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光邓锋:科技创新发展需要股权投资,政府可以携手投资机构发挥更大作用

2018-04-27 13:46· 投资界   
   
科技行业往往是需要研发周期的,而人民币基金都是5年、7年期,是支持不了这些企业的,所以政府的基金应该更倾向于早期科技创业。

  4月27日,由民建中央、科学技术部、四川省人民政府、深圳证券交易所联合主办,成都市人民政府、四川省科学技术厅、清科集团等承办的“第六届中国(西部)高新技术产业与金融资本对接推进会”在成都世纪城新国际会展中心拉开帷幕。作为中国西部乃至全国有重要影响力的科技金融品牌盛会,本次大会以“共享新时代,共促新发展”为主题, 坚持新发展理念,大力提升发展质量和效益,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共享一带一路新机遇,凝聚起新时代新征程强大发展动力,加速步入四川发展“新时代”!

  会上,北极光创投创始人、董事总经理邓锋发表了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北极光邓锋:科技创新发展需要股权投资,政府可以携手投资机构发挥更大作用

  邓锋: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上午好,先简单的介绍一下北极光,我们是05年成立,到现在13年了,北极光聚焦在两点,一个是科技,一个是早期,目前为止,管理5支人民币基金和5支美元基金一共投近200多家企业,主要集中在A轮,前期的投资多聚焦在北上广深沿海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最近几年也开始越来越多的关注内陆地区的企业,我们在四川也投了几家企业,其中一家高科技企业是全中国最大的机器人关键零部件控制器生产商,还有一家是专注于用人工智能来做医疗影像处理的企业。都是四川非常有潜力的企业,也有代表性的说明了我们北极光为什么会关注四川。

  股权投资在科技创新当中能够起到什么作用,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一些理解和过去这些年的实践当中产生的一些经验。

  作为风投,大家都会问今年哪儿热,你们关注哪些行业,是不是IC因为中兴的事会热起来,或者是新零售,以前谈到的VR、AI,互联网医疗,哪个是风口。其实我们做投资不是看哪儿热,选择投资的方向,一个是看你的投资团队本身的基因是什么,第二,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在什么地方。我们要选择的不是风口,而是那种又长又宽的跑道,可以长期在里面布局,积累你对行业的理解、人脉等等。这种跑道怎么选,就要看社会发展的大趋势。北极光认为未来五年、十年、甚至二十年,中国社会经济发展大的驱动力有三个方面:

  第一个是科技创新。科技创新不仅仅是在中国,过去五年全球都在发生,从最小的量子技术、纳米技术,一直到宇宙的引力波等等,各个方面都有突飞猛进的技术发展。对于风投来说,最大的技术创新来自于两块,一个是以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IT技术,数据科学影响了后面包括云计算的基础架构,移动设备,传感器,从硬到软各个方面的IT行业都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完全要改变新的存储方式,有些东西过去能够工作的,现在都不行了,就会带来一些新的、更大的一些架构上的革命和器件上的革命。第二块科技的巨大变化就是以蛋白组学、基因组学带来的生命科学革命,像靶向药、生物制药最近几年非常的火热,药监局也公布了一些新的方法跟国际接轨,这些都有助于创新创业的迅速推进,其中都酝酿了很多的投资机会,这也是VC所关注的。

  第二个是消费升级中国的人口基数很大,随着人们收入的提高,关心的不仅仅是吃饱穿暖,开始更多的关心比如说对生命、生活精神层面的重视,不仅看电影,对电影也有了更高的要求,很多人也开始看一些之前相对小众的小剧场,也开始跑马拉松了。当你的生活质量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开始关注跟自己的生活品质相关的东西,这里也蕴含了大量的投资机会。还有现在已经不能叫80后、应该是85后和90后对互联网的理解带来了一个新的冲击。最近有一个词比较火,叫下沉,或者你也听说过小镇青年,说得是已经不仅仅在一线、二线城市,很多生活方式的变化已经开始进入到三线、四线、五线城市,比如说抖音、快手这些就是非常明显的,利用了这一代人们生活方式的改变,取得了巨大商业上的成功。

  第三大块是互联网+这个词说了很多年,过去很多都是互联网,比如说新媒体、社区,现在已经进入了经济领域的各行各业,都在通过互联网达到新经济和旧经济的融合甚至是改变。我们以前熟悉的像互联网和零售行业的结合就叫做电子商务,互联网和金融方面的结合叫做互联网金融,互联网+教育,互联网+医疗,互联网+物流等等。

