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ra即将IPO,周亚辉又一春开始了

2018-07-02 16:08· 微信公众号:接招  方浩 
   
“你要出去种粮食,而不是去找金矿。”一年之后,Opera即将IPO,周亚辉的“第二春开始了。

  两年前,周亚辉说到2020年自己投资的公司至少有十家能成功上市。那一年他投资了映客,也和周鸿祎一起收购了老牌浏览器厂商Opera。当时谁能想到,这两家公司会在2018年的同一周内发行招股说明书,即将IPO。

  加上去年上市的趣店,周亚辉投资的创业公司中已经有三家完成阶段性任务。如果算上随手记、Grindr、达达、快看漫画等独角兽公司,周亚辉的投资版图可谓星光熠熠。但周亚辉说自己不是真正的投资人,现在85%的时间还是创业、干活。

  据说从2015到2017年,周亚辉总共就看过60多个项目,然后投了20多个,相当于看三个投一个、投一个中一个。“没办法,运气就是好。”这是周亚辉逢人便讲的投资秘诀。谦逊中透露着一丝无辜的傲娇。

  正因为投资命中率高,周亚辉被当成了“上市公司土豪成功转型投资人”的典型代表。再加上自己撸起袖子开公众号写文章,周亚辉一度是创业圈最好的投资人、投资圈最口无遮拦的写手、自媒体圈身价最高的老板。

  周亚辉是谁?周亚辉从哪里来?周亚辉要到哪里去?关于周亚辉同志的人生三问,其实一直都没有标准答案。不是周亚辉复杂,而是他所处的这个时代太复杂。

  2015年昆仑万维上市的时候,正是O2O、共享经济、互联网金融各种风口狂飙的年代,一是各种新基金、新VC层出不穷,二是BAT到处买山头、抢地盘。上市后的周亚辉选择了第三条路:把自己过去十几年积累的人脉、资源通过投资的方式去寻找新机会。

  与其说周亚辉做投资是有钱任性,不如说是来自行业的的固有焦虑。上市后他想明白一件事情:游戏这个行业完全是拼创意,做到基业长青很难。

  去年昆仑万维完成对Opera的收购之后,我曾在一个私人饭局遇到过周亚辉,当时和他有过一次深聊,包括他对投资的理解、他对Opera的定位、他对互联网生意本质的看法。近一年过去了,Opera递交招股说明书,现在回头看周亚辉当时的很多理念都逐渐执行应验,今天来做复盘变得很有意思。

  在周亚辉看来,游戏行业需要烧钱、需要找人,问题是即使有钱有人,产品也不能做到标准化、规模化。“所以,这么多年腾讯一直维持游戏行业的老大地位,简直太牛掰了。”

  事实上,在2015年之后,游戏行业就越来越固化,腾讯网易两家就垄断了近70%的市场份。

  但周亚辉的聪明之处在于,他没有把自己定位成游戏从业者,而是一名创业者。“我玩任何一款游戏都不超过30分钟,因为真的不懂。”不知妻美刘强东,不懂游戏周亚辉。

  但周亚辉懂生意的本质。做投资的第一年,周亚辉把自己当成了菜鸟,目的只有一个:接触其他行业、快速学习。趣分期(趣店前身)、达达都是熟人介绍过来的项目,周亚辉二话不说直接给钱。到2016年,周亚辉想明白了,互联网生意最赚钱的领域就7个。

  它们是:社交、新闻、视频、音乐、电商、物流、支付。但这7个领域都被瓜分殆尽了。以致周亚辉得出一个结论:在中国,每一个风口顶多有一家创业公司跑出来,甚至没有。机会永远属于巨头们。

  正当周亚辉背着钞票、拿着猎枪到处寻觅猎物的时候,周鸿祎找到了周亚辉。老周说Opera要卖,我和傅盛在竞购,你愿不愿意一起玩

  从来不允许同事们叫自己老周的周亚辉说,行啊,不过有一个条件:我做CEO,还要是大股东。老周说Deal。二周把Opera抢了过来。“我负责干活,老周负责指导。”周亚辉说。

  Opera所在的浏览器市场,可能是互联网产品中最稳定的一个品类,很难出现颠覆者,用户黏性非常高。而且Opera也符合周亚辉的“互联网赚钱理论”:它不仅是一个浏览器,还是一个入口。可以延伸出社交、新闻、视频乃至支付等。最重要的是,Opera的市场主要在海外。

  周亚辉一直说自己是个悲观的人,因为互联网最赚钱的7个生意,在中国已经没有机会;如果硬着头皮干别的,又很难做出市值百亿美金的公司。

  所以收购Opera之后,除了亲自出马做CEO,周亚辉还对公司文化做了一次推倒重来:高管团队6个人中,5个是工程师出身。极力推崇工程师文化,把Opera当做二次创业,周亚辉感觉终于找到了新方向。

  诞生于1996年的Opera,历经  PC时代、移动互联网时代,目前覆盖全球有着30亿人口的区域。非洲、中东、南亚、东南亚、欧洲,依然是排名前三的老牌浏览器。“有些地区虽然穷点,但人口基数大。”周亚辉很早便看到了有利于Opera的市场红利。

  在人口基数大的市场,做最主流的生意,这是周亚辉的原则。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市场,但最主流的生意都已经被瓜分完了。所以从非洲到亚洲的广袤土地,成了周亚辉的不二选择。

  这些地区的打法与国内完全不同。中国互联网用户的特点是ARPU值高,所以可以靠烧钱掀起风口,一般三年回本、五年赚钱。

  但非洲这样的地区,用户ARPU值很低。周亚辉算过一笔帐,如果用人工智能系统做非洲、南亚、东南亚,可能最后连服务器的成本都收不回来,因为用户付费能力还很低,就算烧钱能买到用户,也不一定能在短期内变现。

  “不能高估这些地区ARPU值上升的速度,但也不要低估十年之后的增长空间。广告能有一年30%的增长就不错了,但不可能像国内那样一年翻一番,所以要足够的耐心耕耘。”周亚辉早已做好了打一场持久战的规划。

  截至2018年3月31日,Opera的全球月活跃访问用户为3.217亿人,其中2.394亿人为智能手机和PC用户,高于去年同期的2.026亿人;非洲和亚洲用户主要为移动浏览器用户,北美和欧洲用户主要为PC浏览器用户。

  市场调研公司StatCounter的统计数据显示,Opera移动浏览器目前是南亚、东南亚和非洲市场的主流移动浏览器之一。

  以非洲市场为例,周亚辉的目标是做到阿里巴巴十分之一的体量,那就基本可以称作“非洲之王”了。“但去这些地区,一定要抱着种地的心态去,而不是淘金的心态去,”周亚辉看得很透彻,“商业战争就两种战术,一种就是闪电战,一种就是持久战。”

  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就两个方向:一个是欧美发达市场,一个是亚非拉新兴市场。欧美市场的“七大生意”已经被硅谷巨头们占据了,无论闪电战还是持久战都没机会;亚非拉市场还没成长起来,闪电战肯定不合适,所以必须从耕地、播种开始,打持久战。

  而且还要适应当地的文化。Opera浏览器上的搜索功能,在欧美和东南亚排在第一位的关键词都是Sex,但到了非洲,就变成了搜索最多的一个词是Football。这就是文化差异导致的内容差异,需要慢慢适应,更需要慢慢等待开花结果。

  “你要出去种粮食,而不是去找金矿。”一年之后,Opera即将IPO,周亚辉的“第二春开始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