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投资人齐蕾:专注自动驾驶,她投资了硅谷最受关注的创业企业

2018-06-08 11:53· @投资界硅谷   
   
这个年轻的投资人还不满三十岁,已经投出了Getaround、MetaWave、PlusAI、What3Words,、Vicarious、Deepmap、Tron.ai、Gru Energy Lab、Lyft等自动驾驶领域里知名的项目。

硅谷投资人齐蕾:专注自动驾驶,她投资了硅谷最受关注的创业企业

  想想和车的缘分,有时候齐蕾会觉得一切都注定好了。

  2008年她还在咨询行业,在中国帮助奥迪、宝马、奔驰做在中国的战略。十年后,她在硅谷,是专注中美汽车投资的Emerge Venture Partners的创始人、Alliance Ventures的全球投资主管,在全球科技脉搏跃动最强烈的地方,接触自动驾驶和智能出行相关最前沿的创业公司。

  “这几年有很多泡沫,很多风口,但是车这个行业不是这样的,它的延展性强、周期长,所以可以在产业链一直深耕。而且我很喜欢这个行业的一点是,很多的人有很强的专业技能,然后埋头苦干,做出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这个年轻的投资人还不满三十岁,已经投出了Getaround、MetaWave、PlusAI、What3Words,、Vicarious、Deepmap、Tron.ai、Gru Energy Lab、Lyft等自动驾驶领域里知名的项目。

  她对我说,全情投入车与车相关的投资,不仅仅意味着最近几年的投资成绩单,还让她找到了能够保持激情、为之奋斗一辈子的事业。

  深挖产业链,找到下一个爆发点

  身在硅谷,当科技世界发生重大突破时,触觉灵敏的人几乎能够亲身体会到滚滚而来的浪潮。自动驾驶正是其中之一。

  2009年,Uber创立。2012年,它的有力竞争者Lyft也出生了。齐蕾在Uber正式启动的第一天就注册了它的服务。此后几年内,她目睹着这些共享出行服务对硅谷出行肉眼可见的巨大改变,“过去我们很难想象,一个没有车的人也能在旧金山自由地游玩”。从那时起,齐蕾开始持续关注出行方面的创新。

硅谷投资人齐蕾:专注自动驾驶,她投资了硅谷最受关注的创业企业

  时间走到2015年,齐蕾已经能明显感觉到汽车出行行业正在迎来一个爆发点,“当时自动驾驶,车联网等概念刚刚开始起步,一些优秀的初创团队也才开始浮出水面,但我的感觉是,下一个市场爆发点就要来了。”

  那时,如红杉、Andreeson Horowitz、NEA等硅谷主流基金并没有把汽车相关项目作为主要投资方向,齐蕾回忆,几乎只有上汽资本硅谷基金和零星的一两家早期基金在投。齐蕾作为当时上汽资本硅谷基金唯一具有跨国背景的投资人,协助上汽在硅谷进行了在共享出行、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新能源、新材料等方面的布局,也与当地基金、高校、孵化器等机构达成了深度合作。

  那时候很多创业企业都还在以stealth mode(保密模式)运行,投资人往往需要通过这些网络尽早接触到他们。

  当时有一个电池负极材料供应商Gru Energy Lab,最初时并不起眼,由于之前2000年新能源投资的借鉴,更多人对电池相关的投资持观望态度。而相比起炒得很热的自动驾驶,新能源新材料很多优秀企业明显被低估。通过此前达成的合作网络,齐蕾很早接触到团队,判断他们的技术和团队执行能力都非常强。“在第一轮的时候,我们就成为了他们的天使投资人。”

  这也是她喜欢这个行业的原因——它足够大、足够复杂,会有很多项目在某些时刻价值被低估,而她则能找到它们,并给予最初时的重要支持。此后这家公司成为了她投资的项目里发展最迅速的公司之一,6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初步研发,现在产品已经可以量产,未来的发展也值得期待。

  “Gru Energy Lab可以在不改变现有电池工艺的情况下提高电池能量密度到10-15%,更可以解决快充这个大家都在头疼的问题,未来很有可能会迎来大幅度增长。”齐蕾说解释道。

  除了寻找那些被低估的企业以外,作为专注于中美智能出行投资的早期基金Emerge Venture Partsners的创始人,齐蕾还有着一个独特的投资逻辑——从出行产业链和所投公司需求入手,深耕细作,比别人先进行早期布局。

