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火烧出600亿!他脱下警服接手小破厂,三剂猛药干成首富

2019-06-20 14:31 · 微信公众号:金错刀  秀男   
   
从拿几百块钱工资的小警察,成为身价狂飙到175亿的吉林首富,这24年的时间里,修涞贵都干了什么呢?

成功的企业家都有着堪称“传奇”的创业经历,比如李嘉诚、马云、许家印、曹德旺等人。

他们在真正开始创业生涯前,做过各种各样的工作,比如人民教师、修自行车,甚至还有人做过挑粪工。

今天要说的这个企业家,虽说不是草根逆袭,但绝对是逆风翻盘,走上人生巅峰。他扔掉了当时人人羡慕的铁饭碗,单枪匹马地把一家负债400万的小药厂,做成了一家价值1328亿元人民币的中国著名制药公司,自己也因此成为吉林首富。

他就是修正集团的董事长修涞贵。

提起修正,相信大家脑海中都还能回荡起“胃痛,就吃斯达舒”的洗脑广告,别看修正药业现在红红火火很牛批,其实之前只是一个苍蝇乱飞的破药厂。不光破,还欠了400多万的外债,工人们连续7个月没发工资。

在这种极端恶劣的条件下,修涞贵不怕死的背起了这口大锅,且仅仅用了20多年的时间,就让药厂焕然一新,大楼拔地而起!

从拿几百块钱工资的小警察,成为身价狂飙到175亿的吉林首富,这24年的时间里,修涞贵都干了什么呢?

1

分手是为了走更远

搞定员工才能谈发展

修涞贵于1954年出生于有着“中国医药城”之称的吉林通化。他小学就辍学了,父亲担心他跟着人到处胡闹闯祸,就逼着他去做了木匠,好在他也算聪明刻苦,很快就学成出师,并在当地成为小有名气的木匠。

如果生活一直这样平静,也许就没了现在的修正。可惜,命运和你开玩笑的时候,从来不会和你打招呼。

修涞贵的父亲中风病倒,医生开的药不仅没有使父亲的身体好转,反而加重了病情。父亲去世后,修涞贵的母亲也病倒了。由于医生的误诊,她的病情不断恶化。

连续两次误诊让修涞贵第一次感觉到:药品知识和安全对于老百姓有多重要,搞不好,是会要了命的。

中医世家和父母的遭遇,也让他埋下了一颗想要做良心药,放心药的种子。

恢复高考后,他考入了吉林大学的法律系。大学毕业后,他就成为了一名人民警察。从环城公社派出所到交警队,再到基建队队长,修涞贵就这样在警局呆了20多年。

人生的每一步都不白走,都是对生命的积淀。1995年,修涞贵迎来他人生的转折,开始了他的医药梦。

吉林开始了国有企业体制改革,这时市医药局的领导找到修涞贵,问他有个濒临倒闭的制药厂要对外承包,要不要试试。

那晚修涞贵一宿没睡,接手吧,说不定死无葬身之地,不接手吧,又感觉不甘心,天快亮时,他又想到父母的遭遇,自己的理想,当下心一横,决定答应下来。

这个决定,也将他逼到了悬崖边上,让他必须拿出破釜沉舟的勇气。

警服都没来得及脱下,修涞贵就踌躇满志地跨进了药厂大门,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眼前的景象还是让他有些眩晕。

两排破破烂烂的平房,院子里杂草丛生,墙角的旮旯里还堆满了陈年垃圾,挨着墙边堆放着层层纸箱,破毡布下面全是积压的原料。

不仅所谓的工厂像是废品收费站,就连人员构成也是乱七八糟,厂里一共就五六十个人,里面有四十个人是干部,负债高达400多万,员工连续7个月发不出工资。

新厂长入职开会,员工显然积极性不够,到了下午人才陆陆续续到齐。修涞贵做了动员演讲,但大家都并没什么反应。看到如此麻木不仁的员工,他才真正意识到这个厂子是彻底瘫痪了。

员工是一个企业根基,如果连最基本的问题都解决不了, 那还谈什么复兴工厂,扯犊子呢?

于是他又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把全部的积蓄拿了出来,一共5万元,让会计先给大家发了工资,所有的工人们都在讨论这老板是不是傻,但修涞贵不以为然,好歹工厂恢复了生产线。

稳住了员工,就要开始分工,修涞贵在接手小药厂的第一天就知道,要让这个药厂起死回生必须和那些眼高手低、急功近利的人“分手”。

用他的话来说“这家工厂,只有这么个牌子,品种、生产线什么也没有”。修涞贵先用了半年的时间基本整合了小药厂的员工队伍和团队。

调整那些尸位素餐的“领导”们,不行就开除,坚决不允许在这么几十个人里还有冗职的现象。再将这松松散散的队伍重新凝聚,划分职责,恢复生产线。

这个时候小药厂的各地市场才开始一笔一笔回款,修正也正是开始了艰难的第一步。

2

赚大钱就别算小账

药王的三剂猛药

生产恢复了,可怎么挣钱呢?修涞贵给修正集团开了三剂猛药,利用天时地利人和,完成了小破药厂的逆袭。

第一剂:赔本赚吆喝

开发新品种的周期很长,又需要很多资金,而这时的他穷得响叮当。因此修涞贵决定选择一种造价低、工艺简单,销量大的“短平快”产品——天麻丸。

天麻丸当时市场价格是一块七一瓶,但成本最少也要两块三,这样的药能不造假么?当时多数药厂根本没有在天麻丸里加入天麻,偷梁换柱以牟取暴利。

好在他没忘记自己的初心,就是赔钱也不能放弃质量。修涞贵决定不计一切代价去做良心药,不仅成本高,还以低于市场5分钱的价格供货。用他的话来说,赚大钱就别算小钱,最多赔两万箱就能逆转市场。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没过半年时间,药厂门口拉货的解放卡车就已经排到了1000多米开外,堵得那叫一个水泄不通。

