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认过眼神,隐形贫困人口与中国大妈之间居然没多大差别

2018-04-30 15:43· 投资界  yessenia 
   
再过50年,大概今天的隐形贫困人口也许就是明天的隐形贫困大妈吧!

  艾瑞巴蒂,假期愉快~

  五一假期说来就来,虽然多的一天假无非就是拿周六换的!漫山遍野的人来人往,虽说是大好春光,当然比起看人,还是窝在家里睡觉、海淘、逛街、吃鸡最舒服啊!等到饭点儿再叫顿好丰盛的外卖,哄一哄辛苦劳作了一周的自己。一整天下去,发现自己足不出户,日常消费该少的一样也没少。

  于是最近有个词很火——隐形贫困人口,指的是有些人看起来每天有吃有喝有玩,但实际上非常穷!

  热爱分享如我,也屁颠屁颠儿的把这一词汇广而告之,一言既出,身边无数小白领纷纷跳脱出来:说得不就是我嘛!有蒂花之秀者,拍案惊起:我哪是隐形贫困人口,明明是显性贫困人口好伐!

  问及原因,答曰:“工资少,房租贵,工资涨幅赶不上房租涨幅,也赶不上消费水准的涨幅,于是,长期处于赤!贫!状!态!”。

  人在江湖飘,难免钱不由己。投资界(ID:pedaily2012)扒了扒“隐形贫困人口”那点事儿,惊奇的发现,居然与大妈们有辣么多的相似点!

  “我平均每赚1K,就要花1.5K来哄自己”

  关于“隐形贫困人口”,人民日报将之总结的很到位:能买戴森吸尘器就不用扫帚了;吃完牛油果又要吃藜麦了;100块钱一张的“前男友面膜”用起来也不心疼;一有健身冲动,就非得去办张年卡。

  我的朋友小侯是某电影杂志编辑,提及自己的消费力,喃喃——“我平均每赚1000块钱稿费都要花1500块来哄自己”,不及我问都花哪儿了,小侯接着抱怨道:“每天工作时间这么长,工作和生活严重混合在一起,很少有自己的时间,我下班的时候打个专车怎么了,忙到没空谈恋爱,还不能我添置一些提升幸福感的家居哄哄自己么?”

  凡此种种,反映出的无非是在当前高压生活下的城市里,年轻人迫切提升生活质量的渴望与超前消费的冲动。而光怪陆离的城市商业生态与金融创新则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看一看当下的芝麻信用、京东白条、各种小额消费贷的主要消费人群便可略窥一二。而小额贷的核心人群多在我国经济转型前后出生,养老体制日渐完备,父母尚未老去,家庭负担还未凸显。

  但超前消费并不代表没有焦虑,另外一方面也可能是破罐子破摔。“反正也买不起房,不如把钱花在提升自己生活质量上”,这样的心理在90后身上也屡见不鲜。于是便有经济学家担忧了——一个高储蓄的中国正在慢慢走向个人的高负债的中国。

  中国大妈:一边吃坏白菜,一边养生

  民间曾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有位阿姨,冬天存储大白菜。做饭前挑快坏了的赶紧吃掉,下一顿做饭的时候,还是挑快坏的白菜,赶紧吃掉……一冬天过去了,吃的都是快坏的大白菜。

  而这样“延迟满足”甚至“延迟也舍不得不满足”的故事于我们的父辈祖辈而言,并非空穴来风,我的同事亦坦陈,“我外公吃了一辈子的坏苹果,改不掉”,无奈之余,带着对老一辈勤勤俭俭一辈子的体恤与心疼。

  尽管父辈们的生活习性多多少少还保留着这些旧时传统,但随着当前经济水平的快速发展与生活质量的提高,父辈的消费理念也在慢慢转变。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讲,“隐形贫困人口”的消费特征与经典的“中国大妈”并没有什么两样。

  笔者曾趁清明假期去云南旅游,亲眼见证了大妈们在导购的三寸不烂推销之舌下,大手一挥,买下数斤高于市场价的银饰银器回家“养生”,同样的情境亦发生于笔者的家人身上,出国一趟买回数块手表之类的事情早已习以为常。

  除却买贵金属、买养生用品,中国大妈更是被华尔街日报描述为“热衷低价抢购的中年中国妇女”,围绕低价抢购的小程序也屡见不鲜,典型如拼多多,甚至也成了淘宝的主力。

  根据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公布的《中国内地45岁+女性消费大数据报告》显示,在所有的中国大妈人群中,消费增长的主要推动者是二线城市的新兴高消费大妈和三四线小城的中产大妈消费者们,这些大妈掌握着家里的开支大权,同时电商渠道的普及让这些大妈有了平台来释放强劲的购买力,弥补线下渠道的不足。

  资本赚的都是隐形贫困人口的钱?

  错,还有大妈!

  资本总是擅于在年轻人身上攫取红利,于是一波又一波的“隐形贫困人口”诞生,各种时尚浪潮这厢用起那厢降落,撩拨着一根又一根年轻的神经。年轻人之外,有闲又有钱,又具备“隐形贫困人口”消费惯性的大妈们也成了资本的必争之地。

  据国务院数据显示,中国60后和70后的人口数量大约为4.4亿人,中国老年人数占比预计到2030年将会增至24%。有研究机构预测,由中老年人群体在旅游市场、餐饮市场和保健品市场带来的市场效益将在2020年达到3.3万亿元。

  最直接的收益莫过于广场舞了,新芽NewSeed曾统计过一组数据,单在2015年、2016年两年,就有60多个广场舞APP上线。有主打提供广场舞教学视频的,有能提供广场舞设备的,有切入电商、旅游的,资本和创业者兴奋地摩拳擦掌,获得融资的也不在少数。

  另据《中国广场舞行业研究报告》显示,服装、音响、看戏机这三种和广场舞相关的产品,在淘宝上的月销售额已经超过了2500万元,保守估计线下销售额至少是线上销售额的10倍。因此,仅服装、音响、看戏机等衍生产品,一年也约有20亿元的收益。

  中国特色广场舞的兴盛其实无非反映的是大妈们的两种需求:养生与社交。前者强身健体,后者愉悦心情,最终满足延年益寿的心理需求。于是,在追时尚这件事儿上,大妈们一点儿都不愿意落后。

  在一次接受投资界(ID:pedaily2012)采访时,某知名投资人提起自己母亲时说,“我母亲80多岁了,你知道她每天都在忙什么吗?每天在微信上制作自己的音乐相册,很简单的几部,就能在微信上制作完成,和她的伙伴们分享、点赞,我去他手机上一查,嗨,微信耗电量能占到80%”。记者追问之,得知其母亲所用的软件,便是针对中老年人开发的项目——小年糕有声影集。问及这类针对中老年的线上产品的变现能力时,该投资人表示,“当前的移动支付已经使线上生意的门槛大大降低,中老年人群已经是移动支付巨大增量市场”。

  “别看她80多岁了,我还得每天给她签收快递”,投资人笑里带着得意。

  结语

  春末夏初,隐形贫困人口说火就火,说明啥?人群基数大!如果再盘点几项这类人群的特点的话,就是非理性消费多、购买力较强、收入水平相对较低。这么看来,隐形贫困人口与中国大妈之间,大概只有“时间和钱”的距离了。

  再过50年,大概今天的隐形贫困人口也会成为隐形贫困大妈吧!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yessenia,原文:http://news.pedaily.cn/201804/430772.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