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天票房近4千万,《厕所英雄》能否再续“印度热”?

2018-06-10 10:25·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翟笑千 
   
这次正式登陆国内院线的《厕所英雄》,两天票房3700万的背后,也再一次通过“以小见大”的社会共鸣感击中了中国观众。

  这已经是国内观众在今年看到的第五部印度电影了。

  继去年7月,《摔跤吧!爸爸》以近13亿票房的成绩将中国电影市场大门彻底打开后,印度影片来华脚步更频繁了。从《神秘巨星》、《小萝莉的猴神大叔》,到《起跑线》、《巴霍巴利王》,上半年的国内院线中一直有印度影片的身影存在。

  这一次,接棒的是号称“改变6亿印度女性命运”的《厕所英雄》。

  这次正式登陆国内院线的《厕所英雄》,两天票房3700万的背后,也再一次通过“以小见大”的社会共鸣感击中了中国观众。

  没厕所就离婚?

  一场由厕所引发的社会变革

  《厕所英雄》听名字像在讲述超级英雄,但其实不是。这是一个普通男人为心爱的女人建造一间厕所的故事。

  凯沙夫和人民教师贾耶是相当恩爱的一对,两人从自由恋爱一直到步入婚姻的殿堂。可当贾耶嫁到凯沙夫家才发现,这是一个没有厕所的农村,没有厕所就意味着她必须要在凌晨起床,和村里其他女人结伴一起去往野外如厕。

  无法忍受野外如厕的贾耶对丈夫下了最后通牒,凯沙夫为了贾耶想了诸多解决办法,从蹭厕所、偷公厕到自己建,但因为家人以及村民的反对,统统以失败告终。

  “没有厕所就离婚”,听起来相当戏谑的一个故事,却改编自真人真事。早在2012年,印度一位名叫安妮塔·纳利的新娘,因无法忍受户外如厕,婚后第四天就从丈夫家出走了,并坚持“没有厕所就离婚”。一家慈善机构得知此事后,专门为安妮塔·纳利建了一间厕所,启用之日,她才回到了丈夫身边。

  不就是建个厕所吗?听起来确实是一件简单的事,但当它的背景放置在印度时,就不只是一间厕所的问题了。

  在印度的宗教教化中,“人类不应该面对太阳或月亮行方便”。厕所代表着污浊,家中存在一间厕所是对神灵的大不敬。更现实的是,男性可以在自家后院露天如厕,但女性不能,就像影片开头,她们只能趁着天还没亮结伴前往荒郊野外如厕,还要承担被骚扰的风险。

  这绝非无稽之谈,贾耶的家人在她离开夫家时支持道:“可怜的孩子们晚上出去,她们被强奸,挂在树上”,这一处举的例子就是有的女孩在野外如厕的时候遭遇不幸。

  “为什么制定这些股则?为什么只针对女人?”《厕所英雄》里也提到了这一点不公。更可怕的是,面对贾耶的反抗,不仅有男人会说“过度教育使你生活失败”,也有女人说着“这完全是你的错凯沙夫,被受过教育的妻子影响”这样的话。除了贾耶的家人和丈夫,片中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反对着贾耶的要求,并把这一切推到教育身上。

  有时一部电影真的可以改变一个国家,正如《熔炉》之于韩国,《厕所英雄》之于印度。

  印度这个社会满是习惯了掌握话语权的男人,和习惯了妥协的女人。贾耶和凯沙夫的出现,像一粒石子,在沉寂冰冷的湖面上激起了涟漪。

  《厕所英雄》里掀起的“厕所革命”引起了印度社会的空前反响,影片上映后不仅大幅增加了厕所的使用率,还推动了女性社会地位变化。如影片中出现的“妇女联合会”,现实社会中,这个组织也在帮助女性的解放与独立。

  还有安妮塔·纳利事件中的那家慈善机构,正是印度最大的社会组织之一,一直致力于提高印度的公共卫生水平,据悉已经在印度农村建造了120万个厕所。

  但与现实生活中安妮塔·纳利的经历不同,《厕所英雄》中的贾耶没有得到慈善机构的帮助,生活待遇的改变源于她的丈夫凯沙夫,对她的爱与坚持。

  “我决定为你而抵抗全世界”,正因为以凯沙夫和贾耶为代表的人在不断反抗着,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获益并加入其中。

  所以这部影片还有一个名字:《厕所,一个爱情故事》。

  被“神化”后的印度电影,

  《厕所英雄》还能否再续“印度热”?

