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ICO骗局:无“诈"不欢, 愿赌服输

2018-03-17 12:05· 微信公众号:腾讯深网  汤圆圆 
   
在这片法外之地上,没有谁能永远在金字塔的顶端。


  区块链从混沌走向明亮的征途,愈发泥泞但又充满诱惑,各路玩家明知陷阱无处不在却依然不断涌入,坚信自己会成为最幸运的淘金者。

  “韭菜”是他们共同的宿命,二级市场的币民、私募投资人、项目方甚至交易所都不能豁免。没关系,这片法外之地的玩家早有准备:无诈不欢,愿赌服输。

  一重门:代投——空手套白狼

  骗术拆解——代投

  2017年平安夜,毕业于哈佛商学院的Abhishek Pitti开始预售Nucleus.Vision(简称NV)项目私募白名单。

  同一时间点,毕业于北京大学的尹勤(化名)开始布局,他唯一的砝码是该项目的预售名额。

  在一个项目投资群中,尹勤亮明了“海外代投”身份,声称拥有NV项目的代投渠道,额度为500eth(以太坊),自己手里有30多个eth,剩下的额度散给群内成员,收取相应的代投福利。尹勤公布了自己的打款地址,为入局者建立新群,并很快筹到了500个eth。

  按照目前的市价,500eth约225万人民币。得到这笔钱,尹勤没有签下一次名字,按下一次手印,或露过一次面。他在微信群里提供的内容是本科(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及研究生(北京大学)的学历证明资料,以及一张身份证照片。

  接下来是尹勤的缄默期。在新的投资者群里,他很少说话,凡是有投资者催问进度,他都回复说没有新进展,直到2月26日。

  这一天, Nucleus.Vision正式上线币安,开盘即冲破5倍。按照私募的价格计算,尹勤应该筹到500*84000个代币(不算额外代币奖励)。如果在开盘的最高点抛出去,这部分代币应该共计套现人民币约1000万元左右。

  投资者群开始着急,不甘心错过这笔投资收入。

  此时,尹勤抛出了一个解释,声称自己kyc(用户身份)验证出现问题,接着附上了一个英文的邮件截图,大意是项目方认为自己的护照存在伪造嫌疑,kyc无法顺利通过,私募失败。

  尹勤以此为理由,向项目投资者分别返回了原始投资额。直到这一步,尹勤以30eth撬动了500eth,并在代币上线后,返还了500eth。

  表面上,入局者除了错失财富的遗憾,没有人受到损失。尹勤疏忽了一个事实,区块链不撒谎。

  沿着500eth的账户路径上溯,尹勤和他口袋中的巨额财富浮出了水面,而赢得这笔巨额财富的砝码,正是那“去了又还”的500eth。

  尹勤退回的500eth路径并不是发自当时的私募地址,而是分了不同的新地址返还,追溯发现,这些新地址的源头来自币安的热钱包。

  尹勤的骗局很快被识破了。从投资者提供给《深网》的沟通资料来看,项目方否认发送了kyc身份验证失败的邮件,这意味着尹勤伪造了邮件。

  项目方进一步表示,2月份所有的私募投资份额都成功了,并没有退回的例子。至于尹勤是否包含其中,项目方在回复中表示,尹勤是投资者,且以安全隐患为由要求更换收币地址,并得到了项目方的许可

  这意味着500eth从尹勤公开的私募账户汇入了项目方的合约账户,相应的代币没有按常规流回原账户,而是进入了一个新的账户,一个投资者不知道的账户。

  尹勤新账户里的代币没有回到投资者的钱包地址,而币安上的以太坊回到了投资者的钱包地址。面对种种蹊跷,最合逻辑的解释是新账户中的代币上了币安的交易所并且高位抛售,变现(虚拟货币)后,一部分(500eth)返还了投资者,剩下部分则进了尹勤的口袋。

  如上文所述,如果尹勤在二级市场经验丰富,于5倍高位抛售的话,除去返还投资者的500eth,个人额外收益折合人民币将近700万元左右。

  返还500eth后不久,尹勤便处于失联状态。在这条淘金的路上,手握私募资格的尹勤,仅用两张电子学历证明照片、一张撤回的身份证照片、一份伪造邮件为诱饵,轻松拿到了500eth,并在二级虚拟货币市场变现巨额资产。

