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铁总裁抑郁跳楼背后:失去主心骨刘志军不知所措

2014-01-12 11:14 · 经济观察报  温鈊   
   
在中铁多数人士眼里,白中仁是个好人,一位中铁人士称,“他人很不错,平时碰到了总会聊上几句。”但白中仁的抑郁症,个人的“忧虑”却隐藏得太深,中铁的几位人士称,根本不知道。其中一位更是直言,“觉得挺正常,一点没发现。”

  白中仁跳楼背后的“抑郁”

  中国中铁总裁、执行董事白中仁的意外辞世,再度将中国铁路领域的债务情况推到公众视线前。

  1月4日下午,白中仁于自己家中四楼跳下,给54岁的生命画上句号。随后传出消息,其家属透露他近期患上了抑郁症,患抑郁症的主要原因是中铁负债高,个人压力增大所致。

  白中仁的意外辞世,留下了一串现实的疑问:铁路建设单位的负债是否真的太高?铁路建设企业的未来发展向何处去?

  好人跳楼

  在中铁多数人士眼里,白中仁是个好人,一位中铁人士称,“他人很不错,平时碰到了总会聊上几句。”但白中仁的抑郁症,个人的“忧虑”却隐藏得太深,中铁的几位人士称,根本不知道。其中一位更是直言,“觉得挺正常,一点没发现。”

  在4日之前,如果他的抑郁症被很多人知道,或许,就不会有“跳楼”这个特殊事件出现。“很多人还是会想办法留住他的。”上述中铁人士称。

  但这也只是如果。“这家伙,突然当领导了,突然跳楼了,尽干一些惊天动地的事。”一位中铁高层人士称,白中仁的选择,让他们非常意外。

  据该中铁高层介绍,中铁部分职员最初得到白中仁的通报是“意外死亡”。随后家属透露白中仁近期患上了抑郁症。

  “负债高的央企多得是,再则又不是自己负债高,没法选择了。”一位大型企业人士对白中仁的选择颇为不解。

  在多数人眼里,白中仁虽是个好人,但与多数大型企业领导的激进相比,能力方面略显欠佳。细阅白中仁的履历,他确实是由一个好学生、好员工,一路成长起来的。

  1960年,白中仁出生于陕西。据陕西接近铁路系统人士透露,白中仁年轻时候就很懂事,性情和学习都不错,在大家眼里是个好孩子。在兰州铁道学院毕业后,白中仁也曾回母校忆思。

  他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铁道部第一勘测设计院,在这里的10多年中,他从优秀的见习生一路完成了到高级工程师的快速成长。期间,不仅获得了八十年代优秀大学毕业生称号,还是设计院优秀党员,被列为铁道部科技拔尖人才,得到中华铁路总工会火车头奖章。

  纵观白中仁的职业历程,由技术工作正式转向官职路线的节点为1995年,由铁道部第一勘测设计院西安分院,升任中铁一局副局长。自此,他的官职一路上升。先后成为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副总经理、总经济师,中国铁路工程集团公司党委常委、副总经理。

  2010年,白中仁出任中国中铁总裁、执行董事、党委副书记。直到2014年1月4日结束。

  在2010年的这次升迁中,他的晋升令多数中铁人士颇感意外。据上述中铁高层透露,那时,关于总裁职位已经有另外两位拟定人选。总裁宝座只能是二者择其一。

  但最后坐上去的是白中仁。时隔4年后,他的选择再次令大家瞠目结舌——“意外死亡”。白中仁离世后,总裁职位由现任董事长李长进暂代。

  中铁债务

  白中仁以高空坠下的方式,选择了结束,中铁高负债、压力大所致抑郁症是其家属解释的原因。

  在中铁发公告悼念总裁辞世后,该公司董秘于腾群接受媒体采访称,债务可控,业绩在好转。

  据中铁2013年第三季报显示,公司资产总额为6265.57亿元,负债总额为5315.9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4.84%。

  事实上,这还低于中国铁建的负债率。在中国铁路建设领域,中铁、中国铁建是与未改革前的铁道部关系最为密切的建设单位,高峰时接近90%的业务来自于铁道部。

  中国铁建第三季报显示,截止到2013年9月30日,负债率为85.15%。据铁路建设单位人事介绍,施工建设单位负债高是行业的正常属性。因为涉及到垫资、汇款周期长短等因素。

