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他的身价已经飙到400亿,“O2O之王”十年蜕变

2018-07-02 10:12· 微信公众号:硕士博士圈  常远是我 
   
有意思的是,王兴没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他与普通员工坐在大厅,也不允许员工称其王总,而是称呼兴哥。

  从极客、产品经理到优秀的CEO,他10年时间完成了巨大的蜕变。创立校内网、饭否网、美团网,管理3万多人,打造4000亿的帝国,成为我国当之无愧的“O2O之王”,他就是美团点评的创始人王兴。

  有一段时间,王兴号称史上最倒霉的创业者,比“倒霉熊”还倒霉,“做什么什么赔,卖什么什么涨。”

  的确,他对标Facebook创办校内网,却迟迟找不到盈利模式,不得不卖给人人网,而后人人网在美国上市,估值最高超过100亿美元。

  他对标Twitter创办了饭否,号称社交博客的鼻祖,最后却因为危机公关经验不足而关门,而5年后新浪微博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轻松超过30亿美元。

  可以说无数次勇立潮头,但是每一次都与成功失之交臂。

  后来创办美团网成功了,对手又异常强大,囊括了国内最强大的互联网巨头、最明星的创业公司。可以说,稍不留神就可能被干掉,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对手质疑它。

  那么,王兴凭什么屡败屡战,越斗越勇,最终创出估值过4000亿,个人身价突破400亿的不俗业绩呢?

  家庭始终是一片温暖的港湾

  王兴是个富二代,他的父亲是福建龙岩数得上的大户,有一家年产超过200万吨的水泥厂,光投资就达6个多亿。可以说,王兴从小不愁吃喝。

  不过,与绝大多数富裕家庭不同的是,王兴父亲没有让自己的孩子沾染上不良习气,而是培养了孩子们“不计较”、“不短视”尤其是“爱拼才会赢!”的不屈性格。

  正因为如此,王兴姐弟俩都是高材生。王兴有个大他两岁半的亲姐姐,两人读一样的幼儿园、小学、中学,都在清华读的电子工程系,然后一样去美国读博士。

  正因为如此,王兴日后创办多多友、游子图失败后,并没有气馁,而是开始研究海外的热门商业模式,在国内做本土化落地,然后开始了校内网,饭否和美团网的商业征程。

  2004 年,当校内网用户量暴增到10万多,王兴没有钱增加服务器和带宽时,父亲毫不犹豫给了他50万,用于员工工资与日常运营,直至被千橡互动收购,赚到了宝贵的第一个1000万。可以说,没有父亲的经济支持,王兴的校内网早就关了门。

  第二次创办饭否时,王兴因为媒体危机经验不足而关闭了505天,100多万的粉丝就此付之东流。2009年年会聚餐时,王兴喝醉了,他大哭,100多人团队的人也跟着大哭。

  关键时刻,又是父亲语重心长,“光怀揣改变世界的理想还不够,还必须学习商业管理规则。”

  所以,2010年,对于31岁的王兴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那一年,他深刻地认识到,“光有理想是不够的,光有技术是不够的,只有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没有永恒的事业,只有永远的朋友

  有人说王兴像刘备,落魄时一败涂地,但从未抛弃旧部,因此始终有人跟随。

  的确,在王兴的眼里,同学情谊高于一切。可以没有生意,但不能没有同学,他的团队中很多高管都是不同阶段的同学。

  2号员工王慧文是大学同学,两人在清华园26号楼619宿舍住了4年,打了4年游戏,聊了4年互联网创业。后来,2003年11月,王兴兴致勃勃从美国打来越洋电话,“美国这边SNS很火”,然后王慧文毫不犹豫从中科院退了学。

  3号员工赖斌强是王兴在龙岩一中的高中同学,天津大学计算机系的高才生,一夜能够写5000行代码。王兴一句话,赖斌强连夜就赶到了北京五道口。

  4号员工杨俊,王兴在清华的师弟,曾经参加清华创业大赛,还获得过几百万的投资。听说王兴要创业,没问清楚项目是什么就加入了。

  6号员工付栋平,王兴和王慧文的同班同学。大一开班会时,每个人都被问到对大学生活的看法,王兴的答案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结果,付栋平就成了王兴的粉丝。

