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注丹东的浙江商人

2018-07-21 18:44· 腾讯棱镜  宸沙 
   
曾经刺激着张明们神经的一个观点是,朝鲜一旦改革开放,丹东就是下一个深圳。

  国人对东北边境城市丹东的 “投注”热情还在持续。

  7月11日,在绵密的冷雨中,丹东国门湾新城区,来自浙江的张明(化名)等一行五人,在当地房地产中介杨先生引领下,从丹东市区驱车约10公里至此。

  “这像我们江浙一带九十年代左右的经济开发区,产销住一体。”转了一圈新城区与邻近工厂比较集中的经济园区后,张明对中介说。

  随后,一干人在新城区银河大街与国安路交汇处吉祥家园附近驻足,周边人迹罕无。

  “这里工厂有生产吗?”指着不远处一座看不出动静的厂房,张明问中介。

  “有生产啊,只是大多不住这里。”

  透过周边一幢幢大楼的一层层窗户,基本不见窗帘等人居迹象。

  “几乎是一座空城,当地人是不会住到这里的,也很少会到这里来买房。”中介说到”空城“一词的时候,迟疑了一下。但他很快又开始流畅地解说,就拿这一带的房子说吧,价格都涨上来了,买的都是你们外地来的,浙江和韩国人居多。“三个月前,这里的房价每平方米基本都在3000元左右,现在一晃,都6000了。”

  丹东这几个月,房价如临风口。据7月1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丹东今年6月新建商品住宅销售价格指数环比上涨3.3%,同比上涨15.0%,领跑中国70个城市。

  ”这种情形是从朝鲜炸掉核试开始的。“中介杨先生继续解说。

  丹东这一波热度,张明等人准备冲入的动因,都是在博朝鲜“改革开放”。他们认为,这对中国,尤其对丹东,利好确实明显。

  丹东的老城区,狭长带状,建设已基本定型,城市的发展空间和经济发展的承载能力基本处于饱和状态。

  目前,一个是新区,另一个是东港市(丹东的一个县级市),属于政府提升或者突破口之一。尤其东港市辖区内的丹东港,是我国东北东部地区的出海大通道,也是连接俄罗斯、蒙古、韩国、日本最便捷的物流大通道。目前,丹东有13个口岸通向朝鲜,中国对朝鲜出口贸易的四分之三会从丹东运出。

  张明所在的浙商这个群体,投资触角遍布全球,善于四处寻觅风口,且行动敏捷。他们的投资习惯国人其实都明了,就是喜欢抱团,鲜见单打独斗,进驻一个市场,往往是整一个圈子产业链式的腾挪。即便表面看上去是一个资本大佬出手,而实质上,背后缔结的,还是一个层级化的大小财团。

  如今,他们进驻丹东的模式也基本如此。

  张明等人这次丹东考察,实际上也是一个民间自发组织的代表团。他的圈子里,有小商品制造、原料供销等领域的小企业主。关注丹东,并非仅仅意在房地产投资,更重在这个市场的未来。

  但是,丹东未来能否会发展成为下一个深圳?在朝鲜尚未开放的时段里,这个市场是否也有潜力?空间几许?

  显然,这些疑问正是张明等人千里北上的目的。

  潜伏丹东的浙商们

  实际上,在张明之前,浙商的大小财团早已逆势在丹东布局。

  2009年4月,浙江超硬磨具有限公司董事长吕月珍总投资约8亿元,在丹东新城区国门湾商务区投资开发了面积约13.57公顷的“西湖城”。

  2011年,来自浙江泰顺的张逢图,通过一次招商会来到丹东,开始经营建材生意。那时,他公司所在的地方,还是一个村庄。目前,他正在打造一个50万平方的建材市场,包括了住宅等配套设施,相当于十几年前在江浙沪一带打造的商城。

  在这一波楼价飙涨之前,张逢图没在丹东买过一套房,他称自己意在产业投资。

  投资界有句比较知名的话:投资不过山海关。意思就是山海关以北,是资本投资的警戒地。然而,浙商杂志社、浙江商会等机构会经常组织一些浙商投资的区域考评,2010年以来,丹东一直被评为中国最具投资潜力城市,评语甚至称丹东是“中国大陆上最后一块蛋糕”。

