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员工:主要出口的是员工血与泪,而不是汽车

2018-06-19 11:19· 猎云网  编译:罗伯特 
   
“作为特斯拉的一名员工,当我看到我们的首席执行官在公众面前撒谎时,我感到很羞愧。”

  2017年5月,《卫报》对特斯拉的工作环境进行了一次调查,并且发布了一篇报道。报道显示,该公司的电动汽车厂中员工受伤率极高。在这之后,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向全体员工发送了一份邮件。

  在信中,马斯克写道:“文字无法表达我对你们安全和幸福的关心。我希望,从今往后,你们无论有任何的伤病都要马上向我告知,无一例外。我每周都会和安全小组进行会面,与每一个伤患交流,这样我便能了解到该如何把事情做得更好。之后,我也会去到生产线,与工人们执行相同的任务,感受他们所处的环境。”

  马斯克就像是魔术师胡迪尼,只不过他的戏法是把员工生命受威胁的事实,变成了在媒体面前自我宣传的又一手段。如果,他能遵守承诺的话,那该有多好。

  “他没有见过我。” Richard Ortiz 说道。他是特斯拉工厂里的一名工人,曾在2017年7月受工伤。

  “那只是说说而已,都是公关手段罢了。”另一名特斯拉的在职员工说道。他表示,马斯克话说得很漂亮,但是他从来没有真正来看过自己手臂上的三道伤痕。

  “我已经把自己的事件上报了,但是他还是没有见过我,”第三名特斯拉员工说道,他在10月份的时候受过伤,“如果他真的要去见所有受过伤的员工,那他起码要在这里呆上半年。”

  马斯克是否打算履行他的诺言,去见“每一个受伤的人”,这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但在过去一个月里,在接触了十余名在职或离职员工之后,我们了解到了这样的一个事实:公司老板对股东和客户夸夸其谈,许下了许多无法兑现的诺言。虽然,这位亿万富翁的口吻和过于乐观的态度,的确让粉丝和受众们兴奋不已;然而,许多工厂的工人们却认为,这些所谓的诺言却附带着沉重的伤害。

  《卫报》采访的工人中,有6人曾在工作中受伤。但他们表示,没有一个人曾经收到过马斯克的慰问,也从来没见过马斯克在流水线上执行任务。

  特斯拉一名发言人说,马斯克曾多次与受伤的工人见面,并时常在流水线上工作。此外,他还提供了10名工人的名字,表示这些工人可以证明这一点。发言人说道:“埃隆是去过工厂的,他几乎每天都在生产线上”。马斯克现在还是旧金山另外两家公司的CEO,分别是SpaceX以及Boring Company。“他身上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与员工直接交流上,询问他们希望如何改善工作环境,以及有什么困扰。”

  Jimmy Guajardo受雇于一家转包的临时中介机构,主要负责的工作是Model 3的生产,他说道:“我只在这里呆了五个月,但见过马斯克四五次。看到他能来到生产线上,感觉真的很好。”

  在特斯拉提供的10个人的名单中,《卫报》联系到了4名,其中包括上文的Jimmy Guajardo。这4个人都没有在工作中受过伤,但是他们都赞扬了马斯克,说曾经在工厂中见到他。

  每天12小时,每周6天…这就是流血流泪的原因

  之后,特斯拉的工人们成立了一个工厂工会,Ortiz是其中的一名成员。他认为,即使马斯克真的去感受了一次伤患的工作内容,他也不太可能真正了解到这份工作的挑战和潜藏的危险。

  “一件事做一个小时并不难,”Ortiz说道:“必须要像我们一样,每周6天,每天12小时…过一过我们的生活,你才知道生活是多么折磨人。”

  马斯克承诺会去见每一名工伤病患,这只是他夸夸其口的例子之一。这位CEO因为常常夸大自己的业务,一直备受诟病。他曾宣布已经获得了纽约政府的批准,开通一条通往华盛顿的超级高铁——没做到;他曾承诺在2017年测试一辆完全自动驾驶的特斯拉汽车——没做到;他曾表示Model 3的产量会在2017年达到每周5000辆——还是没做到。

  一名特斯拉的移民员工表示,马斯克的做所与所言缺乏“原则”。他说道:“在我的国家,有这样一句谚语,即使你的敌人是一只兔子,你至少也应该看到他耳朵很大这个优点。所以,我喜欢埃隆·马斯克,至少他梦想是很大。”

