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春雨:中国创投的未来是科技产业创投

2018-06-07 11:43· 微信公众号:猎云网  都保杰 
   
这是宋春雨观察事物的一个基本逻辑,要看穿历史,也要看穿未来。

  联想35年了,当前的一个关键词是转型,守望未来,寻找新的突破窗口。

  从1984年到2018年,无论是一个人一个团队还是一家企业,这种跨度之间不可避免要经受动荡与危机,质疑与批判,商海沉浮没有一帆风顺可言。刚刚过去的5月份,黑天鹅事件频发,恒生指数调整,5G投票风波,业务再次重组,众说纷纭褒贬不一。74岁的联想创始人柳传志虽隐退多年,也为此冲冠一怒重新站到台前,写下一封掷地有声的公开信,呼吁公司上下行动起来,誓死打赢联想荣誉保卫战,强烈批判阴谋言论的恶意中伤,细数联想和中国计算机产业的发展不易,表明了自己的坚定立场和维护品牌的决心,激发联想人的士气。

  而关于2016年底3GPP的5G标准方案投票事件,如今真相也水落石出,当时联想出于国家和行业发展的整体考虑作出了公正投票,并且期间也对华为主导的Polar码方案给予了充分支持,可能没想到的是,2年后,能被黑成“卖国”。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宋春雨并没有特别避讳去谈这些问题,也很坚定地表达了联想的立场。从2001年加入联想集团历任多个关键技术部门的核心高管,到2016年联想创投集团正式成立(LCIG)后又担任联想创投集团的合伙人和投资业务总经理,站在企业管理者和投资人的角度上,他很直爽地分享了自己的许多看法。

  “当下联想集团确实处于一个‘困难’时期,但看一家企业的好坏,不能以它短期内碰到的问题和挑战去断言它不行了,更不能以短期局部的视角忽略它长期发展的能力。联想有三十多年历史,你可以看看在中国和联想同期创业的企业还剩什么?能成长为国际化的企业更是少之又少;另一方面,或许你也看到现在很多公司比较火,比如说7、8年就上市了,那如果我们再看20年,企业28岁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这是宋春雨观察事物的一个基本逻辑,要看穿历史,也要看穿未来。

  低谷中的转型与拐点

  2018年5月8日,联想集团再一次业务重组,原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业务集团(PCSD)、移动业务集团(MBG)进一步整合,形成了新的智能设备业务集团。

  这一次调整背后,被看作是联想从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转向智能物联网时代的一种过渡,也是联想押注未来的新方式,上一轮调整是在2016年3月,联想曾把业务聚焦到四大板块,包括个人电脑与智能设备集团(PCSD)、移动业务集团(MBG)、数据中心业务集团(DCG)、联想创投集团(LCIG)。

  联想尝试进一步对组织和资源进行揉合,不再以单一的硬件设备作为独立发力点,而是设法打通PC、智能手机和其他智能设备的关联,加上与近年来发展不错的数据中心业务集团(DCG)协同发力,展开“智能设备+云”和“基础设施+云”的布局。

  而众所周知,PC已是夕阳产业,国内智能手机市场也早已被苹果、华为、小米、oppo、vivo等割据完毕,那联想在瓶颈期的上升通道在哪里?

  在宋春雨看来,联想拥有全品类的智能设备,虽然智能手机目前在中国市场的发展并不是很好,但如果把平板、PC笔记本电脑、智能手机等设备加起来的话,在全球能排到前三位,智能互联网时代,未来肯定是个大融合的趋势,联想在这方面的优势也会越来越明显。

  其次,联想公司的发展路径跟很多公司不太一样。中国智能手机主要以本土化作战为主,国内是最主要的市场,还有一个现象是不需要太care核心的专利。而联想跟国内手机厂商相比一个大的区别是全球化的公司,销售体系覆盖全球,一直在面向全球做战略性布局。

  “我们14年收购摩托罗拉及其全球专利后,智能手机在海外做得很好,海外市场可以排到前5,我们在发展的时候会承担国际板块扩张的一些负担,华为、小米也在尝试国际化路线,OPPO、vivo等友商几乎还没有,所以说我们针对中国市场没有本土化的企业响应那么快,这是手机业务的挑战所在。”

