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荒”漩涡中 一个小基金的生存术

2018-08-05 11:25· 微信公众号:铅笔道  程用杰 
   
在钱荒的大背景下,李鑫认为,“只有耐得住寂寞,才能达到终点。熬得住、出众;熬不住,出局”。

  “如临大敌、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这是李鑫对10年的投资感悟。他说,做投资就是一辈子要在薄冰上走,要时刻保持警惕。 

  2016年3月,李鑫成立“睿鼎资本”,截止目前为止共投14个项目,两个已退出,年化回报率约35%。他主要关注消费升级、人工智能和健康医疗赛道。 

  在钱荒的大背景下,李鑫认为,“只有耐得住寂寞,才能达到终点。熬得住、出众;熬不住,出局”。 

  “睿鼎资本”已募集两期3500万基金,周期是“4+2”,已分别投完,正在募集第三期基金。

  注:李鑫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内容真实性负责。铅笔道作客观真实记录,已备份速记录音。

在深圳一年后买房

  82年出生的李鑫感慨,自己已经是团队和股东里年龄最大的了,其股东和团队大多是85后、90后。

  早在大学期间,李鑫就对索罗斯的《炼金术》、宋鸿兵的《货币战争》和罗伯特·青崎的《穷爸爸富爸爸》等书特别着迷,他隐隐认为金融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是推动这个社会发展的隐性力量。

  李鑫是从二级股权市场私募阳光基金开始正式接触资本市场的,入职第一个星期底薪只有800元。一年后,他的职称连升了6级,在离职时,月薪已近10万。

  兜兜转转,经一位山西老乡作为引路人,李鑫于2011年,进入大正元资本。在大正元资本,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参与“大众点评”的投资。在刮台风的青岛实地调研线下商店的时候,趟着齐膝的水面过马路时,他才感受到,“投资其实也是一件很苦逼的事”。

  5年过后,李鑫成为大正元资本高级副总裁,作为嘉宾被邀请去参加许单单举办的3W早餐会,对路演的早期项目做点评。参加到6~7期之后,他看到了风险投资的魅力,于是决定完成从PE到VC的转变,离开大正元资本加入启赋资本

  如何募资、怎么处理投资人之间的关系、怎样投后管理,这些都是李鑫需要学习的新东西。“VC相比于PE,更需要对风险有个深刻的理解。”

  一次股东会上,李鑫遇到IDG的杨飞,听他说起1999年便入股百度的经历。李鑫心想自己未来能不能也参与投出一个BAT出来,这个想法无法遏制地萌发起来。

  一年后,李鑫带着原始股东3000万一期资金,创立睿鼎资本,取意“睿知天地,鼎盛春秋”。当时,决定他创业的,更多的是内在因素。他在大学期间被索罗斯埋下的种子,第一次发了芽。

小心翼翼入场,两年出手14个项目

  经过6、7年的投资经历累积,李鑫在一开始,便给自己确定了第一条投资逻辑“3S”理论,即standardized(标准化)、scalable(规模化)、sustainable (持续化)。“一个企业,规模很大,可以持续发展,其服务容易标准化,这是我们理想的项目。”

  “睿鼎资本”在成立两月之后,李鑫遇到了第一符合这一投资逻辑的项目,即“硬之城”,一家从事电子元件B2B互联网交易。

  李鑫从PE转向VC,在身份转化上,起初并不彻底。有过多次上市公司项目投资经验的他,在“硬之城”创始人李六七面前显得过于严肃而有压迫感。李六七甚至说“我觉得谁都可能投我,但就李鑫不可能投我”。

  随着进一步接触,两人开始相互欣赏了,最打动李鑫的是李六七的执行力和学习能力。“李六七仅用了一本华为大学的内部参考教材,三个月就完成了组织管理上的调整,将原先的人事、培训大权适度放出去了。”

