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专利1000多项,稳居行业第一,刚刚他上了“黑名单”!

2019-05-26 09:45 · 微信公众号:硕士博士圈  常远是我   
   
小行业做出大生意,这个全球无人机行业的首富将中国制造推向了极致!

近日,继华为之后,有一家科技公司遭遇了美国的狙击,美国国土部发布报告警告称,中国制造的无人机,可能窃取敏感信息,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没错,就是大疆!

针对的正是大疆无人机,美国CNN甚至直接用了大疆无人机作为新闻配图。

这意味着,下一个遭遇美国重磅打击的企业,可能就是大疆。

很显然,美国这个满篇“可能”,没有任何证据和逻辑的报告,并不是真的担心国家安全,而是用心险恶,强行打压中国优秀企业。

为什么?因为大疆所做的产品与华为一样,都是独一无二,占据了全球90%的市场份额。

为什么?因为大疆的创始人叫汪滔!

1980年汪滔出生在杭州,父亲是工程师。

小学三年级,汪滔考了个好成绩,父亲就给他买了一个遥控直升机模型,小汪滔一下子着了迷。

从那时开始汪滔就有一个梦想,造一架完美的直升机。

别的小伙伴都是长大想当教授、当官、当科学家,但汪滔就这么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具体得不能再具体的梦想。

高中毕业后,汪滔考入了上海本地一家大学的电子系,但是,循规蹈矩的大学课程让他十分不适应。

上到大三汪滔就泄气了,“距离自己的梦想越来越远。”他一气之下退了学。

此后,汪滔向斯坦福、麻省理工等世界一流的大学递上了申请。

遗憾的是,当时美国的面试官没有发现这个来自中国内地的小青年有什么特别,更看不到十年后汪滔的成就,所以果断拒绝了汪滔。

唯独香港科技大学慧眼识珠,给汪滔发来了录取通知书,使得他得以进入了电子及计算机工程学系继续就读。

在香港科技大学的四年,除了完成正常的学业外,汪滔的其他业余时间基本都用在了无人机上。

市面上只要新出一款无人机,汪滔就要想方设法收入囊中,他的宿舍摆满了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无人机,光花在买直升机模型方面的费用就达到了几十万。

不过,汪滔觉得世面上绝大多数无人机大同小异,单旋翼承重负荷太低,商用价值不大,而且编程太复杂,门槛太高,只是个小众游戏,进入不了大众的法眼。

“无人家民用化、简单化可能大有文章可做!”

所以,在准备毕业论文的时候,汪滔毫不犹豫地将遥控直升机的飞行控制系统作为自己的毕业论文选题。当时的论文导师觉得汪滔的论文有点意思,甩给了汪滔1.8万港币的研究经费。

于是,汪滔带着同宿舍的两个同学组成兴趣小组,他们经常通宵熬夜到第二天早上。

忙乎了大半年,试验终于看到了点眉目,然而在最终的论文答辩演示阶段,本应悬停在空中的飞机却一点面子也不给,直接掉了下来。

最后,汪滔他们这组的毕业设计仅仅得了一个C,这个刚刚及格的成绩也让汪滔失去了美国名校继续深造的机会,也连带还坑了那两个队友。

汪滔自己也有点灰心,他准备收拾行囊,回到内地找份工作再做打算。

就在这时,贵人出现了!香港科技大学机器人技术教授李泽湘向他抛来了橄榄枝,李教授觉得汪滔很有培养潜力,他破格招收汪滔,让他继续在香港科技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就是无人机飞行控制系统。

再后来,李泽湘成了大疆科技的早期顾问及投资者,并成为了日后大疆公司的董事会主席,持有10%的股份。

2006年,研究生第二年,在李教授的支持下,汪滔决定自己创业。

汪滔从家里借了100多万,拉着在毕业课题上被坑的那两位队友,一共凑了200万港币,在深圳创立了大疆创新科技公司。三个人在一套3居室的居民楼里,开始专注于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的研发生产。

但是理论与实践是两个概念,尤其是模型量产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创业后的大半年的时间,三个人就在不断的采购设备,不断的修改无人机原型,很快200万注册资金就见底了。

好在汪滔人缘不错,关键时刻,好友陆迪慷慨解囊,投进了9万美元,大疆才算渡过财务危机。

不过,光投入不产出也不是办法,汪滔于是修正了一下公司的发展策略:在产品没有量产之前,公司通过出售零部件搞点零花钱养活自己。

首批客户是来自内地的高校和国有电力公司,一共售出了价值6000美元的零部件,这些零部件被焊接在大疆的DIY无人机支架上。那6000美元的第一单可谓雪中送炭,汪滔的小团队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