  这些大的机会、趋势,我认为给创业者和我们投资人,带来了未来十年二十年的黄金时代。

  企业的发展当中,股权投资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点,特别对于科技创新意义重大。不是今天才认识到它的重要性,从全球创新的历史来看都是很重要的。中国在过去,特别是2017年的数据能看出,风投最关注的行业,前三个就是互联网、IT和生物科技,特别是生物科技发展的非常快,今年我觉得生物科技,包括医疗健康方面可能提高的会更大,未来可能跟互联网可以到达同一个量级的地步。后面还有几个行业,比如说电信、通讯,能源等,其实跟科技也是相关的,所以整个的科技领域是风投关注的领域。过去十年,中国的风投高速发展,我刚从硅谷回到中国的时候,大家讲04、05年是中国风投的元年,美元基金大量的进入中国,北极光、红杉中国等都是那个时候出现的。过去的十年,风投发展的非常快,呈几十倍的成长。从09年开创业板以后,大家可以看到本土的人民币基金和外资的美元基金出现了此消彼涨的趋势,今天人民币基金融资的总量是美元基金的6到7倍,如果看基金个数的比较,应该有20倍左右,这也说明了我们人民币基金的蓬勃发展。2017年投资量增长的非常迅速,2018年我估计也有增长,但是也许不如16年到17年的增长那么高速,因为现在有的行业出现资本的迅速集中,每一家公司上一轮融资拿很多的钱;但是另一方面你看融资案例个数的增长量并没有那么大。

  这张图说明了为什么风投对科技发展有重大意义,2007年全球市值最高的10家企业,大多是能源企业、金融企业,只有1家是高科技企业,就是第三名的微软公司,大概是2600多亿美金的市值,其他的都是传统行业。2017年完全变了,全世界市值前10名里面,有7家是高科技企业,都是我们很熟悉的名字,苹果、谷歌、亚马逊、脸书,也有两家中国的企业,阿里巴巴和腾讯。更关键的是,这些高科技企业,没有一家不是靠早期的风投催生而成。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是,这些企业进入世界前10名,平均所需要的时间,往往低过10年前那些企业所需要时间周期。这种科技公司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而且体量越来越大。当然它上市以后不是靠风投支撑,只是早期的时候靠风投来支持。

  今天的中国大家可以想一想看,我们有多少家独角兽,我记得在几年以前,中国可能除了BAT,再想找百亿美金市值的公司就少了,后来发现出来了一批,包括京东,滴滴,头条、美团,现在又出来新的比如快手等,这些企业都进入到百亿美金市值的队列。这些公司,大量在都是始于互联网商业模式的创新。今天来看,BAT、小米都是非常创新的技术公司,一开始,可能科技就是主导的推动力,说明中国的创新正在逐渐的从商业模式的创新向科技创新转变。

  股权投资在中国有十几年的历史,美国大概从60年代末就开始了,中国的股权投资发展的时间短,但非常迅速,现在已经是全世界第二大VC和PE投资活跃度最高的国家。发展模式上,既有中国特色,也在跟着全世界的潮流往前走,一开始大家都是从什么都投,各种阶段都投,到现在变得越来越专业。每一个基金只关注他所熟悉的,擅长的,而且越做越深,这个趋势就更像美国的风投。另外,更多的关注在早期,在科技类企业投资,这个也更像是一个美国风投的发展路径,几十年下来,能够成为品牌的,基本上就是做早期科技投资的机构。北极光最早属于外资基金,后来也有了人民币基金,我们主要关注早期和科技类创业企业,投资的90%左右的企业都是在A轮进入。中国的风投,在我刚回国的时候还不是现在这样,当时投资偏商业模式创新的比较多。今天,我们看到了很多的同行都在做科技早期的投资,这是一件很好的事,也验证了我们早期的布局是对的。企业对股权投资也已经很熟悉了,大家很理解为什么要去做股权融资,因为企业做债权融资也很难,还要创始人把资产做抵押才能去做,这个渠道没有那么理想。要靠自己的身家来做企业,可能二三十年前的中国可以,今天完全不可能了,为什么,因为你的竞争对手比你动作快。由于有了互联网,新的通讯速度的提升,人和人之间连接的速度、距离的减少,导致你的行业变化很快。如果你比你的竞争对手晚一步,最后就可能变成晚十步。所以我一直在讲,速度是一个小企业能够提升的很关键的一块,速度体现在各个方面,如果没有资本,你的速度是上不去的。早做股权融资,在A轮或者是天使轮就拿到了投资,对企业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特别是科技企业。你如果不做研发,是不可能卖好产品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研发的费用如果不是靠资本注入,靠自己慢慢去做,基本上就没有机会了;而且科技的变化又很快,一个创意能领先一年就不错了,所以一定要通过资本迅速的把它变成产品、变成你的收入,这个前期就需要大量的投入。

