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FF?

2018-06-26 08:11· 微信公众号:棱镜  张庆宁 李思谊 王丹薇 
   
恒大3亿美元的投资于2017年圣诞节前敲定。2017年12月13日,FF内部宣称完成10亿美元的融资。“只有FF内极少数高管知道,范围不超过5个人。”当时,一位消息人士对腾讯《棱镜》表示,投资方希望低调此次融资的消息,不希望透露更多细节。

  作为贾跃亭的新救兵,恒大老板许家印千呼万唤始出来。

  6月25日,恒大健康(00708.HK)公告称,恒大集团以67.46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间接获得Smart King公司45%的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这意味着恒大正式入主美国新能源汽车公司Faraday Future(下称FF)。

  在恒大集团正式入主FF后,恒大方面将委派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总裁夏海钧担任Smart King公司的董事长。

  公告内容显示,早在2017年11月30日,香港时颖公司与以贾跃亭为代表的FF原股东以合资模式设立了一家新公司Smart King,时颖出资20亿美元获取合资公司45%股权,而FF原股东以FF拥有的技术资产及业务入股,获取合资公司33%股权,而剩余22%股权将作为股权激励预留给公司员工。

  根据合并协议,时颖已支付8亿美元的投资金额,剩余12亿美元投资将于2019年12月31日及2020年12月31日之前各支付6亿美元。

  腾讯《棱镜》自恒大官方获悉,此次恒大收购的Smart King全资持有“FF美国”和“FF香港”,位于广州南沙的研发生产基地由FF香港全资持有。

  2018年4月8日,在恒大的牵线之下,FF香港全资持有的子公司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下称“睿驰汽车”)斥资3.641亿元,正式拍得广州市南沙区一块约601亩的制造业用地。

  至今,贾跃亭在许家印的投资加持之下,重新开启国内造车路。两人能否上演一场反转剧,依旧是未知数。

  至少从Smart King现有股权和投票权的设置来看,两人对彼此都不放心。

  时颖只是“过客”

  恒大对FF觊觎已久。

  早在两个月前,4月8日,腾讯《棱镜》即从不同信源处独家获悉,恒大参与了FF的新一轮投资。

  一位接近交易的知情人士称,恒大集团位于香港的基金在2017年年底,投资了FF注册于开曼的离岸公司,投资金额约为3亿美元。当时,FF的估值不足15亿美元。如果以此计算,恒大集团可能持有FF位于开曼的公司20%的股份。

  上述人士透露,以恒大集团为代表的财团在签署投资协议前后,先支付给FF账户1亿美元的资金,用于帮助FF渡过难关。

  “恒大的投资是救命钱,否则FF可能面临破产的危险。”该知情人士称。

  恒大3亿美元的投资于2017年圣诞节前敲定。2017年12月13日,FF内部宣称完成10亿美元的融资。“只有FF内极少数高管知道,范围不超过5个人。”当时,一位消息人士对腾讯《棱镜》表示,投资方希望低调此次融资的消息,不希望透露更多细节。

  随后,在2018年年初,恒大集团作为投资方已经向FF Global 所属的FF 美国和FF(中国)派驻了财务人员,对FF的财务进行全面接管。

  几乎在同一时间段,2017年12月1日,法法汽车生态(香港)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法法(中国)有限公司95%的股权质押给了时颖有限公司。就在11月30日,法法汽车生态(香港)有限公司和时颖有限公司在开曼的离岸公司达成了投资协议,而95%的股权质押是为了此次投资所做的担保。

  质权人签字栏为时颖有限公司的赵渡,这一名字与中誉集团董事会主席同名。中誉集团创立於1993年,是一家业务涵盖电子物流和矿业的金融控股公司。

  中誉集团和恒大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中誉集团2017年中期报显示,截至2017年9月30日,该集团分别持有恒大健康和中国恒大集团的股份为2.66%和0.12%。同时,该集团还持有中国恒大集团9.5%和8.75%的优先票据。

  此前,时颖有限公司董事Jackie Wah对媒体表示,公司股东是香港隐富赵渡,时颖与恒大或许家印没有任何直接、间接关系。Jackie Wah同时表示,时颖出资20亿美金,占Smart King45%股份,这一投资同样与恒大无关。

  腾讯《棱镜》自多个消息人士处获悉,2017年冬天,时颖有限公司与恒大一块前往美国对投资FF进行尽职调查,“时颖前期是替恒大代持这笔投资,等到机会合适时再转手给恒大。说白了,就是过一下它的手。”其中一位消息人士表示。

  果不其然,恒大在两个多月后,宣布正式接手对FF的这笔投资,而时颖有限公司自这场与恒大的转手交易中,赚得差价7亿港元。

  根据这场交易可知,Smart King的估值约44.45亿美元,FF占股33%。据此计算,FF估值不足15亿美元。“员工持股计划(Employee Stock Option Program)还持有Smart king剩余22%的股份,这些也应计入FF的估值范围。”一位接近FF的人士认为,FF的投前估值是24.25亿美元。

