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千万准入,地方投资百亿,腾讯等争相入局这项赛事

2018-06-26 14:15· 微信公众号:创业邦  张友发 
   
对于地方规划者而言,电竞小镇是搭上政策快车吸引更多投资的一个机会。比如,重庆忠县在电竞小镇的建设规划中,就宣布投资14亿元,借此撬动超过36亿元社会资本进入。

  6月17号晚间的地铁一号线上,随处可见电子竞技战队RNG的宣传海报。顺着地铁线向西在五棵松站下到华熙live,便可看到俱乐部主场迁到北京后的首秀。

  在以往,这是北京市民去看北京首钢篮球比赛或是其他体育项目的路线。

  时近傍晚,华熙Live·五棵松人来人往,RNG主场之外,离开场还有一个小时,拿着应援物料的粉丝们早已排起长队,等候处的屏幕上,正放着队伍的介绍和MSI(英雄联盟季中冠军赛,重要国际比赛)夺冠集锦。

  因为这次夺冠,RNG战队得到众多主流媒体在社交平台上的报道与称赞,业内颇为重视这些声音,“我们已经有了大量的受众人群,受到资本青睐,现在缺乏的是主流媒体与主流大众的认同,”RNG战队的的CMO李杰明在RNG落户北京的新闻发布会上说。

  台下是坐的满满当当的各路媒体,其中不乏新华社和中国日报这样的主流平台。

  去年4月30日,英雄联盟赛事官方宣布了对LPL(英雄联盟的职业比赛简称,中国大陆最高级别的英雄联盟职业比赛)的改革方案,其中主要措施有:

取消升降级;LPL战队通过评估审核获得联盟席位;实行主客场体制,LPL战队将拥有主场并迎战其他队伍。 

  主客场制是LPL改革的核心,RNG俱乐部则是主客场制实施后第二批迁出上海的电竞战队,其目的地北京,是国内体育产业最完善的城市之一。

  RNG入京,无疑是lpl联盟化改革一年来颇具标志性的事件。

  关于LPL的主客场制,以往不乏讨论。在这一年多的探索中,大众见证了RNG夺冠引发的社交狂欢,电竞项目入亚等事件。电竞项目正在一步步向主流靠拢,主客场制看上去天时地利人和。

  跳出事件本身来观察,我们可以发现LPL联盟化的发展是一个多方合力作用的结果,电竞线下化的推广并不在真空中进行,这个过程交织着俱乐部的利益,地方的投资诉求,和腾讯的电竞布局。  

  这个过程中,赛事本身需要着外界的资本支持,也被各方所需要。

  入局者们  

  主客场制对俱乐部有着诸多利好。

  通过和不错的球市绑定,各支球队拥有了更多的收入可能。在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中,俱乐部的收入途径有区域转播费,线下的门票收入球馆内广告,球馆冠名费,以及球衣广告等来源。比如NBA豪门洛杉矶湖人队与华纳签下了一份20年30亿美元的转播费,每年可以从中收取1.5亿美元。当然,这建立在NBA成熟的商业联盟运作上。

  目前来看,LPL已确定主场的各支俱乐部,球票卖的还不错。 

  主场定为重庆的Snake战队,是第一批迁出上海的LPL战队。其运营总监陆赢球向媒体透露,Snake对战WE战队和EDG战队的门票几乎一秒内就被抢光,网上黄牛价已经炒到800元至1000元,其他非明星战队的门票也是不到5分钟售罄。

  对于俱乐部而言,主客场更大的意义在于向传统体育产业和主流社会的靠拢。 

  星会联盟电竞馆创始人王德毅就曾发表评论:“从大家在家宅着玩,在网吧玩这种简单的操作到文化的质变,至此电竞才可以称之上是一个体育。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中国的电竞赛事更加像传统体育、更加具备仪式感、更加像一个高端的文化产品。

  在RNG的开幕式上,俱乐部特意请来了传统体育明星傅园慧来站台,以及前女篮国家队心理教练参加发布会。这位现RNG心理辅导师对媒体说:“电子竞技和传统体育有很多相似之处,MSI上我也拍了视频发给国家女篮教练组,他们都感叹于电竞的气氛,觉得这个真有意思,真好玩。”

  CMO李杰明也对媒体表示,进入北京后,会和这座城市的其他体育资源开展更多合作。

  电竞小镇的生意经

  和联盟制迎面撞上的,是特色小镇的政策东风。

  2016年住建部等三部委发布《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决定在全国范围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计划到2020年,培育1000个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特色小镇。