  投资者的失望转化为愤怒。

  区块链意在建立陌生人信任机制,讽刺的是,实现这一目标的道路上没有信任。

  投资者开始攻击尹勤,带着“骗子”、“自首吧”、“诈骗1000万”等字眼的文章被转到与尹勤的社交圈(校友、工作)相关的微信群,开启了一场线上人肉追杀。以暴治暴的较量在这片法外之地轮番上演,而雨后春笋般迭出的区块链自媒体正蒙着“公义”的口号在类似的争议中摇旗呐喊。

  问题在于,像尹勤一样利用代投空手套白狼的玩家不在少数。

  二重门:搬砖——与虎同行

  骗术拆解——代充

  Tom时常回想起去年11月份时的好光景,每天从K网(Kraken境外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转1万美金(USDT)到火币Pro的场外交易,可保持日均15%以上的收益率,最好的时候超过18%。这是一个金钱的“催生”游戏,Tom每天的收益在1500美金以上,而且风险几乎为零。

  他在海外工作,主要从事一级市场的收并购工作,收入体面。最终让Tom在这座世界级城市凑够首付款的不单是工作收入,还有2017年底的“搬砖”营生。“搬砖这几次,基本上已经财富半自由了。”Tom承认。

  春节后,Tom发现火币上的场外交易价格越来越趋近于K网的原始价格,扣除手续费等杂项后,他的收益被压至3%—1.5%之间。尽管韩国等交易所市场的溢价空间仍旧丰厚,但火币疲软的场外价格还是折损了他的日均收益。

  “大陆玩家进场了。”Tom发现一家叫做E-Pay的网站低调面向中国大陆用户开展USDT兑换美元业务,从中收取1个点位的手续费。

  《深网》查询天眼查获悉,域名www.epay.com的所有者是 “深圳易派支付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主营业务为全球支付服务提供商。

  此前,K网、bitfinex等交易所有严格的kyc审核标准,将一些拥有境外户口的大陆华人用户挡在门外。相比之下,Epay的低审核门槛以及快速交易流程为大陆搬砖客开了一个豁口。

  这样的豁口不是留给普通的大陆搬砖客,而是拥有境外账户、突破外汇管制的人。在搬砖的语境下,这类人中的许多扮演起了“代充”的角色。

  2018年1月,当Tom的购房首付已见眉目之时,坐标北京西城某金融大厦里的Ryhn正盘算着下班时间难掩兴奋。很快,他冲出单位,打开私人电脑,开始浏览当日的搬砖情况。

  作为大陆“搬砖”个体户,他处在搬砖食物链最底端。一周之前,Ryhn在朋友的引荐下加入了一个邀请制的代充群。按照不同的充值额度,代充给的汇率兑换价格也不一样,如果是5万人民币以上,对应的美元汇率是当日的开市价+1角人民币,不再有额外的手续费。 在这种最优惠的汇率前提下,Ryhn通常可以获得1%—2.5%的收益。

  他通常早上充值,Epay方面则在下班之前把钱转给代充,代充再划给他USDT,以此循环。与Tom不同,Ryhn的本金是20万,这笔钱会反复打给一个陌生人的账户,剩下的就是祈祷。

  “忐忑永远大于拿到钱的喜悦。”Ryhn的日子有了起色,他打算年后从5环外出租房换到3环,如果可以,还想买辆车。

  年后的一个周五,Ryhn的代充突然失联了,他的USDT也没有到账。尽管代充的微信仍然处于“好友”状态,但是再也没有回应。

  他手心出汗,电脑按键湿滑,敲字也断断续续。坐在电脑另一端的女朋友不停拨打他的微信电话,被他通通按掉。20万本金是这对异地情侣的结婚钱,Ryhn在没有任何保障的情况下交给了一个未曾谋面的陌生人。

  “炼狱般的一晚,就像得了绝症一样绝望。”Ryhn如此形容当时的心情。第二天晚上,Ryhn突然收到了等额的USDT,此时距离约定时间,已经过去了近30个小时。代充只给出了简单的解释——手机坏了。

  失而复得不值得兴奋。Ryhn辗转发现,他的代充还有自己的海外项目代投群,为国内投资者购买代投份额,事发的时间点也刚好与其代投的某项目首发日重合。Ryhn从朋友那里得到讯息,这笔钱极有可能被代充拿去做了一波短线,而Ryhn没有吃到一口“肉”。

