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单车:颠覆常识的下半场

2018-06-11 14:48· 微信公众号:接招  方浩 
   
所有创业,最终都要回到商业的本质,拼产品、拼技术、拼团队、拼运营,然后最终还要盈利。创业不是在打一场闪电战,而是一场持久战。

  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提出一年多了,到底什么是下半场、什么是上半场,一直众说纷纭。有人说下半场意味着新的风口,也有人说下半场意味着新的创业方式。其实,我觉得互联网下半场首先是对互联网上半场的“清算”。

  清算什么?就是把上半场习以为常、扭曲常识、颠倒黑白的思维认知、行事方式,全部掰过来。所以,用“拨乱反正”形容互联网下半场,可能更准确。

  互联网上半场的关键词是疯狂。疯狂的一个特征就是创业者不再为用户服务,而是为资本服务;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个创业误区:融资能力比产品运营能力更重要、谁的估值高谁就能形成行业马太效应、谁融得钱多谁就能最后胜出……

  但下半场正在刺破上半场的一系列误区和所谓的“神话”:靠资本实现指数级发展的网约车行业,随着美团等新玩家的进入而出现新的裂痕;当两年前纯流量生意已经被视为禁区的时候,头条、抖音、拼多多的出现给互联网巨头敲响了警钟;共享单车在最接近完成垄断的时候,来了一次行业大洗牌……

  今天我就想从共享单车的再次洗牌,说说互联网下半场的变数。

  从今年4月份到6月份,共享单车行业“地震”不断:先是摩拜卖身美团,紧接着是蚂蚁金服增资哈罗单车,然后就是最近OFO 高层动荡、资金链紧张的传闻。

  在2018年以前,提起共享单车,就是摩拜和OFO;提起摩拜和OFO,几乎也等同于共享单车。大部分时间里,外界关心的是两家何时合并。

  谁也没想到哈罗单车会成为最大的变数。

  6月1日,永安行公告显示,其参股公司哈罗单车新获蚂蚁金服等投资方增持20.6亿元,估值超过20亿美元。这个估值已经非常接近摩拜卖给给美团的估值,也超过了OFO目前的估值。更重要的是,自3月在全国实行免押金政策以来,哈罗单车用两个月的时间实现了70%的用户增长,日骑行订单量翻了一番。

  最近,阿里巴巴集团学术委员会主席、湖畔大学教育长曾鸣在湖畔大学上课时透露:一年半的时间内,哈罗单车逆袭摩拜和OFO,日订单总量超过前两者之总和。

  中国互联网公司的竞争,一直有一个怪圈,就是老大和老二打,最后死掉的是老三。如今,这个怪圈在共享单车行业彻底被颠覆了:老大和老二打,老三居然弯道超车、偷偷逆袭了!

  某种程度上,哈罗单车一开始连老三都算不上。这家公司2016年底成立时,行业已经变成红海,哈罗只能黄橙红蓝绿中的一个小玩家。但为何能逆袭?我觉得有以下几点原因:

  不相信大局已定

  在2017年2月,摩拜单车已经融到了E轮,累计融资金额超10亿美元。OFO也已经到了D+轮,累计融资金额超13亿美元。这个时候有人跟你说哈罗单车会在一年后逆袭,你一定认为他是疯子。

  哈罗当时融资有多难?据说哈罗创始人杨磊两个月里集中见了50多家投资机构,没有人愿意给钱。资金都追着明星企业跑,“傻子”才会在这个时候投给一个nobody。

  哈罗单车后来的融资,不得不提到一个关键人,成为资本管理合伙人沙烨。当时哈罗单车A轮投资方、GGV合伙人符绩勋把杨磊介绍给了沙烨,让杨磊和沙烨聊聊看。没想到,一通电话加一次见面,就敲定了投资意向。

  沙烨是一个在创业者人性方面看得特别准的一个投资人,是APUS、趣头条、威马汽车等企业的早期领投方,以不追风口甚至“反风口”在投资圈别具一格。

  与沙烨认识多年的光源资本创始合伙人郑烜乐评价沙烨“对于下沉市场的流量红利理解非常深刻”。

  确实,哈罗单车、趣头条在国内的切入点是从下沉市场开始的,出海公司的代表APUS也是在中东、印度、东南亚等第三世界国家做的风生水起。沙烨更愿意把“下沉市场”看作是“互联网平等化”的过程:给更多用户平等的机会使用互联网产品和服务。