  但随后,他补充道:“我很惊讶,他为什么总是给出这些遥不可及的数字。他会说,我们要在某个日期前成产某个数量的汽车,但是我们根本没办法达成这个目标。对我来说,一个负责任的人应该信守诺言。”

  “作为特斯拉的一名员工,当我看到我们的首席执行官在公众面前撒谎时,我感到很羞愧。”

  “不敢相信他会说这种话”

  尽管特斯拉的员工都已经学会轻描淡写地看待马斯克的说辞,但是这位亿万富翁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声明还是笼罩在工作场所之上,通过邮件、资方财报电话、媒体,以及社交平台。

  2017年5月,马斯克给整个公司发送了一篇邮件,标题为《做正确的事》,里面阐述了关于“为少数族裔充分考虑”、“不做混蛋”等内容。

  17年晚些时候,特斯拉遭到了多起员工诉讼,他们声称自己在工作场所遭遇到了性骚扰、性别歧视、种族主义歧视,以及性向歧视。这个时候,这封邮件再次出现在了公众面前;其中一项诉讼涉及到了邮件中的一句话:“如果有对你言行不逊,但是他真诚道歉了,那么重点在于你要厚着脸皮接受道歉。”

  之后,特斯拉在博客中为这封邮件辩护,声称“厚脸皮”和“接受道歉”的反面观点指的是“没有宽恕之心的冷酷世界”。

  但对于一些特斯拉员工来说,这封邮件被视作为骚扰和歧视开绿灯。

  “不敢相信他说出这种话”,一名特斯拉黑人员工说道,他自2014年10月以来一直在该公司工作,“这就像是为他的人力资源部门和管理团队开了一扇便门,让他们采取相应的行动。”

  因为害怕遭到解雇,这名员工不愿意透露自己的身份。他觉得,因为自己黑人的身份,被当做了“一个傻瓜”。

  他说:“如果有人在工作场合对我出言不逊,把我叫做‘黑鬼’,我不认为我能够像邮件说的那样,厚着脸皮去接受道歉。工作场合的种族歧视是非常严肃的一件事。”

  另一名特斯拉工厂的工人Branton Phillips也表示,马斯克的“厚脸皮”成为了别人行为不轨的借口。

  “我绝不会让我的女儿在那里工作”,这位55岁的材料主管说道,“就像夜总会一样,这是不正确的。那些看到性骚扰发生的领导和主管们,他们想要大事化小,然后就说‘别大惊小怪,小姑娘,脸皮厚一点嘛’。”

  一名在特斯拉工作的退伍军人表示,“厚脸皮”已经成为了特斯拉管理层的一种“轻蔑哲学”。他补充说,他曾听到工人们说出了“黑X”这一词,却没受到任何惩处。

  特斯拉发言人说道:“公司绝对反对任何形式的歧视、骚扰和不公平行为。”这位发言人表示,邮件并没有发出任何信号,让他们粗略对待骚扰问题。

  然而,关于许种族歧视的“厚脸皮”并不是这位退伍军人反对的唯一语言。今年春天,在两封致公司员工的电子邮件及一通财报电话会议上,马斯克用了另外一个词语,描述了特斯拉停滞不前的问题:“藤壶”(Barnacles)。

  当公司老大开始使用某个词语时,其他人也会开始思考和解读它。

  “我们合作的第三方承包公司的数量已经失去控制,所以我们必须清除掉面前的这些藤壶,”马斯克在电话会议上说道,“藤壶层层覆盖,所以我们要移除的数量并不少。”

  特斯拉发言人说,马斯克指的是承包商公司,而不是分包雇员。但不管马斯克的意图是什么,许多通过转包的人事机构进入特斯拉的工人都觉得自己遭到了侮辱。

  通过人事代理机构进入特斯拉的那位退伍军人说:“当公司老大开始使用某个词语时,其他人也会开始思考和解读它。” 这名员工在特斯拉呆了8个月,然后被该公司直接录用。他表示,这就有点像特朗普把一些国家称为“废物”,或是美国军队常常用脏话来侮辱敌方士兵一样。

