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花了3亿美元,全球最大保健品零售商第一大股东,就从美国人变成中国人

2018-03-02 08:20· 中国企业家  《中国企业家》记者 粟灵 
   
哈药入股GNC,正是近年来中国企业加快收购保健行业洋品牌的一个缩影。

  原标题:只花了3亿美元,全球最大保健品零售商第一大股东,就从美国人变成中国人

  当全球最大保健品零售商GNC在美国本土陷入困境的时候,它把目光投向了中国。

  2月14日,哈药股份发布公告称,以每股5.35美元,合计约3亿美元,收购美国GNC 40.1%的股份,从而成为其第一大股东。

  消息传来,医药圈褒贬不一。2月27日,停牌整5个月的哈药股份开盘后重挫。连续两天下跌后,2月28日,其收盘价定格在5.05元,已低于去年的最低价5.24元。

  外界普遍担忧的是,GNC自2015年以来遭遇股价、营业利润的双重下滑。截至目前,其市值缩水近九成,营业利润从2015年的3.93亿美元降至2017年的-2.6亿美元,长期债务高达13.53亿美元。

  “中美会计准则在商誉的处理上存在差异。”哈药官方回复《中国企业家》时称,由于业绩持续不及预期,GNC于2016年、2017年分别对商誉等长期资产计提了4.77亿美元和4.57亿美元,导致出现账面亏损。但这属于非经常性科目,不会对公司实际经营及现金流造成实质影响。

  “如果不考虑无形资产减值等非经常性损益,则GNC2016年和2017年分别实现了4.04亿和2.74亿美元的息税折摊前利润(EBITDA),并取得了1.86亿和1.97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Free Cash Flow)。”

  就在资本市场不看好的情况下,哈药坚持认为,此次收购有利于哈药“扩充保健品、营养品等产品线,提升创新研发能力,发挥在中国市场上的渠道优势和终端经营管控能力”,其目标是“成为中国零售保健品行业的领军企业”。

  事实上,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城镇化、消费升级等因素的推动,中国保健品产值已将近4000亿元。而诸如Swisse、NBTY等国人耳熟能详的洋品牌,也悄然易帜,被中国企业收入囊中。

  大手笔收购

  1993年6月登陆上交所的哈药股份,是中国医药行业首家上市公司。

  近年来,受药品招标降价、医保控费力度加大、限抗政策升级等国家医改政策的影响,以抗生素与辅助用药为主营产品的哈药集团,主营业务和利润双双下滑。

  其2017年年报显示,2017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0.18亿元,同比下降14.93%;实现净利润4.07亿元,同比下降48.36%。

  “近年哈药业绩下滑,不能说明哈药不行了,主要是受国家政策影响。”中信资本高级董事总经理及私募股权投资部门的执行合伙人信跃升曾对媒体坦言,如果哈药继续保守既有品种,在它们慢慢老化后,业绩势必持续下滑。而改变这样的局面,就要借力资本,去收购新产品、并购企业。

  信跃升此言正发生于中信参与哈药集团混改的大背景下。

  2017年12月,哈药集团启动混改。中信资本拟向哈药集团注资29.2亿元(其中,15亿元计入注册资本,14.20亿元计入资本公积),合计持有其60.86%的股份,接替哈尔滨市国资委,成为哈药集团及其控股上市公司哈药股份和人民同泰的实际控制人。

  而哈药集团与GNC的商业谈判中,中信团队也始终参与其中。

  压力倒逼着哈药走上战略转型之路。

  哈药盯上了保健品行业。哈药股份2017年年报显示,在其主营业务,保健品的毛利率高达75.52%,在所有行业中位居第一;如按产品划分,营养补充剂也以73.59%的毛利率,居于所有产品的第二位。

  亟待转型的哈药,碰上了陷入困境的GNC。

  2016年以来,因北美市场趋于饱和且竞争加剧,GNC业绩持续不及预期。其财报显示,2017年第三季度,GNC美国自营零售店同店销售额才实现自2016年第一季度以来的首次增长,在此之前,跌幅曾超过10%。

  而截至2017年,在GNC的三个业务板块中,美国和加拿大业务分部的收入占其全部业务收入的84%,制造和批发业务分部占9%,包括中国市场在内的国际业务分部贡献收入为1.77亿美元,仅占7%。