  此外,联想集团的数据中心业务,2014年通过收购IBMx86服务器业务后一跃成为中国排名第一、世界排名第三的服务器厂商,目前服务器云计算这方面的全球业务增长势头良好,服务器、数据中心产品、私有云、行业云的部署是联想集团的一个强力增长点。

  最后一条路径也是宋春雨目前的主要精力投入所在,即联想创投在智能互联网这一波浪潮下的投资布局,包括loT、云、大数据、人工智能、边缘计算等技术方向,在智慧城市、智慧交通、智慧工业、智慧医疗等领域帮助行业建立云端一体的解决方案,进而推动联想集团的产品创新、技术创新和新业务模式创新。

  “我觉得恒生指数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我们业务好的话一两个财季可能就会扭转局面。”

  2018年5月24日,联想集团发布了2017/2108年财年第四季度报告暨年报,数据显示,联想集团本财年第四季度营收同比增长11%至106亿美元,10个季度以来首次获得双位数增长,本财年整体营业额较上一财年增长5.4%达到454亿美元,创下历史第二高,有点儿直逼2014/2015财年463亿美元历史峰值的劲头。

  这份财报泾渭分明,本财年联想集团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集团(PCSD)实现营业额324亿美元,较上个财年增长8%,占联想集团整体收入约71%;数据中心业务收入为43.94亿美元,同比增长8%,占集团整体收入约10%;而以智能手机为主的移动业务收入为72.41亿美元,同比下降6%,占集团整体收入约16%,回顾期内的除税前经营亏损为4.63亿美元,止损仍是一个扛在肩上的包袱,数据显示,联想手机2017年全球销量有4790万部,拉美是主要市场,国内却仅销售了179万部,市场份额不到1%,能否逆风翻盘是个考验。

  其实对于智能手机,有一个变量是紧接而来的技术拐点5G,国产智能手机市场也有可能再次洗牌,联想在这里的机会并没有完全丧失,并且从今年的动态来看,无论是ZUK手机CEO常程回归联想移动中国区担任MBG中国业务产品组织负责人,还是最近新机Z5的发布,联想手机都没有放弃中国市场的意思,一直在休整旗鼓伺机在国内重新拼杀一回。

  宋春雨说:“在移动通信的历史上,5G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里程碑,我们非常看重。联想集团移动业务会率先引入5G,我们在5G基础技术方面也有成立研究院和实验室,积极参与5G标准的研发制定,同时这也是联想创投非常重要的投资主题,我们在投资5G产业的布局,例如车联网、工业、5G商用场景等都在同步推进。”

  而对于PC,联想的目标似乎很直接,就是无论如何保持住全球第一的市场份额。联想自2013年夺得全球PC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后,一直保持到2016年,直到2017年被惠普打破。根据IDC发布的2017年第四季度全球PC市场统计报告,惠普以全球23.5%的市场份额领先于联想的22.2%。

  局势扭转于2017年11月,联想宣布和日本富士通达成了合作协议,将双方PC业务整并并对富士通的PC业务进行控股作业。2018年5月初,联想集团正式公告表示,该项买卖协议所有先决条件都已达成,联想以178.5亿日元(约10亿元人民币)正式完成收购富士通PC业务发行股权51%,富士通PC业务在全球的市场份额约有4%,联想通过并购反超惠普,重新稳固了PC宝座。

  “联想是中国起家,大家非常看重联想在中国市场的一些业绩,因此就会有很多的差异判断。联想现在股票不好,手机不好,是不是就不行了?联想已经35年了,从一家本土PC厂商民族品牌发展到全球进行产品交付,全球服务,全球品牌。很多时候,大家可能并没有看太清企业发展的本质和一个企业长期的能力,我们需要看穿历史去看它。”

