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兴港交所、进攻保险业、厚报李嘉诚,他住了15年的一套二手房卖出15亿

2015-08-19 15:36 · 华商韬略  毕亚军   
   
当年振兴港交所,他要成立中央结算有限公司,以汇丰为首的既得利益者强烈反对。他在压力重重中,找来后来出任香港交易所总裁的周文耀作为自己的副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生米煮成熟饭。

一套住了15年的二手房卖出15亿,这位房东是个什么人?

  图注:15亿买下的全香港风景

  据香港媒体报道,知名地产企业家张松桥日前以15亿港币在香港山顶买下一座二手豪宅,“华商名人堂”入选企业家袁天凡则是卖掉这套豪宅的原主人。

  袁天凡,一个你可能陌生的名字,但在香港财金界,他早已是神一样的存在!

  【芝大高材生】

  袁天凡生于1952年,5岁时像难民一样跟随父母从内地到香港定居。

  小学毕业时,生在普通家庭的袁天凡打赢人生的第一场战争,也是改变前途命运的战争——以优异联考成绩被香港顶尖名校九龙华仁书院录取。

  华仁之后,袁天凡以优异成绩进入世界名校——美国芝加哥大学经济系就读。当时,正是芝加哥大学经济系的黄金时代,系里仅日后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教授就有将近10位。在这里,袁天凡依然是佼佼者、高材生。

  芝大毕业后,袁天凡进入纽约州罗彻斯特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但只念了一年,便因家里实在太需要自己马上挣钱谋生,回到香港中文大学教书。

  原本,他计划教一阵子书后再回去完成博士学业的,但一个偶然机会,令他加入汇丰银行,也走出和人生规划里完全不同的命运。

  【成为投行家】

  在汇丰,袁天凡从投资银行债券部干起,很快坐到全公司财务主管的位置。

  香港的年轻人能在汇丰这样的机构有这样的成就,当时,还只是个例。但袁天凡眼睛向上看,不断寻找机会,要以更快速度向上攀。

  1985年,他带领4位部属,包括后来被称为“红筹之父”的梁伯韬一起加入了花旗银行,负责为花旗把握香港投资银行的蓬勃发展的历史机遇。

  在花旗,袁天凡以耀眼的成绩成为整个香港资本市场的大红人。期间,他不但主导完成多项大型融资活动,让花旗在香港赢得令人刮目的业绩,而且还完成了长江与和黄系高达百亿港币的集资行动,对李嘉诚在那一时期的腾飞居功至伟。

  从这里开始,他打入顶尖财富俱乐部,并与李嘉诚等超级富豪觥筹交错,关系紧密。“做投资银行时,李先生一直是我最大的客户。”他接受华商韬略访问时说。

一套住了15年的二手房卖出15亿,这位房东是个什么人?

图注:袁天凡近照

  【振兴港交所】

  1987年,香港遭遇重大股灾,刚成立的香港联合交易所和结算公司几乎走到破产边缘。急于“救市”的港英当局决定寻找高人,要让资本市场起死回生。

  他们找到了春风得意的袁天凡,邀请他以大局为重,出任交易所总裁,与恒生银行董事长,也是恒生指数创始人利国伟一起,力挽香港交易所的狂澜。

  众人劝他要小心,接下烫手的烂山芋,但他却认为,这是建功立业的大机会。

  他说:“我喜欢做开创性的事情,改革的事情。一个地方,你在它普普通通的时候去改革是很难的。股灾之后,香港政府下决心要改革,市民也希望改革,整个社会都想改革,这就给我这样的人提供了很大的机会。”

  1988年初,35岁的袁天凡,成了世界主要交易所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行政总裁。

  任期内,他通过让公司的挂牌上市及监管规范化、制度化;成立中央结算公司,建立电脑自动化系统等多项改革,让香港联合交易所迈进制度化、自动化的里程碑,为其日后的资本大繁荣打下扎实的根基。

  【进攻保险业】

  袁天凡毫不掩饰地说,踏入商界后,他一直有个想法,如果能在有生之年创造一个像怡和、太古等这样的大财团,会是一件很有意义,也比较满足的事情。

  1992年,在李嘉诚、荣智健、梁伯韬甘做小股东的支持下,袁天凡控制了香港上市公司海裕集团。此后,他先后购买必胜客等多家公司的股权,踏足金融、印刷、传媒等行业,并拉拢中粮集团、中国人寿成立了鹏利保险。

