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哥”雷军与他的小米香港秀

2018-06-24 09:32· 微信公众号:腾讯深网  王潘 耿荷 罗飞 
   
资本市场最终也只能接受小米550亿美元至700亿美元的定价区间,低于小米此前的预期。

  星期六中午,一身休闲打扮的马云从香港四季酒店匆匆走出,在他身后是一名一身西装革履的保镖。与以往其他富豪滞留不同,马云是特地赶来参加下周一支付宝的活动。

  15分钟前,雷军刚刚在同一地点结束了小米IPO发售全球新闻发布会。而再过十五天,雷军即将在这里实现四年前马云未实现过的梦想——以“创新”的同股不同权的方式在香港上市。

  2013年,马云竭力推动阿里以不同股不同权的形式在香港上市,引发香港轩然大波,最终阿里转赴美国上市。如今回望,那一年成了改变香港上市制度重要的一年。

  马云当时公开表示,希望阿里巴巴赴香港上市,但条件是需采纳合伙人制,即同股不同权架构的一种。消息一出,香港市场反对声此起彼伏。他们认为,相较于美国成熟的集体诉讼制度,现阶段的香港并没有完备的措施,以保证投资人的权益。

  为了争取阿里巴巴赴港上市,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左右游走,强调香港需抓住阿里巴巴这个电商巨无霸带来的机遇,以免被时代抛弃。然而,最终在市场强烈的反对声中,李小加和马云的声嘶力竭化为泡影。阿里巴巴最终选择赴美上市。当日后被媒体问及为何选择美国时,马云抛下一句“我们被香港拒绝”。

  如今,雷军的小米很有可能将成为第一家享受马云奔走“成果”的企业,而在不久的将来,马云自己的蚂蚁金服也很可能成为另一家以同股不同权形式赴港IPO的公司。

  不按惯例的香港首秀

  6月23日早上8点半开始,四季酒店变得异常热闹,背着双肩包的媒体记者们陆续走了进来,等待一个半小时后开始的发布会。

  按照以往企业在香港上市的惯例,如果周一开始公开招股,绝大多数企业都会选择在周日举办IPO发售新闻发布会,配合第二天招股进程。还有少数企业会选择在工作日举办,但像小米这样在周六举办确实少见。

  一位负责跟踪小米日常新闻的同行甚至打趣说,雷军不会是要赶着周日回去写PPT吧?因为小米下周一又要马不停蹄地发布小米平板。

  连雷军在记者会开始时也表示:“这个发布会周末开,还是挺惊讶的,谢谢大家。”

  小米IPO新闻发布会定于10点开始,早前小米的外部公关公司发出的邀请函写明,媒体需要在9点半之前到达,并完成登记,需提前半小时到场,在香港的记者会中,也属少见。他们或许是预期记者会现场将非常火爆。

  位于香港四季酒店二楼的会议厅内,300个座位整齐排开,供媒体记者、小米工作人员以及上市相关工作人员就坐。10点新闻发布会开始后,现场大约仍有三分之一的空位,并未出现异常火爆的局面。

  “早晨!香港!”会议厅前方的大屏幕上,循环播放着以这句话开头的小米官方宣传视频。

  虽然雷军并未像5年前的马云,高调宣布加入香港优才计划,成为香港永久居民,在香港置业,以博取香港人民的信任,但无论这句广东话的早上好——“早晨”,以及早前小米与李嘉诚的长和集团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也均是小米为了拉近与香港的距离做出的努力。

  10点刚过,宣传视频声音停下,负责小米上市的牵头行之一高盛的工作人员做了简短介绍之后,小米的管理层正式登场,管理层包括创始人兼CEO雷军、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林斌、联合创始人黎万强、洪峰、刘德、王川以及首席财务官周受资。

  这是小米管理层们在香港的公开首秀。今年4月,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周光平和黄江吉从小米辞职,他们二人并未出现在香港的活动现场。

  雷军化身“罕见哥”

  在雷军的演讲中,有将近一半的内容都在讲小米的产品,以至于让人有种来到了小米新品发布会现场的错觉。

  从被三家艺术博物馆收藏的全面屏手机小米MIX到后盖完全透明的小米8透明探索版,从平衡车到扫地机器人,从小米手环到空气净化器,雷军都如数家珍。

  雷军花大篇幅对小米的产品进行讲解,主要在于香港人对小米不够了解。因为小米在香港市场的热度并不高,其在香港的知名度远不如中国大陆,甚至还不如印度、印尼等市场。

  两天前,小米已在香港举办了投资者路演活动,雷军频频爆出他“发明”的小米概念词:“小米全球独一无二”、“小米应该是腾讯乘苹果的估值”、“小米是新物种”……惹得现场投资人大笑不止。

