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家互联网医院大复盘:扎堆银川,刚刚再迎紧箍咒

2018-05-10 07:35· 微信公众号:亿欧网  武单单 
   
近日,银川互联网医院监管平台正式上线运行。监管的油门仍未踩到底,只是随着赛道越来越宽,竞争者必然越来越多,迎接他们的可能是凯旋,也可能是“手握生死盘,脚踏鬼门关”的生死之旅。


  近日,银川互联网医院监管平台正式上线运行。监管的油门仍未踩到底,只是随着赛道越来越宽,竞争者必然越来越多,迎接他们的可能是凯旋,也可能是“手握生死盘,脚踏鬼门关”的生死之旅。

  近几年,互联网医疗玩家的心情用过山车来形容大概再合适不过。

  2014年《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服务的意见》中提到“积极推动远程医疗服务发展、加强远程医疗服务监督管理”,2015年发布的《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一文件宣布将符合条件的社会办医疗机构纳入基本社会医疗保险协议服务范围,以及《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中国家大力推行上下转诊的决心,把互联网医疗被推上了一个小高峰,最为典型的是互联网医院数量逐年上升。

  数据显示,截止到2016年11月,全国互联网医院大军已达36家。其中,已经实现落地运营的有25家。受益于2016年银川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的《银川市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实施细则(试行)》,有17家互联网医院集体落地银川,形成了国内首个互联网医院集群。

  但好景不长,互联网医疗玩家们的心在2017年又被吊了起来。

  5月9日,国家卫计委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办公厅发放的《关于征求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中明确对互联网诊疗做出了定义,尽管只是征求意见稿,但其中“只有‘医疗机构间的远程医疗服务和基层医疗机构提供的慢性病签约服务’才能进行互联网诊疗活动,其他形式的互联网诊疗活动‘不得开展’”这一点就把闹得沸沸扬扬,互联网医院们眼看着要遭遇滑铁卢。

  一时之间,互联网医院们都在寻找一个“名分”。早在2016年,就有卫计委相关人士表示,卫计委的所有规章中,都没有互联网医院这个词。也就是说,所有的互联网医院,都属于非法企业。

  可以理解的是,国家对于互联网医疗、医疗影像或是区块链等新兴事物,总是慎重再慎重,行业相关法规的到来,也往往慢一拍。

  今年4月16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再发《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终于明确,允许依托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加上平安好医生5月4日正式在港交所上市,互联网医疗行业再次激起千层浪。

  亿欧大健康对已注册的互联网医院进行了盘点,并按成立时间顺序展示如下。

55家互联网医院大复盘:扎堆银川,刚刚再迎紧箍咒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4年东软熙康率先成立宁波云医院至今,共有55家互联网医院相继落地。从发起方来看,多数为企业方,只有浙大一附院为医院方,融资轮次在C轮以上的占60%。微医注册数独占鳌头,达15家,地区覆盖长三角、华南、东北、西北等。此外,零售电商巨头京东集团也一脚插入该领域,在2017年6月建立银川京东互联网医院。

  从落地城市来看,55家中有17家落地在宁夏,并在2017年3月呈现小爆发。在互联网医院落地城市的选择上,当地政策支持力度是主要考虑因素。因此在银川市人民政府办公厅明确表达了对互联网诊疗的开放态度后,企业便蜂拥而至。此外,亿欧大健康观察到,互联网医院落地的城市多为中西部和南部的非一线城市,这一设置对于优质资源下沉的影响不得而知。

  从创立时间来看,集中扎堆在2016年和2017年,并且这两个年份的成立数量相对持平。亿欧大健康认为,除了受互联网医疗、医改新政等政策的影响外,还与2016年、2017年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的飞速发展紧密相关。同时在这两年,例如远程问诊、MDT业务的互联网医疗创业公司也有明显增长。

  从性质来看,以上互联网医院发起方多为主营业务为互联网医疗的企业。首先基于自身原有医生专家和用户,互联网医疗企业具有天然优势;其次是专注于医药、健康管理等业务的“外部玩家”,不过也不排除其有“追风口”的意味。

  从基本模式来看,和原先只做在线咨询的业务模式最大的不同是,互联网医院能够在线诊断,并且要有卫计委审批的互联网医院牌照,可以远程看病并开具处方。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定义,互联网医疗是互联网在医疗行业的新应用,其包括了以互联网为载体和技术手段的健康教育、医疗信息查询、电子健康档案、疾病风险评估、在线疾病咨询、电子处方、远程会诊、远程治疗和康复等多种形式的健康管家服务。

  此前,互联网医院平台一般分为两种模式,一种是依托于医院,医生为原有职工,医疗资源自持模式;另外一种是主要负责建立平台,患者在平台挂出求诊订单,注册医生“接单”看病。表格中有54家互联网医院均为发起方依托于线下实体医院,将责任和风险嫁接到线下实体医院承担,建立的互联网医院大多数是由互联网医疗企业发起、有的是实体医院发起。

  值得注意的是,杏仁医生的互联网医院模式最为特殊。杏仁医生方面对亿欧大健康介绍,杏仁互联网医院属于完全自建的模式,不把责任和风险完全依赖于线下实体医院。核心是医生到互联网医院进行多点执业,建立独特的管理模式和经营体系。

  而据上文提到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有关规定,互联网医院须依托医疗机构发展,在未来,依托于线下实体医院的“银川”模式将成为互联网医院的普遍面孔。

  就在今日上午,银川市大数据管理服务局与银川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联合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宣布银川互联网医院监管平台正式上线运行,开启事前、事中、事后全过程监管。这一举动意味着,银川的互联网医院乃至互联网医疗诊疗正式进入“有人管”的行列,对于互联网医疗企业来说,未免不是一个“紧箍咒”。

  监管的油门仍未踩到底,只是随着赛道越来越宽,竞争者必然越来越多,迎接他们的可能是凯旋,也可能是“手握生死盘,脚踏鬼门关”的生死之旅。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