  张明等人刚到,就被当地做房地产开发的老乡带着参观丹东城市概貌,不过,浙商们在餐饮、服装、尤其房地产领域虽然都有投资,但都比较集中在新城区。比如在新二中西南侧的“温州城”;此外,新区鸭绿江大街、国盛路、银河大街交汇处还有一在建重点项目,则是丹东新城市地标建筑——浙商经贸大厦。这些楼盘建筑的名称直接把如今浙商在丹东的圈地运动诠释得淋漓尽致。

  “来迟啦!”每次经过这些点,张明等人就会感慨一下。

  在丹东,目前仅温州人就有2000多,而张逢图现在的身份是丹东温州商会的执行会长。

  而前述浙商经贸大厦的打造者则是丹东市浙江商会会长孙哲仓。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丹东的浙商已有万余人之多,累计投资额百亿元,创利税数亿元,加入浙江商会的会员有200多人,会员企业单位70余家,所涉及的行业横跨基础设施投资、房地产开发、建筑制造业、工业企业、商场服务业、电机五金机电、建筑材料等多个领域,涌现了一批规模企业、著名品牌和地方知名商标。

  带张明“转城”的朋友来自浙江湖州,20年前就来到丹东,当时是应丹东纺织品客户的邀请,来旅游了一次,发现这个城市没有东北别的城市那么寒冷,也没有像大连一样瞩目,安安静静的,商业气息也不浓。但他当时的关注点就已经是,丹东与朝鲜只隔着一条鸭绿江,因为朝鲜因素,发展相对滞后,其在东北亚的中心枢纽作用一直没有发挥出来。但一旦对岸国门开了,那不是更能抢得商机么?

  “我进来的时候,朝鲜虽然没开放,局势相对稳定的,那时,朝鲜还没出现核试。”他说。

  很长一段时间里,浙商圈子的朋友对这个市场的判断很复杂:是火药桶的边缘,是危险地带?是偏远地区?还是东北亚的中心,是中国北方第一大港口,是朝鲜半岛进入欧亚大陆的唯一通道,是东北东部的出海口?现在看来是仁者见仁。

  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随着改革开放这些年的努力与打拼,浙商的经商之道遍布全球,这个群体更是成为了丹东政府倚重并倾力招商的目标。

  比如,浙江是中国的民营大省,在当地并不瞩目的企业,在丹东往往会被捧为上宾,会得到当地政府、银行等机构政策支持。

  比如,最近丹东市政府引入的杭州锦江集团,上半年进入丹东,当地的媒体宣传“这是丹东历史上单体投资规模最大的项目”,市长等都出席了签约仪式。作为全国500强企业和全国第3大氧化铝生产企业,杭州锦江集团决定在丹东的凤城投资150亿元兴建年产600万吨砂状氧化铝项目。

  实际上,浙商们这一场场北上,也是沿海一带经济率先发展后,随着劳动力成本提升、市场饱和度等因素叠加的一波波“溢出”。尤其是制造业及房地产领域,也是一种发达区域向欠发达区域的一种发展模式输出。

  以杭州为例,在马云等大咖的光环下,如今喊得最响亮的关键词是科技、金融、互联网,像锦江集团这样以化工生产为主业的企业,显得相对“沉寂”非常正常。然而,锦江集团这个化工项目,却被丹东当地市政府评定为对推进新型工业化进程、加快经济社会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有风光的进驻者,也有悲观的撤离者。

  张明的朋友就亲眼目睹,十几年前,曾经在丹东虎山长城一带建设的一个浙商项目——“动画城”最终烂尾了。“当时进来的时候,也是非常风光的,据说成功引资的主要官员还被奖励了一个一等奖,如今再也没听说过了。”

  义乌小商品城的撬动力

  虽然说,丹东的新城几乎还是空城,但港口、高铁、机场等基础设施建设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这股东风,指的就是对岸的朝鲜改革开放。

