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背后男人”童士豪:如何复制小米模式

2014-11-03 09:19 · 新浪科技  王若涵   
   
在今天,屌丝经济已经不是新鲜词汇,但是童士豪决定把这样一件事复制到美国。于是他投资了移动电商公司Wish,这是由一群初代移民美国的ABC创立的团队,既具备美国文化基因,也拥有华人的勤奋聪明的特质。


GGV纪源资本童士豪

  猎云网注:知名投资人童士豪曾服务于启明创投,在此7年间,他曾主导投资小米、凡客和一嗨租车等明星企业。2013年10月,童士豪成跨越中美两地的纪源资本(简称GGV)合伙人,专注国内和硅谷的创业型公司,尝试把中国模式逆向复制到国外。

  “湖海洗我胸襟,河山飘我影踪….。。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当落日的余晖洒落台北街头,10岁的童士豪与小伙伴穿行在人流中,旁若无人般大声唱着,彼时的他有一种来去潇洒、自由无间的感情充斥心中。他们忘情地唱着,太阳一点点收敛了光芒,最后一抹放肆地照耀在他们脸上。

  上世纪70年代的台湾,正值蒋经国时代举债大兴“十年建设”的阶段,台湾经济开始起飞。在经历过压抑和沉默的六十年代之后,台湾人迎来了思想文化上的黄金时代,推崇着自由精神。童士豪正浸润其中,他唱的正是79版《楚留香》的主题曲。

  直 到今天,那歌词、那场景仍长存他心中。彼时,笑看江湖、纵行天下的楚留香轰动了那一代的台湾人。只是小童士豪没曾想过,三年之后的自己,从此走在了独在异乡漂泊的路上。台湾14年,美国16年,香港加新加坡4年,大陆8年——这段始于亚洲又归于亚洲的曲折旅程,也成就了今天的他。

  在回到大陆后,童士豪曾服务于启明创投,在此7年间,他曾主导投资小米、凡客和一嗨租车等明星企业。2013年10月,童士豪成跨越中美两地的纪源资本(简称GGV)合伙人,专注国内和硅谷的创业型公司,尝试把中国模式逆向复制到国外。

  创业失败未迷茫:互联网有机会

  2000年3月,新加坡,某个深夜凌晨,童士豪独坐家中,一盏台灯、一台笔记本和一份尚未完成的PPT。承担着70个员工的生存压力,他彻夜未眠,失落、无奈,孤注一掷。因为天一亮,他就要走进会议室,与新加坡电讯、菲律宾电讯和泰国电讯谈判,以合理的价格卖掉他的公司。

  而与此同时,美股开始全线大跌,即将崩溃滑落至谷底。积累了一个世纪的狂欢和幻梦被捅破,泡沫顷刻间将化为须有。“在股票开始下跌的时候,曾经对你有兴趣的公司,开始逐渐失去兴趣,本来传统行业对互联网还是有些幻想的,这下都没有了。”童士豪说。

  当时的他,执掌一家叫做Asia2B的电商公司,和一群充满理想抱负的年轻人,想要用他们的想法改变世界,但是现实却给了一记重创。虽然公司融了一大笔钱,但是在摸索商业模式中失败,在那个泡沫年代,“能被卖掉也不错了”。

  多年以后,向来不见其人但闻其笑的童士豪,在看《中国合伙人》时掉了眼泪。剧中,三人仰望炫目的华尔街,而后在摩天大厦的落地窗前与美方谈判,成冬青说:“此刻,我站在这里仍不免害怕,但有一些更重要的事情,赋予我们,打败恐惧的勇气。”

  在那一天,Asia2B被新加坡电讯收购,此后又与SESAMi合并后叫亚洲汇商,其资本总额达7200万美元,新加坡电讯占股44.5%,李显扬为董事会主席,也一度成为阿里巴巴最强劲的竞争对手。

  虽然最后把公司卖掉,他个人并未亏钱,但对他而言,这是第一次创业失败。在这一过程中,他深切体会到创业者背后,无人可诉的孤独感和背着团队的沉重感,而这段经历也塑造了他的价值观——“如果没有创过业,就没有资格批评创业者。站着说话不腰疼,真的是知易行难。”

  很多时候,创业失败容易令创业者一蹶不振,对个人来说意味着价值的否定和信心的摧毁。但童士豪似乎没有将这次失败算作失败,甚至没有因此而迷茫过——“我觉得那时候,互联网是有机会的,但是时间可能不会那么快。”

