是上海发行的第一份计算机报——《少儿计算机报》。这份报刊是宋庆龄基金会主办的,当时很多有计算机天赋的小孩都“活跃”在报纸上,包括今天已经成为行业内有名的互联网大咖,如后来加盟谷歌创投的宓群、原携程网CEO梁建章等。这些同龄人做出的计算机方面的成绩,让周鸿祎对如何编写出计算机程序异常向往,一发而不可收。

  年少的周鸿祎并没有“玩物而丧志”,反而在全国各项大赛中表现优异,并被保送进了西安交通大学教改班,学习计算机。1992年,从西安交通大学电信学院计算机系本科毕业后,周鸿祎因学习成绩优异,再次被保送西安交通大学读管理学院系统工程系研究生。不过,因为就读的是管理专业,他入学几天便失去兴趣。于是,一头扎进计算机市场上——在90年代,开始售卖清除计算机病毒的电脑外接卡——反病毒卡。为了做反病毒卡,周鸿祎当时还乐此不疲地多次前往深圳采购电子元器件。

  1995年,研究生毕业之后。周鸿祎进入方正集团,先后担任程序员、项目主管、部门经理、事业部总经理等职。在职期间,他主导的新疆建行数据集中系统项目取得了巨大成功。而他当时发现中国互联网产业还很落后,用户在访问网站时,需要输入繁琐的英文,于是他萌生出做中文网址的想法。但由于得不到公司支持,1998年,他选择了从北大方正离开。

  同年10月,为了完成“让中国人能用自己的母语上网”的理想,28岁的他创建3721,取自“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意思。在互联网泡沫破灭的2001年,连马云都差点破产的时候,周鸿祎率先宣布3721在互联网行业盈利,一度成为当时互联网行业最耀眼的明星。 

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重要女人

  谈到周鸿祎的成功,不得不提到——周夫人。

  在360的两次上市现场,都可以看到周鸿祎夫人胡欢的身影。周鸿祎是互联网时代的关键人物,而胡欢在周鸿祎的创业路上老婆胡欢给了他最大的支持。

  胡欢是周鸿祎在方正工作时网恋的同事。有文字记载说,他们是在水木清华的BBS上认识的,胡欢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为人大方,处事得体,是当时的方正之花。而周鸿祎在水木清华上大显身手,并制造了诸多浪漫和机缘,最终抱得美人归。

  而据熟悉周鸿祎老婆的人士透露,从来没有听说周鸿祎敢在老婆面前“叫板”。有一次,周鸿祎甚至对他说,创业的人多听听老婆的意见,有益身心健康。

  如今360的成功虽然有周鸿祎与其创业团队的努力,但也与最初妻子的支持密不可分。1998年10月,周鸿祎从方正辞职出来决定创业。而在创业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周鸿祎甚至没有收入来源。而妻子胡欢一如既往支持他,“你去做吧,我打工挣钱供你吃饭。”据说当年胡欢曾对周鸿祎说过:“我们这辈子不会挣不到钱。最不济,可以去打工”。所以周鸿祎也时常对人说,“太太对我的事业帮助特别大。” 

对战BAT:被三家轮流吊打,没被打死

  在互联网时代,每个初创公司都会有与BAT面对面的时候,无论是在市场上进行厮杀还是坐下来一起谈谈“合作(收购)”。当然,活跃在战斗神坛的老周算的上是互联网时代的“战斗圣佛”。周鸿祎也曾表示,自己是“唯一真正被三家轮流吊打,没有被打死的。被吊打的滋味是很酸爽,但还是留下点心理阴影。”

  在做3721的时候,周鸿祎就曾遇到同样以搜索服务为核心业务的CNNIC(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随后,还有以搜索起家的百度推出竞价排名,都纷纷加入战局在搜索市场展开竞争。2002年,周鸿祎找到李彦宏提出合作,却被李彦宏以“同为搜索引擎会有竞争为由”拒绝。

  几个月后,百度自行推出百度搜霸,用户安装的同时会卸载3721。百度这一“无耻”行径彻底惹毛周鸿祎。作为反击,他不仅修改软件代码,使3721难以被卸载,还一度增加了强势卸载百度地址栏插件的功能。随之,百度以不正当竞争为由将其告之法庭,结果不言而喻,周鸿祎,输。据当时媒体报道,从法庭出来后,周鸿祎与李彦宏差点动手。

  2003年,输了官司的老周转身将自己连带3721一起打包卖给雅虎,试图用雅虎的强势地位在搜索领域进行突围,然而却陷入了跨国公司在中国文化冲突与话语权之争的典型困境。2005年8月,在执掌雅虎中国18个月后周鸿祎选择离开。

  离开后他创办了奇虎360,因为痛恨到处横行的“流氓软件”,他抽调队伍进入查杀流氓软件的行列,进军免费杀毒,这一行为直接将雅虎中国最赚钱的“雅虎助手”软件从浏览器中彻底清除。毫无悬念,接手了雅虎中国的马云开始与周鸿祎相互“封杀”,后来直接从骂战升级为诉讼。结果,周鸿祎,输。