  “比如2017年初我先投了一个汽车的流量数据管理系统云穗科技,那这个软件必定需要和芯片公司合作,芯片就是我下一个投资布局的方向。再继续深挖,芯片要附在模组上,所以我又投资了弈夸通讯,而模组则要放在tbox里去卖……而最终,它们都要放到一个渠道里去进行销售。”齐蕾这样描述她从产业链延伸出的布局方式,这基于她对自动驾驶的判断——未来,自动驾驶的影响力会大大扩展,在感知、网络、应用、平台、芯片等多个层面都有机会。

  而这种“顺藤摸瓜”的方式,让她很有可能在很早期就找到有潜力的自动驾驶产业链中的公司。上文提到的云穗科技,成立三月内就拿到了第一笔订单,第一年的目标就是3000-5000万的收入,并开始盈利。而今年刚刚成立的弈夸通讯也已经在第一个月就拿到了3个订单。

  此后,自动驾驶浪潮爆发,几乎所有的老牌硅谷基金都组建了专门的团队来看自动驾驶相关的项目。在早期敏锐的布局中,齐蕾收获颇丰。

  她早期投资的Getaround是美国汽车分时租赁的鼻祖,成立于2009年,让普通人也能有一个平台来出租自己空闲的汽车。这家总部设在旧金山的公司最近得到了丰田汽车的C2轮融资。不仅给之前的投资者带来了丰厚的账面回报,也为公司未来战略合作打下很好的基础。今年4月,Getaround宣布将和Uber合作,将自己的服务搭载在Uber app上。

硅谷投资人齐蕾:专注自动驾驶,她投资了硅谷最受关注的创业企业

  另一个例子是位于硅谷的高精度地图公司DeepMap,这家公司刚刚成立两年,但已经成为中美两国乃至世界高精度地图技术最优秀的科技企业之一。在公司刚刚成立4个月的时候,齐蕾认识了创始人CEO James Wu,并且帮助这家公司拿下了第一个中国车厂的订单。

  早前,在大家都还在关注自动驾驶全解决方案的公司的时候,齐蕾已经开始关注产业链更深层次的技术。她认为,最终软件一定是要落地到硬件上面。而随着自动驾驶和智能联网等需求的增加,传统分布式的ECU也在寻求改变——中心控制器+智能化。在这个过程中,她发掘除了Tron.ai,一家专注于提供自动驾驶AI ECU技术的初创企业,并全程参与了公司的创立、战略制定及后续融资。

  OEM与创业公司之间那道桥梁

  虽然挑选项目的眼光被证明很突出,但在齐蕾看来,做一个汽车产业的投资人,找到好的项目,仅仅是第一步。

  更重要的是,在创业公司和车厂之间,搭建起一条有效的桥梁。

  “汽车行业需要深挖,OEM的公司结构及人员结构往往非常复杂,需要了解行业的人迅速帮助创业企业找到那个最重要的人。尤其是在庞大的车厂系统中找到最了解这个技术、最可以帮助初创企业产品落地化的部门和人。”齐雷说道。

  这意味着效率,也减少了初创企业的时间成本——通常,初创企业的技术或解决方案进入车厂体系需要至少2-3年的磨合期,到开始大规模生产就至少3-5年。能不能成功挺过这3-5年的时间对于想要进入汽车产业链的初创企业至关重要。

  齐蕾表示,这时,她在车厂的多年积累便可以帮助初创企业更好地与车厂客户打交道。

  在上汽硅谷基金时有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当时上汽接触到了一家做新型地图的公司What3words,能够以3米见方的小格子进行精准定位,再用三个独特的词语作为这些位置的“地址”。对于很多邮政系统不发达、门牌号不清晰的区域,这个技术不仅可以让帮助当地政府开发一套新的邮政系统,也可以使电商产业的触角伸得更远,让更多当地人可以进行网购。

硅谷投资人齐蕾:专注自动驾驶,她投资了硅谷最受关注的创业企业

  “这个项目对于很多车厂来讲并不是一个一目了然的技术,需要很多的教育过程。除此之外,由于产品非常创新,导致在车厂内部并没有现成的合作可以马上进行开发。”齐蕾回忆道。作为项目投资人,她在较短的时间内在各大车厂帮助这个创业企业找到了正确的对接部门,也同时与车厂客户、初创企业一起头脑风暴,顺利找到项目合作可能性,并开始进行落地。

  Asset Plus Capital的管理合伙人Niles Ho曾经经齐蕾介绍,参与了硅谷共享出行鼻祖Getaround的C轮投资,他对记者说,在跨境投资里的落地能力是一种核心、长远的竞争力,这种能力他在齐蕾身上看到了,“深刻感受到她对汽车行业和技术的热爱,和一种不遗余力地帮助被投公司对接上汽和整个国内产业资源的精神。”