  随着金正恩最近两次访华,张逢图圈子里来丹东投资的人明显多了起来,尤其是小商品领域的大小企业主。而买房,则是他们进驻之前的一种安身配套。

  不过,最终令张明等人下定决心深入丹东考察的,是义乌小商品城分场开到了丹东东港市。这个由当地政府引入的项目,几乎撬动了整个浙商群体为之瞩目,同时也提升了原市场的人气。

  当然,也有人认为,以义乌小商品城为代表的浙商财团们,此次布局其实也是一场“托底式”接盘。

  这个市场位于丹东东港市观海路(进港路)北端,紧邻201国道,最早由辽宁三升投资集团投资打造,原名为东北亚国际商贸城。直到今天,该商贸城的商户和东港本地企业主张忠彪一样,都还记得三年前的8月8日,市场开业时的盛况,以及那天滚过丹东天空的几声“惊雷”。

  该项目占地面积270余亩,总建筑面积15万平方米,投资超过8亿。当时称一期汽车汽配和五金机电两个园区招商率达到90%以上,200多位商户入驻。

  彼时,投资方和相关推进机构对整个项目未来的运行设想非常乐观,预计年交易总额20亿元,将为地方财政贡献税金5000万元,提供3000个就业机会,回收成本指日可待。

  然而,骨感的现实是,市场人气并没如预料那样火爆,商户时有撤离。最终,去年5月28日,浙商进驻了东北亚国际商贸城,并正式更名为义乌中国小商品城全球第八座分市场,签约启动了招商。

  在当地商户眼里,联合了浙商的这一年多,商城人气与营业额提升了不少。因此,浙商成了他们的香饽饽。

  一个有意思的故事是,7月10日,当张明一行人来到商城时,招商售楼处工作人员一听口音并询问下来得知是浙江人后,立马调换了职务较高的人员接待。据他们介绍,商城这一波人气就是从这次朝鲜取消核试后爆发的,本地人来投资的也多起来了,商铺价位三个月起码涨了三成以上。”真正的人气,还是浙江来的商人带起来的。”

  在他们的设想里,这个市场旺起来,是迟早的事。不管朝鲜最终是否开放。

  ”浙江来投资的,大多出手快,阔气。他们一出手就是一排(商铺),而不是单个买。“工作人员道出了秘密。

  谁是下一个深圳?

  曾经刺激着张明们神经的一个观点是,朝鲜一旦改革开放,丹东就是下一个深圳。但几天的考察下来,张明一行觉得这其中存在悖逆的逻辑。

  先做一个对比:深圳临香港,丹东对着朝鲜新义州。但如果朝鲜开放,朝鲜新义州的角色应该是当时的深圳,而丹东则相当于香港。中国方应该属于资本溢出方,边城丹东就是那个口子,而新义州就是接收的那一方洼地。

  此外,地图上的位置显示,丹东确实拥有可能比当年深圳更国际化的地理优势。毕竟其在东北亚中心,环渤海黄海,是中朝韩日俄等国家的交通、商贸枢纽。而丹东港所在地——东港,一直被外界认为是对外开放前沿,资本搏击国际市场的阵地。

  但张明试图透过丹东市政府公布的几组区域发展数据指标来解读丹东这5年,却有些失望。

  这些年,由于对岸核试,对丹东的发展,影响是震荡式的,有人甚至直接说是滑坡式。

  2013年,丹东GDP1117亿元,是史上额度最大的一年,而到了2017年,丹东GDP仅为793亿元,相比五年前下滑了近30%。

  另外,以丹东前5年固定资产投资额观之,2013年丹东的固定资产投资额为1004亿,2014年下降到913亿,2015年584亿,几近腰斩;2016年这一数据继续腰斩,为280.2亿元, 2017年更是下滑到240.6亿元。

  边城丹东的跨境贸易近几年也呈萎缩趋势,以下图外贸出口额为例,萎缩之态一目了然。

  而实际使用外商直接投资则更是进入了震荡模式。当地人士解读认为,这和当时朝鲜核试产生的”动静“有很大关联,比如2016年该数据就从25077万美元剧降到579万美元——那个时间段,朝鲜的核试”震动“频繁。

  而就2017年丹东区域经济类型看,丹东区域内国有经济投资47亿元,比上年增长37.8%;非国有经济投资193.6亿元,同比下降21.3%。在非国有经济投资中,民间投资184.8亿元,下降20.3%,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为76.8%。