  Ryhn感觉被深深羞辱。此前他瞧不起二级市场上给庄家送钱的小白,而自己其实也是个钻进陷阱的傻子。赚了最后一个1%之后,Ryhn拉黑了他的代充大哥。

  当日,Ryhn在朋友圈写下一句话:一个接一个的陷阱早就埋好,只要撒一点贪婪,再聪明的头脑都敌不过。

  2月底,火币Pro发布公告,在法币/虚拟货币普通交易区中,非认证商家如果发布广告,需确认缴纳5000HT作为保证金。至此,留给散客单打独斗的空间更少了。对他们来说,在搬砖这块几乎稳赚不赔的土地上,与“虎”同行是“钱生钱”的唯一办法。

  三重门:庄家——暗战交易所

  “我们实在领先很多,最后一天wepower几近放弃,亦来云本来锁定了冠军。”亦来云社区成员Alan向《深网》出示了投票增量的监控图,从图中来看亦来云的增量稳定,每日得票基本徘徊在3000——5000张。2月25日(投票截止前一日),亦来云的投票数量突然冲破了8000点,而后又迅速回落。

  在币安第六期项目上线投票期间,亦来云和国外项目We Power双头领先,至投票结束,亦来云以15万张得票数,占比63.28%领先,第二名We Power不到6万张。据悉,亦来云社区为此共计捐赠2425.24个BNB及11.39个eth。

  这笔捐赠的用途成了是否作弊的争论点。

  此前,亦来云方面以有偿奖励形式鼓励社区成员投票,保留截图回传邮件,可以获得相应ELA奖励。这种“有偿拉票”的行为受到质疑。此外,存在个别币友有多次投票现象。

  在社区成员看来,一人多投的指责根本不成立。《深网》获悉的一份亦来云成员与币安客服聊天记录显示,“一人两三个账号”,以及“未进行交易的新邮箱账号”均视为有效投票。”

  至于“有偿拉票”的嫌疑,多数社区成员认为这是合理激励手段,并不认为这违反币安相关规定。

  3月5日,币安方面宣布亦来云作弊,失去上线资格。一同失去资格的还有排名第二的WePower。针对两家项目被除名一事,币安并没有公告作弊的判定依据。

  一种推测认为,币安此举是剑指火币。此前,亦来云项目获得火币方面天使投资,并于2月1日上线火币Pro首发。

  根据coinmarketcap网站统计,截至3月14日16时,过去24小时内币安和火币分别位列全球交易所兑换量的2,4位。而两者之间的利益冲突与较量早已跳过单纯的兑换量排名,外溢到了区块链圈和币圈的下游层面。这之中最重要的战略高地,就是项目方。

  多位币圈人士告诉《深网》,亦来云是圈里的明星项目,会给上线的交易所带来丰厚的效益,币安在首发争夺中失利,不排除眼红的可能。实际上,早在3月3日,有关币安认定亦来云作弊的传闻就已经流出。

  也有圈中业内人士向《深网》透露,亦来云上线币安失利的背后,是双方高层并未就上线后的利益分配问题达成共识,谈判随之瓦解。目前,双方均对此说法予以否认。

  带有火币基因的亦来云,注定在新交易所的突围战中受到考验,而交叉在币圈和链圈顶端的交易所,也难以稳坐泰山。

  在亦来云币安上线失败之后,围绕两方暗战的猜想从未断绝。3月6日,ELA价格持续震荡,护盘、砸盘两方势力对峙趋势明显。3月6日14时,ELA/BTC为0.0061BTC,此后一路震荡下跌,空方占尽绝对优势,回弹逐渐疲软,至3月7日凌晨0时,ELA/BTC跌至0.057 。

  在当时的情势下,市场的主要猜测集中在庄家内部斗争,以及上线币安失败的利空消息影响两个方面,并没有牵扯到币安本身。而仅24个小时之后,币安就遭遇了黑客攻击。利益冲突加上时间的巧合,两者再次被“极大可能性”串联到一起。

  裸露在外的表象永远不是真相,疑云之下唯一肯定的是:头部项目可操作市值割韭菜,也可被更大对手以骗局收割。中枢交易所可坐市收钱,也可被刺客(黑客)一剑封喉。

  在这片法外之地上,没有谁能永远在金字塔的顶端。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