  除此之外,在汽车产业链里的技术初创公司本身有时候也会更需要具有产业背景投资人的帮助。无论是在产品研发方向,测试以及商业化进程上,更加了解产业内部情况的投资人会为公司提供更大的价值。

  比如之前提到的人工智能ECU公司Tron,最初的时候在寻找商业化方向时也颇为迷茫。“我们投资的时候,他们还没有成立公司,产品也在很早期的研发阶段,不知道自己处于什么状态,最后商业化会是什么样的。”齐蕾说道。

  对于很多创业公司,尤其是自动驾驶领域这些技术公司都是如此——最初没有没接触到客户时,他们不清楚客户的想法,也难以定位可以集中精力快速研发出的产品类别。常常需要跟很多客户访谈之后才能理清思路。”

  在那段时间里,中美陆陆续续出现很多软件为主的自动驾驶全解决方案公司。然后,齐蕾发现,无论软件开发如何先进,最终也是要落地到硬件上面,“即你的视觉识别算法需要嵌入ECU中进行产品落地。而未来随着汽车更为智能,一个中心化的ECU(汽车大脑)肯定是主要趋势。”在齐蕾的帮助下,Tron团队跟数十名汽车行业专家讨论和分析后,在成立3个月后落实到了一条智能硬件为主的商业化道路。

  “之后陆陆续续公司开始接到很多车厂以及自动驾驶全解决方案的合作请求,证明这个方向是非常正确的。”Tron.ai创始人邓恒回忆道。

  而对于整个产业横向和纵向都有深入了解的投资人,往往在这时候既可以提供资源对接,也贡献切实的产品和战略方向上的建议,成为一道不可或缺的“桥梁”。

  投资这件事,实际上还是回归人和人之间的关系

  不过,想要做好这个“桥梁”,并没有想象中的容易。

  “创业其实是一个很孤独的事情,你得让创始人觉得你是他们遇到问题的时候,愿意去打电话求助的那个人。”

  这可能和最初签下的term sheet的关系没有那么大,更多的是在于是否真正理解他们在做的事情,并且在彼此之间建立起了信任。

  “可以当这个创业者愿意去求助的人,也能通过过去积累的资源帮助他们在复杂的机构里找到那个最合适的对接人,这对我来说很珍贵。”齐蕾说道。

  来硅谷接近五年,她越来越发现自己对于了解这个世界和自己不一样的人有了更多的兴趣,而这同样也是帮助她找到和OEM、创业者或合作伙伴真正有效沟通的方法之一。

  今年内,她已经去了泰国、摩洛哥、古巴、巴拿马和哥伦比亚,感受不同的文化和人文,微信头像就是她在撒哈拉沙漠拍的照片。“在硅谷一直能碰到世界各地的人。不过后来我发现,只有我真正到了这些地方,回到硅谷再遇到这些地方来的人,比如北非、摩洛哥等等,我才能理解他们的想法。”比如摩洛哥,这个国家在某些地方神似数十年前的中国,整体文化偏向保守,就算是走出国门在硅谷创业的人,也会打上这个独特文化的印记。

硅谷投资人齐蕾:专注自动驾驶,她投资了硅谷最受关注的创业企业

齐蕾在撒哈拉沙漠

  另外,作为一名女性投资人,齐蕾热衷于帮助年轻的女性了解不同职业选择。 2017年中,齐蕾与合伙人张玉楠一起创立了一个致力于为女性提供职业咨询和创业指导的中美跨境非营利性组织“她说” Hertale.org,与纳斯达克创业中心合作完成视频节目“女性榜样-对话系列”,呈现了了15名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优秀的硅谷女性管理者的人生事迹、他们的职场之路以及背后的个人成长故事。

  “在我最完美的幻想中,未来所有的车都可以互相通信,车和车、车和基础设施之间随时沟通、更加智慧,车这个空间的定义甚至都会彻底变化——不再是一个交通工具,而是娱乐、工作场所,甚至家的延伸。”

  在齐蕾看来,这个未来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而实现它不只需要在每个细分领域里努力的创业者,也需要在这个产业上下游提供资本、资源的每一个人。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原文:http://news.pedaily.cn/201806/432219.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8月16日
      爱培优
      爱培优
      Pre-A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8月16日
      编玩边学
      编玩边学
      其他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8月16日
      工匠派
      工匠派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8月16日
      睿熙科技
      睿熙科技
      Pre-A 10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