  或许是他天生的乐观,加上多年人文历史书籍的熏陶,总之在心灰意冷的时候,他说,人会有很多事情可以鼓励自己和他人,什么事情之前都有经历过。也就不会怕,能够挺得住,沉稳下来想办法解决问题。

  他从5岁开始读历史书,读的第一本是《吴越春秋》。对于阖闾、夫差和勾践之间的故事细节,他说自己仍然记得清楚。覆灭一国也好,败而成奴也罢,那些起起伏伏,都可了然于胸,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吞吴,但即便称霸一时也逃不过历史的车轮。这或许便是读史使人明志的力量。

  “于投资而言,公司与公司之间的竞争与古代国与国之间的竞争蛮类似的,包括在做出战略决策的时候,对于反应对方想出什么招数时,是有帮助的。”他如是说。

  关于熟读历史,凡客诚品CEO陈年回忆道:“有一次我们约在上海谈事,我去的时候他已经在等我了。就在浦东的酒店大堂,我看到他在看德川家康,而那一套有20多本书。那是09年的事情了。”他对此印象深刻。凡客是童士豪在启明创投时所投的项目,而他现已退出公司的董事会。

  顺势而为:天道不一定酬勤

  深茶色头发前端微卷,一张圆脸上架着无边框近视眼镜,眼睛不大。大笑的时候,眼睛眯成两道细缝,而嘴巴像是霸占了半张脸,笑肌弯成近乎90度夹角。1米95的身高,橄榄球运动员似的魁梧身材,时常身着蓝色或白色衬衫,黑色牛仔裤。这便是对童士豪的标准画像。

  和童士豪同代的台湾人,多数前往美国深造,很多也是他在斯坦福的校友,比如杨致远、林欣禾等。但是他认为,如今的台湾有些局限自我,不够国际化。“这个地方很温馨,人情味也很重,但是如果眼光不放长远,不来大陆也不去美国,不能跟上世界潮流,是会蛮可惜,是比较致命的。”

  1993年,童士豪从斯坦福毕业,前往华尔街,就职于美林证券。同一年,Marc Andreessen(马克·安德森)发明浏览器,互联网时代才真正到来。相差一年,他已经跳入金融圈,而在那个年代,互联网尚未像今天一样成为主流。

  在那两年中,他在纽约度过了人生中最恣意的两年。在华尔街工作常常下了班已是凌晨,而到了周末,童士豪就会和朋友跳进出租车,一起融入光怪陆离的不夜城,感受大都会疯狂的夜生活。

  也是在那两年,他养成了熬夜的习惯,以至于他可以一天睡四五个小时,时间以半小时为单位,连续一周内往返中美两地而能快速适应。他在美林时,经常是边做数据模型、写报告或PPT,然后边吃外卖餐。

  自 13岁踏入美国大陆,他离开亚洲已有十年的时间。1993年,不希望脱离亚洲太久的他前往香港。但那时香港尚未回归,碍于语言不通,他找不到归属感。在度过了最不舒服的一年后,有一个选择摆在他的面前—加入美国背景的华平基金,还是有亚洲背景——LP来自日本、印尼和新加坡等地的台湾基金。他选择了后者。

  对 于做选择,童士豪似乎并没有焦虑过,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以及如何让自己更加国际化又接地气。“这三年,在新加坡两年台湾一年,我看遍了东南亚历史,也了解了中国以外的亚洲国家是什么样子的。未来做投资分析趋势,以及将中国公司推向国际,这种判断力是在那时候培养出来的。”

  晨 兴创投合伙人刘芹曾一度认为勤奋铸就一个优秀的投资人,但雷军却认为天道不一定酬勤,顺势而为更加重要。刘芹渐渐明白,勤奋是必要非充分条件,机遇很关键,而机遇则是基于对趋势的思考。后来他说:“天道不一定酬勤,深度思考比勤奋工作更重要。”而童士豪经常提起这一观点。

  这 一点用在如今的大佬身上颇为合适,李彦宏马化腾雷军等均出生在70年代,在毕业工作后赶上了互联网野蛮生长的台风,顺势而起,可谓时势造英雄。而作为投资人的童士豪,在经历互联网泡沫后,在中国、美国和东南亚多地奔波工作与体验生活,逐渐摸索出了中国模式出海的路径。

