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亿元早教资本局的后台老板

2019-06-14 09:38 · 微信公众号:火柴盒观察  齐梓   
   
那么,白穆春到底何方神圣?为何能布出如此大的一个资本局,让早教机构的创业者和理财用户尽入彀中?

“创业公司都有一个上市的梦想,不论是近在眼前还是远在天边……投行最喜欢什么?并购业务,以低廉的价格吃掉创业公司,获取之前昂贵的资产和设备,资本就是这么血腥……”这是2015年12月白穆春的一段演讲。

白穆春,在i黑马&火柴盒发表的《早教机构关店幕后:一个65亿元估值的资本局》一文中,他是幕后大老板。

那么,白穆春到底何方神圣?为何能布出如此大的一个资本局,让早教机构的创业者和理财用户尽入彀中?

根基于新华保险

白穆春,国民信和控股集团董事长,毕业于中南大学机械电子制造化与自动化专业(2001级)。i黑马&火柴盒拿到一段时间显示为2015年12月的“喜迎2016中南大学北京校友创新创业高端访谈对话暨慈善晚会”视频。视频里,主持人介绍,白穆春大学毕业后进入金融行业,担任高级金融分析师,曾为《新财智》杂志的创始人、主编,获得“2014年中国经济领航者人物奖”,“2014年中国金融改革创新风云人物奖”。i黑马&火柴盒核查了天眼查及新财智官网,并没有查到白任职的相关信息。

张先2013年5月进入国民信和担任业务员。他告诉i黑马&火柴盒,自己原来在新华保险工作,2005年认识白穆春。

据张介绍,国民信和的老员工基本上是从新华保险和中国人寿过来的。白穆春的父亲白崇立在新华保险工作了十余年,曾担任新华保险北京分公司海淀支公司的副总经理。白穆春的家族成员很多都在保险行业任职。白穆春大学毕业后在其父安排下进入新华保险,开始主要负责内勤工作,后来做外勤业务员。

2012年10月,白穆春在北京成立国民信和投资基金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亿元,实缴资本1亿元,2013年六七月员工规模达到一千多人,但同年10月又裁至100人左右。原白穆春的员工江伟说,这曾在当时金融圈引起轰动。2013年至2015年,国民信和控股有限公司和国民信和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先后成立,形成国民信和集团。天眼查显示,与白穆春相关的公司有15家。其中,白穆春在国民信和资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国民信和投资基金有限公司、国民信和控股有限公司担任法人,这些公司均以项目投资为主。

“白穆春的初心是好的,希望带着大家致富。他口才好,人也很努力,总是加班。我们这些老员工年纪都比他大,都很欣赏这个年轻人,愿意把钱交给他,跟着他做事。”张先对i黑马&火柴盒说。

初期,国民信和以年息12%,以及借北京银监局及其辖内银行名义推销基金产品,甚至还推出了房屋抵押理财服务,吸引了大量投资者。

2016年至2018年间,白穆春指示国民信和投资经理李夏彤(详情见《早教机构关店幕后:一个65亿元估值的资本局》),以几乎零现金、股权置换的方式收购近30家早教机构,说服创业者的就是“打包上市”的故事。

早教机构被收购后,白穆春派遣大量国民信和员工进入,掌握了这些早教机构的控制权和财务权。同样被白穆春收购的某英语早教机构创始人陈先生告诉i黑马&火柴盒,收购完成后,白穆春直接派一个财务人员接管了机构,创始人陈先生则作为老师继续上课。李夏彤也曾表示,完成收购后会由国民信和派出财务对接被收购主体的财务。

随后,被国民信和掌控的早教机构开始通过促销招收预付费会员。家长透露,课程均价在2万元左右。凯蒂范联合创始人浦乐说,这给公司带来了短期的业绩增长,但这些收入并没有投入到课程服务上。

疯狂募资

在深圳,白穆春也有一家经营理财产品的公司——中恒银丰投资深圳有限公司。为白穆春代持该公司70%股份的江伟告诉i黑马&火柴盒,自己大学毕业后曾在国民信和工作一年,后来因个人原因离开,去了深圳。

2018年1月,白穆春联系到江伟,说国民信和已经完成转型,主要从事教育、医疗及生物制药等产业,主打早教产业,想在深圳设立分公司,让其作为公司管理人,并代持股份。

还有这种好事?

为了打消江伟的疑虑,白还带江伟参观了北京早教机构欧拉和凯蒂范的部分门面,以及一家医疗诊所。这些产业当时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而江伟也看好早教产业,再加上他曾与白共事一年,对白的能力也比较认可,于是回到深圳后开始筹备公司。2018年3月,国民信和实际控制的中恒银丰成立,截至2019年1月,江伟以及另外一代持股东和一位员工通过该公司共募集资金达5160万元。

江伟并不是从一开始就直接代持70%股份。江伟回忆,由于2018年深圳已经不允许再新注册投资类的公司,2018年1月,江伟代白穆春物色并购买了一家投资类公司,白以自己作为股权投资人管理人关联公司过多,不利于股权退出为由,希望找人代持股份。白先是安排六十岁左右的蔡艳明作为大股东代持70%股份,江伟代持30%股份。后因蔡艳明年纪大不易考取基金从业资格,变更为江伟代持70%股份,另一同事曾楚代持30%股份。

