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菊为什么突然火了

2018-05-30 19:13· 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  江宇琦 苏行 马晨歌 
   
王菊爆火,是被刻意消费,是从众心理投射,还是大众审美变迁?

    “地狱空荡荡,菊姐在土创。”最近你的朋友圈有被这样的金句和菊姐的表情包刷屏吗?

  随着《创造101》的热播,偶像女团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成为了互联网上最大的热点,孟美岐、吴宣仪等形象好,唱跳能力出众的小姐姐们也迅速成为了大众偶像。然而就当大多数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些人气选手身上时,一个被网友们调侃为“最不女团的存在”的选手王菊,却意外成为了近期的焦点。

  5月26日,《创造101》的赞助商英树推出了一项投票活动,观众可以通过绑定手机号的方式给《创造101》的选手投票,得票最多的选手,英树将为其包下一整列地铁作为形象展示。然而叫人万万没想到的是,本来以为这会是人气选手们较量的舞台,可王菊却从28日起开始了奋起直追,票数一路上涨,到29日早晨,王菊的得票数已经正式突破百万,比排名第二的吴宣仪多了60万票。

  英树董事长发布了菊姐相关微博

  不仅如此,壹娱观察注意到,在其他赞助商推出的类似投票榜上,王菊的人气也在飙升,《创造101》官方的点赞榜上王菊的热度同样越来越高。照此趋势发展下去,无论王菊最终能否出道,她都将会成为《创造101》推进中最大的变数之一,对节目的后续发展产生巨大影响。

  一位“最不女团”的选手,怎么就成为了一档“选美”节目的焦点?

  01

  谁把菊姐推上了“女团路人王”的位置?

  王菊最早在《创造101》出场时,得到的更多不是喜爱还是批评,甚至是尖锐的攻击。由于其外型上和很多人认知里的“女团成员”存在较大反差,再加上其个性张扬、表现浮夸,因而被许多网友攻击为“辣眼睛”,在《创造101》点赞榜上的排名也十分靠后。

  从微博指数的变化趋势来看,“王菊”一词的热度首次有较为明显的提升是在2018年的5月6号,而热度所指向的正是一名叫做“老鸡灯儿”的博主发的几条调侃王菊的微博。据了解,老鸡灯儿是微博上最早一批较为有名气的“王菊黑”,那句有名的“地狱空荡荡,王菊在土创”便是出自这位博主。

  与此同时,大量恶搞王菊的表情包也开始在网上传播,由于这些表情包表情动作浮夸,语言和梗又极其符合互联网文化的特色,因此很快便蔓延到了互联网的各个角落,从而使得许多路人开始接触到《创作101》和菊姐,王菊的微博热度也随之提升。不过根据微指数提供的资料来看,此时涉及王菊的热门微博,仍旧是以攻击、批评王菊为主的。

  舆论的转变发生在第五期节目,在和作为嘉宾的马东的对话中,王菊关于女团标准的发问及“怒怼花瓶选手”的言论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许多观众表示为王菊的耿直、率真所触动。而后在第六期节目里,王菊又针对此前“地狱空荡荡”的调侃,作出了“我是来自地狱的使者”的回应,有“陶渊明”(王菊的粉丝)告诉壹娱观察,敢于自黑、敢于面对争议的表现,使其对王菊好感倍增。

  因此第五期节目播出后开始,和王菊有关的热门微博里正面声音开始增多,就连老鸡灯儿也黑出了感情,开始转粉。音乐类大V耳帝也表示:“王菊开始敢于展示自己‘真’的一面的时候,人气突然大爆发,足以见‘做自己’的宝贵。”

  数据显示,在第六期节目播出后的不久,王菊的百度搜索指数、微指数等主要网络搜索指数都翻升了2-3倍,两天后就上演了英树打call榜超越吴宣仪等人气选手的戏码。有陶渊明向壹娱观察感慨,原本只是小圈子的狂欢,结果没想到很多原来不关注《创造101》的路人也加入进来了。而在豆瓣等平台上,甚至有人开始担忧:菊姐自黑后的大热,会不会影响到自己偶像的出道呢?

