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商学院王潇:素质教育是新中产阶级对于教育新需求的解药

2018-06-13 11:55· 投资界   
   
我们发现新中产阶级,他们在二三线城市甚至偏远城市,他们很多人出过国,或者他们的孩子没有在国际学校,是在传统的公立学校,他们依然希望孩子可以随时随地接触到国际化教育资源,不仅仅是出去游学或者留学这么简单。

  时至今日,涵盖教育、IP、新媒体、消费等诸多方面的文化产业,不断影响着人们体验新的生活方式,也正在成为各地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优化产业结构、提升区域综合竞争力的重要着力 点。近一阶段,不少区域针对文化产业设立政府引导基金、产业母基金,推动市场化产业基金的蓬勃发展。而文化产业也在以其繁荣的态势,推动着社会发展与创新实现。

  2018年6月8日,清科创业、投资界携手华盖文化基金走进厦门鼓浪屿,召开“万物有声 文化鼓浪”2018文化产业峰会,汇集业界投资机构、文化产业知名企业、厦门政府代表、上市公司 、厦门产业引导基金以及合作伙伴,把握行业强劲势头,剖析“新媒体、新体验、新科技”的投资逻辑。

  会上,少年商学院联合创始人王潇发表了以“新中产阶级的教育新需求:少年商学院在线素质教育探索”为主题的内容演讲。

  以下为演讲内容速记整理:

少年商学院王潇:素质教育是新中产阶级对于教育新需求的解药

  各位投资人大家好,各位朋友大家好,我今天讲的主题是《新中产阶级的教育新需求》。

  我的分享要讲三个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名字叫做梦想启航。我读大学的时候第一个故事名字叫做梦想启航。我大学教授是一个非常有名的数学系教授,他说我觉得你有讲数学的天分,要不要讲课,我说好。于是我走进教师,在美国成为一名中学老师教数学,我进入教室的时候我说不要把孩子教给考试机器,我要教给他们真正的核心东西。

  教育的基本原则在于使人民在孩提时代就能建立良好的思维体系,任何填鸭式教育只会让人头脑空空,只有在早期教育中融入寓教于乐的成分才可行。

  教育的目的和考试分数无关,目的是帮助人们获得人生果实,挖掘人的潜能和提升人的尊严,这是我们的初衷。当时我在美国,很多同学说我们去一家投资基金去做VC,还有一些朋友说你想做教育,那就回国开一家留学公司。我躺在床上说这个不是我想做的事,我想做一个教育纯粹的东西,于是我加入少年商学院。

  我们这群人在一起就思考,到底21世纪青少年最重要的能力是什么?我们发现创造力是最重要的,创造力是21世纪学生最重要的一个能力。我们说能不能找到一个系统培养孩子创造力的方法,我们找了好多资料,发现设计思维在美国、在青少年教育里面非常流行。

  什么是设计思维?就是它源自于斯坦福大学的设计学院,最早在硅谷创业小公司里面做新产品研发,但是现在已经变成美国很多青少年都用的一套创造力的培养体系方法。我们找到这个东西非常兴奋,于是坐飞机到斯坦福大学,跟教授深谈见了三次面,他讲了好多公司,包括他跟乔布斯之间的故事。他让我见K12教育领域的项目负责人,带我到斯坦福大学体验设计思维。然后还带我去了柏林,找到了另外一个教授,这个教授后来自己飞到广州,当时我们办公室非常小,然后就跟我们各种说,说应该怎么做怎么做,我们一起头脑风暴一下,两天的时间20多个小时就在这个小房间里面一直讨论。之后在广州办公室旁边租了一个教室,让学生模拟这个过程验证这个方法能不能落地,最后实现了。我们成功地将设计思维带到了中国,开始了创业征程。

  我们前期做了无数的尝试,在北京、广州、上海、深圳,还有成都、青岛,我们带去很多的学校,学校采购我们很多线下的项目,家长看完之后都觉得你们做的确实就是我们这一代,80、70成为家长之后,他们对于素质教育的需求。我们收到好几万条家长的好评。

  现在如果你打开斯坦福大学的官方网站上可以看到商学院在地图上的位置,所以我们成功了。这是第一个小故事的结局。

  我曾问教授为什么这么想帮我?他说一个单词叫“对于一个事情的极度的热爱”,这是我们情理之中的故事。但是还有一个意料之外的是,我们在线上接触家长的过程中,发现了教育的新需求。

  我们发现新中产阶级,他们在二三线城市甚至偏远城市,家长用户画像是什么?他们很多人出过国,或者他们的孩子没有在国际学校,是在传统的公立学校,他们依然希望孩子可以随时随地接触到国际化教育资源,不仅仅是出去游学或者留学这么简单。

  第一就是更注重孩子综合素质,80后、70后的父母,平均收入30万左右,他们非常愿意看重孩子的综合素质。

  第二是拥抱更好的教育内容,家长原来信息不对称,所以他们现在在找这个。

  第三随时随地国际化学习。

  第四更愿意接受互联网上课模式。

  第五更愿意让孩子参与社会化学习,社会化实践。如果大家有孩子,现在学校教育改革是不是越来越素质教育,每周要有10%时间做综合素质培养社会实践的活动,让学生动手实践,这是一个实践,阻挡不住。要借助更多的互联网科技。