  其中,鹏利保险云集了原澳大利亚国卫保险亚洲区行政总裁,号称香港保险教父的杨梵城,以及香港第一个拥有精算师牌照,先后担任美国友邦保险精算师总监、宏利保险亚太部财务总监的陆健瑜等保险业精英,堪称梦幻组合,而且一开业就以杨梵城的旧部为核心,建立了近600人的队伍。

  依靠这样的人力,财力,袁天凡希望鹏利,以“朋”为本,鸟为“志”,鹏程万里:成为香港市场一家由中国人创办与管理,能够与外资大财团分庭抗礼的大公司,乃至中国最大的保险公司之一,进而实现他大财团的目标。

  【厚报李嘉诚】

  1995年,袁天凡将海裕的控股性股权,卖给了李泽楷的盈科拓展,自己则出任盈科拓展副主席,并作为盈科亚洲拓展的代表继续出任鹏利保险(后更名位盈科保险)的主席。

  做出这样的安排,一是因为与合作伙伴在发展保险业上有分歧,二是因为李嘉诚。

  从花旗开始,李嘉诚就非常欣赏袁天凡。此后10多年,他一直以各种方式支持袁天凡,也不忘记有机会就邀请袁天凡,加入他的长和系。

  1991年,李嘉诚与郑裕彤、郭鹤年、荣智健等豪门联手,收购了香港老牌公司大昌行的全部股权。当时,他找来执掌大昌行的人就是袁天凡。当后来袁天凡对大昌行兴趣不大,要自己创业,也是李嘉诚领衔为其控制海裕提供了后盾。

  李嘉诚的知遇之恩和真诚,深深打动袁天凡,让他说出“如果不是李氏父子,我不会为香港任何一个家族财团做事”的袁氏名言,也让他为长和系,尤其李泽楷的崛起立下显赫功绩,并成为李嘉诚仰赖的大神级军师。

一套住了15年的二手房卖出15亿,这位房东是个什么人?

图注:15年前,站上互联网风口的袁天凡(左四)与李泽楷(左三)

  期间,袁天凡带领盈科保险在香港上市,帮助盈科拓展取借壳上市,并在几个月内,通过取得数码港发展权等迎合互联网发展的动作,让盈科的市值暴升至2200多亿港币,成为香港市值第六大的企业,也缔造一个当时的世界奇迹。

  2000年,袁天凡更协助李泽楷以1000亿港币(约120亿美元)现金加2000亿港币股票,一共3000亿港币的价格,从英国大东电报局手中收购了香港电讯,创香港有史以来最大的并购交易,一举成就李泽楷“小超人”的地位和名声。

  【淡出大众视野】

  2007年3月,袁天凡做出一个不甘心但无奈的决定,以约70亿港币的估值将盈科保险超过50%的控制股权出售给百年金融企业——富通集团。

  算上公司上市及分红派息,13年,5亿港币的投资换回了大约70亿港币的利润,盈科保险可以说是一个很划算的买卖,但却并不让袁天凡感到开心。

  袁天凡的理想是要让盈科进入中国内地,发展成真正的大公司,但无论正面突围,还是曲线救国,他的愿望都希望渺茫,再加上一些股东的压力,他只得放弃。

  “这个很不幸,我没有成功地突破。”袁天凡遗憾地说。在公布并购消息的发布会上,他表示,自己将继续在公司留任一年的时间,以确保公司的平稳过度。

  从此之后,或许是因为心灰意冷,或许是已对杀伐商界不再有兴趣,袁天凡再也没有以商业领袖的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更没有公开什么开天辟地的事情,虽然,他到今天依然出任包括农业银行、中国太保等大型企业独立非执行董事。

  袁天凡的妻子李慧敏则依然奋斗在商业的世界,这位现任恒生银行副董事长兼行政总裁的“恒生一姐”,与袁天凡曾是汇丰银行的同事。二人同于1977年加入汇丰,一个只干了几年就走人,一个则工作至今,只是不知这种一个在外面闯,一个稳在大后方的安排,是否是两人民主协商之后的决定。

