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方泰德低成本扩张三支点:“政企银”、大数据以及并购

2014-04-06 18:42 · 投资界  李梅   
   
这是一个没有“对手”的领域,但是,走到国内的领军企业的位置,这个过程并不容易,当前,同方泰德正在以三个支点撬动未来的快速扩张。

  “这是我们的典型案例,综合节能减排率我们做到了25%……” 3月28日,北京国际会议中心,第十届国际绿色建筑与建筑节能大会暨新技术与产品博览会,同方泰德的展台里,徐珍喜在向记者介绍公司最新完成的项目。技术出身的徐珍喜是同方泰德的总工兼节能技术总经理。

  2011年6月1号,同方泰德跟重庆市政府签订了整个重庆的合同能源管理战略协议,重庆是国家建筑节能减排的四个示范城市之一,与另外三个城市深圳、天津、上海相比,目前,重庆是利用市场机制做建筑节能做得最好的城市。

  该项目将在今年6月如期关闭,重庆市的计划是在三年内完成400万平方米的建筑节能改造,总量要达到节约20%的能耗,这个标准是比较高的,这其中,同方泰德是最大的工程承包方,其承揽的部分接近200万平方米。

  同方泰德,背靠同方集团和清华大学,3年前从A股同方股份分拆到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核心业务包括楼宇自动化控制、能源管理及解决方案服务,央视新台址、人民大会堂、故宫博物馆、惠普电脑重庆研发中心及生产基地等的都是同方泰德的经典案例。

  走到国内领军企业的位置,这个过程并不容易,当前,同方泰德正在以三个支点撬动未来的快速扩张。

  没有对手的领域

  这是一个没有“对手”的领域。

  节能减排综合服务的产业特点是典型的“大行业、小企业”。“建筑节能的总体量是很大的。当前,国内的建筑总量是510亿平方米,按照每平米节能20%来讲的话,节能工程总量非常大。” 徐珍喜向记者粗略地计算。

  但是它又特别分散,这就导致了一种“赚钱难”:如果单个地去做某一个建筑节能,或者某一个节能项目,可能会赚钱,但是难持续,难以滚动地去做,项目一断资金流就断了这也是为什么这个行业小企业居多的原因。

  而且,项目整体操作比较复杂,首先要做前期的调研,像同方泰德做的节能医生,前期要有大量的投入,而这个是免费的,也就是说谈下这个项目,才可能将这部分成本计入项目中,谈不下来前面的调研费用就全白花了。

  由此就产生了这样几个门槛:第一,能否保证大量且持续的资金投入;第二,是否拥有相应的自有产品;第三,能否保证持续的本地化服务,也就是说,企业自身能不能能生存那么久。

  当前最有实力的是国外品牌,不过,“国外的这些企业,最核心的业务是卖产品,它很少做长期的市场,也不可能签多少年。”徐珍喜以西门子为例,“它的节能管理模式做的很少很少,10%,5%都不到。但它会用它的品牌去跟本土企业合作方做,然后跟政府签战略协议,它更多的要依靠它的合作伙伴。于是,我们来担当它们合作伙伴的角色,它是要卖产品,长期回款的任务就落在本土合作伙伴的身上。这也是我们作为中国企业的优势所在,我们可能更敢投进来。”

  换句话说,这是一个没有“对手”的领域,有的只是合作伙伴。

  支点一:“政企银”三位一体

  很明显,仅有这些产品上的合作伙伴还不够,上述的项目分散问题,资金问题是无法通过这些合作伙伴解决的。

  针对建筑节能行业的特点:总体量大,单体量小,多业主,同方泰德摸索出的办法是以合同能源管理的形式大区域性地“打包做”,也就是做城市整体的建筑节能。

  但是,新的问题又出来了,打包之后节能减排工程费用谁来出?“就节能服务来讲,建筑节能跟工业节能不一样,建筑口比工业口多很多的壁垒,没有工业口那么好做。首先是,节能减排动力不足,工业节能可以把节能费用计入生产成本,而建筑节能不行,节能的前期投入谁来出就成了问题。第二,它跟天气、跟入住率,跟损失变化相关,所以它又带来考核、核算的不确定性。”

  在开篇我们提到的重庆典型案例中,和政府的合作让同方泰德摸索出来一条“借力使力”的资源整合模式。

  首先,节能减排改造,哪些建筑群不做,哪些要做,做到什么程度,由政府决定,政府制定节能减排目标,政策引导。同方泰德的强项是技术和管理,城市综合节能减排项目一般都比较大,单个企业难以全部承接,于是,同方泰德就引入其他的合作伙伴,以龙头企业带动,中小企业全面参与的形式运作。

  另外,整个操作过程中,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仅依靠国家行政补贴是远远不够的。对此,同方泰德以自身的良好资质引入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资金支持。

  自此,就形成了政企银三方携手共同推进城市建筑节能改造的商务合作模式。目前,“政企银三位一体”的项目运作模式已经成功应用于重庆、武汉、湖南、赤峰、克拉玛依、乌海等多个城市级建筑节能改造上。

  支点二:大数据背景

  做城市建筑节能,大数据是核心竞争力之一。

  为了实现对城市整体建筑节能的把控,同方泰德提出了城市节能云平台的概念。其实,在四大节能减排示范城市都建设有城市能耗集中监视平台,政府通过这个平台将城市中的建筑能耗统计起来。

  不过同方泰德的节能云平台跟这个平台理念是不一样的,“我们首先是配合政府平台,更重要的是服务业主,通过我们的平台知道,哪里有毛病了,‘血压’高了,‘血压’低了,然后去找相应的‘医生’,‘医治’这些问题。”徐珍喜将同方泰德比作“节能医生”,如是说。

  在这方面,同方泰德还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

  “在同方有一个物联网板块,主要做大数据综合运营,城市运行体征的建设,这个板块当前是国内的行业首位,国家统计中心的相关统计的数据的主要数据源都在这里。”

  支点三:国内外双向并购

  根据2013年年报,同方泰德净利润同比增长27.7%。“目前来讲,我们现有的增长,都是基于我们的自有业务,并没有计入并购标的的业务增长。”徐珍喜所说的并购标的指的是2008年收入麾下的加拿大公司Distech Controls 。

  虽然目前,这宗并购尚未直接带来公司业务的增长,但正是这宗并购使得同方泰德在国内建筑节能领域的技术跃居世界一级水平,并购产生的效益正在逐步显现。

  最近三年,同方泰德一直在寻找新的并购标的。

  “无论国内、国外都在看,有这样几个方向”,徐珍喜告诉记者,“一个是大数据的分析和融合,我们很需要这种标的,我们希望通过对国外成功企业的股权投资,把我们现有的业务去融合它的技术,做顶层的大数据平台。第二,海外并购的目标中,还我们还在关注渠道,尤其是东南亚地区。第三,就是国内小企业的整合。“我们希望未来会在能源方面,在节能的设备制造,或者建筑节能行业,进行并购。”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