  事实上,在一两年以前,铁路建设单位的负债率从未下过90%。

  由于各地招投标实施新政,将投标企业的负债率标准界定为90%以下,才可竞标。如果负债率超过90%的企业申请参与竞标,将会被招投标的负责人以不符合招标资格无情拒绝。

  而这一方式,意在保证招投标的项目得以顺利完工。因为建设中,如果上一级资金暂时拨付不到位,或涉及到企业垫付资金,如果企业的负债过高,会因为资金周转不灵而中途停工。“也就是因为这个因素,各家建设单位的负债率都降到了90%以下。”中国铁建一位人士介绍。

  在多位建设单位人士眼里,90%以下,或90%以上,事实上没多大区别,因为建设资金的主要支付一般集中在年底。区别最大的是,在刘志军后时代的心理影响。

  据铁路建设企业人士介绍,刘志军在任时,中国铁路实现大发展,刘志军经常召集建设单位领导们坐一起聊天、下企业视察,商量未来怎么团结,怎么干。包括海外拿项目,刘志军多次召集中铁、中国铁建、南北车高层商量,如何抱团去谈项目、竞价、施工。

  在这些企业眼里,刘志军是一个领头人,在原本就依赖于铁路生存的企业中有着主心骨的地位。在去刘志军时代中,原本失去主心骨而迷茫的企业们,面对目前与铁总高层隔离式的对接中,更加不知所措。

  “刘志军当时与企业走的太近了。现任为了杜绝这一问题,走的又太远了。”在铁路建设企业人士眼里,这几乎是两个极端。

  寻找蓝海

  走得太远、不知所措的背后,更多是铁路相关企业对未来的恐慌。

  随着铁路系统的改革,建设领域不再局限于两家关联企业,社会有资质的企业同样可以参与。

  长期缺乏市场竞争力,依赖性较强的铁路企业,在未来如何拼杀,甚至能赢,很多铁路建设单位的人缺少信心。

  他们惆怅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是,未来铁路建设项目的数量还有多少?目前,中国高速铁路营运里程超过1万公里,铁路营运里程突破10万公里。依据铁路中长期规划,到2020年,中国铁路营运里程超过12万公里。

  在铁路建设单位人士眼里,铁路建设市场未来会逐渐饱和,饱和后铁路建设项目将在未来3年到5年后大幅下降。那时,铁路建设企业干什么去?

  近期内,建设资金难筹集,仍是一个掣肘项目上马、推进困难的问题。如果社会资本、地方政府能大幅解决资金问题,那铁路建设单位将会进入多项竞争状态。

  在多种因素下,竞争成为主旋律。

  早在2012年9月施工动员大会时,白中仁就提出,要多拿项目,“各单位一定要积极适应铁路市场形势的新变化,主动出击,全力以赴承揽铁路建设任务,全力扩大企业在铁路市场的份额。对今年和今后三年的铁路新开工项目集中力量进行追踪和组织投标,尽最大努力提高中标率,提高中标质量。”

  或许未雨绸缪,白中仁最后一次公开露面,仍是在“抓项目”。2013年12月31日,他与南宁市市委书记余远辉会面时称,中铁希望能抓住南宁的发展机遇,继续在市政工程、轨道交通、基础设施等领域,与南宁市展开深层次、多领域、全方位的合作。

  在竞争国内市场的同时,近些年中铁、中国铁建也不忘耕耘国外市场。两家企业陆续有大单签订,孟加拉国、老挝等都有他们的身影。2012年,海外收入约占中铁总收入的5%左右。

  世界500强企业排名中,中铁排名第102位,与中国铁建只差两个排位。

  1月9日,铁路总公司召开的全国铁路工作会议上,或许透出了一个好消息。

  在国内项目领域,将开展“十三五”铁路发展规划研究,做好项目储备。因此,“十三五”期间铁路投资仍将在高位运行。海外领域,中国铁路总公司按国家的战略部署,将联系和协调国内相关企业,以开拓周边互联互通铁路通道建设、高速铁路建设市场为主攻方向,在规划研究、勘察设计、工程建设、运营管理、维修养护等领域广泛开展国际合作,打造中国铁路品牌,大力拓展国际铁路市场。

  今明两年,铁路固定资产投资将在1.2万亿元左右。2013年,固定资产投资为6600亿元,今年的固定资产投资为6300亿元,投产新线6600公里以上,预计新开工项目为44个。或许,中铁、中国铁建的蓝海还很广阔。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