  陈亮,美团网负责移动的副总裁,王兴的初中同学,也是校内网的前10号员工。

  唐阳,王兴在清华的师兄,校内网的第一个天使投资人

  穆荣均,清华98级的学子,比王兴小一届。当时他在百度做工程师,有发展空间也有股票。2007年五一,两人在王兴办公室里聊了一宿。

  结果天亮时,穆荣均站在窗边突然有了一种奇妙的感受,“觉得自己像一只鸟一样,有展开翅膀飞出窗外的冲动”。那一刻,他决定接受王兴的邀请。

  所以,虽然从2004年至2010年之间,王兴创业10多次,每次都差一口气。但是,正因为有了一帮志同道合的兄弟追随,所以王兴每次都能很快爬起来重新战斗,而且越战越勇。

  2012年以后,美团网走向正轨,王兴就开始做投资,而他所投公司中,与美团大众有关的人占比非常高。如前首席运营官吕广渝所创办的“猩便利”、前业务总监沈鹏“水滴互助”等等,也正印证了那句“肥水不流外人田”。

  2007年,王兴做饭否,清华同学李黎军、王江等一起投了天使轮。后来饭否大败,王兴做了美团,李黎军等依旧继续投资。再后来,李黎军创办麦步科技,王江创办航班管家,王兴毫不犹豫把钱洒向清华校友,以报当年滴水之恩。

  除了资金和资源,王兴给清华学弟学妹的战略帮助远超想象。PP租车创始人张丙军面对媒体时,说自己有三个优势,“一是市场足够大,二是比别人适合做这个领域,三是对社会有价值。”显然就出自王兴的教诲。

  裂变、裂变、再裂变

  “努力成为一个大到可以靠核聚变发光的恒星,而不是一颗短暂绚烂过的流星,或者一颗长久存在但自身不会发光的行星。”

  坦率地说,如果王兴死守团购,估计就是第二个饿了么,最好的结局不是投向阿里就是腾讯的怀抱,绝对不可能独立存在,也不可能单独上市。

  正因为王兴不想做别人的棋子,所以他忧患意识很强。美团成功后,他把触角延伸到外卖,酒旅,到店餐饮,打车等所有能够延伸的领域。

  此后收购摩拜,布局线下生鲜,以年为时间单位,不断出击,开疆辟土,“小投入、慢动作,靠时间实现裂变。”美大也在悄然之间成为估值超过4000亿的超级独角兽。

  那三年,他日夜操练3万名地推人员,硬是把他们从对大都市生活一无所知的农名工,打造成一支“不要脸,不要命”的蚂蚁军团。

  大伙对于外卖小哥的守时、敬业、勤奋应该有很深刻的体会。多少个风雨交加的日子、多少个不眠的夜晚,是外卖小哥给我们送来了温暖。

  而这一切的背后,是每月1万多的平均薪资,是“刻模子”的招聘培训制度,是奖赏分明的考核评价机制。

  也正是得益于这支“召之即来,来之即战,战之即胜”的铁军,王兴的很多业务布局一个,成功一个。

  那三年,他花重金打造IT系统,一口气建了业务处理中心、配送支持中心等七八个系统,光客服中心就花了2个多亿,目的就是要将每张订单的服务成本降到最低,在与竞争对手的博弈中赢得主动。

  正是凭着这两张王牌,短短3年,美团外卖、餐饮平台和猫眼电影挤进行业前三,酒店旅游做到与携程平起平坐。可以说,新美大饿了么+携程+滴滴+N的综合体。

  根据披露,美大2017年交易用户数已经突破3.1亿,交易额超过3600亿,而且王兴持有的现金高达452亿。

  有意思的是,王兴没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他与普通员工坐在大厅,也不允许员工称其王总,而是称呼兴哥。

  而且直到现在,美团高层出差都只能乘坐经济舱。为了不影响日常工作,高层领导的会议也均安排在周末举行。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