  在 从事了投行和PE工作,也创过业之后,他放弃了加入戈壁资本直接入华的机会,而是选择投资了Skype、Yelp和Pinterest的BVP柏尚资本 ——他目光虽瞄准国内,但想曲线救国。在2002年至2005年,美国硅谷的创业模式遥遥领先于国内,中国仍以复制硅谷为主。

  在美国,他逐渐了解到美国人如何看互联网,也了解了硅谷投资的打法。“在后来回国,我敢赌的时候,比较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果不是今天的选择,我是否还敢赌小米,是否有机会投小米就不知道了。”他如是说。

  和雷军、陈年等创业者成为朋友

  媒体经常将童士豪描述成雷军背后的男人,在采访中也最喜欢提他。“你早年为什么敢赌雷军?他没有硬件经验。”曾经小米量产不足时,“小米是不是失势了?”在被问到诸如此类尖锐问题时,他总是向后微仰大笑着,随后耐心地回答,即便已经退出小米董事会。

  至今,他和曾经在启明创投合作的创业者仍然是朋友,比如小米雷军、黎万强、凡客陈年、一嗨租车章瑞平等,也是业界公认的友好型投资人。

  小米联合创始人黎万强说,童士豪给人的印象就像江湖上豪爽的黑帮老大,见到人就是大笑,然后一拍肩膀。2010的时候因为雷军,认识了童士豪。“大冬天的时候,他穿大衣,看起来特像周润发。”而据黎透露,童士豪还会陪妻子窝在沙发里看电视连续剧,有着不为人知柔情的一面。

  如今,童士豪依然和雷军、黎万强等保持联系,持续合作。在加入GGV后,童士豪也在从事小米生态链方面的投资,包括智能硬件如手环等,以及与小米的顺为基金共同投资生态系统中的创业公司。“他会分享在硅谷看到的新的相关项目,例如类似Misfit这种。”黎万强说道。

  而凡客CEO陈年至今仍然记得,2009年3月里,春寒料峭,那个时候凡客还只是一个小公司。他和童士豪并肩前往凡客的一个库房查看。去往库房的路漫长又容易走岔,崎岖小径、满地荒芜。

  “黑黢黢的,路很难走,可是他坚持要走,我就忽然很感动。现在想那真是一个创业公司应有的场景。”多年来,陈年对这个场景难以忘却,“今天让我走我都不一定再能找到那个地方”。多年前的那个瞬间深深触动了他,最终成为凡客接受启明投资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现在他的创业型风格,除了个人性格影响,还离不开美式运动对于竞争与合作精神的培养。小童士豪刚到美国的时候,是个被欺负的对象。黄种人、跑得慢、球技差、书呆子,这些白人对华人充满歧视性评价,他也没能逃过。

  此 后,除了念书,他在运动上也发愤图强,在高中打进校篮球队,逐渐自信起来,不惧竞争。同时,他也注意学习美式足球、篮球和棒球冠军球队是怎么建立的,如何 加强所有人的战斗力,而非单打独斗。“这个让我学到了很多,也是在亚洲学不到的,很多时候大家都各扫门前雪。竞合精神的培养对我一生有很大的帮助。”

  童士豪后来回国加入启明创投,他投资的第一个项目,便是正在紧锣密鼓准备上市的一嗨租车。2006年,他经常往返于京沪两地,使用机场传统的租车服务,但由于赶时间租车安排经常有所变动,最终公司放弃了他这个客户。2007年,他开始使用一嗨租车。

  当时一嗨主打代驾服务,在那个政策没有赶上市场的年代,一嗨租车董事长兼CEO章瑞平冒着风险,绕过劳务委派单征用司机代驾。很快童士豪发现,下订单收到短信,会告知司机的车牌号、手机号和接送地点,虽然是合作公司的司机,但仍然能通过IT系统做到精细化管理。

  2008年1月,启明创投投资了一嗨租车,当时一嗨只拥有30台自己的车,其他的2000辆均依赖调动社会车辆。童士豪在实地调研后,建议一嗨自驾和代驾业务并驾齐驱。那个夏天,章瑞平跑了十多个城市,一嗨快速扩张。而启明也跟投了三轮直至其赴美IPO。

  2013年10月,童士豪确认离开启明创投,在此期间他主导的明星项目有小米、凡客和一嗨租车等,现在加入了跨越中美两地的GGV(纪源资本),专注国内和硅谷的创业型公司,以电商、O2O等为主。