  也就是袁天凡协助李泽楷完成3000亿大交易的当年,夫妇二人用1亿6350万港币,从比利时政府手中买下了这栋现刚刚以15亿港币卖给张松桥的豪宅。

  报道称,该项房产为一座三层独栋别墅,面积约合1100平方米,可看到维多利亚港全景,并拥超过2200平方米的花园、树林和草地。

  按15亿港币成交价计算,豪宅每平方米价值136万元,创下全球第二高的纪录。而1959年比利时政府买下这里时,总价格才不过15万5000元港币。

  【相信金钱的力量】

  作为顶尖投资银行家,袁天凡信奉金钱的力量。

  成立鹏利保险时,袁天凡让杨梵城及其大概40人左右的管理团队,出资0.5亿港币的真金白银,买了公司25%股份。这是他用金钱激励人和约束人的一个典型。

  袁天凡直言不讳地说:“很多人喜欢送股,我并不看好这样的安排。”理由是:“他不出钱,就不会真正感受到生意失败的痛苦。”

  袁天凡强调,一个团队,成功的快乐,要大家分享。失败的痛苦,也要一起享。这样才能真正激出经营者的责任和使命。

  甚至,他还特意“威胁”管理层:“这个公司做得好,我和大家都高兴。如果做不好,一定是你们比我惨烈。因为,如果做不好,就个人财富而言,我损失掉3个多亿没太大关系,但你们要损失掉5000万,就会伤筋动骨了。”

  【相信知识的力量】

  袁天凡信奉金钱的力量,但归根到底,他相信知识的力量。“财富是人创造出来的,而人靠知识创造财富。”这是他的成功学里最核心的逻辑。

  “我自己到香港时差不多像难民一样,正是因为受到中学、大学这些好的教育才有一些成就。”袁天凡说,无论港交所,还是3000亿的收购战,都是首先赢在了知识,以及知识带来的眼光和信心上。

  “同样的生意,做出不同的高低,差别就在于,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价值,做出不同的价值,而知识是导致不同的根基。”他强调。

  也因为相信知识的重要,袁天凡大力支持教育事业的发展。他担任着芝加哥大学与复旦大学学校董事会的董事,也是复旦大学的顾问教授和香港经济研究中心董事会主席,而且设立奖学金,资助香港和内地的学子前往芝加哥大学求学深造。

一套住了15年的二手房卖出15亿,这位房东是个什么人?

图注:袁天凡赞助复旦大学研究生支教项目

  【敢碰硬钉子】

  袁天凡说,做成一件大事情,一定要敢于硬碰硬,尤其是打破既得利益的格局。“制约和推动人类发展的,首先是人的既得利益的问题。”他笑言道。

  当年振兴港交所,他要成立中央结算有限公司,以汇丰为首的既得利益者强烈反对。他在压力重重中,找来后来出任香港交易所总裁的周文耀作为自己的副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生米煮成熟饭。

  后来做盈科保险,他发现“开国功臣”们开始搞特权,建帮派,严重与现代企业治理悖离,直接拿下第一功臣也是总经理杨梵城,从上海请来新人坐镇。

  他的想法是:“如果在香港找,找到的人始终是和公司的管理团队、营销团队有一些关系的。于是,我索性到上海找。这样找来的人有一个很大的优势,他没有历史的包袱,只要得力有魄力,就能公正、公平地做事情。”

  “改革就是把历史和现在的格局推掉,按照事情应该是什么样子来做。这要果断无情一点。如果瞻前顾后,很多恩恩怨怨,你都是摆不平的。” 袁天凡说。

  【只喜欢大创新】

  袁天凡以经理人身份和李嘉诚军师闻名,但他从骨子里喜欢做开天辟地的事。

  创新,冒险,追求非同凡响的快感,适合创业而不是守业,这才是他。

  在港交所,他刚刚完成各项改革就飞快闪人了。“重大改革完成后,细枝末节的我没有兴趣。再说,35岁就做总裁了,如果做到53岁有什么意思。”他说。

  在大昌行、盈科保险,当他发现,做下去也不过是大财团的一个部分,或者日复一日重复昨天的故事,也是果断地走人,当然不忘拿到该有的钱。

  而帮助李泽楷完成世纪大交易后,他也几乎只是在盈科拓展挂了副主席的名,再也没有参与收购之后更多的事情,尤其是业务的细枝末节和琐碎。

  袁天凡说,自己常常是在做完一件事情,感觉到非常郁闷的时候,才会有很大的创新的动力,出来重新再做一件事。

  由此看来,已经差不多10年没有公开出来大动作的他,在淡出大众视野的这些年,过的日子,应该是比较不郁闷。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