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媒体生死90日:成立半年求收购,新大陆走成泥汤子

2018-04-26 17:17· 微信公众号:铅笔道  王琳 
   
3个月前,一条新大陆活生生被踏成泥汤子:一个月内涌现出上百家区块链媒体,一篇软文要价10万,一次培训张口8万8,一个自媒体号就可以融资千万,一个月内估值即可过亿……

  “从进场到退场,区块链媒体只用了3个月的时间。

  3个月前,一条新大陆活生生被踏成泥汤子:一个月内涌现出上百家区块链媒体,一篇软文要价10万,一次培训张口8万8,一个自媒体号就可以融资千万,一个月内估值即可过亿……

  如今,短暂的高潮过后迎来了寒潮,才进场,便出场。粉丝7万的自媒体号寻求“收购”;头部媒体的单篇文章阅读量很少过5000;自我造血遇阻,资本环境凉凉……

  为寻出路,有人默默地把手伸向了灰色交易。他们想着组建一个数字货币基金,自己操盘,凭借和项目方的关系获得内部消息,平时按兵不动,等得到消息的时候疯狂入场出场,赚快钱。

  每个人都在为生存绞尽脑汁,泡沫过后,几人能存活?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排队退场

  块链媒体已开始排退

  成立过半年,公司仅1人,粉丝7万,暂无融资。一家区块链自媒体M财经开始寻求新的出路:“并购”。

  “你不能说是并购,他就过来说要加入我们”,某区块链媒体创始人胖虎如此评价。此刻,Jack似乎已不是当初那个掌握航向的舵手,“这个(团队)进来我要合理处理,后期(微信)号的归属权或者说我花钱买了这个号,买了他这个团队,后面对我有没有价值,怎么办”。胖虎犹豫不决。

  Jack比胖虎入行更早。半年多以前,区块链这块土地尚属蛮荒,一切未被开垦,凭借给项目发软文和做培训,Jack成了区块链媒体中最早期的淘金者,也是获利者。

  赚了钱,但Jack依然不是圈内人。这个行业不缺热钱,但在胖虎看来,资本不会仅仅投资一家“媒体”,倘若媒体无法参与到产业里面,对资本来说缺乏吸引力。

  Jack也意识到自己装备欠佳。“他无法接触到核心的业务,比如做项目评测,只能分析白皮书,不能接触到项目负责人。”

  媒体仅仅赚钱环节中的九牛一毛。想要赚大钱,就要和交易所关联,帮项目方上交易所,收取服务费,或者能够和核心资本深度绑定。

  他曾经挣扎过,但最终以失败告终。但好在公司只有他自己,操作灵活,可以随时转向。在胖虎眼中,90后的Jack不乏人格魅力,“比较脚踏实地,比较谦逊,人贵自知,他敢于把现有的东西全部放弃掉,有很大魄力”。

  如今,泡沫散去,区块链媒体迎来批量死亡期。一位关注区块链媒体的投资人透露,行业最终存活率可能百分之一。由此,“被并购”或许是一条不错的出路。

  也有人选择别的出路。据《壹块硬币》报道,一位曾在业内小有名气的区块链创业者M君2个月内便关闭了项目——退回投资,及时止损。今年春节前,他才完成一轮数百万的虚拟币融资,而今这些币缩水不少。他认为坚持已经没有意义,退回了投资,退回了新租的办公室。

  白鲸创始人魏方丹向铅笔道记者表示,身边有几家区块链媒体已经死掉,行业竞争太激烈。“他们(退出者)觉得赚不到钱,我觉得没啥机会了。”

  而眼下,那些徘徊在生死边缘的区块链媒体面前依然矗立着三座大山:流量之少,收入之艰,融资之困。而如何走出大山,或许是个永恒的命题。

  似乎只要冠上财经的名字,就可以叫区块链媒体。(图片来源于闹客邦创始人栾春晖) 