  目前,“硬之城”的月营业额约2500万,平台交易额约5.5亿,已完成3轮融资,其估值已经翻了10倍。

  “睿鼎资本”在创立时,租的是深圳的一个民房,对于一开始条件艰苦的项目,李鑫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比如投资的项目“普罗米修斯”。不久前,铅笔道曾对“普罗米修斯”做过专访报道《独家 | 清华计算机博士走出实验室 用单台iPhone实现全息人物重建》。

  回忆起去实地调研“普罗米修斯”团队时的场景,令李鑫印象深刻:在蛇口一栋建有40年历史的民房内,七楼,没有电梯。进屋之后,空气里隐约飘散着泡面、火腿肠、啤酒以及汗渍的味道,从他们局促且有些不好意思的神情当中,他看到的是这个项目的潜力。

  李鑫补充道:“一般来说,清华的博士起码是年薪百万的,却甘心像屌丝的网瘾少年铺在产品研发上,这种精神让人钦佩。”

  All in 是李鑫坚守的另一条投资逻辑。“我们投的14个项目,有11个创业者是卖房卖车的”,其中最典型是“智裳科技”创始人陈禄。“去年3月时,他已经卖掉了5套房了,在10月投入一轮中间,他又卖了一套,现在还剩下一套自己住。一边卖房,一边还把钱使劲地朝外推,这种创始人的精神值得敬佩。”

  2018年上半年,睿鼎资本出手7个项目,相比于前面两年时间一共出手7次速度快了很多。“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别人贪婪时,我恐惧”,李鑫认为,越是资本寒冬,好好修炼内功,其机会更大。

小资金募资困难

  在全国注册的VC创投机构一共有1万多家,但真正打出名气,被创业者认可的机构可能只有前100~200家,这是一个百里挑一的行业。

  睿鼎资本最困难的时期是去年10月1日开始募集第二期资金,当时已经有4个项目已经签了TS,资金缺口约1500万,他账上已经没有钱了。

  睿鼎资本预期3个月募集3000万,自有股东入股40%,60%资金来自市场,结果向市场募集的资金一直没有到位。李鑫回忆道,“我们其实也在接受着市场的考验,自己人信任我们没用,还需要获得投资人的认可,当时还有一个已经投了的项目每月亏损达七八十万。”

  一直到2018年春节前4天,来自市场的第一笔500万才正式入账,李鑫立刻将钱分四部分,分别打款。“我们就好像玩英雄联盟,终于又有一点血,可以活下去了。”

  当前,李鑫刚刚启动第三期资金的募集,本次募集采取“333模式”,即1/3自有股东出资, 1/3向投资机构募集,1/3由社会投资人募集。

  即便是募资困难,李鑫也没有放弃自己的原则。“曾经,有位做房地产的潮汕老板,要投1个亿,想要在投委会占一个席位,拥有一票否决权”。结果,他拒绝这笔募资。

  在今年频繁出手后,睿鼎资本初步围绕着智能硬件构建了一个生态链,打造了一个“地基”。“硬之城”负责电子元件的售卖,任何智能硬件都离不开电子元器件零件;“小欧工品”负责硬件设备维护、修理和运行;“标天下”专注于知识产权,是一个提供商标和专利交易的平台。

  另外,为了募资的长远发展,李鑫还投资了一个第三方财富公司,复利财富。“就像红杉投了诺亚,诺亚也会适度的帮助红杉去募资”。

  李鑫说:“投资就像是一列高速行驶的火车,90%的时间,在隧道里摸索。10%的时间,才能看到一点点光亮,看到项目的退出,才是看到光亮的时候。只有一点点时间去开心、安慰自己,到了黑暗时期就要耐得住寂寞去摸索。”

  在这个资本寒冬下,众多机构的日子不好过,尤其一家小机构又该坚持什么,如何生存,这是摆在睿鼎资本前面的一个命题。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8月17日
      石榴财经
      石榴财经
      战略投资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8月17日
      亲近母语
      亲近母语
      Pre-A 16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17日
      海豚选房
      海豚选房
      天使 3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17日
      好活
      好活
      A轮 3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