江伟表示,中恒银丰成立之后,自己实际担任业务员职务,工作由白穆春派出的北京负责人张博骁对接,北京的财务负责出账,报税则国民信和高管洪州推荐的兼职财务处理。

天眼查显示,张博骁则拥有国民信和资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11.25%的股份,并间接控股枣庄伦达置业有限公司90.91%的股份。洪州是持有南京珍达瑾商贸有限公司75%股份的大股东,以及枣庄伦达置业有限公司的法人。

为了加速募资,2018年6月白穆春在深圳参加江伟组织的教育产业沙龙并做募资演讲。中恒银丰公司微信公众号“中恒银丰投资深圳有限公司”曾就此次教育产业沙龙发文。

2018年6月白穆春在深圳做演讲

江伟提供的当时白的演讲PPT显示,白穆春称明海远晟教育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据天眼查,明海远晟2015年10月成立,法人王超,实际为白穆春控制,用于收购教育标的)在2018年7月全国共有605家门店,面积达20万平方米,会员人数为55万。

白穆春提出的募资方案是,明海远晟估值55亿元,以股权融资的方式出让10%的股份,计划融资5.5亿元,其中3.3亿元用于扩大直营店数量并实现整合升级,1亿元用于运营,1亿元用于课程研发及信息系统建设。此外,白还“特别约定”,投资者满一年可选择由明海远晟大股东南京睿垚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全额回购所持股份,年化利率为12%。

白不仅向深圳投资人这样说。2018年8月,国民信和的业务员告知其他投资者,公司要上市,可以将债权转为股权获得更高利润。2018年11月,有投资人收到了一份债转股的协议文件,以数百万元投资,购买南京睿垚的股份,在估值65亿元的明海远晟间接获得相应股权。

据浦乐统计,2016-2018年,明海远晟共收购近30家早教机构,2018年7-10月多家门店陆续关店。这跟白穆春在深圳演讲中说的605家相去甚远。

据被收购的早教机构创始人提供的股权协议,2018年1月收购沐奇时,明海远晟的估值仅为5亿元。5个月后的2018年6月,白穆春在深圳做募资演讲时将明海远晟的估值拉高到55亿元。

不仅如此,2018年10月,国民信和在北京已出现兑付问题,白穆春还在深圳募资,声称之前投资A轮的客户公司可以在年底以50%的股权溢价回购其股份。2019年1月13日,白在东莞向在场的投资人承诺,股权会在2019年七八月份退出,A轮收益在1倍以上,B轮50%,C轮20%~30%。直到2019年2月,江伟在跟公司另一代持人曾楚的聊天中才意识到问题,开始到北京国民信和总部暗中调查,了解到北京国民信和在2018年下半年已经出现兑付问题。江伟终止募资。目前,深圳物业租金、员工工资及社保都已拖欠数月。

白穆春的责任

在国民信和投资理财产品的人不在少数,少则几万元,多的甚至投了几千万元。李密告诉i黑马&火柴盒,2018年下半年国民信和出现本息无法兑付的情况后,抵押房子的投资者,需要自己每个月还数万元房贷,有“精神失常的”,有“要跳楼的”。

2019年3月15日,部分投资者代表在国民信和原办公地点——离盘古大厦2.5公里的奇迹财富广场向白穆春讨要说法。当时白穆春承诺,国民信和会通过清理固定资产或清理包括教育和医疗投资在内的轻资产来偿还投资人的债务。

据向国民信和追偿本息的投资人提供的资料,2019年4月13日,白穆春又签署了一份责任声明:以下公司全部都是国民信和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的关联公司,以下公司所欠全部债权和股权均由国民信和资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和白穆春负责连带偿还。其中涉及到13家公司。

天眼查显示,除国民信和资本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南京航绮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外,其他11家公司均与白穆春无直接关系。

如同中恒银丰一样,这些跟投资人签订协议的公司都是白穆春实际控制,但股份由别人代持。

张先告诉i黑马&火柴盒,明海远晟的法人王超是国民信和的财务负责人,南京睿垚的法人丁小亮是白从新华保险带过来的老员工,欧拉的法人钱坤是国民信和人力资源经理,白穆春的前妻。

i黑马&火柴盒尝试联系南京智格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及枣庄伦达置业有限公司的大股东张博骁和法人洪州,电话都无法接通。天眼查显示,枣庄伦达置业有限公司在2019年3月有一则民事纠纷信息,酒店已经以100万元出售,但一直未办理房屋所有权登记手续。张先告诉i黑马&火柴盒,“白穆春那么多资产没有一家盈利的”。

不久前,国民信和在北京奇迹广场和盘古大厦的办公室都因拖欠房租被关闭。明海远晟在北京仅剩的一家早教机构欧拉不久前已经恢复课程,家长们有的在观望,有的想通过刷课减少损失。

一位北京的国民信和投资人李年告诉i黑马&火柴盒,“已经报案,其余的就是等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