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少女出道延期?艺人经纪,三足鼎立前腾讯爱奇艺先做难兄难弟!

2018-07-10 10:06· 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  张家欣 
   
优爱腾早已经或高调或低调表现出对艺人经纪业务的野心,优酷与阿里影业合资成立经纪公司酷漾娱乐,爱奇艺持有VAVA和小鬼的公司果然天空95%的股份,负责毛不易和火箭少女的哇唧唧哇由腾讯持股16%.。

  吃瓜人从不被辜负!7月8日深夜消息,火箭少女出道发布会延期。江湖传闻,或因乐华和腾讯矛盾升级,引发孟美岐、吴宣仪去向争议。

  本月5日,火箭少女已宣布7月11日举办成团发布会。地方定好了,物料发布了,粉丝激动了,后援会也迅速跟进了。但昨日深夜,孟美岐后援会突然透露:官方通知“不可抗力”导致成团发布会无法如期举行,改订日期静候官方通知。

  随即有网友爆料,自6月29日孟美岐和吴宣仪微博名称从“宇宙少女”改为“火箭少女”,就引发STARSHIP娱乐和乐华娱乐不满。争端始终未得到妥善解决,反而愈演愈烈。目前两名成员都住在酒店,并不在火箭少女101宿舍中。

  对于孟美岐和吴宣仪的双团并行情况,此前就曾引发粉丝担心。二人此前作为starship和乐华合作的“宇宙少女”组合在韩发展,乍然通过《创造101》TOP2限定团出道,经纪约和精力分配都是问题。

  对此,在6月23日结束的《创造101》总决赛中,节目总制片人在媒体群访中表示,按照之前签订的“割裂式合约”要求,未来两年孟、吴二人会完全只在火箭少女限定团里活动,不会和宇宙少女同时活动。

  谁知7月3日,宇宙少女经纪公司starship和乐华就公开发表了与腾讯截然相反的说法:“在参与《创造101》时与节目方面签订的合约是可以两个组合活动并行,孟美岐、吴宣仪将参与下半年宇宙少女的回归。”

火箭少女出道延期?艺人经纪,三足鼎立前腾讯爱奇艺先做难兄难弟!

  割裂独属还是双团并行,店大欺客或是客大欺店,双方妥协还是减员解约,腾讯和乐华的矛盾激化,最终传出成团发布推迟消息。截止到发稿时间,双方未对此事予以回应。倒是最近非常活跃的杨超越经纪公司的老板又一次挺身而出:“腾讯这么好,我们还是会继续合作的”。

  爱奇艺《偶像练习生》搞的的双团并行“共享经济约”此前被群嘲,成员合体困难、代言无法打包、团综迟迟未见;如今腾讯视频《创造101》的“割裂式合约”又让视频网站与经纪公司矛盾更快激化,几乎闹到了要“分行李”的地步。101模式到底要怎么搞? 真的只能出道即巅峰?

  而这一切矛盾的根源,恐怕还要回到火箭少女的上一个头条——“火箭少女工资分成被曝光,七成收入被腾讯拿走”。

  分“赃”不均,不如各回各家?

  如果阴谋论一点,对火箭少女分成的爆料,也许就是个伏笔

  6月29日,微博@创造101应援社爆料,组合有底薪但不高,分成则是三七分,腾讯拿七成,原公司和小姐姐一起拿三成。小姐姐个人则要看跟公司的合约,大约是三成中的20%-50%。这样算下来,一个1100万的代言,小姐姐每人能拿 6万-15万。

火箭少女出道延期?艺人经纪,三足鼎立前腾讯爱奇艺先做难兄难弟!

  这一说法迅速被各路娱乐媒体转载,一时间吸引了很多关注,原博甚至被删了。但腾讯娱乐视频发了一条介绍分成比例的视频,算是官方承认了三七分成。

火箭少女出道延期?艺人经纪,三足鼎立前腾讯爱奇艺先做难兄难弟!