由于最大上升速度、最大水平飞行速度、最大飞行海拔高度、飞行时间、悬停精度等技术指标大大领先同行,不久,大疆的无人机在喜欢玩航模的大学生中悄然流行,然后美国、欧洲等国的一些无人机爱好者加入其中。

这些爱好者还给汪滔发来邮件,建议无人机发展重点应该从单旋翼设计走向四旋翼设计转变,因为四旋翼飞行器价格更便宜,也更容易进行编程。

汪滔接受了粉丝的建议,开始开发具有自动驾驶功能的更为先进的飞行控制器。

2012年,大疆科技已经拥有了具有知识产权的无人机所需要的一切元素:软件、螺旋桨、支架、平衡环以及遥控器。万事俱备,只欠组合了。

2013年1月份,大疆发布第一代民用无人机“幻影”,这是第一款随时可以起飞的预装四旋翼飞行器:它在开箱一小时内就能飞行,而且第一次坠落不会造成解体。

得益于简洁和易用的特性,“幻影”点燃了非专业无人机市场,在全球范围内刮起一阵旋风,最后销售业绩比预估高出了4倍。

到现在为止,这款产品以及后续的系列被销往全世界,在大疆科技的总营收当中,美国、欧洲和亚洲等三个地区各占30%,剩余10%则由拉美和非洲地区贡献。

“中国人总认为进口产品的质量一流,而中国制造的产品质量一般。好像我们自己的东西总是二流产品。我对整个市场环境感到不满意,想要做些事情来改变这种状况.”日后汪滔回应说。

厚积而薄发,仅仅用了3年时间,大疆产品已经拥有直升机飞控等7个系列几十款产品。

大疆的无人机产品独霸世界,并不是没有对手,美国的《连线》前主编克里斯·安德森于2012年创办的3D Robotics,曾被福布斯称为“大疆的强大对手”,累计融资1亿美元。

3D Robotics是大疆主导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最大威胁,两个公司走的路线也是两个方向。大疆主要硬件设备,兼做软件,而3D Robotics完全做软件。

与封闭的大疆科技操作系统所不同的是,3D Robotics的操作系统属于开放源,这就能够吸引开发人员和其他公司的兴趣,比如数十家中国山寨厂商用价格低廉的无人机削弱大疆的低价优势。

就如3D Robotics CEO创始人安德森说的一样,大疆创新是无人机行业中的“苹果”,3D Robotics是“安卓厂商”。

3D Robotics CEO为了对抗大疆,找高通等金主融资,还把大部分产能从墨西哥的提华纳(Tijuana)转移到了深圳。

不过,汪滔很自信说:“我一定会打败它。”

就在大疆推出精灵4并对精灵3大幅降价后不久,3D Robotics陷入内外交困的境地,不得不宣告结束消费级无人机业务,拱手把美国的市场让给大疆。

从此,大疆独步天下!

现在的大疆每年专利1000多项,稳居行业第一。

已经是无人机行业巨无霸,就在今年3月大疆推出新产品精灵4之后,无论国内还是国际市场,大疆的市场份额均达到了惊人的90%。

汪滔预计,2016年大疆的销售额估计将达到100亿元。小行业做出大生意,这个全球无人机行业的首富将中国制造推向了极致!

金球奖颁奖典礼上,无人机实时传送航拍画面;

尼泊尔7.8级大地震中,救援人员依靠无人机来绘制受灾地区的地图;

美国爱荷华州的农场主还利用无人机监测麦田;

Facebook将利用自有无人机产品向非洲农场地区提供无线互联网接入;

有意思的是,一位美国政府情报人员喝多了酒,在凌晨时分拿着朋友的大疆四旋翼无人机出去玩。后来这架无人机被发现坠毁于白宫草坪,引发了美国媒体的高度关注。

此外,日本的抗议者还利用无人机,携带一瓶放射性废料降落于日本首相官邸楼顶。

80后的汪滔精力充沛,是一个工作狂,一个加班狂。

2013年年初大疆推出“幻影”后,销售业绩增加了4倍,大疆所有的员工都长出了一口气,但是汪滔不但没有因为业绩增加给员工增加福利,反而“鞭打快牛”,将当年的销售目标又翻了一番。

没错,汪滔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就是他成功的关键。

他也用实力狠狠敲打所有看低中国,认为中国无法在高科技领域领先世界的人的嘴脸。

这正应征了那句话,只要功夫深,铁杵也能磨成针。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