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好医生IPO背后:谁的丧钟?谁的暖冬?

2018-03-02 08:30· 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bg)  蓝战@广州 
   
平安集团业务拆分上市、打造万亿帝国的壮举之下,隐含着平安好医生成立4年亏损20亿元的窘迫。“带伤”冲刺第一股,平安好医生赴港IPO,将给互联网医疗行业的盈利寒冬,带来多少暖色?

  自医疗搭上互联网便车之日起,亏损,就如不散的阴魂,死死扼住互联网医疗企业的咽喉,让它们在过去数年间,经历一段又一段血泪史:有公司轰然倒闭、有项目惨遭裁撤、有创业者不幸猝死……

  一组最新数据显示:仅刚过去的2017年,国内被注销的移动医疗企业就有上千家;如今这类公司的数量,更是由巅峰时的5000家跌到不足50家。而幸存者中,即便强如平安好医生、微医,含着金钥匙出生、用户数和估值领先行业,却依然无法摆脱亏损这一“硬伤”,以致其IPO计划长期停留于宣言而踌躇不前。

  但到2018年初,许是受了狗年旺气影响,风向似乎要变。

  第一则好消息,“互联网医疗第一股”终于有望诞生——1月29日,中国平安(HK.02318)宣布向香港交易所提交平安医疗健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独立上市申请,“平安好医生IPO”的传闻坐实。其次,2月23日,港交所对生物科技公司IPO放低盈利门槛的消息传出,无形中给互联网医疗产业也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这一次,深陷亏损泥潭的互联网医疗企业,能否借助资本市场利好,一举实现盈利,从而验证其商业逻辑呢?

  互联网连接,失灵了吗?

  互联网医疗的诞生并不太晚,平安好医生的创立却不太早。但就是这家创立不到4年的企业,凭借1.9亿注册用户、近60亿美元估值两个行业领先优势,率先向股市发起了冲锋。

  “平安好医生仍处在流量获取阶段。”该公司董事长兼CEO王涛不久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尽管仅在2017年前9个月,这家公司的收入就达到10亿元,同比增长2.4倍,但他仍坦承目前“收入不是重点”。

平安好医生IPO背后:谁的丧钟?谁的暖冬?

  ▲平安好医生经营状况。数据来源:平安好医生招股书。图片来源:无冕财经。制图:表哥。

  2016年是平安好医生用户数量剧增的一年,5月该公司完成A轮5亿美元融资,全年投入近4亿元推广费,用户数由3000多万暴涨至1.32亿。与之相对,这一年也是平安好医生巨亏的一年,净亏损高达7.58亿元。

  相比之下,平安好医生2016年的家庭医生服务收入仅1.36亿元——仅借助互联网技术单纯“连接患者与医生”的挂号、轻问诊模式,显然无法撑起互联网医疗产业的收入规模,更难以帮助其中的企业实现盈利。

  实际上,在互联网医疗产业的发展过程中,包括春雨医生、微医等在内,几乎所有互联网医疗企业的管理者,都曾为收入和盈利问题头疼不已。

  2016年10月,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突发心肌梗塞离世,此前他几次接受媒体采访都坦承自己对公司业务、融资以及商业模式感到非常焦虑,以至于茶饭不思、鬓角全白。

  2016年下半年,互联网医疗行业陷入寒冬,就医160、寻医问药网等老牌互联网医疗企业纷纷陷入裁员潮。2017年,移动医疗领域有超过1000家公司被注销,企业总数由两年前鼎盛时的5000家暴跌至50家。

平安好医生IPO背后:谁的丧钟?谁的暖冬?

  ▲2016年,互联网医疗创业投资数量大幅跳水,而B轮以上投资事件增加。市场进入理性调整阶段,资本向头部流动。图片来源:易观。

  科凌力智能医学软件深圳有限公司董事长李科威指出,目前用互联网技术连接难度不大,医生服务才是互联网医疗的关键,也是主要的成本所在。这与好大夫在线创始人王航的看法有异曲同工之妙,他认为,当前医疗行业的最大需求是高端稀缺医疗资源,对此的解决方法,一是增加供给,二是提高效率。

  鉴于这些企业原本就已聘用大量医生,而高端医生服务必然具备稀缺性,增加供给无疑将极大增加企业的成本,因此,平安好医生与好大夫在线最终都选择了后一办法——从效率上突破。

  只不过,在解决服务效率的实践中,平安好医生、好大夫在线选择了两条不同的道路:前者强调发挥人工智能在诊断的作用,后者则着重挖掘全职医生在业余的零碎时间。

  根据平安好医生招股书,2017年其家庭医生服务的毛利率达到63.4%,在四大业务中排第2位;而通过好大夫在线平台,2017年超过160万小时医生业余时间被撬动,基本相当于一家三甲医院一年的问诊量。

平安好医生IPO背后:谁的丧钟?谁的暖冬?