  这就让粉丝们唏嘘不已,被捧在心尖尖上的小姐姐们,一个天价代言只能拿6-15万人民币,“还不够我们宣仪买一个包”。粉丝们为代言产品砸钱,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能传到本人身上的震动没多少,难免要恨骂鹅厂是吸血鬼。

  但公允地说,如果不是腾讯视频投入巨大的流量、资源、包装运作,火箭少女也不可能一夜爆红。

  为了打造《创造101》,有说法是腾讯砸了6亿。该综艺赞助广告的规模在3亿左右,剩下3亿,回本也压力山大啊。限定团只有2年,11位出道少女需每人每年为腾讯赚入1500万左右,也就是刚刚打平。

  好在关于如何赚钱已经非常明朗,nine percent的行程就摆在那里:一是见面会,二是代言。

  火箭少女的粉丝见面会和签售会行程已经排满了7-10月。虽然硬糖君朋友圈里的黄牛还很低调,但从nine percent见面会的票价来看,一般是从500元往上,2000元以内,至于价格会不会被炒高,就要看火箭少女人气有多少真材实料了。

火箭少女出道延期?艺人经纪,三足鼎立前腾讯爱奇艺先做难兄难弟!

  小姐姐们也理所当然成了品牌的香饽饽。事实上,在分成爆料中提到的1100万,据硬糖君所知确有实据,正是火箭少女还未成团时某品牌代言的价格,如今更是只高不低。

  节目结束一周后,火箭少女有了第一个全团代言品牌麦当劳。此外,她们出演OPPO红蓝音乐节、拍摄时尚COSMO大片,还获得了OPPO的正式代言席位,孟美岐个人还成为了中华魔力迅白代言人。

火箭少女出道延期?艺人经纪,三足鼎立前腾讯爱奇艺先做难兄难弟!

  只是如今的品牌也鸡贼,都想将粉丝流量迅速变现。伊利谷粒多将孟美岐、段奥娟等5名成员与旗下5款产品挂钩,只有销量达到预设目标的人才能成为品牌代言人。比如孟美岐的红谷系列销量目标是30万提,乘以单价18.1,需要粉丝集资543万。

  中华牙膏和康师傅则设置了“购买产品可为偶像获得额外票数”的玩法,很多粉丝为了获得投票数,会大量购买产品送给亲友。

  种种操作不禁让人想起ido香水给nine percent搞的销量排名。怎么品牌面对限定团,总摆出一副饿虎扑食的吃相呢?

  不过对外的吃相难看还只是长期隐忧,对内的“分赃不均”则迫在眉睫。本来经纪公司可以自己吃一个糖饼,如今虽然糖饼做成了蛋糕,但自己只能分食如此小的一块。摸摸肚子,感觉和原来一样。而心理的失衡还不如从前淡定,毕竟——不患寡而患不均啊

  紧迫的变现需求,松散的经纪归属

  火箭少女的发展路径与浮现出来的问题,与爱奇艺的nine percent如出一辙。

  经纪公司与节目平台有分歧,以今年逆风翻盘的乐华最为态度强硬。火箭少女有孟吴两人的微博身份之争,范丞丞、Justin和朱正廷也一度将微博认证从“NINE PERCENT成员”改回“乐华娱乐旗下艺人”。

  不过,和“共享经纪约”的松散组合形式相辅相成,在分成比例上,NINE PERCENT是优于火箭少女的。我们能够感觉到,相比鹅厂的强势,爱奇艺一直在努力做出让步。

  如果有一个1000万的代言,爱奇艺和组合的运营公司爱豆世纪会各分走25%,剩下的50%再分给各自经纪公司。到个人手里的,大概每人20万左右。

  据硬糖君向品牌方了解,nine percent的代言价格早已突破这一数字。到目前为止,Nine percent已经拿下8个代言和1个推广大使;个人则有蔡徐坤拿下养生堂面膜代言人和欧莱雅品牌挚友;范丞丞、朱正廷、黄明昊拿下携程、Olay代言活动;范丞丞个人拿下春雨面膜,小鬼也有麦斯威尔的广告。

火箭少女出道延期?艺人经纪,三足鼎立前腾讯爱奇艺先做难兄难弟!