  寻找未来N倍速的使命

  联想创投集团正式成立于2016年5月,前身是2010年成立的联想乐基金。早在2010年,时任联想全球CTO的贺志强任命宋春雨作为联想乐基金总经理,负责移动互联网生态系统的投资。贺志强是宋春雨的老领导,很多重要项目和投资的关键决策,都是二人研判敲定。贺志强和宋春雨在乐基金投资的第一个项目就是乐逗游戏,从天使到在纳斯达克独角兽上市只用了三年时间,破了中国最快纳斯达克上市的记录,第三个项目就是人工智能的旷视科技face++,目前回报超过1500倍。

  “我毕业就来了联想,到老贺管理的团队里面,从基层工程师干起,到成为他的直线汇报人,十多年了,老贺对于行业敏感性、趋势的判断和战略的制定,以及多年CTO经验在企业里面的积淀都非常深厚,深深教育和培养了我在联想的发展,老贺是我最佩服的联想领导人,也是我的人生导师。”

  回顾过去的两年时间,让宋春雨高兴的是,无论是对于联想集团还是立足投资领域,联想创投取得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投资了80多家企业,十分之一成了独角兽。可以说,看得很准。

  其中包括旷视科技(Face++)、蔚来汽车每日优鲜、寒武纪、途虎养车、摩拜单车、乐逗游戏、宁德时代、水滴科技、中科慧眼、耐德佳、深圳智能交通、视见医疗等,同时还孵化出茄子快传、联想云、联想智慧医疗、联想新视界等9家子公司,联想创投近两年正在成为联想集团非常重要的利润来源之一,为联想的未来发展寻找N倍速的机会。

  “2016年成立联想创投的时候,就定下了我们的愿景和使命:第一,我们希望利用投资手段,帮助联想集团推动外部创新,引入外部的创新力量加速产品和业务升级;第二,希望借助资本的力量和企业家的精神,来给联想的未来孵化新的业务;第三,我们能更加开放联想集团的各种资源,包括我们在战略,如何办企业,尤其是高科技的企业,如何管理、供应链、市场等优势资源赋能我们的被投企业,让他们能更快更好地发展和成长,这是我们创投成立以来最重要的三个使命。”

  而据宋春雨介绍,联想创投基本上可以分为VC投资和战略投资两种,前者充分尊重和扶持被投公司的发展和想法,后者重点通过投资手段布局联想集团的生态链企业。联想创投会与被投企业有着十分紧密的合作关系,所以有的企业会主动把业务或者技术优先绑定到联想这条大船上来做尝试,有些公司的产品会进入联想的SKU,销售渠道,甚至会联手去打造行业解决方案等。

  “人工智能这个赛道,在智能互联网时代是最重大的投资主题之一,围绕这个主题我们会做非常深入的基础性的行业研究,捋清楚整个的技术演进脉络,以及技术和商业化的结合点,找到AI赋能垂直行业最大的机会在哪儿,我们会尽可能抓住这个变量。”

  围绕人工智能,联想创投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投资图谱,比如基础设施层面、核心算法层面和行业赋能方面,以及粗的框架下每一项技术都会拆解出很多的技术点。“那个投资图谱PPT大概有200多页。另外,我们有20多家被投企业的创始人都是全球人工智能领域的顶级专家,这也是联想创投的一个重要投资维度。”

  而针对当前最火的人工智能、造车新势力、AI芯片、自动驾驶等投资领域,宋春雨有着自己独特的视角。有人说这两年人工智能项目越来越贵了,“从估值来说是有点泡沫,但做投资还是要超前投,我们要看穿未来。”

  越火的领域,可能越需要理性

  谈到造车新势力和自动驾驶,宋春雨认为在智慧出行智能汽车这个赛道,有三大历史性的机会和变量:一、汽车的电动化;二、智能驾驶;三、出行的共享化。这里的典型案例是投资了蔚来汽车和宁德时代。

  “汽车电动化绝对是大势所趋,一定会在中国诞生几家造车新势力,但这个赛道是绝对竞争,我觉得80%新势力都会死掉。这里有新势力也有旧势力,传统车企有很强的制造能力把控,未必会输掉这场竞争,只是缺乏一些新的理念激励,这波潮流他们一定会快速赶上。而新势力的强项是能够建立一个很新潮的自主品牌或者国产车的全新形象,并且汽车这个产业没有赢家通吃,从上百万的车到几万元的车,甚至还有一些小众品牌,非常细分,价格空间非常大。”

