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互联,用App向寺院高僧倾诉苦恼吧

2018-03-08 08:12· 微信公众号:商业人物  李亦儒 
   
佛教不止越来越多地出现于国家领导人的公开发言,还出现于《环球时报》报道里的一个北京白领:“现在每个人都在谈论藏传佛教。流行歌星在谈,我的朋友们也在谈。它很酷。如果用嘻哈风格来吟唱藏语的祷文,就更酷了!”

  本月中旬,宏碁(Acer)将在台湾发售一款可穿戴设备,智能佛珠。定价3888台币(约合人民币840元)的崖柏手串散发木料清香,具备一般健康手环的数据监测功能,同时可以用来念佛。戴上它,你的打坐时间和转动佛珠次数便被记录,搭配手机软件,还可以播放音效、选择念诵类型,并与网络社区里的同道中人交流,如果完成了目标念佛时间,系统会奖励用户莲花动画。智能佛珠的产品名为 Leap Beads,目标消费群体是亚洲众多的佛教信仰者,之后还有可能推出与寺庙合作的特别定制版。

  去年一家名为“万物三千”的公司为自己的念佛计数器“三千计”在京东众筹,媒体报道说陈坤、周迅、窦靖童等明星均为其客户。但比起他们外形酷似电子血压计的产品,宏碁的 Leap Beads 显然在设计上更出色,外形和使用体验更接近传统念佛方式,它们在预售阶段便被抢购一空。不过念佛计数器的价格仅为百元。

  这当然不是现代科技“染指”宗教的唯一领域。微信公众号曾出现云上香、云拜佛——打赏一下,功德无量——自然早已被消灭得几无踪迹可寻。之后也有零星拜佛互联网应用出现,2.99元放生一只普通龟,19.99元放生一只万年龟,中间还有三款不同年龄不同价格的动画乌龟。如果硬要为其用户画像,估计与放生鱼子的人具有相同特征。

  2016年春节,200位法师通过智慧寺院网的“语音开示”功能,为120万人送出了新年祝福,之后不久,法师们便开始受到其他“互联网+寺院”平台的挖角。智慧寺院在融资成功后称将会引入第三方监管和支付体系来保证“日行一善”功能的公开透明,除此之外,由寺院里法师为用户答疑解惑的“大德说”栏目也为其热门功能。

  互联网项目在融资时总会指出其广阔的市场前景,为佛教信仰群体服务的互联网公司也不例外,他们给出的数字是近2亿人的巨大市场。但中国信仰佛教的人数是难以统计的,不同机构给出的调查数据有时相差甚远。无神论者可能偏爱2015年盖洛普国际 (WIN-Gallup International) 的调查结论,即47%的中国人称自己是无神论者,14%的中国人称自己信教;商家们则更喜欢引用美国普度大学中国宗教与社会研究中心2010年公布的数据:约18%的中国人是佛教信仰者。

  多位学者的观点表明,多数中国人信仰的是常被称为“传统信仰”的佛教、道教混合体。中国商人里就有一个很典型的例子:马云练太极拳,在公开场合也常腕绕佛珠。

  “中国需要您,诺娜老师,我们失去了灵魂。”诺娜·弗兰格林(Nora Franglen)是一个英国的针灸博士,前两年她开始来中国授课,中国中医药出版社还出版了她写的《五行针灸指南》。

  她在自己的新浪博客上记录下了上面那句她为“一位中国的省级官员”做治疗时官员对她说的话,并感叹:“这样的话让我大感意外,因为,它出自一位省级官员之口,而不是像人们以为的那样,是某位灵魂相关学科的治疗师所言。如果是英国的同级别人物——某位大企业家或是银行家来说这句话,一定会格格不入吧!念及此处,我禁不住笑了。这番话让我更加相信,与生俱来的神性深藏在中国人的心中,在那里的教学会深得我心,这大概就是其中一部分的原因吧!”