  GGV 合伙人Jenny李宏玮,也是童士豪现在的同事,两人认识八年有余,是战友也是朋友。“这么多年过去了,Hans(童士豪的英文名)他一点也没有变,还是对投资充满了热情。 在我们这一辈中,很多投资人都退出圈子,过着舒适的生活,而他尽管已经拥有很好的投资成绩,但依然像年轻人一样坚持冲在前面战斗。这很难得。”她娓娓说道。

  今天,童士豪已经过了四十不惑的年纪,他仍然是个忙碌的空中飞人,每天睡五六个小时,时间被安排得满满的,每周都穿梭在中美之间,落地不是看项目就是开会。在GGV的一年里,在硅谷,他投资了移动电商Wish、在线游戏YY模式的Curse和租车业务Flightcar。

  投资理念:把屌丝经济复制到国外

  在投资人大多聚焦与深耕一个地区的创业项目时,童士豪为何选择忙碌地往返中美,看两地的项目?这背后是怎样的投资理念?看起来充满赌博色彩的投资,真的是靠直觉吗?

  他之所以选择投资两地业务,一是基于过去多年来他对硅谷创业公司、对美国网民的了解,二是结合他对未来中国模式出海,由抄袭硅谷到逆向复制到国外的信心。

  小米通过廉价手机、软硬结合和电商销售模式再造了智能机行业,而小米实质上尊重了中国市场实际,利用了草根人口红利,遵循了屌丝经济的模式。作为小米早期的投资人,虽然最初童士豪对于雷军想做硬件还是表示吃惊的,但最后他决定相信雷军对市场的判断。

  在今天,屌丝经济已经不是新鲜词汇,但是童士豪决定把这样一件事复制到美国。于是他投资了移动电商公司Wish,这是由一群初代移民美国的ABC创立的团队,既具备美国文化基因,也拥有华人的勤奋聪明的特质。

  Wish的目标用户为海外屌丝用户,供应商则来自国内千千万万的中小制造商。Wish通过算法根据用户浏览行为推荐其感兴趣的商品,以类似于Pinterest瀑布流的形式展现,但不同于媒体型内容展示,而是完成了交易的闭环。

  而Wish的发展则印证了他对于出海模式的判断,到今天,Wish的SKU已经超过3千万,而去年12月,这个数字只有十多万。这个速度却是在童士豪的意料之外的,说明趋势判断基本没有问题,只是移动电商的成长比想象要快。

  他说,这和当年对小米的判断有些相似:“我记得很清楚,当年我对雷军说,第一年你能卖20万台就太棒了,结果34小时,卖出了34万台小米手机。”而全球的屌丝用户市场大概是中国的三到四倍,如果懂国际化的话,中国模式在海外是有市场的。而这个打法在国外却见不到,中国创业公司有了超车的可能性。

  基于对国内和硅谷的了解,他判断有三种模式在海外有突出重围的希望。一是工具类产品,多是浏览器、杀毒软件等,如360、UCWeb、猎豹等。从工具变平台,工具找流量再转到浏览器,或者引导其他消费。

  二是跨境电商,比如已上市的兰亭集势等。机会在于中国制造商拿货能力较强,而国外资本市场对电商关注不多,国外电商产品也没有杀手级出现。

  三是虚拟产品和O2O,包括娱乐产品道具贴图等虚拟货币模式。这个模式在海外很少,只有韩国、日本、中国有,“我觉得这未来会是大机会,只是如何打动用户从线上虚拟再到线下娱乐消费是需要面对的挑战。”他说道。

  此 外,他还看好分享经济衍生的产品及其商业模式。GGV此前因为价格问题错过了租房应用Airbnb,于是后来快速抓住了租车应用Flightcar。他透露,这个模式是美国用户开车去机场,把车子放在机场的停车场,然后转化成可供租用的车辆,租车后收回来的钱再分给用户。

  很多人觉得童士豪的投资看起来有些赌博性质,他说,很多时候有一种感觉在里面,看起来像敢赌,其实是在长期观察和研究行业后形成的一种直觉。

  而每年,他都会和同时一起做互联网趋势分析,首先从美国一年来大的投资项目切入,然后在斯坦福校友的人脉圈子中找寻创过业的进行沟通,接着形成总结性分析报告,再与公司进行分析和交流。最终确定年度的投资判断和意向。

  “我希望未来中国的十年,我们能投资一些企业,他们不仅改变中国,也能改变周围甚至世界。”这或许是每一个VC的终极梦想。童士豪,仍在路上,放佛还是13岁唱着歌的他——“未记风波中英雄勇,就让浮名轻抛剑外,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