  为什么选择了蔚来汽车?它能度过量产交付的考验么?“这可能是我第一次分享我的看法,我觉得蔚来汽车最有可能成为中国小米模式的造车新势力,它拥有比特斯拉更好的性价比。”

  宋春雨分析道,特斯拉在做一项非常酷的事情,但是它不尊重制造业成了要害短板,比如盲目扩充机器人的数量,很激进地采用一些最新技术,上来就全线自建自动化工厂,积累了很复杂的量产问题,并且汽车制造业的人不在特斯拉的决策层,生产一线的炮火声很难传达。而蔚来汽车第一步先跟江淮汽车深度产线合作弥补制造业的短板,完成小批量交付,等熟悉生产规律之后再自建工厂,目前也在上海嘉定拿地推进整车基地的建设,同时引进了沃尔沃中国的研发总裁沈峰,负责从研发生产到交付全生命周期的质量管理工作。

  “当时准备投蔚来汽车的时候,贺总和我找李斌谈过,当时就问了两个问题:你有没有融200亿元资金的能力?汽车是一个重度制造业,再怎么互联网化也是制造业,怎么把控车的产能和质量?李斌娓娓道来,我觉得在这两点上李斌没有问题,他相比马斯克的路线要稳很多。”

  有时候想进入一个好的投资标的也没那么简单,联想创投投资宁德时代的时候这家企业已是行业独角兽,临近上市前夕,其动力锂电池的销量已经逼近全球第一,联想创投2016年底通过股权转让的方式入股,招股书显示投入金额为3亿元,持股为0.35%。

  “贺总跟我一周飞了两次去宁德时代才把这个事儿谈下来,最后决策那一星期我几乎没怎么睡好觉,这个项目当时的压力是创下了很多的第一,开出了联想创投成立以来最贵的一张支票,估值最高,投的又是一个没有接触过的全新领域。当时我心想,这个项目如果投失败了可能我就要从联想集团离职走人了。”

  每一个新的领域都有不同的投资逻辑,自动驾驶如火如荼,联想创投到现在还没有出手和投资布局一直是个谜,在这个赛道上,宋春雨总结了一句话是:“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自动驾驶这个赛道有它的独特性,商业化的方向也大有不同,我们不会所有都去覆盖,不是说我们不投,而是现在还在观察市场上所有的选手,找出未来最有可能做成的路径,今年大概会出手投资几家,并且会软硬件一体化的去投。”

  在宋春雨看来,虽然同样在智能汽车智慧出行领域这个大方向上,但自动驾驶和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演进完全不同。

  首先,自动驾驶的商业化周期漫长,比造车和电池技术都要慎重,三年内能实现真正规模商业化运营的可能性非常低,很多还处于DEMO阶段,并且出于安全性的考虑,很多L3、L4级技术的软硬件解决方案都还不太成熟,达不到车规级要求。比如车载处理器放在后备箱散热和稳定性都是问题,而集成上车的器件需要提前5年定型,这种方案上不了车。

  其次,基础硬件和算法。激光雷达市面上有32线或64线版本,售价昂贵并且使用寿命不是很长,使用1000~2000小时可能就会坏掉或者整修调试,改造一辆车可能需要近百万元,车还没有改造的成本贵,基础硬件不ready,而在算法层面,很多无人驾驶事故也说明,很多隐藏在角落的问题没有被发现,比如说下雨天、黑夜、系统的漏报、误判,而解决特定场景特定区域性的问题只是把范围缩小了一点,没有解决其他的问题,这是这个赛道的独有的特点。

  “我们不是很急于投资和回报,联想创投的定位是全球科技产业投资基金,首先还是以推动科技产业的进步,科技的创新为第一要素,财务回报放在第二个维度,当然,作为一个好的投资机构必须要有很好的财务回报,但是我们投好第一个维度,财务回报不成问题,这是我们比较自信的。”

