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不开的“退出”:在IPO、并购和新三板的三岔路口,这些策略你必须懂得!

2016-12-08 22:46 · 投资界     
   
总的来说,IPO在加速,A股上市公司也在增多,但新三板流动性还存在很多问题。如何增加流动性?第一个首先是提高意识,尽量提前规划和布局;其次是心态要好,在适当的时机选择退出;最后要选择合适的LP,你的投资人一定要是你的长期支持者。

  2016年12月6日-8日,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主办,联想创投联合主办的第十六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汇集股权投资界巨匠精英,以趋势、策略、行业角度剖析这个时代。

  在圆桌论坛环节,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致同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曹阳、上海永宣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管理合伙人韩宇泽深圳高新投集团副总经理温卫民澳银资本董事长兼创始合伙人熊钢、著名投资人曾之杰海岸投资创始合伙人兼董事长张晓琳,就“退出策略篇:IPO、并购和新三板的三岔路口”的主题进行了讨论。

绕不开的“退出”:在IPO、并购和新三板的三岔路口,这些策略你必须懂得!

  以下为演讲实录,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编辑整理:

  IPO加速明显,国内外退出环境大PK

  刘二海:投资人都讲选、投与退,退出始终是一个绕不过去的环节。我们今天讨论的第一个问题是,现在退出的环境怎么样,包括新三板、并购,还有IPO。请永宣的韩总跟大家分享几句。

  韩宇泽近期大家发现IPO的速度非常快,像永宣的话,从恢复IPO到现在发行并购已经近10家,流动性得到了明显的改善。按照目前在证监会排队的这些数量,公布的有600多家,有接近200家已经撤了,估计就400多家。按照这速度,估计明年就能把IPO堰塞湖问题给解决了。

  刘二海:目前越来越多企业在美国、香港IPO,国内还是不是最重要的退出渠道?

  曾之杰其实A股退出趋势,在最近4、5年就已经很明显了,中国企业还是有不少去海外上市的,但是大家也越来越意识到,让海外投资者去理解中国的公司,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去年有一波中概股回归,包括战略新兴板,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回到自己的主场,这个趋势是非常明显的。虽然说A股有很多的问题,但是它的先天优势还是境外市场没有办法比拟的,包括交易量、高市盈率,估值的溢价等都会吸引海外公司回归。

  长期来讲,一些行业的龙头,还是会在美国上市、在香港上市。其余大量的中小型的公司,相信会纷纷回归。这个过程当中还有一波的投资机会。

  刘二海:问一下曹总,有很多上市公司通过拆VIE回来,很多人期望战略新兴板,但遇到一些政策的问题。你对这些企业有什么建议?

  曹阳:正好我服务的一个客户就有这个问题,去年拆VIE回来之后,本来预计战略新兴板很快会出来的,估值也会比较高。政策变化之后,还是遭遇到了不小的打击。这个客户最终是选了新三板,这样对投资人有一个交代。

  新三板应该是一个“专业”的市场

  刘二海:新三板跟当年的预期是不是差得很远?我认为中国的企业家都有个IPO情节,为了IPO而IPO。没有流动性,挂上去干什么?你们怎么看?

  曹阳:就我自己接触到的新三板企业而言,更多的是对投资人要有一个交代。

  温卫民新三板最大的一个价值,实际上是用注册制建了一个市场,把这个公司展示给大家。流动性的问题,交易的问题,本身应该是有市场去解决。我们今年也参与了两个新三板项目的定增,甚至我们的定增价格都略高于原有的交易价格。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基于对这个行业的理解,和未来发展空间的判断,觉得值得去做。

  刘二海:普通投资人研究不了那么深。

  温卫民:新三板不应该是一个大众交易的市场,应该是一个专业的市场。

  刘二海:现在大家对新三板的期待,一个是当然是转板,另外一个是降低门槛,让更多投资人进来,增加更多的流动性。这两件事情有可能吗?

  熊钢政策上调整的可能性不算非常大。对于退出这个事情,美元投资者给我们一个非常明确的结论,没有退不出去的产品,没有卖不出去的产品,只有卖不出去的价格。也就是说你投的价格、价值合理的,就一定有退出的方式。退不出,也就是说价格失效了,还是基于长期投资和价值投资的基本,这是一个基本原则。

  曾之杰:我的观点不太一样,反而觉得新三板要把门槛适当放低。传统来讲,这些没有上市的公司,包括PE、VC这种类别的产品,一般是没有机会参与的,但是往往这一类产品的成长性很好,如果你的眼光足够好的话。

  刘二海:韩总对新三板有什么期待?