  不难发现,从上个世纪50年代的《两亩地》到现在,这个习惯了载歌载舞的民族一直在通过影像传达着“反抗”。

  自印度首部有声片《阿拉姆·阿拉》于1931年问世以来,几乎所有的印度电影里都有歌舞元素。上世纪50年代正值中印友好期,一连有《两亩地》、《流浪者》、《暴风雨》等多部影片在中国公映。

  后来,两国出现边界争端问题,1961年《两头牛的故事》公映后,印度电影在中国断档了十几年。直到1980年的《大篷车》,印度电影重新进入中国电影市场,并给予了中国观众新的认知。

  如今再提到印度电影,中国观众想到的除了其隽永深刻的故事内核外,还有演员阿米尔·汗。

  去年,《摔跤吧!爸爸》以近13亿票房让市场看到了印度电影的可能性,接着《神秘巨星》又以7.47亿的票房续写佳绩。但阿米尔·汗的电影其实已在中国公映过九部了。

  从《罗密欧与朱丽叶》、《情侣风尘》、《印度拉贾》、《印度往事》到《三傻大闹宝莱坞》、《幻影车神:魔盗激情》,再到《我的个神啊》、《摔跤吧!爸爸》、《神秘巨星》。其中《三傻大闹宝莱坞》是印度引进片的分水岭,《我滴个神啊》是第一部在中国票房破亿印度片,《摔跤吧!爸爸》更是以高口碑和高票房打开了中国市场。

  如果说这几部影片存在“阿米尔·汗效应”的话,那么今年《小萝莉的猴神大叔》的2.85亿票房和《起跑线》的2.1亿票房可就是影片自身“能打”。

  在不少中国观众的印象中,印度电影还是以歌舞片以及堪比抗日神剧的姿态出现在大众视野,而如今的印度电影,早已从这些刻板印象中走了出来,并以极具地域性的话题和角度引起了中国观众的共鸣。

  当然,在肯定印度电影的同时,也不能奔向另一个极端,即“神化”它。

  据资料显示,印度每年生产的影片在1500部左右,相对于这个基数,高质量的影片却是凤毛麟角。幸运的是,中国观众看到了这些凤毛棱角。

  《摔跤吧!爸爸》涉及性别问题,《神秘巨星》揭露家暴问题及印度女性地位,《小萝莉的猴神大叔》涉及民族矛盾和宗教弊病,《起跑线》是对教育困境的展现,《厕所英雄》以及接来下的《护垫侠》,都是对印度女性待遇和权力的探讨。

  不难发现,在国内市场引起关注的印度电影,往往都具有极强的社会话题,大多以自己国家真实的事件来触动更大范围的观众。像《巴霍巴利王》这种历史剧,因没有一定的社会话题和共性,在中国市场的票房自然处于劣势。

  回到《厕所英雄》这部影片。总的来看,影片前半部分过长的铺垫、不太流畅的剧情转接,以及过于简单的标志性歌舞,使整个故事编排和拍摄技巧并不出彩。但影片对性别群体的发声以及女性利益的争取,依然有着不可替代的意义。

  先于去年8月在印度上映的《厕所英雄》,两周票房过百亿卢比(约合人民币10亿元),总票房达200亿卢比(约合人民币20.59亿元),一举超过同年上映的《神秘巨星》和《起跑线》成为印度2017年度票房前十的作品。

  正是基于该片在印度本土的强劲表现,Tang Media Partners即拍板决定将其引进,据悉,TMP在于今年4月发布的战略计划中,宣布与印度的Reliance Entertainment成立合资企业,共同制作并向双方市场引入优秀的本土电影作品。而TMP正是由腾讯、红杉资本创始人沈南鹏以及前贝尔斯登公司全球副董事长唐伟共同建立。入局印度市场多年的红杉资本,看来终于要入局印度电影市场了。

  今年,《厕所英雄》参与了2018年北京国际电影节“环球视野”单元的展映活动,被观众评为印度“最女权”的电影。此次正式登陆内地院线的《厕所英雄》,上映两天票房近4千万,但影片能否再续“印度热”还不能妄下定论。

  毕竟,虽然如今的印度电影正在以更具广度和深度的题材去关注国家存在的种种现实,但大同小异的精神内核是否会让观众陷入审美疲劳,还真不好说。

  话说回来,对于中国电影市场而言,“印度热”的背后或许也正是国内电影市场的一种缺失。

  如何讲好自己的故事,打造属于我国独有的文化辨识度,让世界范围内的观众提到中国电影时,想到的不仅仅只有《战狼》或《红海行动》,这才是当下需要考究的关键问题。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6月22日
      鲜喵
      鲜喵
      战略投资 1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6月22日
      锐纳达
      锐纳达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6月22日
      迅鳐科技
      迅鳐科技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6月22日
      洋玩易福柜
      洋玩易福柜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