流量虚火

  2018年春节,区块链媒体并没有休息。

  胖虎想静静地过个节,但形势逼得他坐立不安。“哈希财经、链财经、链得得那几家一直在打,都是一个时辰催生出来的(产物)。”他们像永动机一样,彻夜运行,无能量损耗。

  钟平、赵何娟等人的加入,让胖虎感受到了压力,“这些人都是我觉得有能力做区块链媒体的,过年期间,他们起色非常好。”他把这批媒体当成自己未来的竞争对手,压力转化成行动,他马上邀请朋友加入自己的团队。

  彼时,胖虎也是行业新手。他在2017年12月入局,行业虚火旺盛,“我看那些(自媒体)号(阅读量)高的也就1万左右,平常的话可能也就六七千。”  

  仿佛一夜,区块链媒体遍地开花。闹客邦创始人栾春晖向铅笔道记者表示,加入区块链媒体的大多是在互联网浪潮的失意者。这其中有几类人:

  1、非头部流量自媒体从业者

  2、非头部PR自媒体从业者

  3、非头部科技自媒体从业者

  4、非头部财经新媒体从业者

  5、非头部创投媒体的从业者

  6、非头部投资经理或者投资总监。  

  为了分食短暂红利期的热钱,不同的人为了同一个目的相聚。标配是一个微信公众号,好点的辅助一个H5微网站。基本内容也很简单,区块链相关币圈或者链圈的新闻信息,转载也好、翻译也好、原创也好,有多少算多少,配合一个数字货币行情板块,快讯板块就开干了。 

  没有更多内功的时间。泡沫散去,价大跌,流量减。头部媒体的单篇文章阅读量很少过5000,有传统媒体经验的胖虎的号阅读量也不高。“这个市场容量太小了,你有个五六千,说实话已经不错了。我们的才有2000。”区块链的盘子不够大。“跟A股比,跟纳斯达克比,他还很小,全世界炒币的人才三千万。”  

收入之艰

  吉祥讲了个笑话:一个区块链媒体的盈利模式是什么?靠在群里抢红包嘛。

  看似戏谑,却颇有几分真实。区块链媒体最热之时,仅靠哄抢微信红包,都可能轻松超过白领阶层。

  吉祥加入了很多群,“可能区块链相关的媒体群有二百多个吧,每家媒体都要拉一个群,进了一个又一个。每次拉新群要发红包,确实我每个月光抢红包,估计都快抢出工资了。”

  “这是真的,”吉祥强调,“像三点钟的那段时间,进三点钟的各种群里面,红包真是每天几百块钱地抢。”倘若以每个红包200元计算,200个群,每天抢一次,日收40000元。而在平日,微信群里能抢到5块红包,就已超过平均水平。

  3月开始,白鲸出海创始人魏方舟陆续退出了10来个微信群,他总共加入了约30个区块链相关微信群。“我发现他们谈的内容,很多时候跟我们产业,跟行业没有直接关系。” 

  原本接信仰的群热闹不在,区块链媒体的盈利困境赤裸裸显现出来。

  区块链蛮荒时代,靠软文便可以维持生计。今年3月,铅笔道曾发布报道《区块链惊现天价软文》,揭露了行业之怪状:一篇不足200点击的软文,要价10万元。如今极端的情况,一篇文章就收一个EOS(折合人民币约90元),“原来要一个ETH(约3000至5000元)”。价格之差,缩水30倍以上。

  遍地开花的区块链媒体让供需关系发生了改变,总有人给出更低的价格。据业内人士表示,此前仅仅依靠软文,一家区块链媒体的月利润就有1000万元。

  除去软文外,培训也曾是主要收入来源。但如今,吉祥却直言培训不能做。缺乏有号召力的导师,无法传播优质内容,小媒体做培训无疑是赔钱的买卖。

  他选择了做峰会,“赚辛苦钱”。“成本就那么多,最多一些嘉宾的机票酒店的费用。宣传的话,大家都是找媒体免费发。有招商进来的话,就是很正向的一个现金流。”