  通俗来说,特色小镇就是具有地方产业特色的经济区域。在国家政策支持下各种名目的特色小镇涌现出来,其中就有不少以电竞产业为卖点的电竞特色小镇。比如太仓市政府,就决定在未来5年内投资25亿元,并在科教新城划分出3.55平方公里区域,打造“电竞小镇”。

  但部分业内人士怀疑这个概念本身是否成立,“其实电竞小镇的概念都很难成立。”厦门建发集团副总经理王文怀在之前接受体育产业生态圈采访时表示,除了像滑雪小镇等极其依靠地理条件的项目外,大部分小镇最终的归宿或都将成为商业地产变现的思路。对于时空间要求更为宽松的电竞而言,想要让消费者和商业公司不远千里去往小镇的动力并不大。

  对于地方规划者而言,电竞小镇是搭上政策快车吸引更多投资的一个机会。比如,重庆忠县在电竞小镇的建设规划中,就宣布投资14亿元,借此撬动超过36亿元社会资本进入。

  一位特色小镇的长期从业者对创业邦表示,特色小镇的风潮有着泡沫成分,最后真正能够做起来活下去的只会有少数几家。最近《中国经营报》的一篇调查报道验证了他的说法,不少电竞小镇都面临着场馆空置,大企业依赖和投资难以收回的隐患和风险。

  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如果要使电竞小镇概念成立,并成为这个风潮的赢家,重要的办法是:引入顶级的电竞赛事资源。

  比如重庆忠县,与国家体育总局体育信息中心联合大唐电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引进了国内首个由官方主办的移动电竞赛事CMEG(全国移动电子竞技大赛),一举拿下了未来5届CMEG决赛举办权。但根据媒体的报道,与snake战队的火爆相比,忠县其他电竞赛事的大众认知度十分有限,两相比较,更凸显出顶级电竞资源的可贵与可招揽之处。

  获得优质资源必然需要千金买骨,WE战队落户的西安,其曲江新区已经联合英雄互娱共建总规模20亿元曲江英雄互联网产业基金、联合索尼“中国之星计划”成立总规模3亿元曲江电竞产业发展基金,为电竞产业发展提供金融支持。外界猜测,不出意外这大部分基金都是WE的囊中之物。

  另一支LGD战队宣布迁出上海不久,杭州电竞数娱小镇就抛出了橄榄枝。在小镇上围绕主场建立的LGD电竞影视文化中心综合体,宣称拥有17000平方米的超大空间,除了LGD俱乐部主场驻训基地和LPL赛事场馆之外,还涵盖了餐厅、品牌馆、游戏体验馆等多个区块。“电竞+地产”的雄心不可谓不昭显。

  香港经济学家张五常提出过所谓“地方政府公司主义”的概念,地方政府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为互相竞争的公司形态,这是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以这个思路来考察LPL联盟制的推进,我们可以发现这并不只是拳头公司(英雄联盟开发者,已被腾讯收购)发力的过程,地方政府对经济发展的追求也十分重要。

  腾讯的野心

  中国电竞的发展离不开资本的助力,创业邦之前的文章《三年再夺冠,狂奔的中国电竞还落后韩国多少》就提出过这样的观点:正是因为资本的进入,在电视直播被禁止后,以网络直播为核心商业模式才然电竞产业真正建立起来。

  这次电竞的线下发展亦是如此,一位体育赛事的运营者告诉创业邦,与其说是电竞行业自身的发展需求,不如说是腾讯公司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推动了联盟制的落地。

  “在线上达到一定规模后,转向线下寻求盈利是游戏公司的必然逻辑,在以往的动漫等领域他们也是这样做的,就是不断拓展资本新的利润空间。”这位体育产业从业者表示。

  特色小镇的策划者甚至向创业邦直言,只要资本愿意向这块做大量投入,电竞赛事的线下推广就大概率可以成功。

  腾讯雄心勃勃,不仅是LPL,旗下大热的手游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简称KPL)也在2018年春季赛正式推行了双城主客场制,“KPL联盟”中的12支俱乐部将于2018年春季赛一分为二,其中6支俱乐部将“迁出”上海,落户成都新主场。

  腾讯无疑在下一盘很大的棋,首先是在去年的竞标中,根据资金实力优胜劣汰。据LD俱乐部透露,LPL最后席位头标价为9000多万,而LD英雄联盟分部因为无法支付高额入场费被迫解散,队员全部挂牌出售。

