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使遇上香港,万倍投资人该如何掘金

2018-04-26 17:45· 投资界  yessenia 
   
大势之下,鲜有创业者跑出,家庭财团依旧在香港创业中占据主流位置,亦很难吸引天使投资的跟随。久而久之,那些真正进行互联网创业的人群,却很难得到资本的关注。如今,当天使投资人遇上香港,是否也能碰撞出一些新晋独角兽呢?

  香港,是无数人魂牵梦萦的地方,在这座东方之珠里,不仅有让人流连忘返的美食,极尽奢华的购物天堂、铺天盖地的小报八卦,还曾塑造了李嘉诚、李肇基、刘銮雄等一个又一个商业传奇。它同时又是全球第三大国际金融中心及全球最富活力的经济体系之一,坐拥优异的商业环境与成熟的金融体系,也承载着新时代创新创业的责任与希望。

  4月24日,中国天使会携手清科集团、投资界、香港X科技创业平台、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香港中文大学研究及知识转移服务处举办的“2018 中国天使投资人大会”走进香港,徐小平沈南鹏王刚龚虹嘉等数位知名天使投资人围绕香港的创业环境、天使投资逻辑、天使之路上踩过的坑,把酒言欢。

当天使遇上香港,万倍投资人该如何掘金

  香港打车要用现金?“不可理喻”!

  曾经,以李嘉诚、刘銮雄为代表的香港商业领袖,是一代大陆年轻人的精神偶像,如今,这些商业传奇在年轻人心目中的地位却逐渐让位于马云马化腾雷军刘强东等互联网行业的大佬。BATJ等头部互联网公司的领跑之下,又不断有新的互联网公司脱颖而出,创业浪潮已经席卷大陆,香港依旧风平浪静。

  但香港并非一直如此,“深圳改革开放的早期,大量的技术、资金、专业知识与人才都是从香港引进的,香港是中国内地改革开放与发展的动力源泉、思想源泉和制度源泉”。一曲《香港之夜》之后,中国天使会主席、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对香港近些年香港的发展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但画风一转,便扼腕叹息——“过去20年,随着内地互联网创业崛起,香港在这方面的吸引力和感召力,毫无疑问地在衰落。尤其是以互联网创业为代表的网络经济、新经济”。

  中国天使会理事、隆领投资董事长蔡文胜亦有此感,在手机在手随时就走的大陆,移动支付已经非常普及,但在香港坐的士还用现金,在他看来是“不可理喻”的。

  大势之下,鲜有创业者跑出,家庭财团依旧在香港创业中占据主流位置,亦很难吸引天使投资的跟随。久而久之,那些真正进行互联网创业的人群,却很难得到资本的关注。

  “我在2013年开始创建GoGoVan,拿到的天使投资人只有10万、20万港币,当时的这批天使投资人多是家里面在开工厂”,GoGoVan创始人林凯源回想起自己创业之路时喃喃。

  GoGoVan是一个电召的打车APP,发轫之时,内地打车软件还未如当前这般硝烟弥漫,启动资金仅有2万元,主要招供客货车,在种种质疑声中,凭借着香港特区政府全资拥有的香港数码港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微型创业基金 10 万港币的投资,与10万、20万港币的天使投资,拿到了30%电召货车市场的占有率。

  互联网与AI,香港创业的机会所在

  软银的创始人孙正义有一套著名的“时间机器”理论。互联网美国比日本先进,他就先在美国投资,等时机成熟后再带着美国的经验杀回日本,仿佛坐上时间机器,回到几年前的美国。

  根据这一理论,香港的互联网、创业生态比大陆稍晚的情况下,正是跑马圈地与资本进驻的最佳时机。与此同时,与内地创业者遍地开花相对,新经济红利亦使得内地发展空间缩小、想象空间放缓、创业心态失衡等种种现象,这种情形之下,香港无疑已成了资本转移的最佳目的地。

  那么香港创业,机遇究竟在哪?

  地产、酒店、零售……这些一直以来都在香港占据主导地位的领域显然不适合年轻人创业,资本太重,所需的支撑体系又过于庞大,如若没有家族依托,难以脱颖而出。

  而互联网创业就好得多,用徐小平的话说“互联网创业,基本不要任何背景和成本,不需要家族渊源与政府关系,你只需要一个三五人的团队,一个可信的商业计划书,就极有可能获得天使投资人的创业资金,从而启动你的梦想战车”。

  李开复坚定的认为,AI的发展或是香港创新创业环境的突破口,“香港的AI教育是世界顶级的,具备巨大的人才优势,但是对于人才的政策却需要向加拿大学习。五年之后,中国除了在商业的应用会比较慢(因为商业应用需要数据仓库),其它方面可以全方面赶上甚至超过美国。所以人工智能会是大陆和香港的机会所在”。