  外界都说东北板块国有情结比较浓郁,这或许从前述经济类型公布的数据里,也可看到这种东北区域的人文特色与价值观。

  事实上,2015年,辽宁便与朝鲜达成协议,时隔13年(2002年有过一场惊动全球的改革开放事件)再次开发新义州特别行政区(特区)。也就是在这一年,丹东启动了中朝边民互市贸易区。根据政策,丹东市距陆路边境20公里以内的边民,可持“边民证”在互市贸易区内与朝鲜边民进行商品交换活动,每人每日可享受人民币8000元以下的商品相关免税等优惠政策。

  除此之外,张明等人在丹东这几天,还通过当地的滴滴顺风车等司机、朋友引荐的当地企业主等渠道了解到,丹东民间和朝鲜的商贸往来已经相当频密。诸如此类情况,实际上早已经消化了很大一部分开放之后的商机空间。现在,当地企业与商贸领域,已经有很多朝鲜客户,比如张逢图的客户群里,其中一个朝鲜客户每年仅瓷砖的交易额,就达到5000万元。

  考察过丹东市后,张明他们得出的判断就是,对岸一旦开放,新义州才是类似于中国的深圳。一名前些年考察过丹东边贸的浙商企业主鲍先生也如此感悟,“我们最正确的投资,最应该潜入的,应该是新义州”。但是,他又觉得,风险性实在太强。

  新义州改革往事

  7月11日傍晚的鸭绿江,阴雨。

  中介杨先生带着张明等人,来到了断桥下,眺望对岸。丹东与新义州,一衣带水。中介突然问道:你们听说过杨斌吗?

  事实上,对于整个中朝贸易来说,繁荣与衰落几乎是一个首尾相连、不断重复的循环。而丹东则是在这个循环里,震感最强的区域。丹东的起落,与朝鲜改革开放有着某种紧密连接。而对岸的新义州,也有过多场改革的风云变幻。

  最逆转的一波应该是2002年,今天的很多人或许都已经忘记从中介口中蹦出的这个名字——曾经的中国首富,也曾担任过新义州特首的杨斌。

  同样很少人会知道,这个传奇人物如今隐落在云南红河的万亩花田间,做起了“花农”,去年,他还引得万通董事长冯仑千里迢迢来实地探访。

  这个孤儿出身的南京人,后来入了荷兰籍,回国发展,成了2000年初期福布斯榜单中国境内第二大富豪,但杨斌自己称应该是首富。

  2002年,当时的朝鲜最高领导人考察了中国沿海一带的经济发展后,经过反复权衡,做出了一个惊动世界的国策:朝鲜要改革开放,成立新义州特区!而更加令人惊讶的是,朝鲜成立的特区,特首居然是一个外国人——杨斌。

  这是多么戏剧化的一幕!

  试想一下,一个封闭的社会主义国家,在外界没看到任何迹象的时候,忽然划出一块地作为经济特区,并且委任一个外国商人作为这个特区的行政长官。

  而更逆转的剧情还有,这个特首在就职宣言后数天,还没正式就任,就因涉嫌违法违规经营等罪名被中国辽宁警方羁押。

  2003年10月,辽宁省中级人民法院以非法占用农田、合同欺诈、行贿、伪造金融票据等罪判处了杨斌18年监禁。

  杨斌的被抓,让新义州开发进程在数年间被中断,直到2012年张成泽才开始重新推进开发事业,但随着他2013年被处决,特区开发再次陷入了委靡不振的状态。

  为了对接新义州,丹东市早已进行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作为中朝边境最大的口岸城市,丹东一直凭借鸭绿江大桥成为中朝交通要道。2010年,新鸭绿江大桥开建,并早已在2014年完工。不过直到现在,大桥通车的目标依旧未能实现。

  “朝鲜开放是迟早的事,但我们认为,这近十年不会那么明朗。”结束了丹东7天的考察后,张明这一行人似乎达成了这样的一种共识。尽管如此,张明接下来又继续去了朝鲜,在他看来,在对岸发展酒店等旅游业应该更有可为。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2018全球创投峰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