  在今年的上海电竞峰会上,腾讯又宣布效仿世界组联和国际奥委会,也推出自己的商业合作伙伴层级体系:一级是“TOP合作伙伴”, 二级是“特约合作伙伴”,三级是“指定设备合作伙伴”。其中,成为 TOP 的标准是连续 2 年赞助腾讯电竞旗下赛事,总赞助额度超过 5000 万元;而特约合作伙伴的标准是每年赞助腾讯电竞旗下赛事超过1000 万元;指定设备合作伙伴的合作标准每年赞助额度超过 300 万元。

  提出这样雄心勃勃的招商计划,底气正来自于旗下电竞赛事大刀阔斧的联盟制改革。

  围绕电竞线下化,腾讯推出的另一个概念是泛娱乐电竞综合体。去年年底,腾讯宣布和物理空间运营商超竞互娱合作,围绕电竞概念打造相对固定的线下综合体验中心,并计划在五年内在全国建立超过十个泛娱乐电竞产业园,加快电竞的产业化。

  超竞互娱CEO吴历华对外界宣称,这个项目的目的是为了拿地,但并不是围绕这个概念做地产运营,而是打造一个沉浸式的电竞体验馆。

  为了不沦为挂羊头卖狗肉的地产项目,腾讯电竞已经对将赛事规划进行按月排期,未来打算将《英雄联盟》、《穿越火线》等至少7款游戏的官方赛事引入综合体。在腾讯打造线下电竞帝国的野心中,自然离不开手中电竞赛事资源的支持。

  对于这两家上下巨无霸企业的合作,其他从业者担心的是垄断和一家独大,熊猫TV副总裁庄明浩就曾表示:“巨头代表了可能是以战略投资人的方式进来了,腾讯最简单了,但是腾讯在这个行业太强势了。在腾讯之外,不管是你做内容、体育、平台、社交,都可能会产生更大的关注,现在慢慢已经在暗流涌动了,我已经感觉到了。”

  央视记录片《电子竞技在中国》近日发布预告片,因腾讯系游戏出镜率颇高,被网友吐槽为腾讯游戏在中国

  “现在很多人把电竞行业透支了”

  联盟制的发展看上去万事俱备,多方助力下电竞项目向传统体育转型会成功吗?这是一个开放性的话题。

  一项网络游戏的黄金期有限,比如2013年发行的网络游戏DOTA2,2016年之前平均在线人数一直稳步上升,2016年之后就开始逐渐减少,在2017年达到近三年最低点。

  一位线下空间的经营者告诉创业邦:“如果这项游戏的风潮过去了,那这项电竞赛事还能持续吗?如果你让我投资做线下电子竞技,我不会承担风险。但是如果腾讯邀请我去做合作分一杯羹,那我会考虑。”他同时认为:“中国并没有太多做职业体育的成功经验,和电竞配套的人才培养我们做的还很不够。”

  另一位接近电竞产业的创业者则认为电竞联盟制可行:“根据我们的数据,现在电子竞技的观看者已经超过了游戏玩家,这是电竞展开的基础。”他甚至认为:“一项俱乐部可以有多个游戏战队,即使这项游戏的风潮过去了,电竞场馆仍然可以继续运营。”

  正向的论述建立在电竞发展的良好势头上,庄明浩也曾在产业峰会上表达过这方面的期待:

  “地产和教育,这两个事情在之前讨论电竞的时候是没有的,但今天它有了,有了就代表它有新的机会。这两个方向可以找寻更好的合作伙伴,不管是短期还是长期的。”

  这代表了很多了创业者和从业者的想法,大潮之下,顺流而行,VSPN联合创始人郑夺就非常乐观:“将来电竞会被冠以其他的趋势,比如电竞的少儿趋势,因为小朋友也开始玩电竞了。可能将会冠以电竞的老龄化趋势,那就是在座的各位都老了。”这种趋势会让电竞越来越大众化

  面对可能的趋势,体育产业和电竞产业的从业者要做的必然是“提前布局”。

  但已经有人担心竭泽而渔,庄明浩认为:

  “现在很多人把电竞行业透支了,不管是政府还是公司。但是透支有个好事情,他给你更多的钱,给你很多观众。”

  回到6月17号的主场揭幕战上,虽然RNG输掉第一场比赛,但主场的观众仍然十分热情,座无虚席的场馆里随比赛进程声浪此起彼伏。

  走出RNG场馆,是近20000平米的下沉广场与群落式建筑相结合的商业区,大屏上正放着世界杯实时赛况,行人驻足屏幕前用手机记录这四年一度的体育盛宴,离RNG场馆不久,是足球明星梅西和某国际品牌搭建的宣传世界杯的站台,这项冠绝全球的顶级赛事里,有着电竞从业者向往的荣光。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