1995年年底,药厂400多万的外债已全部还清,除去纳税,修涞贵最后还挣了100多万。

第一剂猛药让这个偏远小厂活了下来。

第二剂:三顾茅庐求来长生丹

但修涞贵心里清楚,天麻丸是“应急丸”而不是“长生丹”,利润太低,不能让厂子做大做强。当时肝炎是我国的高发病症,死亡率居高不下。

中药不仅能够治疗肝炎,还能保肝护肝,国内仍没有疗效显著的中药品种,这将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

修涞贵打听到北京一位专门钻研肝药的资深专家,马上从吉林跑到北京,在专家附近租了个房子,用一个月的时间,每天三顾茅庐,用满腔的真诚打动对方,获得“太和圣肝”的配方。

“太和圣肝”胶囊凭借显著疗效迅速地就占领了市场。当年就实现了产值3700万元,1997年销售额突破了一个亿,比上一年翻了整整100倍!

这里还有个插曲,一次药厂着急出一批药,有一批太和圣肝的外包装出现了轻度发霉,当时有人提出换一下包装就可以,不影响药品质量。

但修涞贵却坚持认为,这么做消费者虽然不会知道,但会对不住自己的良心,更谈不上诚信守法。他当即大手一挥,一粒也不准出厂!就这样,这批价值179万元的胶囊全部被销毁,还赔了人家一笔违约金。

这次的成功,与其归功于修涞贵的商业眼光,不如说是修涞贵的性格拯救了他,无论是最开始的求药,还是后来的药品质量问题,哪一环错了,都是满盘皆输。

修涞贵的第二剂猛药让修正站了起来。

第三剂:从进口药嘴里虎口夺食

在肝药大放异彩后,修涞贵趁热打铁启动了胃药的研发。他从北京的一家中医研究所聘请了6位教授和药学博士,前前后后折腾了两年多,开发出了后来大家都熟知的“斯达舒”胶囊。

修正药业用了一年时间,在央视播出的广告中反复强调“四大叔”三个字,终于让人们记住了斯达舒这个产品,并从当时热销的进口药吗丁啉嘴边虎口夺食。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00到2003年期间,修正药业每年的复合增长率高达1876%。到了2010年,仅仅斯达舒单品销售额已经超过33亿。

第三剂药让修正在市场上站稳了脚跟。

在修涞贵带领下,修正药业以神奇的力量和速度,创造了一个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从小到大的医药产业神话。

修正的成功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完美结合。修涞贵接手药厂,恰巧改革开放,碰到了“天时”;而长白山这个中药材的大宝库,又提供了“地利”的条件;而最重要的人和,是修涞贵作为一个企业老板的眼光和远见,即所谓内圣外王。

3

遵循非竞争论

剩者为王,剩下就成王

在企业做大后,很多老板都想做强者,最好一枝独秀,再无对手,但修涞贵却反其道而行,他奉行非竞争论。不与敌人论高低,只把目光聚焦在产品和消费者上,不做胜者,而要成为“剩”者。

修正药业的发展也经历过不少挫折,很多次都是九死一生。

现在大家都拿砸产品说事儿,一言不合就上大锤~大家熟知的罗永浩砸手机、张瑞敏砸冰箱、董明珠砸空调,似乎不砸几个,就证明不了自己有好产品。

这事修涞贵早就做过,直接按照100%的退款比例将康威双效全部召回,在工厂的操场上烧掉了价值9000多万的产品,加上间接损失,修正药业因此折损了上亿元。

但这个意外事件也给修涞贵上了一课,将战略眼光直接放到国际上。借着暂停令的机会,修正推出了含有伪麻黄碱成分的“新康泰克”,代替了药品中的苯丙醇胺。

2011年,因为一家地方电视台播广告的时候把修正药业的广告文号打错了。国家药监部门一查,发现没有这个批号,便认定这是“假药”。随后,央视一套的《新闻30分》播出了“修正药业斯达舒广告被吊销广审文号”的新闻。

这对于产品或者企业来说,无异于是遭到封杀。但修涞贵借此机会,在澄清误会的同时,借助新闻媒体,免费为修正药业和斯达舒做了一轮广告。

他还强调药品知识的消费者教育。他说:“在药品教育上每投入1 元钱,之后在成本和付出上就可以节省107 元。使大家拥有健康的理念,提高健康和保健意识是药品生产企业和医药服务企业要做的。”

修正药业的年收入从2010年的171亿元,一路飞涨到如今的近600亿元,并以丝毫不减弱的势头急速前进着。在2018中国品牌500强排行榜单中,修正药业和国药控股成为中国品牌价值最高的药企,也算实现了“剩者为王”。

商场如战场,稍不留神就会灰飞烟灭,企业要想成为战场上的“常剩将军”,战略目光、危机处理能力、还有老板的前瞻性目光,都是至关重要的 。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