  “自黑之所以能招粉,是因为自黑给人一种很坦诚的感觉,你自己都这么说了,网友也没办法继续黑你了,只能去支持你。”心理学专家于际敬则告诉壹娱观察,“就像你和一个很诚实的人相处,就很难去骗她,或者是我和你两个人闹矛盾,你先道歉了,那我就只能原谅你,反过来可能还会产生同情,想要帮你。”

  此外,某传播学专业人士向壹娱观察表示,除了王菊自身人设有所转变外,此前一轮轮的表情包轰炸亦是路人对王菊态度转变的重要原因。“传播学上有种纯粹接触假说,学者们通过实验发现,一些外在的刺激,仅仅因为出现的频次越来越高,就能使个体受众对此的喜爱程度越来越高,之前大家频繁使用黄子韬的表情包就为其增加了不少路人缘。”

  受众舆论的转变直接影响到了许多营销号,网上陆续涌现出与“王菊年轻时美照”、“王菊耿直”等相关的内容。微信指数则显示,近期“王菊”在微信端的热度也开始提升,日环比甚至达到过500%以上,也就是说,当下与王菊有关的公众号文章数量正在飙升。而营销号带动起的热度,则进一步感染到更多的路人,从而形成了一个循环,使得菊姐的各项网络数据随之不断高涨。

  02

  最强拉票团的背后,是一场大众的情感狂欢

  “你一票我一票菊姐还能继续跳,你不搞我不搞菊姐就会被打倒!”在菊姐热度急速攀升的这两周里,大量与之相关的拉票语开始在朋友圈里流传。这些朗朗上口,充满网络金句风格的语言,也成为了陶渊明们的一大标志,甚至还有人将菊姐的粉丝们称为最强拉票团队、文案做得最好的粉丝。

  除了王菊本身话题的娱乐性较强外,在心理学专家于际敬看来,王菊后续在投票上人气的增长迅速和粉丝在拉票一事上的狂热,其实也折射出一些大众心理上的一些变化。“投票关注,对电视电影当中的角色产生情感,这类事情的心理依据都能被称为心理投射,对镜头产生了代入感,也是一种对自我的表达,希望自己和别人不一样,是一种表达情感的方法。”

  “很多人都会追求一些不一样的标签,但迫于压力亦或是其他顾虑,平时不敢或不知道有什么方式来表达类似的感受。现在刚好有这样一个人出现,她和其他的选手存在不同,因此很多人就用会选取这个支持对象替自己表达。这也属于眼球经济的一部分,只要能吸引人的关注,不管好坏都可以,当人们被吸引之后发现关注对象比自己更敢于表达,就会更偏向于支持这一对象。”心理学专家于际敬告诉壹娱观察。

  王菊最初的一批粉丝中,LGBT群体或其他一些在当下的社会环境里处于相对弱势的群体占了多数。有陶渊明向壹娱观察表示,被王菊所打动的主要原因,就在于她敢于和主流的审美体系说不,敢于去挑战权威,这对于性少数群体来说是很重要的一种精神的鼓励。

  不仅如此,随着王菊的认知度越来越高,越来越多女性观众也开始加入到“菊内人”的队伍当中来。对此,媒体人李霁琛表示,大多数人肯定都会是喜欢吴宣仪等人的,但是这些女生完美得“让人感到绝望”,因为普通人永远无法成为她们。但王菊却挑战了传统意义上的权威,让太多人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她的态度,完美地贴合了如今主流媒体所倡导的‘独立女性精神’,Pick王菊,就是Pick你自己。”

  但王菊人气的提升,也并非全是一些正向的心理因素。有心理学教授认为,给王菊投票的部分网友里,也存在着从众、凑热闹的心理:“对于网红,大家都会有从众心理,大家都去投,那我也得有自己的观点,投她的人就会越来越多。”

  浙江理工大学心理学系教师甘甜同样表示,年轻人对于网红的追逐,是从众心理和求异心理这两个看似矛盾的心理相互作用的结果,一方面,网红与众不同的地方的确能让人产生追逐感,但另一方面也正是因为容易在朋友圈内形成相似的风潮,才对年轻人更具吸引力。