  这与贾跃亭此前希望80亿美元~100亿美元的估值,大幅缩水。

  投票权之争

  目前,恒大健康持有45%的Smart King公司股份,贾跃亭等原FF股东以FF公司作价入股,占Smart King33%的股份,剩下22%的股份将预留作为根据股权激励计划配发予雇员的股权。

  恒大健康与FF官方均坦承,这是一种AB股模式,贾跃亭享有“ 1股10票”的权力,同时恒大对贾跃亭的特别投票权加以制约。

  由此计算可知,恒大健康透过时颖公司仅持有Smart King12%的投票权,而贾跃亭等FF原股东投票权则高达88%。通过这种同股不同权的架构,贾跃亭在Smart King股东会中依旧具有一票权。

  不过,这一AB模式的设置前提是,在贾跃亭FF原股东违约的情况下,其投票权将出现反转,特别投票权将回转到恒大手中。另外,员工股权激励的股份不具有任何投票权。恒大健康公告并未宣布与贾跃亭的投资协议内容。

  不过,腾讯《棱镜》自接近FF人士处获悉,若贾跃亭等人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兑现首批电动车量产交付之承诺,即视为对恒大健康这位大股东的违约情形。届时,贾跃亭将失去上述投票权,失去对Smart King等实际控制。

  量产车的定义是工厂所有工艺程序和生产线都已经准备就绪,具备大规模生产车辆的能力,在此基础上生产出来的可称之为量产车。

  而FF内部为了提振士气,将自己的时间线设置为2018年底交车。距离2018年年底只有半年时间,贾跃亭压力不下。

  而根据恒大与FF的投资协议,恒大剩余两笔总计12亿美元对Smart King的投资将分两个时间节点进行,于2019年12月31日或之前分期投资合共6亿美元;于2020年12月31日或之前分期投资合共6亿美元。

  一位消息人士对腾讯《棱镜》称,电动车行业的主要竞争要素就是经济和政治资本,像其它产业一样,电动车前期各家都会进行大量的投入,而这个行业对资金的需求量格外大,因此资金格外重要。

  贾跃亭造车需要资金,许家印则有着恒大多元化转型的急切。

  2018年3月底,恒大在业绩发表会上公布了恒大的新战略,其中之一即积极探索高科技产业,逐渐形成以民生地产为基础,文化旅游、健康养生为两翼,高科技产业为龙头的产业格局。

  新能源汽车不仅是高科技龙头,同样还是国家政策重点关照的行业。

  最近的全球格局变化的一个重要节点,即各国对本国技术的保护。“电动车的最先进技术在美国,从这个角度来看,这项投资符合投资方所在国的政策利益。”一位电动车行业人士告诉腾讯《棱镜》,这是恒大投资FF的政策动因。

  为什么是广州

  腾讯《棱镜》获悉,此前睿驰汽车在广州拿地,同样有恒大的暗中助力。

  2018年2月12日,睿驰汽车在广州市南沙区注册成立,注册资本3亿美元,法定代表人王志刚。王志刚的登记籍贯与贾跃亭老家一致,位于山西省襄汾县汾城北膏腴村。

  睿驰汽车的全资控制股东系注册在香港的SMART MOBILITY (HONG KONG) HOLDINGS LIMITED,对应的曾用中文名叫法法汽车生态(香港)有限公司(下称“FF香港”),即Smart King的“孙公司”。

  腾讯《棱镜》独家获悉,睿驰汽车早在3月即于广州南沙区南沙金融大厦,租下9楼整层约1216平方米的办公室,每年租金加物业费不低于211.5万元。

  今年3月,睿驰汽车已经在南沙金融大厦租下9楼整层约1216平方米的办公室,每年租金加物业费不低于211.5万元。

  南沙金融大厦位于南沙区海滨路171号,目前由广州南沙资产经营有限公司运营,南沙区国税地税系统,以及众多国企、金融机构在此处办公。

  南沙金融大厦,由广州南沙资产经营有限公司运营,南沙区国税地税系统,以及众多国企、金融机构在此处办公。不过,截止今年3月,瑞驰汽车租下的9层办公区尚处于空置状态。

  这座大厦由于是南沙区国资物业,因此一直要求“央企、国资、金融类企业优先承租”,并一直是以公开招标的方式寻找承租方。

  腾讯《棱镜》此前致电广州南沙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后者拒绝透露睿驰汽车竞标9层物业成功之原因。

  与此同时,距离南沙金融大厦25公里的万顷沙镇保税港区制造业板块,正在由南沙区土地开发中心进行土地整理。这里原来是连片的水田和池塘,但距离广州港南沙汽车码头仅25公里,地理位置优越。