  第二个故事叫做重新出发,怎么出发?我们线下积累了很多经验,我们想做大班制,不要一对一,一个好老师讲为什么不能给很多人讲?于是我们就尝试了,我们做了很多互联网上直播的大课。

  其中一个故事,拯救书店计划,现在书店很多倒闭了,很多书店如果没有帮助支持的话经营不是很好。德国老师说我们做一个真实的项目,我们共同开发一个互联网直播课程,召集全国各地的孩子一起来改造,并且设计未来的书店,这听起来很有意义。两位老师来自德国,他们非常的资深,平时就是给德国世界五百强的培训,他们听到给青少年做,就配合我们。

  怎么做?我本来说全国招生就好了,没有想到根本拦不住,有学生是在洛杉矶、巴黎、新加坡、悉尼,他们华人孩子都想参加,这些东西是新中产阶级的需求,原来不可想象的,原来你想听国外教师上课必须去国外,现在只需要打开电脑。

  怎么上课?就是我们打造一个全新的模式,非常流畅的模式,有六个步骤,我们开课前给学生讲直播课程,然后让他们线下挑战,完成提交作品,个性化的点评,虽然上课是大家一起上,大家每个学生都是个性化点评。就是线上课程直播和线下实践,我们叫混合学习方式。作品和作品交流,现在有8万份作品,我们开线下博物馆,让全世界孩子在互联网上看一个虚拟的博物馆。

  书店调研以及游戏化的方式,课程不枯燥,就是变被动学习为主动学习。我们让学生一上我们的课停不下来,他们为了拿勋章就反复上三次课,去提高他的作品,这个在传统学校里很难实现。

  他们设计很多很多的方案,有些擅长手绘就用手绘,还有演讲,各种各样的方式展示你的想法,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你只要讲出来我们就会尊重你。所以这些学生特别喜欢在少年商学院上课,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尊重他。

  还有学生因为在完成很多挑战之后,拿他的作品参加各种各样的比赛,有获得一等奖,还有去到美国。

  少年商学院有四大学院,就是一个在线大学的小学版,每一节课让你的孩子特别喜欢。

  知识付费,有没有方式是能够让孩子在车上把手机放在旁边,听老师给你讲,这些老师讲的很有东西,所以我们在全力打造各种各样的好的音频知识付费的内容,在今年或者明年有巨大突破。

  我们老师遍布全球,我们只招最有智慧的人给孩子上课,并且他必须喜欢孩子的素质教育。

  我们建了很多学校,跟北京市知名的学校做了项目,我做了一个小学做北极博物馆大改造,9月份要带这个学校到芬兰的博物馆完成。

  我们希望在厦门如果有学校可以和我们发生连接。

  6万线上线下学员加8万学生挑战作品,这就是我们少年商学院提交的答案。

  如果大家想看我们的评价,我们的官方网站有几百条滚动出来播放的,这些就是素质教育在变革的重要的证据。

  也感谢这个时代,这个时代让我们这种模型最终跑通,少年商学院混合式学习,游戏化学习、社会化学习,解决新中产阶级对于新需求的解药。教育快了就是慢了,慢了就是快了。

  我们出了一本书,前几章写的是斯坦福,我们跟他们并列站在一起,向全世界发售,现在只有英文版没有中文版,这个记录在线素质教育这条路,已经被纳入了。这是前无古人的事。

  前两天我和张华还有另外一个合伙人去了沙漠,想走出去感受一下,我们到了沙漠才发现原来沙漠比我们想象的残酷极了。我们参加十公里挑战赛,进沙漠之前我穿了羽绒服,张华老师就是衬衣。

  我们四点钟到了沙漠,五点钟进了沙漠。领队说你们来的今天就是今年最惨烈天气变化的一天,风沙很大,下的大雪,我们住在一个破盒子里面,没有汤没有水,忍受饥饿、还没有灯,结果晚上我看到满天的星星。放开眼以后推开门发现太美了,要打开你的视野。

  我们完全没有装备,我们跟着专业的徒步爱好者出发,于是我们就开始了。最终的结果是我们三个人前三名走出沙漠,而且远远领先于那些人,我发现他们走的过程中只要有高沙丘就会绕,后面跟着人也会绕,我们突然发现那个沙丘真的很高,因为前天晚上下雪,当你翻第一个沙丘的时候感觉你可以承受这个,所以有沙丘我们就直线往前走,最终就上下,越过一个一个沙丘,我干脆把鞋脱了,连滚带爬我们跑出去以后,说我们虽然没有拐杖没有鞋,但是我们是第一个。

  在所谓的捷径和难走之间我们一定选择后者,我愿意走最难的,而且翻过沙丘看到你们没有看到的景象。我觉得这个就是做素质教育的精神,就是少年商学院在培养孩子,这是一个慢活,是一个沙漠式的教育。

  最后也分享一下少年商学院的两句话,释放所有孩子主动支配,而不是被动接受人生的潜能,这是素质教育的本能。少年商学院的使命让这个世界成为孩子的课程,谢谢大家!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