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冤吗?

2018-06-12 10:37· 微信公众号:三声  黄云腾、秦泉 
   
至少,对更多的影视文娱公司来说,在当下的环境下,如果负面信息迭出的情况延续下去,可能面临更糟糕的局面。

  华谊兄弟6月11日发布的公告显示,董事长王中军和总裁王中磊兄弟,已经分别将手持的绝大多数公司股份质押。消息传出后,媒体和网络上充满关于王氏兄弟“套现”、“跑路”的言论,令这家一段时间以来深陷舆论风暴的老牌影视公司再度进入莫名的旋涡。

  尽管这本属资本市场的常见操作,“套现”、“跑路”等说法并不合情理,但舆论背后的风向变化和可能引发的连锁反应,值得整个行业关注。

  常规操作

  6月6日的公告显示,截止2018年3月31日,王中军共持有华谊兄弟股票约6.1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07%。而截止6月6日,其中的5.5亿股被质押给了华谊兄弟的保荐机构中信建投证券公司。同时,华谊总裁王中磊也将持有的1.7亿股中的1.43亿股质押出去。

  根据公告,两人质押获得的资金主要将用于“个人项目投资及股权投资。”

  不少媒体迅速将此行为解读为王氏兄弟正在“套现”和准备“跑路”。

  实际上,上市公司及其大股东将所持有的股票质押融资,在资本市场属于常规操作。通过反复的股权质押,最直接的好处就是换取账面上充沛的现金流。影视项目大都成本较高、回账期长。2017年,在上海电影节上,王中磊称电影《芳华》投资达到1亿。这部电影从拍摄到上映前后历时接近1年,并因故延期上映接近2个月。

  股权质押成为保证现金流、公司各项业务维持各自运转的重要方法。2015年,通过股权质押,华谊兄弟先后收购浙江东阳浩瀚影视娱乐有限公司、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各自70%股权,交易金额接近18亿。

  而且从华谊兄弟整体的股票质押率来看,目前不到40%,也符合最新单只股票质押率不得超过50%的监管规定。实际上,在今年3月监管新规出台前,不少上市公司的股票质押率都远高过这一比例。

  具体到王中军、王中磊兄弟,他们也并非突然将其股票大比例质押,质押比例实际常年维持在80%以上的水平。仅2013年,王中磊就分两次将其持有的华谊股票进行质押融资,比例达到所持股票的84%;王中军的股票质押比例也达到82%。

  2018年以来,华谊兄弟就曾多次公告王氏兄弟的股票质押情况。从公告来看,他们基本是在循环解押质押,即原质押股票到期还款解押后,再将其质押进行新的融资,藉此获得相对稳定的融资现金流。质押数量基本保持稳定,稍有增减部分,大多是随着其股价波动,质押物的相应增减。

  为什么舆论质疑华谊?

  值得注意的是,为什么舆论对王氏兄弟原属正常的操作,如此质疑和揣测?一方面,华谊兄弟近期一直处于舆论漩涡当中。

  从5月底开始,崔永元针对《手机2》连续发声,包括阴阳合同、明星偷税漏税等问题受到关注,上市影视公司几乎无一例外的受到影响,而作为《手机2》的出品公司,华谊兄弟更是处于焦点。

  另一方面,华谊兄弟长久以来的公司经营,令市场认为其面目不清,颇多观点认为华谊电影主业不振,正在变成一个投资公司。

  华谊一直认为,去电影单一化、多条腿走路是未来发展的有效路径,今年4月份,王中磊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还表示,“我们现在可能还需要两三年的时间去建立这些(电影之外的)业务的规模。这些都会有力地来帮助公司形成利润的增长点,或者说是维持利润的平衡性。”

  过去几年,华谊先后投资了掌趣科技等游戏公司,也投入巨资在各地建设电影小镇。但看起来,资本市场和普通公众,仍然把华谊视为一个主业没落、不务正业的影视公司。

  例如,2016年时,华谊兄弟当年年度利润为8.08亿,同比下降17.21%。这一数字来源自华谊兄弟当年共减持掌趣科技股票套现12.76亿,确认“投资收益”7.45亿元,相当于2016年华谊净利润的92.2%。

  尤其是此前华谊为了绑定冯小刚、李晨等导演和明星,给出“天价”收购后者创办的东阳美拉、东阳浩瀚等公司,也给资本市场和普通投资者留下了不好的形象。

  种种积累,加之此次围绕《手机2》的舆论发酵,令公众对华谊兄弟的信任降至了冰点。

  华谊已经在试图扭转公众心中形成的认知,宣布增加在影视领域的投入。2017年三月初,华谊兄弟电影与工夫影业一口气发布了五部工业级大片项目,其中包括《阴阳师》、《狄仁杰之四大天王》、《画皮前传》、《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以及《黑色假面》。但截至目前,除了此前的《我不是潘金莲》、《芳华》和《前任3》,华谊的努力还未有更多成果体现。

  更糟糕的局面

  事实上,文化娱乐公司提供给资本市场的争议一直频发,这种不信任感或脆弱性始自于过去部分文娱玩家狂飙突进式的资本运作。

  比如,2015年华谊与东阳美拉、东阳浩瀚等公司的收购。依照当时的公告,华谊与东阳美拉签署了五年总计6.75亿元的业绩承诺。如果业绩完不成,冯小刚需要用现金补足目标业绩的差额。但扣除这部分现金补偿,冯小刚等出让方仍旧稳赚3.75亿。

  事实上,即使排除文化娱乐公司的争议性操作,作为公众和舆论关注的焦点,头部明星与大公司组成的联合体一旦发生负面信息,更容易产生连锁反应。

  与《手机2》导致华谊兄弟等一系列A股公司股价下跌类似,今年年初,同样涉及范冰冰的剧集《巴清传》,因主演高云翔卷入性侵风波,而导致制片方唐德影视股价下跌。事件爆出时,唐德影视当天蒸发市值超过8.5亿。

  市场上对于明星的影响力正在经历从狂热回归肃清的过程。2017年,赵薇旗下龙薇传媒试图以51倍杠杆控股万家文化。最终证监会介入,以罚款赵薇、黄有龙夫妇60万元人民币,禁入证券市场5年收场,否则,“金融机构就要承担30个亿的风险”。

  早在去年,证监会就针对“土豪”、“妖精”、“害人精”等发表过整治宣言。针对文娱类公司的资本运作的监管加强在去年就已开始,多起针对影视公司的并购重组被否,过去一段时间,也有多家拟在A股上市的文娱类公司撤回上市申请。

  在今天晚上发布的公开信中,王中军经历近日风波首次发声。他强调,之所以在此时“站出来发声”,“是为了保护全体股东,也是为了保护中国影视行业几代从业者所付出的不懈努力不被肆意破坏”,并表示,“未来,华谊兄弟将继续用作品和业绩说话,用公司成长回报各位一直以来的信任。”

  这番表态意味深长,至少,对更多的影视文娱公司来说,在当下的环境下,如果负面信息迭出的情况延续下去,可能面临更糟糕的局面。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8月13日
      喜马拉雅
      喜马拉雅
      E轮 40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13日
      掌柜攻略
      掌柜攻略
      A+轮 3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13日
      术康
      术康
      B轮 4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13日
      TONOT
      TONOT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