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玩剧本杀吗?

2018-07-06 07:10· 微信公众号:三声  张一童 
   
林世豪透露,在质量可控的情况下,“我是谜”在未来将有计划开放UGC创作。尽管现在的剧本多以推理悬疑为主,但在未来,包括爱情、职场、情感等在内,更多题材和元素会被引入“我是谜”中,“我们不想只把自己定义为推理,我们的定义就是我是谜,我可以是任

  我,柳姿姿,16岁,丞相府的三小姐。

  世人都知我性格懦弱,任人揉搓。但没人知道我的另一重身份,前一世我在皇后安排下嫁给了不受宠的皇子,又在他人加害下家破人亡,重生归来,我要一一报复曾经害过我的人。

  今天一早,皇后召我入宫。在御花园,我用簪子杀死了毫无防备的老皇帝。很快,皇帝驾崩的消息传遍了后宫,包括我在内,和案子有关的人被召集在了一起。

  面前的7个人关系暧昧,各怀鬼胎,和我相比,他们甚至都有着更充分的杀人动机。

  游戏开始,我的任务是守住秘密,不被怀疑,并且要在神不知鬼不觉中,杀死丞相府的二小姐。

  线上版《明星大侦探》

  这不是什么影视剧或综艺的录制现场,只是一个寻常工作日的午后。

  通过一款名为”我是谜“的小程序,我和同事们进入了同一个故事中,并被赋予不同的角色和剧情。坐在我斜对面办公的广东人小李现在是摄政王妃,我们刚刚一起面见了皇后。

  《我是谜》小程序上可供选择的部分剧本

  这场游戏的主导者是皇后的扮演者小黄,曾经现场体验过《明星大侦探》节目流程的他对此报以了极大的热情。就在五分钟前,他选定了剧本,并“建议”我们拿出纸笔记下自己的时间线以便更好地完成游戏。

  就和节目中一样,在经过两轮证据搜寻和讨论之后,玩家需要找出案件的真凶。在“我是谜”的小程序中,玩家可以自行选择线索进行查看,但每个人或地点下的线索是有限的,被查看完毕后就无法再点开。

  我紧张地看着属于柳姿姿的线索栏渐渐归零,比起被发现我是凶手,我更担心他人发现我重生的秘密。但手握着他人的可疑线索,我已经想好了祸水东引的说法,我看着丞相府的二小姐,只觉得她脑门上写着“替死鬼”三个大字。

  和小黄一样,这也不是我第一次玩这类游戏,不过我的经验更多来自桌游馆里的“面杀”。事实上,这种被统称为“剧本杀”的线上游戏源自一款线下经典桌游“谋杀之谜”。“谋杀之谜”是一类角色扮演兼推理游戏的统称,在这类游戏中,固定的剧情下,玩家扮演特定的角色,经过一定流程之后,玩家需要共同找出谋杀案的真凶。

  除了两轮证据搜寻和讨论的固定流程,在“谋杀之谜”游戏中,剧情、角色、参与人数都是可变化的。在“我是谜”的小程序中,根据需求,玩家可以选择进入不同人数的剧本,最少2人,最多则高达8人。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谋杀之谜”的受众是核心的推理爱好者和桌游玩家。由于有着较为明确的流程和基础构架,比起设计一款完全原创的桌游,设计一款“谋杀之谜”类游戏的难度要低上不少。爱好者们往往会借助游戏结构创作推理故事,并在其中选择较为成熟的剧本制作成桌游进行贩售,以获得稿酬之外的收入。

  但尴尬之处在于,作为一款解谜游戏,“谋杀之谜”作为桌游几乎没有二次消费价值,但小批量生产又导致了更高的单价,这几乎断绝了个体消费者的购买欲望。这意味着,相比其他桌面游戏,“谋杀之谜”更依赖平台,而各地的桌游店和侦探馆也成为了这一类桌游最主要的买家。