  胡润百富榜有数据显示,他们所统计的中国内地富有人群里信教者比例高达50%,近三分之一的顶级富豪自称是佛教徒。这为那些类似于“为什么一流的企业家都是佛教徒、中国为何越来越多富人信佛了”的问题提供了不完全统计的数据支持。

  仅整理媒体报道就可发现不少佛教徒企业家:运动品牌创始人李宁、多次成为中国女首富的玖龙纸业董事长张茵、远大集团总裁张跃、荣事达董事长潘保春、四川恩威集团董事长薛永新、金利来集团曾宪梓。

  王健林要拿出10亿元人民币重建一座佛寺。海航陈峰为自己书写的思想感悟起名《参禅随笔》,且多年来每天必研读《楞严经》半小时。青岛双星总部塑了一尊弥勒佛像,因为佛教徒董事长汪海想让员工吸收中国传统文化。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出版的自传书名为《心若菩提》,他为修建佛塔和寺庙数次捐出数千万款项。顺丰上市后王卫“感谢太太,感谢佛法”。暴风冯鑫研究道教与佛教,每天中午要在办公室打坐。

  商人里信仰佛教者众,愿意亲近佛教者也不少,其中两个传说最富戏剧性。其一来自史玉柱“每当事业陷入困境,就会进西藏和喇嘛聊天,回来之后就会化险为夷。第一次进藏他决定做脑白金;第三次进藏回来,他将网游开发推广大权下放他人”。

  其二发生在有“中国最强科研实力寺庙”之称的龙泉寺:“微信创立之初,张小龙在龙泉寺小住。当时微信研发正陷入困境,几个技术问题苦思不得其解,他一气之下把资料撕得粉碎。没想到负责打扫卫生的僧人看到后,竟然帮他把资料重新粘贴起来,还写下了几条建议。张小龙大吃一惊,便找到僧人盘问,这才知道这位扫地僧出家前,曾混迹IT界,是一个极客。经扫地僧点化后,张小龙回到广州闭关一年,微信终于大成。”后来和菜头写文辟过谣。

  《焦虑的财富:中国新富阶层的金钱与道德》一书作者庄思博(John Osburg)曾在中国城市做调查研究,他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谈到:“现在,随便一个山西煤老板的情妇都能买得起路易威登了,为了彰显与别人不同,一些新贵开始转向别的嗜好和品味。”他认为一定程度上这能推动商人们对灵修和道德培养的兴趣,但一些人在追求宗教的过程中,常常存在一种地位竞争的因素,“过去,他们争的是谁认识级别最高的官员。但现在,富人们争的是谁结识了地位最高的僧人”。有企业家将佛法渗透进企业管理,还有一些则视佛教为解药,直白地把捐给寺庙或喇嘛的钱叫作“精神保护费”。

  王卫会告诉顺丰的员工,“佛教让人内心平静,并且读懂了里面的因果关系能够让人醍醐灌顶”。热爱进藏跟喇嘛聊天的史玉柱则说:“人为什么会信这些东西,说白了还是迷信。一个人对自己的命运能把握的时候,最不信佛,比如数学家很少信,物理学家很少信;当一个人对自己的命运无法把握的时候,特别容易信,比如渔民天天出海,每次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来,这种人几乎百分之百信点什么。企业家也容易信,因为对自己的明天无法把握。”

  2014年,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在访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公开演讲中多次提到宗教,重点谈了佛教。有新闻标题称之“前所未有!”他谈及陕西法门寺出土的琉璃器时说:“不能只满足于欣赏它们产生的精美物件,更应该去领略其中包含的人文精神;不能只满足于领略它们对以往人们生活的艺术表现,更应该让其中蕴藏的精神鲜活起来。”

  佛教不止越来越多地出现于国家领导人的公开发言,还出现于《环球时报》报道里的一个北京白领:“现在每个人都在谈论藏传佛教。流行歌星在谈,我的朋友们也在谈。它很酷。如果用嘻哈风格来吟唱藏语的祷文,就更酷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6月22日
      鲜喵
      鲜喵
      战略投资 1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6月22日
      锐纳达
      锐纳达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6月22日
      迅鳐科技
      迅鳐科技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6月22日
      洋玩易福柜
      洋玩易福柜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