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了十几亿美元后,有人建议“把市场烧的片甲不留”,但他这样说

2018-04-27 19:40· 中国企业家杂志  王雷生 
   
在汤晓鸥看来,钱不是用来烧的,而应该做更伟大的事情,“我一直觉得做公司就应该是赚钱,如果你做公司是烧钱的,那就是败家。”

  一袭西装的汤晓鸥走上演讲台时,现场观众似乎都伸长了脖颈。

  “汤教授”是人工智能,尤其是计算机视觉领域人尽皆知的名字,但作为商汤科技创始人,在商汤创办的前三年,他都未曾以这样的身份露面过。当时汤晓鸥对外的标签是香港中文大学信息工程系教授、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副院长。直到2017年9月21日,他在北京第一次以商汤科技创始人的身份接待了来访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

  在他那次正式亮相前的两个月,商汤科技宣布完成4.1亿美元B轮融资。4月25日,他出现在2018商汤人工智能峰会的前半个月,商汤对外公告称完成6亿美元C轮融资,“全球人工智能领域最大一笔单轮融资”,领投方是阿里巴巴淡马锡、苏宁等进行跟投。

  据称此轮融资后,成立于2014年10月的商汤科技估值达到45亿美元,在2016年底时它的估值刚刚超过10亿美元。

  为高估值提供背书的是商业化速度。汤晓鸥在演讲中表示,“我们可能是全球唯一一家纯粹做AI实现盈利的公司。我们是一家自负盈亏、能赚钱的公司。”商汤科技CEO徐立则强调,“在过去的3年当中,商汤持续以400%的年化高速发展。”

  据智东西报道,徐立称商汤科技2017年总营收在亿级以上,2018年的目标是增长300%、400%。

  市场上一度传出商汤科技即将IPO的消息,甚至有传言称,商汤曾与阿里签下三倍的对赌条约,但徐立否认签署过任何对赌协议。

  不过有同行业人士表示,一级市场给出了商汤科技很可观的估值,着眼的是商汤未来的增长性,而在二级市场则要交出真金白银的盈利数字,否则就会出现一二级市场估值的倒挂,因此商汤必须要迅速提高收入水平。

  赋能百业

  4月25日举办的峰会上,徐立和同事们花了一个半小时,一连发布了5款产品,台下落座的,除了投资人、媒体记者、公司员工,还有700多位应邀而来的合作伙伴代表。

  这五款产品中,包括升级版的SenseAR增强现实感绘制引擎和SenseAR开发者平台;智能图片视频审核平台SenseMedia,可以监管过虑暴力色情内容信息,以及实现足球集锦制作等功能;智慧城市、平安城市解决方案SenseFace3.0和SenseFoundry,以及可以监测驾驶员疲劳、注意力不集中等状态的监控系统SenseDrive DMS。

  这只是商汤众多产品中的几个,2017年商汤服务的领域覆盖了安防、金融、手机、自动驾驶等14个行业。

  徐立将这个模式总结为“1+1+X”,第一个1代表研发,第二个1代表技术产业化,而X则代表着“赋能百业合作伙伴”。

  在去年中接受本刊采访时,徐立将商汤的角色定义为“卖人工智能领域的乐高积木”,人工智能的平台性企业。“我们的战略是在每个垂直行业都有自己的业务单元,跟甲方坐在一起,去了解客户的需求,然后找十几二十个乙方合作,快速铺开。所以通过1+1+X,可以快速占领市场。”徐立说。

  不久前接受《财经天下》采访时,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杨帆也解释了商汤的1+1+X策略,多元化布局,而不是赌某个细分领域。寻找垂直领域头部公司,摸索产品化落地,再打通行业生态做平台化。

  这种打法与旷视科技依图科技云从科技等行业内其他公司不同。一些公司专注某个或少数几个领域,投入大量资源打穿,对于不同行业领域的扩张也非常谨慎。

  据智东西报道,徐立也透露了目前商汤五大业务线的占比,其中IVA(智能视频分析)视频安防等业务占30%、手机业务20%、互联网业务20%、车载业务占20%、其他新兴业务占10%。