  在沙烨看来,共享单车是个需要高度精细化运营的市场,看似把车投出去就完事儿了,实际上投出去只是一个起点,如何运营好才是关键。

  “哈罗当时能把大量中小城市市场做好,这个难度远远大于做好一线城市市场。能做好‘农村’的,进攻城市容易;反过来则难,”沙烨说,“哈罗的团队极其优秀,杨磊实干,有野心,执行力超强;在杨磊身上,看到的那种百折不挠的韧性、困境中逆流而上的创业者气质,非常地打动我。”

  商业是有形的,人的特质是无形的。如今看来,当时市场对OFO和摩拜的资本优势确实过于看重,导致好的团队被严重忽视和低估了。

  哈罗是在成本控制方面做得最好的一家,据说每台车每天的运维成本只有3毛钱,加上6毛钱的折旧成本,每台车每天只要收入1 块钱哈罗就能盈利。哈罗单车当时用最少的钱实现了最大的阶段性成果,是运营效率最高的一家。

  所有创业,最终都要回到商业的本质,拼产品、拼技术、拼团队、拼运营,然后最终还要盈利。创业不是在打一场闪电战,而是一场持久战。

  哪里有傲慢,哪里就有机会

  共享单车的风口一起来,一线城市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而一线城市的核心地段又是重中之重。原因很简单,不是一线城市用户多,而是一线城市投资人多。

  当年帝都东三环黄金地段,曾挤满了各家投放的单车。把产品送到投资机构门口,除了共享单车也没谁了。一线城市的用户需求被无限放大,二、三线城市的用户需求被彻底忽视。摩拜和OFO在北上广的战斗还没结束,就急着国际化、全球化,一会儿东京一会儿伦敦,逼格整得满满的,就是没人关心五环外了。

  哈罗单车一开始融得钱少,一上来就打北京、上海,无异于送死,但这也逼着创始团队想明白了需求到底在哪里、市场在哪里。与其在一线城市给对手陪葬,不如从农村包围城市,走基层、送温暖。

  其实,哈罗单车、快手、拼多多、趣头条这类公司的崛起,都是固有巨头忽视最广大人民群众基本需求的后果。二、三、四线城市的精准切入,让哈罗单车在资金有限、行业已经进入红海的前提下,迅速找到了需求尚未被满足的一个广大用户群体,也找到了低成本获取流量的法门。

  接着,哈罗单车又通过免押金的方式,实现用户体量的爆发式增长。免押金就是互联网时代的“打土豪、分田地”,不仅二线城市用户认,更让一线城市用户有种解放军进城的感觉。哈罗单车能够进城,“通行证”就是免押金。而在哈罗宣布免押的时候,摩拜、OFO自身都遇到了很大的难题,很难跟进免押策略。

  确认过眼神,遇见了对的投资人

  在摩拜和OFO的发展过程中,都出现了股东意见不合甚至极为激烈的意见分歧,但哈罗身上并没有看到这样的情况。大小股东看起来非常团结,并没有出现资方喧宾夺主、甚至越俎代庖瞎指挥的场面。这对于一家从一创立就为生死存亡奔走融资的创业企业来说,也算得上是一个奇迹了。

  只要主线对,赛道对,团队强,大部分问题都会克服。投资人只有信任团队、认同公司的长远愿景,才会尊重团队,不干预团队决策、瞎指挥、帮倒忙。好的股东能够在选择和取舍上给创业者提供专业意见和战略资源,抓大放小,不越俎代庖。

  符绩勋把杨磊介绍给了沙烨,后来沙烨又把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介绍给了杨磊,并最终引入了蚂蚁金服作为战略型投资人。

  蚂蚁不仅带来了更重要的资金,也带来芝麻信用全国免押的战略合作,成为对摩拜和OFO的致命一击。用沙烨的话来说: 共享单车没有最后的决战时刻,只有竞争对手的不断缴械和倒下,哈罗会是这个市场的遥遥领先者。

  能够找到认可公司长远发展愿景的投资人,重要性不亚于找到对的合伙人。目前看来,哈罗单车是股东关系最为稳定、团结的一家。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