  而对于与腾讯的那场战斗,更是称得上是改变中国互联网历史的一场大战——3Q大战。周鸿祎在新书《颠覆者:周鸿祎自传》中也首次披露了当年与腾讯展开那场安全软件纷争的心路历程。而这一战的结果是,周鸿祎出逃香港,输。

  2010 年春节期间,正在海南度假的周鸿祎接到齐向东打来的紧急电话,称QQ 医生开始在PC 端进行强制捆绑,只要QQ用户一上网就会被强制下载安装。这件事可以说是掀起这场战役的导火索。

  周鸿祎在书中写道:如果这种情况持续发生,不用一个春节假期,所有PC上的安全客户端就会替换成QQ医生,而360花几年摸索出的商业模式和通过免费苦心积累的用户,短时间内就会毁于一旦。即使再不愿与腾讯正面冲突,周鸿祎还是在大年初二紧急召集高管速回北京开会,研究并制定了一系列对应的攻防方法。

  在后续的交战中,双方针锋相对。而正式拉开“3Q 大战”的标志事件,应该是全国QQ用户收到弹窗消息的那一天:腾讯QQ和360安全卫士互不兼容,用户需在二者之间作出选择,要么360,要么QQ。

  后来,有人认为360破坏了QQ的软件和计算机系统,将其举报到公安部,希望将 360 的反击定义为刑事犯罪。在去往公司路上,齐向东打电话告诉他,“30 多个外地警察出现在当时位于北京四惠桥畔360 公司总部,你现在能飞哪儿就赶紧先飞过去,剩下的以后再说。”于是,还在车上的周鸿祎直接掉头首都机场,飞往香港。

  对于这场史无前例的3Q大战,波及了中国数亿网民,二选一的决策也让互联网开放的精神第一次受到了拷问。至今,周鸿祎在谈到这场斗争的时候,还能清晰地感受到那种绝处逢生的境地。

  马化腾也曾经这样评论3Q大战:“我把‘3Q’大战视为一次积极事件,它让我们很多潜在的问题提前暴露出来。”3Q大战之后,腾讯开始反思过去自建网络帝国的商业模式,过渡为通过收购、投资和兼并方式构建以腾讯为核心的产业生态圈。这场战役不仅成了腾讯“封闭”和“开放”的分水岭,也为周鸿祎在一年以后赴美上市奠定基石。

  巧合的是,360回归A股方案被曝光的那天正是3Q大战爆发七周年的日子。周鸿祎在自己的微博回顾360那些特别的日子时,公司创业初期、3Q大战、美国上市、美国退市,同时并列其中。可见这场大战对于老周的不同意义。

那么老周回来会做什么?

  周鸿祎,这位曾经与中国互联网几乎所有巨头“为敌”打得不可开交的男人,而今带着360重回A股,重新回到大众的聚光灯下,未来他又打算做些什么?

  “成为国家网络安全战略的重要部分”。这是周鸿祎过去一年多频繁提到的话题。上市后,老周发微博也表示,在大安全的新时代,会给国家社会和用户提供好的产品服务。

  在老周构想的大安全时代,是从线上安全到线下安全,从软件安全到硬件安全,从智能硬件到大数据、再到人工智能,360一直在持续布局。

  ▲作为一家互联网安全公司,通过传统的安全和搜索业务,360已经在PC端和移动端积累了庞大的用户量;

  ▲在智能硬件方面,360路由器、360智能摄像机、360行车记录仪、360儿童手环、360扫地机器人等多款终端系统,构建了完整的智能家居和智能出行的安全生态。

  ▲2018年1月,新年伊始,360就宣布推出共享云计划,官方称这是全球首家基于区块链的安全共享云平台。

  ▲而在此前一个月,360旗下公司成立了360金融区块链研究中心,并在2018年1月宣布与Qtum量子链、新比特币(BTN)基金会展开合作,成立区块链底层技术实验室。

  细细想来,移动端、智能终端、云平台、区块链,这些散落在市场各个角落的安全布局,其实正在逐渐融合为一张大网。在人工智能边缘计算快速发展的今天,这些终端系统未来将需要具备强大的计算处理能力,而这些算力极可能通过云计算以及区块链技术汇集为完整的闭环生态。除此之外,对于深耕安全领域的360来讲,通过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安全特性来串联这一切那是顺势而为,也是得天独厚。

  在老周的人生中,有颠覆创新,也有颠覆自我。在《颠覆者:周鸿祎自传》一书他写道:“互联网是个外表娱乐、内里残酷的行业。它是哭着的喜剧,是笑着的悲剧。它兼具娱乐与血腥,也有侠客与英雄,它有巅峰和翻转,也有迟暮与重生。”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6月22日
      鲜喵
      鲜喵
      战略投资 1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6月22日
      锐纳达
      锐纳达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6月22日
      迅鳐科技
      迅鳐科技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6月22日
      洋玩易福柜
      洋玩易福柜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