  兵家必争

  对于商汤科技与它的同行们而言,商业化落地并不容易。

  商汤、旷视、依图和云从四家被认为是第一梯队的计算机视觉公司,一直都有着各自擅长的领域。商汤此前的强项在手机AR方面,这也是他们最早探索出的落地化方式之一,根据商汤对外公布的数据,目前商汤的SenseAR增强现实引擎已经覆盖超过90%的互联网视频应用,在亚太占有80%的市场份额。

  从与支付宝刷脸验证合作崛起的旷视科技,其根基最深的自然是互联网金融领域,而创业初期便拿到苏州市公安局合作项目的依图,一直深耕在安防行业,云从占据的是线下金融的领地。

  在自己的“根据地”站稳脚跟后,各家都开始向其他行业进发。尽管千行百业皆有AI可以渗透的缝隙,但真正适合计算机视觉技术大规模落地、有很强付费能力的行业并不多,独角兽们之间的相遇变得无法避免。

  安防,就是这样一个兵家必争之地。

  首先从数据角度而言,遍布的安防监控摄像头每天都在产生海量数据,这为深度学习模型提供了丰沛的数据,满足了模型训练等各方面需求。

  另一方面,智能安防为公安部门带来的是效率上的大幅提升。假设来说,警方采用传统的查验身份证方式,在某个路口通过的1000人中可能能排查其中的100人,而其中有1个人可能是违法犯罪分子。采用智能安防后,这1000人基本都可以被实时排查,如果发现其中10个可疑人员,出警抓获6个,对于警方而言效率倍增。

  而根据国际投行高盛的预计,中国国内安防市场已达5600亿规模,未来行业增速达15%。随着各地雪亮工程等项目的实施,有行业人士预计这一市场将会迎来爆发性的增长。而几家计算机视觉头部公司都明确表示在2018年要将安防作为发力的重点,再加上这一领域的巨头海康威视、大华等,竞争正在日趋激烈。

  不久前,有业内人士在接受本刊采访时,对于智能安防市场的竞争颇为感慨。2017年中部某地级市的雪亮工程招标中,有十几家公司同台竞技。竞标者先拼技术,然后再拼商务,价格不断下杀。

  离开“战场”,几个竞标公司的负责人一起交杯换盏,其中一位略带无奈地说,“为什么我们做安防,你们也要做?”有人半开玩笑的回应他,“要是能再找一个更挣钱的行业,我们就不做了。”

  生死攸关

  2017年12月的一次分享会上,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评价说,“AI项目确实贵了,中国的AI项目(估值)是硅谷的一倍,硅谷是美国东海岸、加拿大的一倍,确实单个AI项目估值很高。”他推测说,按照一个公司一轮融资18个月花完的节奏,到2018年底“估计有一批公司倒掉”。

  从业者也感受到了变化。在2017年上半年,还有不少公司不断宣传自己在某个算法比赛上的成绩,而到了今年,更多的新闻围绕在了产品和商业化的落地上。当经历了看团队的天使轮、看商业模式的A轮后,AI公司们需要在B、C轮融资时给投资人们拿得出手的财务数据了。

  商汤也曾在2015年末,也就是创业一年时遭遇危机,资金储备一度非常紧张,当时团队将大量资源投入在了招募储备人才和建设超算中心上,对于创业公司而言,这种举动颇为冒险和创新。

  汤晓鸥认为商汤的文化就是要跟别人不一样,敢于不一样。他用了一个英文单词“Blacksheep”来形容商汤的文化,在英语中这个单词常有败家子的贬义,而汤晓鸥用的是它的原意——黑色的绵羊。“它是有原创精神的。”汤晓鸥说,“我们总是要做以前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做别人想不到的事情。”

  融了十几亿美元之后,有人曾建议商汤科技迅速烧钱“把市场烧的片甲不留”,扩大市场份额,但在汤晓鸥看来,钱不是用来烧的,而应该做更伟大的事情,“我一直觉得做公司就应该是赚钱,如果你做公司是烧钱的,那就是败家。”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6月22日
      鲜喵
      鲜喵
      战略投资 1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6月22日
      锐纳达
      锐纳达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6月22日
      迅鳐科技
      迅鳐科技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6月22日
      洋玩易福柜
      洋玩易福柜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