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传媒向前进击:实力签约张艺谋,电影、网剧皆不错过!

2018-05-26 14:37· 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  张彦如 
   
征战影视圈多年的董平清楚地知道,稀缺资源的储备对一家公司多么重要,而这也直接培养出了欢喜传媒在影视行业发展的独特风格。

  “不能把锅烧开了再满世界去找米”。

  征战影视圈多年的董平清楚地知道,稀缺资源的储备对一家公司多么重要,而这也直接培养出了欢喜传媒在影视行业发展的独特风格。

  5月24日,欢喜传媒宣布与张艺谋导演签订合作协议:张艺谋将在今后6至10年执导三部网络系列影视剧(其中一部可视情况改为电影项目),欢喜传媒拥有网剧的独家投资权;作为回报,欢喜传媒为张艺谋开出1亿5000万股票+1亿创作资金的优厚条件,导演薪酬另算。

  上市公司引入明星股东并不少见,但欢喜传媒的“大手笔”操作格外引入瞩目。娱乐资本论梳理发现,徐峥、宁浩、王家卫、陈可辛、张一白及顾长卫,都是欢喜传媒的股东;贾樟柯、文隽、王小帅、刘心刚李杨及陈大明等多位知名导演和制片人皆与这家公司有签约。

  值得注意的是,欢喜传媒不仅在资本层面和这些知名导演有了深度绑定,还直接“锁定”了他们未来6年的影视作品。

  在此之外,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捕捉到了更为重要的信号,国际知名大导演张艺谋进军网剧市场,能为欢喜传媒打开新的盈利点吗?在传统电影之外,欢喜传媒是否已经开启对影视产业链的“全面进击”?

  导演合伙制背后,得内容者得天下?

  5天前,张艺谋正在参加波士顿大学2018届毕业典礼,他被这所高校授予了人文艺术荣誉博士学位。“张艺谋的电影作品,不仅透视了中国人和中国文化,也是展现人类本性和渴望的一扇窗口”。波士顿大学校长罗伯特·布朗在典礼上如此评价道。

  在被学界称赞之时,张艺谋同样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

  昨日,香港上市公司欢喜传媒公告称,该公司与唯臻有限公司订立合作协议。欢喜传媒向唯臻(或其指定公司)配发及发行1亿5000万股票,向张艺谋指定团队/机构支付1亿元运营费。相对应,欢喜传媒有权独家投资张艺谋今后6至10年执导的3部网剧(其中一部可改为电影项目),还将获授网剧其他衍生权利。

  1.5亿股股票、1亿元运营费、导演薪酬另算,这是欢喜传媒为“绑定”张艺谋给出的丰厚条件。但这并非欢喜传媒第一次迎来导演股东,“导演合伙制”在其公司内部已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他们还以这种方式签下了徐峥、宁浩、王家卫、陈可辛、顾长卫、张一白等导演。

  这些大动作有时候会让外人不解,欢喜传媒到底要走什么路线?为这些知名导演提供这么丰厚的条件,值不值得?娱乐资本论采访发现,这似乎就是欢喜传媒的“规定动作”,拉知名导演成为股东并非噱头,而是对稀缺资源的提前把控、布局。

  欢喜传媒董事会主席董平有一句话令人印象深刻,“不能把锅烧开了再满世界去找米”。在影视行业,钱固然重要,但赖以基础的稀缺资源应该还是优质内容,而能带来内容的导演资源、编剧资源,正是欢喜传媒正在储备并且极具竞争力的优势。

  “中国人看到文化产业的未来是非常庞大的,人们心理的结构也在发生变化,思维很跳跃,这时候你要没有一个好的机制和好的资源的储备,你在市场上面就很难形成自己的声势,力量可能会被削弱。”董平曾说道。

  这也决定了欢喜传媒的“导演合伙人制”在不断发展、延续下去。依此来看,欢喜传媒之前的记账报表项目“亏损”的原因似乎找到了,欢喜传媒也并不避讳这一点,CEO项绍琨曾坦言,此前欢喜传媒的亏损仅限于财务数字上,是签约大导演的投入,属于公司发展前期必要的正常投入,跟接下来的项目开发关系不大。

  欢喜传媒向前进击:电影、网剧都不错过

  除了张艺谋的加持,欢喜传媒向外界传达的重要信号是对网剧的投入。在前些年,我们很难想象国际知名导演张艺谋也会来拍网剧,这是否意味着网剧要从小众群体走向大众视野了?