  在传统的北美市场遭遇挫折后,GNC看到了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早在2016年,《华尔街日报》就曾报道,2016年上半年,GNC海外业务比2015年同期下滑4.6%,但中国业务却表现亮眼,同比增长350万美元。

  对于收购后的打算,哈药回复《中国企业家》称,哈药本次注入GNC的资金将用于帮助GNC偿还部分债务,降低其债务杠杆比例,以帮助公司获得债务再融资。

  与此同时,双方将在资源管理、市场拓展、公共关系等方面进行整合。产品结构方面,哈药将帮助GNC研发更加适合中国消费者的创新产品;渠道方面,哈药则会将GNC的产品、品牌与哈药股份中国市场的渠道优势相嫁接,进而促进中国保健品市场转型升级。

  洋品牌易帜

  哈药入股GNC,正是近年来中国企业加快收购保健行业洋品牌的一个缩影。

  自2015年新修订《食品安全法》以来,国家层面明确了对保健食品的监管,同时开启了注册和备案双轨制管理模式。保健品行业迎来快速发展的契机。

  根据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提供的数据,截止到2016年底,共批准了约16000个保健食品的注册号,2500多家企业,产值将近4000亿元,从业人员约600多万人。

  “未来20年间,我国健康产业和营养产业形势极为利好。”前瞻产业研究院产业研究员、分析师曹烽撰文指出,国家发改委、国务院先后出台政策促进营养保健品行业的发展。2013-2016年间,我国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复合增长率为9.16%,人均医疗保健支出年复合增长率为12.74%,保健品购买力增强。

  与此同时,我国仍面临居民营养不足与过剩并存、营养相关疾病多发、营养健康生活方式尚未普及等问题,国民对营养保健品的需求空间巨大。

  她预计未来十年,我国营养保健品的渗透率将沿着“一二线城市向三四线城市”、“老龄人群向中青年人群”、“滋补功能保健向膳食营养补充”的方向逐级演进。到2023年,我国营养保健品行业的收入规模将达到5863亿元左右。

  站在保健品行业的风口上,除了自力更生,直接收购国外成熟的品牌,更是吸引了大批中国企业。

  在《北京青年报》的一则报道中,一位哈药集团内部人士就曾以“弯道超车”来形容此次对GNC的并购:“GNC的产品比我们的要高一个层级,我们把他们的一共1800多个产品引进来之后,丰富了我们保健品的产品线,丰富了类别和品种,有利于哈药集团保健品的升级、换代和转型。”

  持同样想法的还有合生元

  在代购界最为红火的Swisse,是澳大利亚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保健品公司。2015年9月,合生元砸下13.86亿澳元收购了其83%的股权。一年后,尝到甜头的合生元,于2016年12月宣布以3.11亿澳元收购其剩余小股东17%的股权,实现对其完全控股。

  悄然改变国籍以后,Swisse在中国启动了主动销售,其在阿里巴巴平台保健品类销售业绩持续维持在首位,并与京东、唯品会等主流电商平台也达成合作。而今,Swisse已经成为驱动合生元营收增长的主要因素。

  继合生元之后,2016年,新希望也成功并购澳洲第三大知名保健品企业Australia NaturalCare,澳优乳业则把另一家澳洲保健品公司Nutrition Care收入囊中。

  除了澳洲,北美也开始沦陷。

  早在哈药收购GNC之前,2016年3月,汤臣倍健与全球最大的膳食补充剂企业之一NBTY成立合资公司,获得自然之宝和美瑞克斯在中国市场的永久经营权和商标使用权。

  2016年9月,西王食品宣布收购全球最大运动保健品公司加拿大KERR 100%的股权。

  2017年2月,厦门金达威通过全资子公司完成对美国保健品企业Labrada 30%的股权收购交割。

  此外,英国两家营养保健品企业Brunel Healthcare和Biocare,也于2016年12月被江苏艾兰得营养品有限公司全资收购。

  可以预测,在保健品行业,类似哈药大手笔收购GNC的案例还将不断发生。除了引进,如何借助洋品牌提升自身创新研发能力,实现产品的转型升级,则是摆在中国买家面前的下一个课题。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4月20日
      信析宝
      信析宝
      C轮 5000万美元 融资
    • 2018年04月20日
      码高机器人
      码高机器人
      Pre-A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4月20日
      先农氏
      先农氏
      A轮 1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4月20日
      布洛克
      布洛克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