  这次新闻发布会,雷军又频繁用新词来概括小米。虽然资本市场对小米IPO的估值充满争议,但在雷军看来,小米从商业模式,到粉丝数量,在全球都独一无二,他在现场更是多次用了“罕见”来赞美他一手创办的小米:

  “经过内部的补课,包括国际化的扩张、新零售的扩张,经过两年的夯实基础,小米走出了低谷,重新开始迎来新一波的成长。这在全球的手机行业是极为罕见的,因为没有任何一家手机的大公司下滑以后能够成功的走出低谷,这也说明小米有超强的竞争力。”

  “经过跟我们的投资者反复的沟通,大家认为在小米身上有一件事情是独一无二的,小米是全球罕见的既能做硬件,也能做电商,也能做互联网的全能型的企业。这种企业在今天的市场上非常罕见。”

  此后,雷军在介绍小米的国际化战略时举例,1年前小米进入欧洲市场,而欧洲市场增长远超想象,进入欧洲1年间,销量增长10倍,目前排在欧洲市场第四名,1个月前小米在法国开办了第一家授权店。

  他在现场的大屏幕上展示了授权店开业当天的拍摄的照片,冒雨前来的顾客,打着伞在店外排起长龙。雷军对着大屏幕上的照片不禁感慨,没想到在小米在欧洲还有这么多“米粉”。

  他进而抛出了一个反问句。“小米做感动人心、价格厚道的产品,全球有哪个产品有这么多粉丝支持?有这么多粉丝支持也是全球罕见的。”

  雷军的“罕见风”也感染了小米首席财务官周受资和小米总裁林斌:

  周受资在回答提问时说:“您不用想小米是一家硬件公司,还是互联网公司,还是电商公司,我们是市场上罕见的既能做硬件,也能做互联网,也能做电商的公司,这种公司基本不存在,所以我们应该是有自己特色的公司。”

  在谈论小米的创新能力时,林斌称,小米目前已经申请2.3万件专利,7000件获批,小米创业短短8年间的创新能力,全球罕见。

  梦碎CDR

  小米的“野心”并未止于成为香港同股不同权第一股。这家成立仅8年的智能设备公司,还希望成为第一家在内地发行CDR的独角兽公司。

  根据此前小米的招股书披露,小米将在内地发行CDR,同步在香港上市。而小米最初预计的上市节奏大概是,先在内地CDR上市,一两天后再前往香港上市。

  对于这样的计划,资本市场普遍认为,雷军的运气太好了,因为通常来讲同样量级的企业,在A股IPO的市值普遍要高于美股和港股,一旦小米先在A股IPO,有一个比较高的市值,就有助于其后续在港股的IPO。

  但这个计划,在中国农历端午节期间落空了。就在CDR上会前夜,资本市场关于小米估值的定价还仍是分歧焦点。有人觉得700亿美元或800亿美元是可以接受的,但同时又不少投行人士认为小米的估值甚至不应该高于400亿美元,后者显然是雷军和小米其他股东所不能接受的。

  6月19日早间,小米发布公告称,“公司经过反复慎重研究,决定分步实施在香港和境内的上市计划,即先在香港上市之后,再择机通过发行CDR的方式在境内上市”。

  由于CDR被延后,要先在香港上市的小米就面临着巨大的估值压力。为了说服投资者接接受小米的高估值,雷军和小米管理层最近几个月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如在今年4月小米武汉发布会时雷军就宣布小米硬件综合利润率低于5%,以告诉外界小米不靠硬件赚钱是一家互联网公司。

  但即便如此,资本市场最终也只能接受小米550亿美元至700亿美元的定价区间,低于小米此前的预期。

  在这次新闻发布会上,小米推迟发行CDR的话题,被全球媒体记者追问了3次,但小米管理层显得并不愿直面这个问题。

  在第一次被问及推迟发行CDR时,雷军让小米首席财务官周受资作答。周受资称,CDR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创新,小米荣幸成为首批试点企业之一,这是中国监管对小米的支持,过去几个月,小米做了很多工作,来确保CDR发行成功,所以决定先在香港上市,然后再发行CDR,这得到了证监会的认可和支持。

  但这样的回答显得太官方,并不能让人满意

  几分钟后,现场记者第二次问到了CDR,又被周受资一笔带过。于是轮到路透社记者提问时又问到了CDR。现场主持人忙着打断说,这个问题周受资刚才已经非常好的回答过了。但是记者们并不认可。

  被多次追问之下,周受资终于对小米CDR的预期发行时间进行了回应,称目前没有相关计划,他还否认了小米和中国证监会在此事上存在分歧。

  过去几周,小米CDR发行从被中国证监会特事特办、闪电过会,预期可以获得一个高估值,到不确定性太多不得不暂缓,不得不接受先在香港上市的唯一选择。回看整个过程,可以说现实与理想的落差极大。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雷军携一众小米高管步出四季酒店,中午的香港下起了小雨,天色显得有些灰暗。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