  这块土地位于广州市南沙区万顷沙镇综合保税区,属于制造业版块,距离南沙整车进出口码头不到30公里。

  截止3月22日,睿驰汽车拍下的这块土地尚且处于土地整理阶段,推土机和挖掘机持续在工地上作业。

  3月5日,这块土地的出让公告出现在广州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网站,土地面积约601亩,出让年限50年,投资额不低于33亿元,年产值需超过564亿元。

  按照南沙区国土部门要求,这块土地将用于纯电动汽车研发制造,并将在拿地25个月内建成投产。

  一位消息人士此前告诉腾讯《棱镜》,该地块已经内定出让给睿驰汽车。果不其然,4月8日下午3时,竞拍开始5分钟内,睿驰汽车以底价3.641亿元竞拍成功。

  “未来10年,中国电动车市场会增长10倍。”美国某汽车零部件生产商曾对腾讯《棱镜》表示。

  新能源汽车是国务院定下的国家战略,广东这一中国排名前三的汽车制造业基地不甘落后。2017年10月,广州市政府印发《广州市新能源汽车发展工作方案》,提出目标——“促进汽车产业转型,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和产业竞争环境。”

  广州南沙自贸区获批之后,南沙区政府同样提出自己在汽车产业的野心,不仅要打造全国最大的汽车滚装码头,还将新建汽车零部件产业园区。

  因此,按照土地出让要求,睿驰汽车将与南沙区政府“通力合作,开展新能源汽车及零部件的研发、制造、销售、进出口等业务,还需与南沙区政府合作建设纯电动汽车的整车生产基地及进出口基地”。

  一位接近FF的人士对腾讯《棱镜》表示,FF得到中国某级政府的支持,这看似不可思议,其实有其内在逻辑。

  中国主要汽车生产基地由北到南,大致分布在长春、上海和广州等三大地区。根据美国企业协会的预计,中国在2025年之前,70%的汽车市场份额将被电动车占据。在中国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的政策感召下,传统汽车工业基地的转型压力既比外国同侪大,又存在国内几大基地之间的竞争。

  FF的内忧外患

  融资成功,又在国内竞得土地,但贾跃亭的危机并未解除。他首先要解决的,即FF的产品性价比与资金链管理问题。

  Stefan Krause曾经是贾跃亭最为信赖的外籍高管,曾任FF首席财务官和首席运营官。2017年7月的一场分手大战后,Stefan自立门户,成立了Evelozcity电动车公司。

  Stefan Krause曾经是贾跃亭最为信赖的外籍高管,曾任FF首席财务官和首席运营官。

  Stefan对腾讯《棱镜》表示,Evelozcity电动车公司主打城市代步工具的小型电动车市场,价位会很亲民。和Stefan一样,小步快跑造车的公司不在少数。

  在贾跃亭眼中,这些公司大多是复制了已有(如特斯拉)的电动车生产模式和技术,继而希望利用中国的政策和市场优势分得一杯羹。他数次对腾讯《棱镜》强调,FF将是电动车行业的颠覆者。

  不过,颠覆一个行业是需要代价的。比如,贾跃亭对首款量产车的性能要求极高,一位汽车行业分析师在参观过FF后对腾讯《棱镜》表示,首款车FF91的一些性能从功能角度来说,并没有特别的必要,“硬要加上这些性能只会增加这款车的成本。”

  价格是FF91想要在市场上取得成功,要迈过的第一个门槛。公开信息显示,FF91的定价约200万元,相当于特斯拉高端车型Model X售价的两倍。

  一位FF技术类前员工告诉腾讯《棱镜》,按照贾跃亭之前的生产计划,FF在未来10年内都不可能盈利,“会员制收费方式可以让公司在造车阶段就有一部分现金回流,而贾跃亭反对这种方式。”

  2017年年初在美国消费电子展(CES)上召开了盛大的发布会之后,FF就陷入资金链不足的泥潭。公司从1500人缩减到900人,一度停止了任何有第三方参与的项目环节,另一位FF前员工对腾讯《棱镜》称,“公司只能维持最低能耗的运作,之前烧钱无度是个非常大的问题。”

  不仅FF内部对贾跃亭的资金链管理颇有微词,上述汽车零部件生产商同样对腾讯《棱镜》回忆,在其与FF合作期间,别的车厂一年的预算,FF一个月就花完了。

  “公司内部也在反思,如果贾跃亭不优化管理方法的话,拿到钱了也有更大的忧患摆在前面。”一位员工在FF锁定15亿美元融资后对腾讯新《棱镜》表示。

  除了FF的内忧,贾跃亭的外患从未解除。

  腾讯《棱镜》自南沙区工商管理部门获悉,已经有数波律师前来申请调阅睿驰汽车的公司章程等内部档案,试图厘清睿驰汽车与贾跃亭之间的关系。“这是一种典型的债务纠纷调查手法,”一位广州律师分析称,不排除是贾跃亭的债权方律师所为。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