  大流量综艺的出现带来了改变。2016年3月,《明星大侦探第一季》在芒果TV正式上线。这档由何炅、撒贝宁等人共同出演的室内真人秀综艺将“谋杀之谜”的模式搬上了屏幕。目前,《明星大侦探》三季的总播放量已经超过了30亿。

  2017年中旬开始,包括推理大师、悬疑实验室在内的几个“剧本杀”公众号先后上线。依托于公众号的基本功能,玩家可以通过回复不同的关键词获得剧本。

  “剧本杀”迅速在爱好者内部受到了欢迎,游戏的主要场景也从线下转移到了线上。但公众号更像是一种工具,玩家们的游戏场所则遍布所有社交平台。在晋江的匿名论坛里,名为“有人玩剧本杀吗”的帖子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首页。

  小程序的机会

  把“谋杀之谜”搬到线上,是吾声团队已经想了很久的事情。

  作为桌游社区“吾声”的创办者,林世豪和刘洵梦是资深的桌游玩家,他们接触了国内外大量的桌游作品,并和国内众多桌游设计师保持着不错的合作关系。此前,吾声还获得授权,设计出品了《捉妖记》、《唐人街探案2》等电影的官方桌游。但这些都算不上吾声的终极目标。

  “我们一直都想把桌游中一些好的游戏搬到线上。”吾声游戏创始人兼CEO林世豪告诉《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

  他们看中了“谋杀之谜”。和狼人杀类似,在这个游戏中,玩家有着明确的身份,需要进行语言上的讨论和互动,同时包含推理和博弈的元素。包括《明星大侦探》、《唐人街探案》在内的一系列综艺和影视作品对推理的推广则为这类游戏积攒了一定的热度和粉丝群。

  综艺节目《明星大侦探》

  成本成为了最主要的阻碍。吾声不想只简单地通过公号提供最基础的剧本内容,但对于这个阶段的吾声而言,无论是手游开发还是APP流量的获得,都是一件太“贵”的事情,开发计划只能被暂时搁置。

  2017年12月28日,《跳一跳》上线,吾声看到了新机会,“以更低的成本去开发,也包括微信体系下的流量红利。”

  作为中国最大的社交平台,微信9亿的月活为小程序提供了涵盖更多年龄层和地狱人群的基础流量池,在独立APP获客成本不断拔高的今天,对于开发者而言,启动流量的获得变得至关重要。

  与此同时,对于“剧本杀”这一类社交游戏而言,微信所拥有的成熟的社交产品体系帮助他们在早期能够迅速构建起一套用户互动体系。

  微信群成为了“剧本杀”玩家最主要的社交场景。在几十个官方微信群里,玩家可以自行组织,凑齐人数之后进入剧本,这样的攒局过程往往被称为“上车”。

  今年2月上线的“戏精大侦探”的社群里有着专门的法官引导玩家游戏。微信悬浮功能的推出提供了更多便利,借助这个功能,玩家可以在群聊过程中随时查看线索。

  回归到小程序本身,“我是谜”小程序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是如何让这款在线下需要主持人的桌游可以在线上更为流畅的进行。这包括了很多细节衔接的设计,比如,在“我是谜”中,每一个模块玩家间都有交互,而必须所有玩家都点击确认之后,游戏才能进入下一个阶段。同时,通过对剧本的审核,“我是谜”要保证剧本中不同玩家的时间线能够相匹配,而真正实现游戏所需要的代入感。

  从3月24日上线至5月末,小程序“我是谜”累计用户超过30万,服务于核心玩家的微信群也超过了40个,数量仍在不断增加中。

  在小程序生态下,具有社交游戏与内容平台双重属性的“剧本杀”也迅速地获得了投资机构的青睐。5月,“戏精大侦探”宣布获得经纬中国数百万元的投资。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向“我是谜”抛出了橄榄枝。