  而AI芯片这条赛道上,据了解新晋独角兽寒武纪马上又要完成新一轮融资了,联想创投继续加注了这个炙手可热的项目。

  关于背后的投资逻辑,宋春雨认为,人工智能三大关键要素:算法、计算力和数据,算法和数据都没有计算力那么的稀缺。一家大型的人工智能公司,背后的数据中心可能用到数千块英伟达的高端GPU来做人工智能的训练,所以说一个强大的人工智能公司也一定是一个人工智能计算力的公司, 而他们背后只有英伟达,都是GPU,计算力在AI方面的稀缺性很凸显。

  其次,人工智能时代AI芯片是最重要的战略制高点,它的价值要比某些应用层的解决方案大得多,它是平台型的,无论是图像人脸识别的算法、语音的算法,还是机器学习、运筹学算法、deep learning都需要AI芯片来计算,远大于应用层的价值。

  而之所以选择寒武纪是因为,在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处理器领域这个团队有十几年的技术积累历史。据了解,寒武纪团队从2008年开始从事处理器架构和人工智能的交叉研究,之后包括Google发布的TPU论文和研发思路,很多引用了寒武纪团队前期发表的论文,曾与寒武纪团队共同开展DianNao系列学术研究的Olivier Temam教授,在几年前加入了Google成为TPU的重要贡献者之一。

  “寒武纪AI芯片处理器的设计难度和复杂度都非常高,除了终端,而且有能力做好云端的芯片,性能功耗比要比英伟达的GPU高出100倍以上,成本便宜很多,是GPU在AI领域应用的替代,现在很多宣称做人AI芯片的多是做终端,真正能放到服务器上做大数据量训练的全球范围屈指可数,我觉得这算是中国的民族骄傲吧。”

  2018年5月3日,在寒武纪发布云端AI芯片Cambricon MLU100的时候,联想也率先发布了基于寒武纪芯片的服务器ThinkSystem SR650,据说打破了37项服务器基准测试的世界记录,与被投企业的优先合作也支撑起联想客户在机器学习/VDI/虚拟化/云/数据库/分析/SAP等方向上的业务需求,增加了新的竞争力。

  投资人的挑战

  “投资人是一个非常有挑战的职业, 本质上是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而不是掌控,你投资一个团队,把钱给他,相信他能带领公司从百亿美金到千亿美金,让他们去做,能成就成,做不成就是失败,你是在无数次的选择中选择要相信别人,却不是所有的相信都能成功。”

  宋春雨觉得,投资人最大的难点在于做决策的时候是不是足够的谦逊、开放,每个项目都能单独地进行拆解判断,忘掉过往成功的个体案例 ,因为每个项目都不同,很多时候没有必然联系,所以要求团队清零心态,从零去看,把一个项目的独特性挖掘出来。

  “投资人每天都面对着最新的项目和想法,需要不断学习,你不能只凭自己过往的经验来判断,比如我原来投核心技术驱动,但是我现在要投芯片,国家也在支持发展芯片,芯片的规律却完全是另一种概念,能不能带领团队尽快去掌握这个领域的投资逻辑和规律非常重要。”

  宋春雨时常跟团队分享Airbnb的例子,他非常钦佩这个项目的早期投资者,Airbnb目前估值超过300亿美金,但是放到几年前如果投资这个案例基本无章可循,如何判断和分析其可行性是个很大的挑战,联想创投要成为一家学习型和研究型的投资机构。“如果按照常规的投资思路来讲,初期的时候有100个理由对它say no,因为住到别人家里,安全性、服务质量无法保证,风险系数过大,当然,现在共享经济什么概念比较火了我们可以再找100个理由say yes投它,但那个时候真的非常难。”

  通过这个例子宋春雨想告诉团队,大家要敢于做行业爆发的领先者。让宋春雨有些自豪的是,很多人说2018年是智能汽车的元年,联想创投在2015年就投资了蔚来李斌,现在大家说人工智能deep learning这么火,但是他在2011年就坚定投了face++。

