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面临的每个问题上都写着“腾讯”二字

2018-05-31 11:18· 新浪创事记  阑夕 
   
写过《公关第一,广告第二》那本名著的阿尔·里斯讲过一种失败的策略:“如果你工具箱里的唯一工具是一把榔头,那么每一个问题看上去都像个钉子。”

  前几天还在说,今日头条自从空降了360曾经负责过“3Q大战”的一个公关副总裁之后画风突变,昨天今日头条就在客户端里全量推了出自“新华网”的檄文,抨击腾讯主营的游戏业务是在“戕害少年儿童的身心健康”。

  真的还是熟悉的味道和一样的配方。

  之所以要对“新华网”打上引号,是因为这篇稿子除了由新华网的平台和账号发布之外,三无痕迹相当突出:

  无首页,在新华网科技频道的首页信息流里没有出现;

  无署名,作为一篇评论文章,也没有作者挂名;

  无责编,文章末尾倒是留了一个注有“运营人员”的名字和编号。

  最狠毒的是,在弹窗推送的标题里,新华网被改成了新华社,标题也被添加了原本没有的腾讯二字。

  在今天凌晨,今日头条发了条声明——还是用的腾讯旗下的微信公众账号——把改标题、改出处的责任归咎为更早推送这篇稿子的百度新闻,同时坚称“符合新闻报道的方式”,相当强硬。

  整套操作翻译过来就是,扯虎皮拉大旗。

  有人说腾讯的公关很是佛系,今日头条连着几天在微信公号里怒怼腾讯大搞封杀,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十万加,腾讯还是下不了删帖的手。

  这当然属于正常操作,企业忍住公权私用的念头并不值得赞赏,只是在泥沙俱下的环境里,有所不为的克制还是少见。

  所以腾讯的公关本来昨天上午还在宣传要把几十万台服务器埋进贵州山洞里的壮举——巧的是,这才是正牌新华社记者做的报道——下午就一脸懵逼的发现今日头条代表人民向其宣战了。

  江湖就是如此,你帮我我帮你,你不帮我我还帮你,帮了你你还毁我,那我就弄你。

  腾讯显然是想过要帮今日头条的,在社交以外的产品版图上,腾讯的胳膊肘一向往外拐,投了搜狗没了搜搜,投了京东没了易迅,投了快手没了微视,投了斗鱼,然后企鹅电竞一手扶起来的张大仙就转会过去了,堪称无情无意无理取闹。

  可惜今日头条不想寄人篱下,张一鸣说他创业不是为了做腾讯的员工,由此回绝了估值还在80亿美元时的一份TS。

  这比当年的周鸿祎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在开打QQ之前,周鸿祎在深夜里给马化腾发短信,先礼后兵的说要不要腾讯战略投资360,然后支持360去拦截百度的医疗广告,两人携手走上人生巅峰。

  “落花有情、流水无意”的故事一直都在上演,只是角色扮演总在变化,腾讯示爱无果的代价,就是今日头条在它的鼻子底下羽翼渐丰,成了“TMD”里唯一拒绝站队的一家。

  至此为止,今日头条的成长都相当具有正面价值,它证明了增长是可以被复制的,媒体是可以建立在技术上的,以及强大是可以兼具独立性的。

  国际政治的秩序需求通常倾向于建立健全的沟通机制,用来避免擦枪走火的风险,但是对于那些原本就想要出其不意的挑战者而言,绕过程序才是必选路径。

  很难测算究竟是腾讯让今日头条感到的威胁更大,还是今日头条向腾讯造成的恐慌更甚,若是将这场冲突视为又一场“修昔底德陷阱”,也未必不贴切。

  只是今日头条曾经信奉的“算法没有价值观”刚被修理一轮——还壮士断腕的丢掉了内涵段子以及百亿美元级别的估值——马上就照猫画虎的Diss腾讯搞的那套“游戏没有价值观”无法无天,替天行道的姿势可以说是满分。

  然而曹植固然靠着“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机灵躲过兄长的刁难,但是最终令他丢掉太子位置的,其实是与曹丕无关的酗酒习性,时常忧虑“总有刁民要害朕”,往往不是真正的皇帝。

  坦率的说,今日头条力推的那篇稿子写得极烂,不仅事实错误频出——光是“UP值”的发明就为媒体圈提供了充足的笑料——它太像一封大字报,只求激昂,不顾话柄。

  就我知道的,腾讯开发的协助家长管理子女游戏账号的产品已经更新了47个版本,里面甚至新增了帮助查找疑似小号的功能,用来解决小孩瞒着父母新建账号玩游戏的问题,我也不觉得腾讯还有义务帮助家长代行监护职责,需要把孩子们拐进补课班去。

  早些时候,斯皮尔伯格的《头号玩家》票房大热,曾有中文媒体振振有词,呼吁反思为了这部堪称世界游戏彩蛋大全的电影里几乎没有中国元素,引起拥有共同回忆的网民怒喷:当年说游戏是洪水猛兽是电子海洛因的是你们,现在觉得中国没有为游戏行业贡献文化的也是你们,什么便宜都能被你们占尽吗?

  当然,互联网公司或多或少都有原罪,百度的广告谋财害命、阿里的电商摧毁实业、腾讯的游戏玩物丧志,这三座大山在短时间内很难移走,只是让人想不通的是,如果从今日头条的逻辑出发,在它的那些App里刷着那些令人上瘾却又缺少营养的内容,又能比打游戏好到哪儿去呢?

  再说了,游戏公司也是今日头条、抖音这些App的广告投放大户,作为向用户提供消遣的“奶头乐”产品,内容和娱乐消费其实是在同一条战壕里的,往近在咫尺的身旁扔炮弹,自己怎么可能幸免于难。

  真没见过这么玉石俱焚的招数。

  在美国心理学家艾瑞克·弗洛姆看来,所有瘾品的本质,“都是让人忘记与这个世界的联系,从而忘记这个世界对他的抛弃。”

  这话既可以适用于如何正确的与游戏相处,也能够应验到企业对于“公关战”的上瘾症状。

  我记得在远远没有今天这样攻击性的过去,今日头条面对的来自腾讯的压力未曾小过,OMG几乎压上了整条BG的资源去和今日头条争夺新闻客户端的市场,然而依旧没能阻止后者的崛起,一切都靠产品——而非口炮——说话,这才是体面且自尊的竞争。

  现在看来,彼时那种工具理性的态度或许的确很难再现,强者愈强,包袱愈重,为了防微杜渐,时刻兵临城下,也就顾不上吃相了。

  这样不好。

  或者说,我还是比较喜欢以前那个今日头条,无论是腾讯还是百度,都拦不住的那个。

  写过《公关第一,广告第二》那本名著的阿尔·里斯讲过一种失败的策略:“如果你工具箱里的唯一工具是一把榔头,那么每一个问题看上去都像个钉子。”

  也许在张一鸣的眼里,今日头条现在面临的每个问题上面都写着腾讯两个字。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8月14日
      优客工场
      优客工场
      战略投资 3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14日
      阅邻
      阅邻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8月13日
      喜马拉雅
      喜马拉雅
      E轮 40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13日
      掌柜攻略
      掌柜攻略
      A+轮 3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