  今天的科技发展迭代迅速,没有一家公司说我现在在实验室里做几年再推出去,现在创新模式已经改变,敏捷的开发模式,然后通过快速迭代,每个星期出一个版本,甚至每天都出一个版本,这种方式已经成为主流。如果你没有钱,就做不到快速迭代,也不可能发展很快。科技公司要做好创新,一定要能够建立有壁垒的创新,这个就要求你在科技上比人早走一步,又要快,你必须有大量的投入,这种投入是在帮助我们建立壁垒。

  在做投资之前,我是做企业的,我们的公司是一个信息安全类的公司,97年10月份成立,2001年的12月在纳斯达克上市,2004年被收购,大概6年的时间,从0变成了40多亿美金。过程中如果没有硅谷的风险投资,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公司创立之初我们创始人每个人只投了5万美金下去。有了风投,我们做了大量的科技投入,前期才得以发展,当时公司一共融了8800万美金,上市那天,银行里剩3500万,这是20年前的事,如果是今天,这个数字至少要乘以四或乘以五。对于一个高科技公司,花上亿美金做投入,这可能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如果不靠风投,你是做不起来的,获得了投资,你建立了壁垒之后,跟你的竞争对手的距离就会越拉越大,相当于加速度一样,会跑得比它快,最后就有机会成为全世界领先的企业,不断的有利润产生。所以我觉得对于我们企业家来说,在早期要考虑股权投资。

  虽然说今天的中国风投蓬勃发展,但是也很不平衡。我也建议我们政府的基金如何更好的支持早期科技的发展。目前更多的引导基金,是政府投20%左右,然后你自己再去融80%的钱来做,是通过基金的方式让专业人士来运营,但也因为这样,使得逐利色彩更重,会更多的关注能不能短频快的赚钱,特别是本土的人民币基金,所以这些钱没有大量的用到科技创新当中,而是用到了商业模式的创新上。比如说芯片行业,最近中兴的事大家说的比较多,但是芯片行业中,到底有多少人投资、关注,真正懂的人,在中国不超过20到30个,而做消费互联网投资的人可能有上千人在做,为什么,就是因为芯片行业短期内赚不到钱。引导基金也在做调整,在听取了我们的一些建议后,北京市专门成立了一个大的基金,这个基金必须投资于早期,必须投资于科技行业,而且政府给的支持可以到基金比例的50%,这样对于管理基金的人来说,从社会上融资就比较容易了。科技这个行业研发是需要周期的,做一个电池,做一个新能源车,或者做一个芯片,前几年收入都没有;但如果不去做这些研发,你是根本做不起来的。大多人民币的基金周期都是5年、7年,是支持不了这些企业的。所以这些企业要么向外资容易,要么拿不到钱,发展容易陷入困难,所以需要政府做支持,比如政府给这些企业投资,适当分担他们下行的风险,但是上行的利益可能要退还给这方面做得好的基金,。

  还有一个就是关于投贷联动的问题,可以参考硅谷银行的做法,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跟风投合作,他研究了很多的风投公司,看他投过的企业,投贷联合的时候,不是看创始人个人的身家,而且看风投对企业成功的几率有多大,就降低了他不用创始人身家担保带来的风险,这是非常值得借鉴的例子。

  最后是关于人才的争夺,投资早期的公司,最关键的就是人才,没有好的人是不行的。人才归根结底不是说他来不来,有多少钱给他,更关注的是居住环境。我们的医疗,我们的教育,他愿不愿意回来,他的太太愿不愿意跟着回来,小孩受教育的环境怎么样,医疗条件怎么样,这是我们四川成都的一个优势。北京、上海靠建国际学校吸引了很多的人才,这方面也值得借鉴。另外一个还是跟VC去合作,争夺人才要跑到海外去,中国留学生毕业以后在当地工作多年的,比如说硅谷、波士顿、圣地亚哥地区,我们可能真的要到那里去争夺人才。但是又不可能频繁地跑,可以跟一些风投公司合作。我们在当地都有人脉,跟这些未来企业的创始人早就开始认识和接触。等他们想创业的时候,基本上都谈好了,这个时候可以跟他讲国内什么地方适合他。利用这样的合作来争夺人才才有优势。政府在与跟风投合作时,可以去识别哪些风投公司投的行业,他的做法跟政府聚焦的行业相关度更大,然后跟他们有一些深度的合作,有助于在引进人才、判断公司好坏,推进公司的发展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时间有限,我就先说到这儿,谢谢大家。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6月22日
      鲜喵
      鲜喵
      战略投资 1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6月22日
      锐纳达
      锐纳达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6月22日
      迅鳐科技
      迅鳐科技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6月22日
      洋玩易福柜
      洋玩易福柜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