  可是行业毕竟是新晋的小媒体居多,而小媒体依然办不起峰会,没有大佬加持的话很难做成。因此和大佬打好关系很重要,这让吉祥从之前安静的文字工作者变成了社交达人,“很多朋友都是饭局吃出来的”。  

  这个行业没有办法靠正常渠道赚钱,吉祥感区块链媒体想要存活,必须要切入核心业务,布局整个产业链,比如和交易所合作等等。在他眼中,媒体是资源连接器,可以切入到交易的前端和后端。

  但这需要和交易所和项目密切绑定。凭借和项目方的关系获得内部消息,组建一个数字货币基金,自己操盘。平时按兵不动,等得到消息的时候疯狂入场出场,赚快钱。

  灰色渐渐成了行业的底色。在传统的股票市场,根据国家法律、法规规定,证券业从业人员不得开立股票账户,不得从事或协同他人从事欺诈、内幕交易、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等活动。而对于区块链,法律略显空白。

  收入难做,此刻的区块链媒体成了断臂的天使。 

融资之困

  自我造血遇阻,资本环境也开始凉凉。

  5个月前,胖虎初涉区块链媒体。

  热钱涌动。朋友的经历他觉得略有所动,“我一个朋友做区块链很久了,他说这个自媒体就一个号,但融了多少多少钱。”做过自媒体的胖虎觉得不可思议,他去看了公众号的阅读量,“高的也是1万多,平常的话也就六七千”。他一头扎了进来。

  3个月前,胖虎抛出了自己的想法:一手内容,一手FA。  

  点子抛出后,当天就有多家认购“我们选了三四家,主要还是币圈的那帮人,他们会对这一块比较感兴趣。”

  铅笔道DATA数据显示近3个月区块链媒体融资案例仅有10例。 

  如今,区块链媒体融的信息似乎声匿迹。据铅笔道DATA数据显示,最近3个月,区块链媒体新获融资公司数量呈下滑趋势(如图),2月为5家,占区块链行业总数的23.8%;3月为3家,占比为13.6%;4月为2家,占比为8%。

  同时,媒体也分成了三六九等。吉祥表示,那些明显过来圈钱的媒体,或者在圈子里面资源打不透的媒体还是弱。“资本投你肯定是要做整个产业的布局。产业布局上面我投交易所,投项目,然后投一家媒体。媒体能替一些东西发声,如果你发声的力量太弱,那肯定就不行。”

  而类似Jack那样的自媒体号,在收割完短暂红利后,无法走进产业内,自然成了资本的弃儿。

  吉祥把融到钱的媒体分为两类:一类是最近融资不久的新锐媒体,一类是那些在这个圈里面深耕细作,时间比较长的老媒体。

  在白鲸出海创始人魏方丹眼中,能活下来的无非三种人:第一,对内容生产有经验的,选题角度思路新颖的;第二,特别靠近后端的,比如交易所,本身就处于行业的一环;第三,融资能力强的人。

  这三种人多吗?胖虎表示,区块链媒体人才壁垒非常严重,即便想生产优质内容也找不到人。而能够靠近后端的人,大多是行业早期的获利者,比如某家基金就自己布局了媒体,这些人的融资能力自然不差。

  有钱的依旧不差钱,差钱的依旧融不到钱。区块链媒体从全民高潮变成了少数人的掘金场,有人能打持久战,有人却断了粮草。

  在13年媒体老人眼中,媒体一定要有产业支撑,没有支撑的话就不叫媒体。假如科技媒体没有科技支撑,那么它也不叫媒体。“区块链媒体是孙子辈的,可以是财经里面的孙子辈,也可以是科技媒体的孙子辈。孙子辈的其实不具备单独成为一个媒体的条件。”

  他做了一个比喻:如果科技媒体、财经媒体是荒岛上的一块陆地,那么区块链媒体就是北冰洋上的一块冰。

  冰可以存活多久?冬天过去,阳光之下,便没了生命。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