  《戏精大侦探》

  “剧本杀”是小程序和微信红利的受益者,但另一方面,小程序有限的开发体量又限制着它下一个阶段的发展。

  “我是谜”更多的游戏场景依然集中在熟人社交中。尽管在最初,角色扮演在陌生人社交中的价值是吾声选择“剧本杀”的重要原因之一。

  “小程序不对普通开发者开放语音端口,所以游戏必须借助其他社交平台完成。”吾声游戏联合创始人刘洵梦说,这意味着在现阶段,平台无法直接形成独立的社交链条。

  对于追求更大社交场景和丰富表达的“剧本杀”而言,以社群为基础的运营模式显然不是长久之计。而按照公开看好小程序投资的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的判断,小程序的流量红利将在今年年底前结束。

  吾声团队很快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独立APP的开发被提上日程。

  “不要把它想成一个游戏”

  端午假期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我是谜”APP上线了。

  林世豪和团队已经忙碌了很长一段时间,在我们聊天的间歇,他时不时地走到技术团队电脑前查看最新进度。

  和小程序相比,新上线的APP增加了语音功能,玩家可以直接进入房间自由组队,并在APP内部完成游戏。与此同时,在刘洵梦的计划中,在已有的文字和图片基础上,包括语音、音乐、视频等在内的一系列表现载体都会被接入新的APP中。除了降低阅读难度,缩短游戏时间,刘洵梦希望增加更多体验,增强玩家的代入感。

  当由小程序变成独立APP,尽管启动风险被降低,但问题并没有就此消失。独立游戏总是有着自己的生命周期,在到达一个峰值后,用户体量和市场热度都会迅速下降。狼人杀曾经因为其含有的社交属性被寄予厚望,但实际情况是,游戏中形成的社交关系被转移到其他平台中,狼人杀却仍然没有摆脱作为游戏的固有周期。一年前受到市场热捧的狼人杀如今已经销声匿迹,曾经的头部产品也没有了声响。

  “我是谜”APP已经在大部分安卓平台上线,IOS版也已经进入审核期,将会于本周内上线。目前看来,“我是谜”APP表现还不错,截止发稿,在手游社区TAPTAP中,“我是谜”的排名已经冲到了第九位。

  刘洵梦对“剧本杀”报以了更大的信心,“狼人杀只是一款游戏,但我们做的是一种类型的游戏,每一个剧本都是一个独立游戏,它能够持续保持新鲜度,也不会轻易下滑。”

  这要求平台必须能够保证一定体量的内容供给。“我是谜”有超过100位签约作者,并一定程度开放了玩家投稿,为了更好地保证剧本质量,针对新手,吾声游戏设计了一张表单,以降低创作难度。而就在不久之前,“戏精大侦探”则宣布开启剧本大赛。

  在这层概念上,比起游戏,“剧本杀”可能更应该被定义为一种新兴的互动内容。从AVG、对话体小说、《恋与制作人》再到近期获得诸多讨论的《底特律:成为人类》,互动内容正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

  “不要将它想象成游戏,而是年轻人以一种更酷更有趣的方式获得内容,结交朋友。”林世豪说。

  林世豪透露,在质量可控的情况下,“我是谜”在未来将有计划开放UGC创作。尽管现在的剧本多以推理悬疑为主,但在未来,包括爱情、职场、情感等在内,更多题材和元素会被引入“我是谜”中,“我们不想只把自己定义为推理,我们的定义就是我是谜,我可以是任何人,这个概念是很大的。”

  这让我轻易地回想起了那场游戏的最后,我本以为重生已经足够骇人听闻,却不成想这个故事中还有更离奇的设定,而除了找出杀害皇帝的真凶,每个人都有着各自不同的任务。比如,名为摄政王妃实为敌国奸细的小李需要找到虎符,调兵造反。

  我的任务不算成功也不算失败,作为凶手的我躲开了众人的追查,但却没能如愿杀死二小姐。有别于我剧本中的设定,丞相府二小姐Fiona在游戏里表现出了完全不同的样子。

  “因为我的任务就是穿越过来帮你啊。”她颇为得意地说到。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