  “所以说看穿历史,看穿未来,两个都很重要,人云亦云做不好东西的。而且我特别提醒团队不要跟风一样的投,一定要独立思维,清零心态,不断学习,然后敢于超越,这是我对团队非常强的要求。最伟大的高回报项目有时是做不出财务模型的,一个顶尖投资人一定是要跨越这个时代的认知。”

  企业创投的未来20年

  每个时代都会诞生那个时代新的伟大企业家,随着中国双创事业的发展,中国科技产业创投会成为一个新浪潮,宋春雨觉得联想创投有种CVC的概念,企业创投会成为一种新兴势力,这点会成为中国风险投资产业的一个进步,引导整个产业向健康的方向发展。

  中国过去实际上大部分是财务性机构投资为主,当然有很多的好处,起到了很大推动作用,但是面向未来来看的话,纯财务性投资也造成社会创业逐利的心态有点不健康,造成很多项目估值虚高,各种泡沫被炒得很热。2018年是企业创投积极进入中国风险投资圈的元年,腾讯、阿里、百度,联想等都开始用正规化方式运作风投,企业VC基金化管理。

  宋春雨认为中国创投的未来是科技产业创投,将由投资+产业双轮驱动,而联想创投作为联想集团的全球科技产业基金,重点就是要投资科技的未来和科技驱动的新兴产业。

  “中国前20年的风险投资,80%投在了互联网领域,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你看到了赢的头部公司,你没看到死掉的那些,极端一点说,98%的企业都是死掉的,很多资本浪费掉了。”

  宋春雨感叹,很多人觉得投了互联网就是投科技了,其实那根本不是,联想创投从成立开始,80%的目标就是投科技或者说硬科技,假如我们的社会提前10~15年都是投科技的话,中国现在根本不会存在缺“芯”这个问题,很多资金浪费掉了却没有培养出太多的科技型企业家。面向未来20年,真正核心的科技创新会成为推动中国产业进步的最大动力,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红利会消失,联想创投认为, 智能互联网和智能物联网会有N倍速的发展机会,本身的价值起码10倍于移动互联网。

  移动互联网最终的受益者就是头部2%的企业加上一些二线公司,每波风口之后98%企业死掉是对社会资金的极大浪费。反过来如果是科技,可能90%的企业都是对科技进步有帮助的,大家只是level不同,这里面诞生超级独角兽的可能性很大,宋春雨觉得会诞生下一个科技类的BAT企业。另一个大判断就是说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智能互联网和智能物联网时代,会有很多类型的toB技术企业崛起,而不只是toC产品,因为科技跟行业的结合比较多,起到提升行业效率,生产力这些方面的变革作用。

  “创业是个长跑,不是短期的投几轮融资就能完全说明什么问题,这点我还是有非常深刻认识的,我还是希望团队始终保持谦逊的心态,敢于投出这个时代最好的项目,这方面需要做的功课还有很多。”

  虽然联想创投开始在创投圈打出了名气,但按照百分制的话,宋春雨说可以给团队打个及格分吧。虽然有了点成绩,但跟一家优秀的顶尖投资机构相比,还是有所差距。无论是底蕴,团队,投资研究的能力还是对企业的多种资源帮助,都非一日之功,虽然背靠联想集团有很多独家优势,但是如何把优势发挥出来对被投企业有效是个磨合过程。

  “我们希望能成为中国企业VC领域的领军企业之一,一方面帮助联想向智能时代做好战略转型,市值再翻几番,另一方面帮助创业者在智能互联网时代迅速崛起,找出下一个智能互联网时代的谷歌、facebook,这是我的愿望和理想,能不能完成使命和任务,压力其实挺常大的,实际上每天也睡不好觉。”

  为了不错失任何一个可能和机会,宋春雨一直忙碌在一线,去年大概看了200多个项目,飞行旅程超过20万公里,采访的过程中,还有几通电话是关于几个新项目沟通和跟进,可能又要出差飞一次。

  未来依旧充满诸多不确定性,但似乎越来越值得去联想一下了。

  - END -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8月14日
      优客工场
      优客工场
      战略投资 3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14日
      阅邻
      阅邻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8月14日
      路图
      路图
      Pre-A 1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14日
      金河集团
      金河集团
      战略投资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