  事实上,101的“共享经纪约”模式,在韩国和中国都处于摸索阶段。相较于韩版,爱奇艺和腾讯视频都做出了自己的探索。

  nine percent的分成是完全照搬韩版,《创造101》则大幅度提升了平台分成比例,也就引起了更多反弹;

  韩国101模式下出道成员只能在限定团活动,腾讯视频的垄断要求正是复刻韩版。爱奇艺则进行了变通,双团并行。经纪公司是满意了,粉丝则颇多怨言。

  眼下nine percent与乐华七子并行活动就是中国原创,随之而来的业务冲突也让限定团的活动乱象频生。共享了经纪约,也分散了控制权,并且各打算盘。乐华娱乐多次让范丞丞、朱正廷和黄明昊优先参加“乐华七子NEXT”的活动。而在组合担任游戏大使的某手游物料中,明明是9个人的代言,乐华三子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3月23日,专为运营nine percent的爱豆世纪注册成立。爱奇艺持股55%,第二大股东是葛福鸿的亚洲一娱乐,剩下的股份由染色体文化持有。组合出道后,爱豆世纪在原有合约上增加了数十页补充条款,导致各方至今还处于利益博弈的过程中。

  香蕉娱乐新人部总监徐宁娜表示:“他们(爱豆世纪)在艺人的一些规划方面,或者是一些思想的沟通上,可能因为行程忙,好像没有聊到非常细,又或者因为是限定团的关系,就没有说,做那种很长远的一个规划。”

  火箭少女眼看要少两员大将粉丝心急,其实nine percent早期活动也很少能真正集齐9人,最近才“合体”越来越多,但蔡徐坤仍因经纪约问题不参与很多代言。

  最近还有品牌和硬糖君提到自己的算盘:nine percent代言开价太高,他们索性找了乐华七子,效果也很不错。共享经纪约和双团并行的制度,无疑很大程度分流了限定团的利益

  艺人经纪,三足鼎立前先做难兄难弟

  从爱奇艺、腾讯视频接连打造两个偶像爆款,优酷也有街舞别开天地不难看出,目前视频网站已经掌握造星的绝对话语权。而优爱腾早已经或高调或低调表现出对艺人经纪业务的野心,优酷与阿里影业合资成立经纪公司酷漾娱乐,爱奇艺持有VAVA和小鬼的公司果然天空95%的股份,负责毛不易和火箭少女的哇唧唧哇由腾讯持股16%.。

  野心是有的,但落实有问题。火箭少女并非腾讯视频直接运营,而是委托给龙丹妮的哇唧唧哇。虽然龙丹妮贵为“选秀教母”,但无论是她的老东家天娱,还是现在的新公司,在后续运营发力上,总是引来吐槽。

  而爱奇艺虽然也为nine percent设立了爱豆世纪,但具体实施,比如巡演还是外包给了韩国SM在香港设立的公司dream maker。在很多粉丝看来,Nine Percent圈钱跑行程的后续安排,还不如那些被淘汰的练习生资源好。

火箭少女出道延期?艺人经纪,三足鼎立前腾讯爱奇艺先做难兄难弟!


  不过视频网站的流量优势毕竟是决定性的,经纪公司还是愿意做出妥协。徐宁娜就表示:“因为有了这个平台,更多人认识了他们,所以我们是感恩的。我很遵守游戏规则,而且九人团算是近几年来一个现象级的高人气团体,我觉得那就去配合平台,配合九人团。”

  但经纪公司的账也是算得很清的。即便蛋糕做大,自己分食的部分却小了,岂不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王思聪就在《创造101》收官后连发多条微博怒怼腾讯视频。虽然王思聪是心系娱乐圈的纪委,但他更是香蕉娱乐的老板。香蕉娱乐5名选手,只有傅菁排在了第9位。他的“真性情”,也许正是水面下利益博弈的具现化。

火箭少女出道延期?艺人经纪,三足鼎立前腾讯爱奇艺先做难兄难弟!

  王思聪是明面上怼,据说其他大型经纪公司,也有的暗暗后悔为他人做了嫁衣。今后101模式的第二季、第三季,也许就看不到它们的身影了。

  韩国原版节目的本意,是看中了小经纪公司对资源的渴求。像杨超越的经纪公司,就是他们的精准目标客户。这样的经纪公司,只会觉得“腾讯这么好”,给了自己天赐良机,不会有不满。但中国却是有实力的大经纪公司在参与和获利,这就扰乱了共享经纪的运行。

  乐华给自己对标的是SM,但SM是不会送练习生参加101的,乐华却在两部中国版101中成为最大赢家。当力量和利益的均衡被打破,自然造成进口模式的水土不服。

  不论如何,跟通常的偶像组合相比,限定团必然承担着更加繁重和紧迫的变现任务,这是粉丝、经纪公司、平台都密切关注的焦点。101模式可以说在中国开启了全新的偶像元年,待解决问题还有很多。而每一点蛛丝马迹,都可能决定今后中国偶像团体的新规则。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