  ▲在易观智库的《中国移动问诊白皮书2018》中,春雨医生、平安好医生、好大夫、微医等被归到“领先者”阵营。图片来源:易观。

  医疗AI技术得到使用后的2017年1-9月,平安好医生在家庭医生服务方面收入1.65亿元;同期,平安好医生净亏损4.97亿元。与其上百亿估值相比,这样的财务数据显然难以使人信服。

  “如果说移动医疗1.0时代,互联网技术解决的是由信息不对称产生的连接效率问题,那么人工智能这些更深层次的技术,则开启了高效医疗服务的移动医疗2.0时代。” 一位互联网医疗公司创始人向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表示,据他观察,移动医疗3.0时代正在到来,而互联网医疗创业者在这个阶段需要做的,是从线上到线下“连接一切”,最终实现盈利。

  从早期高效“连接患者与医生”到高效医疗服务,再到现如今“连接一切”,互联网医疗行业的盈利困局,能就此解决吗?

  连接一切,拯救行业?

  王涛将2017年视作平安好医生进入“移动医疗3.0时代”的一年,此前他向媒体透露,该公司已打造完成“一站式健康医疗服务平台”。

  在平安集团董事长马明哲看来,这个平台能“连接用户、保险公司、医保、医院、诊所、检验检测机构、新兴智能设备以及各类健康服务提供商”。例如保险方面,平安寿险一直以来稳居平安好医生大客户之首,被植入健康商城等各项业务中;诊所方面,平安万家医疗于2017年7月上线的“云诊所”,为基层诊所提供了较为科学的管理系统。

  动脉网分析,平安好医生上市的意义,不仅限于其自身发展,更能对平安集团旗下各项业务形成反哺。另一方面也有分析认为,“平安好医生能有今天的局面,离不开平安集团的品牌背书和战略投入。”

  2015年至2017年9月30日,平安好医生的家庭医生服务收入占其总营收的比重,由42%降至16%;而更加多元化的业务的收入比重持续上升,为其营收的快速增长提供了主要动力。

  无独有偶,春雨医生此前亦提出“利用互联网连接碎片化市场”的战略主张,在药企数字营销、保险公司健康管理产品开发等方面展开合作,以期扩充收入。

  可以想见,在互联网医疗平台能够连接到的众多领域,有志于分羹碎片化市场的企业终有一战。

平安好医生IPO背后:谁的丧钟?谁的暖冬?

  ▲移动医疗参与者多元化。图片来源:易观。

  不容忽略的是互联网医疗公司争相抢滩的另一个领域——共享医疗。

  据上述业内人士介绍,如今,医疗大数据的共享、医院管理软件的共享、医生资源的共享,乃至办公场地/医疗器械的共享等等,都已具备相对成熟的条件。互联网医疗平台医联已率先将20台共享尿检设备投入市场,用户可通过图像识别即可自动获取尿常规11-14项检测报告。其成效是,“每天有将近50人使用”。

  在医联、企鹅医生创始人兼CEO王仕锐看来,尿常规、早孕检测、排卵检测等医疗服务,未来可以做成模块,投放进写字楼、社区、商场、公共卫生间,“就像共享单车和自动售货机一样”。

  当然,共享医疗可远远不限此。一位曾在传统医院工作、如今隶属平安旗下互联网医院的医生,与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交流时,对共享医疗的未来满怀期待:“资源的共享无疑将大大提高医疗行业的效率,这就是我们要做的。”目前,平安好医生借助云诊所管理系统,已朝着火热的共享医疗市场迈出一步。

  “平安好医生为什么要上市?原因之一,是希望借助资本的力量进一步发展、巩固领先地位。”券商人士李明河分析,从各互联网医疗平台的愿景和战略来看,未来的资金投入必定不少,“能借助平安集团的品牌到更大的市场去融资,借助资本甩开竞争对手,何乐而不为呢?”

  李明河进一步分析,背靠腾讯的微医集团火线提出“3个月内盈利”,同时又筹措今年第一季度提交IPO申请,与平安好医生可谓是殊途同归。

  值得注意的是,伴随政策的逐渐开放,互联网医疗平台对线下资源的争夺战,俨然已白热化。2017年3月,银川市政府一纸令下,微医集团、春雨医生、好大夫在线等平台纷纷下注,一时间竟有17家互联网医院在银川集中建立。可见,线下医院也已成为互联网医疗企业必争之地。

平安好医生IPO背后:谁的丧钟?谁的暖冬?

  ▲落户银川的17家互联网医院。图片来源:亿欧网

  “依照近年国内互联网行业的发展规律,虽说互联网医疗产业规模很大,但和其他赛道一样,这里容不下太多公司。”一位要求匿名的投资人接受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采访时预测,互联网医疗企业的未来,要么千方百计融资备战,要么坐等倒闭或者被并购。

  平安好医生“带伤”冲刺互联网医疗第一股,固然开启了互联网医疗企业上市的浪潮。但从这位投资人提供的角度来看,企业上市敲钟,传出来的可不只是喜悦之声。

  也许同时敲响的,还有谁的丧钟呢?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