  韩宇泽:我对新三板的未来还会继续看好,因为新三板是新一届政府推出来的,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举措。新三板最大的问题就是流动性非常差,必须鼓励更多的机构投资者来做市,然后要降低投资者的门槛,把这个市场活跃起来,这样的市场才能健康的发展,才能真正实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关于美图上市:可能会带动一小波赴港IPO热潮

  刘二海:美图也在香港将要上市,但它处于亏损状态。大家关注的是,美图上市能否杀出一条血路来,顺便带领一些没有利润的公司在香港上市?各位有什么期许吗?

  温卫民:要想把我们的投资项目退出,需要琢磨接盘的是IPO、是普通投资者、机构投资者,还是产业投资者,对应的我们能解决他们的什么需求。我觉得投资者更愿意在国内IPO。

  熊钢:香港市场整体来看还是一个很冷静的市场,但冷静之下也会有一些情绪。像美图这样的项目,如果有一些产业上的支撑,再加上中国这些技术型的企业,如果跟进的力度足够,也可能会形成一些小型、中型的这么一个潮流,但相信会是短期而非长期的一个趋势。

  曾之杰:回想起当年阿里的第一选择就是在香港上市,但香港死活不肯改上市规则。这对香港来讲,损失太大了。虽然我没有投美图,但其实我也很好奇,这家公司到底能不能上,上好了,有可能在香港形成一个小小的TMT板块,上不好对香港的打击也很大。

  刘二海:大家也期待上市表现得好,至少对大家也是好消息。

  并购是一个好的退出选择,别光盯着IPO

  刘仁海:作为GP如何增加流动性,也是大家非常关心的问题。今年并购是不是越来越活跃?

  韩宇泽:我认为并购的确越来越活跃。过去都盯着IPO这条路,太窄,2015年上市公司的并购交易,发生了2600多起,交易金额2.3万亿,过去的平均水平是200多起,所以我觉得应当果断往并购方面多转移一点,对我们投资项目退出是非常有益的。

  熊钢:我们是早期为主的,所以并购的规模和渠道还是比较多元一些,而且并购的收益也不是要求非常高,所以我们基本上30、40%的项目都是在B轮或者C轮,就已经实现了退出。当然也有20-30%左右的项目,上一只基金IPO率在25%以上。

  刘二海:熊总太厉害了,你是在一级市场,不是在二级市场IPO就退出了。

  熊钢:我相信这是一个多层次市场必须具备的要素,有的希望投到后端一点,有的希望投到前一点,到了后端有一些企业发展得比较好,投后端的机构愿意接手,这是一种良性的生态。

  投资人支招:如何制定合适的退出策略?

  刘二海:关于如何加速,或者更好地安排退出,在座各位有什么好的建议?

  曹阳:我们这个议题讨论的是IPO,并购和新三板,这些都是股权投资的退出路径,实际上严格来讲没有优劣之分,只是说哪一种方式更适合你的企业,以及投资者的风险承担能力。但是,这些项目的退出都有一个重方面要的条件,就是财务的规范性。在我们审计的过程当中,遇到不少企业业绩已经做得很好了,但财务、法务方面的规范性做得很差,以至于要耽误两三年才能去证监会提交材料,到那时整个经济形势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

  温卫民:不是我不想退出,但做PE最多持15%-20%的股份,企业还有控股股东,着急也没有用。反而可能欲速则不达,退出可以想想,但是没有办法去拔苗助长。

  韩宇泽:我对未来几年还是比较乐观的,我们国家现在PE/VC参与并购的比例是2-3%,发达国家的参与比例基本上达到17-20%,所以还有很大的空间,包括新三板流动性的增加。

  刘二海:要么你加速退出,要么LP不催你退出。如果你找到了一些能承受较长时间的LP,比如说近期比较活跃的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歌斐打造的母基金、清华教育基金等等,那么你就可能做得更好,退出的压力小一些。

  熊钢:其实LP是需要沟通甚至培养的,但GP也要给LP一个时间表,有退出的安排,LP他们才会安心,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给自己设定三年半到四年左右达到流出和流进的平衡,LP基本上还能接受。

  刘二海:总的来说,IPO在加速,A股上市公司也在增多,但新三板流动性还存在很多问题。如何增加流动性?第一个首先是提高意识,尽量提前规划和布局;其次是心态要好,在适当的时机选择退出;最后要选择合适的LP,你的投资人一定要是你的长期支持者。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