  数据显示,2017年网剧总产量296部,虽然比2016年减少了50部,但总播放量增长了82.8%,包括《白夜追凶》《河神》《最好的我们》等多种类型的网络剧,都广受欢迎。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野蛮生长后,网剧精品化趋势越发明显,越来越多的大导演开始进入到创作领域来。

  这一次,欢喜传媒和张艺谋签约的重点,就是锁定其未来6至10年的网剧作品。在此之前,欢喜传媒还签下了王家卫、陈可辛网络影视剧的优先投资权,其中王家卫单集网剧制作成本2000至2500万人民币,估计投资逾 4 亿人民币。

  美国波士顿时间24日上午,哈佛大学授予导演王家卫文学荣誉博士学位,以表彰他在电影艺术领域的成就及影响力。同时,王家卫也成为史上第一位获此项荣誉的亚洲导演。

  目前这些网剧作品都在积极筹备中,预计2019年会是欢喜传媒厚积薄发的一年。项绍琨表示,欢喜传媒仍在不断跟王家卫导演商谈和准备中,之前内容上做了一些调整,在不久后的将来就可以开拍。而张艺谋会执导什么题材和类型的网剧,同样值得期待。

  可以确定的是,张艺谋对于跨界并不抵触,他拍电影、策划演出,只要感兴趣的事都愿意去做,“我所有的作品都是‘四分五裂’,各种类型、各种题材、各种形式都有。可能很多人觉得不值得,太草率,觉得应该三年磨一剑拍一部电影。可我不是,我爱做更多的尝试。”

  因此,业界也格外期待张艺谋的网剧会是什么类型,会为网剧产业带来什么新的动向。对于欢喜传媒来说,这是转型发展影视全产业链的重要一步。

  那么传统的电影投入会缩减吗?欢喜传媒直接用作品给了市场一剂强心针。据了解,公司已经制作了很多影视作品,包括“后来的我们”,入围今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贾樟柯导演的“江湖儿女”,以及备受期待的将于今年7月上映的宁浩徐峥监制的“我不是药神”。

  计划在2019年上映的电影作品包括:宁浩导演的“疯狂的外星人”、张一白导演的“捆绑上天堂”、徐峥导演的“囧系列第三部”、文隽监制的“精灵格格”等等。

  流媒体时代,意图再造小众版“优爱腾”?

  众所周知的是,欢喜传媒是一家影视公司,制作有影响力的影视作品是他们的强项。但悄无声息间,这家公司开始了新的变化,对流媒体颇有研究的董平瞄准了这一领域,并意图打造一个新的在线视频平台。

  “欢喜首映,是我个人的一个野心,将近十年都在想这个事。欢喜首映已经试播了,之所以是试运营,是因为内容需要成本,我们做了一个标准:每天一部新电影, 每月一部大制作,每周一部话题电影。”在今年年初的一次采访中,董平如此说道。

  据娱乐资本论了解,“欢喜首映”是欢喜传媒下一个具有想象空间的业务,它的定位是专注于以付费模式播放优质精选电影及网剧的新媒体平台,目前技术平台已经搭建完成,将于2019年上半年正式上线,现在测试阶段,已经拥有几十万注册用户。

  为什么要瞄准这个领域?或许,国外视频流媒体平台Netflix的发展能给我们带来更多启发。成立于1997年的Netflix,发展至今已经有1.25亿的订阅用户,出品的剧集包括《纸牌屋》、《劲爆女子监狱》等,今日上午其市值一度超越迪士尼,成为全球最大媒体公司。

  在中国,背靠BAT三大互联网巨头的“优爱腾”同样发展迅速,其中爱奇艺、腾讯的会员数量皆超过了6000万。但视频网站发展并非没有困境,高额的版权费拖累业绩几乎是常态,反而是第二梯队的芒果TV早早实现盈利。

  视线再次拉回到欢喜传媒身上,欢喜首映的发展模式似乎与传统视频网站有所不同。按照董平的思路,欢喜首映的模式,相当于开了一个精品店、一家买手店,来帮观众选出更好的电影和剧,为观众来服务,让他花更少的时间,看到更好的、 精选的内容。

  差异化由此凸显,“小众、细分”,成为欢喜首映的独特发展思路。

  但在线视频平台想要吸引用户,一定需要更多优质内容,欢喜首映想要发展下去,也同样不能例外。对于一家有强大资源支撑的影视公司,这似乎更加容易,毕竟内容不是他们的短板,而是他们的强项。

  由此来看,欢喜传媒依托内容打造出来了一个良好的生态:众多知名导演作为股东,带来了众多影视作品,这些作品可以促进欢喜首映在线视频平台的发展,最终又能再反向促进作品的传播、提高导演的知名度。

  再联想到,如若张艺谋、王家卫的网剧作品未来在欢喜首映独播,谁能说这不是一盘好棋呢?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