  对此,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比较乐观,“香港特区政府在最近公布的财政预算案中,大力推动创新发展,尤其是重视人工智能及生物科技方面的国际合作。这两方面是香港中文大学具有优势并会大力发展的项目。我们会继续积极开发AI层面的创新应用,如机器人研究、智慧城市、医学影像处理、语音辨识与合成,同时大力推动相关的知识转移和支持初创的企业”。

  80万赚取万倍收益,王刚:我花40亿来招CEO

  “天使强则创业强,创业强则中国强”,中国天使会秘书长、源政投资董事长杨向阳在开场致辞时,不止一次提到这句话,“这是天使会的成员共同的理念。”

  尽管都是天使投资人,但各家都有各家的打法。

  在投资界,龚虹嘉一直是个神一样的存在,曾经抱着“帮帮老同学”的心态下注的海康威视,17年后获得了2.64万倍的回报,他说自己是个热心肠,擅从老同学和校友身上挖金矿,十年成就了百亿身家。谈及自己高回报的投资经验,龚虹嘉说,“古人说‘上善若水’,水是往地处流的,但大家都不看好低处,我认为只有流到了地处,又抓住了爆发和增长的机会的投资才是高倍数的。越是抱着投出一个高回报的心态来做天使投资,越可能失望而归。我相信王刚投滴滴也是如此”。当前,龚虹嘉主要关注生命科学领域。

  谈及此,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李竹颇为感慨,“这么多年错过的最遗憾的还是海康威视,当年龚老板(龚虹嘉)找到我说这个项目的时候,我在想,这个团队一点股份都没有,一般的VC怎么会投一个团队没占股份的公司呢?这样的公司现在放我们面前,可能我们还是不投。”

  当初以80万人民币投资了滴滴的王刚,赚取1万多倍的回报之后,一战成名。对于香港的创业者,他叮嘱道,“如果有香港创业者说先把香港的做好,再过两年考虑大陆市场,这种公司根本不可能成为大公司,要创业的话,第一天就要考虑大市场”。

  在人才战略上,王刚亦毫不手软,除却滴滴的天使投资人之外,当前的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满邦集团的董事长兼CEO。日前,满邦集团刚对外宣布完成19亿美元的融资。“我们还缺8个事业群总裁,准备用40亿来招这8个CEO,必要的时候包括用并购的方式来完成人才战略,让大家一起合并梦想。”

  众多投资人里,蔡文胜的打法剑走偏锋,高一肄业,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之时卖域名起家。这些经历倒也形成了他独特的打法:第一,规则都没用,因为社会进度在加快;第二,因为没读太多书,所以只要发现新东西都能快速接受;第三,会去考量所投的这个项目能不能服务更多的人。他亦在公开场合表述过自己的投资箴言,“喜欢草根和千万用户,有用户就有一切”。

  天使的坑在哪里

  都说创业就是九死一生,闯出来的都是人精。天使投资人亦如是,这些年天使投资人流的眼泪,踩过的坑,一点都不比创业者少。

  对此,李竹颇为痛心疾首,“你觉得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就不要去投”。他曾经投资了一个人工养殖虫草的项目,最终以失败告终。“大家都知道这个技术其实很不成熟,涉及到用生物技术改良土地等。有的创业项目底层都是相同的逻辑,至少你自己觉得能够理解才可以去投”。

  2002年退出乐百氏之后,何伯权开始了为期一年的海外游学生涯,转身归来,成为了天使投资人。从10年前的7天连锁酒店,久久鸭到如今的爱康国宾、喜茶等,今日投资的狩猎能力相当了得。提及自己踩过的坑,何伯权说,“我之前是做水的,后来去投了钻石,因为觉得钻石很高大上,但因为完全不懂互联网、不懂电子商务、不懂钻石,结果就非常失败”,这段经历带来的教训是,“投资期如果要保证成功率的话,就必须少投一点。至于什么项目不投,最直观的是,假如有一个创业者来跟我说他未来会超过马云、马化腾甚至比尔盖茨,我是不会投的。”

  结语

  沈南鹏说,优秀的天使投资基金有两个共同特征:既能锦上添花,又能雪中送炭。除此之外,再加一点耐心。如今,香港创业大幕已经拉开,当天使遇上香港,是否也能碰撞出一些新晋独角兽呢?

  一石既掷,能否激起千层浪。香港,整个投资界都在期待着。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yessenia,原文:http://news.pedaily.cn/201804/430599.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