  在马斯克电话会议结束的一星期之后,他向《卫报》说道:“当埃隆把底层员工称为‘藤壶’之后,那些管理层的经理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从这里滚出去吧,你这个藤壶’。说实话,我最近这星期听到这个词的频率,比我辈子都要多。”

  “主要出口是血与泪,而不是汽车”

  2016年,一名在军事和私营部门有着丰富经验的工程师去到了特斯拉工作。但是,他很快就开始对自己作为项目经理的新工作感到不安。

  这位已经离职的工程师说道:“如果你想要去一家能让你按时完成工作的公司,那肯定就不是特斯拉。如果你真的这样做,他们会把你送回家。我以前的工作很看重过程,但是在特斯拉,讨论‘过程’的时间太久了,(结果才最重要)。”

  对于很多工程师及普通员工来说,严苛的工作环境与马斯克的那些夸夸其谈的预测有着直接的联系。对于一些员工来说,比如工程师,高压和长时间的工作严重干扰了他们的家庭生活。此外,特斯拉的工作经历还给另外一些员工带来了不可磨灭的创伤。

  “那一天,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40岁的Mark Vasquez说道。2015年的某天,当他在特斯拉工作的时候,伤到了背部,造成了永久性的伤害。之后,他被分配到了收入低微的“轻型”工作的部门,他住的公寓也没了。为了维持生计,Vasquez不得不变卖自己的财物,而且等待着他的还有腿部常年的疼痛和麻木问题。

  “我不出门玩,也几乎见不到朋友。让他们看到我这个样子,太难过了。现在,我走10分钟就得喘口气,必须停下来坐一会儿…当我不得不去一趟商店的时候,我也必须得靠电动滑板车。我不想这样。”

  另一名工人描述道,他进行了两次手术来治疗双手的腕管综合症和肌腱炎。他认为,这是因为他每周工作12小时,并且需要把手举过头顶来处理吊在上方的汽车。

  “如果我懒一点,我可能就不会受伤了,”这位工人说,自己现在仍然不时疼痛。当他还在特斯拉工作时,他发现被分配到“轻型”工作部门是一件很丢脸的事儿,好比“戴了个破帽子,站在全班面前”。但是,在2014年,这位41岁的工人并没有其他选择。他说:“最大问题是,我只能靠双手谋生。我知道怎么做的、我被吩咐去做的,都需要我的这双手。”

  特斯拉发言人为公司辩护:“我们永远把安全放在生产问题之上,而且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去年,我们的产量增加了20%,受伤率下降了20%。”

  然而,调查报告披露中心(Center for Investigative Reporting’s Reveal)却对特斯拉的受伤率数据产生了严重的怀疑。工伤率是需要上报给安全管理机构的;但是披露中心发现,特斯拉并没有在白皮书中提到这一点。正因如此,公司的安全记录要比以往表现得更好。于是,政府展开了调查。

  最近几个月,特斯拉卷入了三起诉讼,被指控违反了加州劳动法;原因之一就是,没有为工人提供法定的休息时间。不过,特斯拉回应,其提供的膳食、休息时间以及加班费用是明确在法规法规标准之上的。

  一名员工表示:“我经常要在厕所和吃饭两者中二选一。这不是说累不累的问题,而是如果你不上厕所的话,你的工作肯定会受到影响。”

  上文提到的Phillips表示:“在高压、高强度及高难度的工作之下,工厂已经成为了一个血雨风暴。我们这里没有所谓的安全第一的文化,公司不停地催促我们加快生产。伤痕累累、哀鸿遍野。”

  那位退伍军人则说道:“公司出口的是血与泪,不是汽车。”

  随着媒体的持续关注,马斯克也开始用他一贯无所克制的作风来讨论此事。

  2017年6月,他在公司股东大会上表示:“我们正在努力,把工伤率降至汽车行业的一半以下。”报告中心的数据显示,该公司2017年的总体工伤率最终超过了行业平均水平。

  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马斯克打出了同样的牌,声称公司的工伤率仅为2018年行业平均水平的一半。一位股东问马斯克,为什么总是没办法按设定的时间表完成工作;马斯克回应说:“这也是我在努力改进的地方。总的来说,我还是相当乐观的。”

  编者注:本文作者为Julia Carrie Wong,《卫报》科技专栏作家。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