  和过往许多网络金句一样,菊姐的拉票语能够在朋友圈广泛流传,靠的不仅仅是粉丝的积极,更要得益于不少“赶潮流”的路人,当其成为一种流行元素后,很多网友会无意识地加入到其中。上述传播专业相关人士就表示:“菊姐的大热虽然有对权威的反叛的影子,但很多时候还是集体无意识行为的影子,流行文化其实是最能展现集体无意识现象的了。”

  03

  “丑女”也能做女团?大众审美正在经历一场变革

  “粉丝里不全是凑热闹的黑粉,也有真的觉得菊姐这种造型挺好看的。”尽管菊姐出场后不久就因外貌问题而在网络上引发了群嘲,但仍有粉丝向壹娱观察表示,同样有一部分受众会比较中意菊姐的外型风格。“尤其是在喜欢欧美歌手的粉丝中间,这种风格还是比较吃香的,和一些欧美歌手给人的感觉很像,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甜美系。

  而其实在整个《创造101》里,菊姐并不是唯一一个因为外表问题而受到讨论的女生,虽然像孟美岐这样大众认知里美女仍旧占据着主流并收获了不俗的人气,但也有越来越多传统审美之外的女生开始受到人们的关注。在人气选手里,像yamy、强东玥、李子璇等,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女”,但因为各具特点,仍然获得了较高的点赞数。

  这种对于传统审美的挑战,很容易使人联想到2005年《超级女声》中李宇春的走红。当年李宇春的中性扮相也曾在舆论场内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这种颠覆很多观众对于女性认知的形象甚至一度引发了围绕着她的网络暴力,许多人嘲讽她“不男不女”,而类似于“信春哥”等段子更是在网上流传了多年。不过十三年后的今天,不仅李宇春本人已经坐稳了一线女歌手的位置,就连这种中性扮相也成为了音乐圈的潮流,引来众多人的效仿。

  这或许正好印证了哲学博士后傅守祥在《审美化生存——消费时代大众文化的审美想象与哲学批判》一书中的说法:“对于当代人来说,没有普遍的永久的美感原则,审美机制是一种建构并且正在不断建构的过程。”

  而在中国传媒大学田维钢教授看来,差异化的美感恰是许多综艺能够大火的原因。“一部分观众可能面对审美异化犹豫怀疑,或者不舒适,或者好奇,但还是承认了审美异化的合理存在,还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人有着与审美对象相对应的审美情趣。”

  当然,在一些粉丝心中,对于一个“不好看的”偶像的认可,意义远不止于一档综艺和一时的潮流变化,更是偶像产业、文化逐渐成熟起来的关键。在日韩等偶像产业发达的国家,真正能够站上偶像舞台成为万众瞩目焦点的也不只是帅哥美女,譬如日本国民级男团岚的队长大野智,在很多观众看来或许并不算“帅气”,但他依旧拥有粉丝无数。

  “很多粉丝都是从偶像还很小时就陪伴他成长的,所以对粉丝来说颜值很多时候不是第一位的。现在大火的男团都不是靠脸的,因为好看的人真的太多了,但是真正发光的、有观众缘的,确实是很看命看天赋的。”一位岚的粉丝告诉壹娱观察,偶像和歌手是两个概念,在真正的偶像文化里,觉得一个人可爱与否,和颜值关系不算太大。

  由此来看,无论菊姐最终能否顺利出道,当她作为一个正面形象而非是被嘲笑攻击的对象被受众所广泛认知的那一刻起,很多变化其实就已经发生了。当很多人还在以一套相对固化的标准评价女性时,想要打造一个“模式化”的女团时,王菊的走红,让很多人看到了女性进而女团更多的可能。这背后更深远的意义,也许就像知乎网友田可乐在评价王菊时所说的那样——

  “王菊不仅仅代表着一小撮群体的审美,更意味着推翻僵化审美观念的可能性。”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6月22日
      鲜喵
      鲜喵
      战略投资 1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6月22日
      锐纳达
      锐纳达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6月22日
      迅鳐科技
      迅鳐科技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6月22日
      洋玩易福柜
      洋玩易福柜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