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资5个月没发,员工离职2/3,本想上市的分享通信随时可能破产了?

2017-04-11 14:33 · IT时代网  周莹莹   
   
据了解,此前分享通信有约480名员工,由于对公司的未来并不看好,大量员工选择离职,甚至有部分员工提出了劳动仲裁,这也意味着分享通信债转股式破局以失败告终。

  “员工大都离职了,我已经5个月没领到工资了。”

  “现在我们几个坐下来玩剪子包袱锤,谁输了谁请客。除了勒紧裤腰带,没有别的办法。”

  分享通信的员工向记者抱怨。

  资金链断裂,公司面临倒闭似乎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

  其实,早在2017年3月7日,分享通信董事长蒋志祥在记者见面会上承认,拖欠了员工3个月的工资,因为二股东不同意,导致外部资金进不来,还不上欠款,并表示人事部在积极联络员工,希望通过债转股的方式来破局。

  但是现实却并不乐观,根据新京报此前报道大多数员工对债转股并不看好。

  “你现在是亏损的状态,你把它变成我的股份就等于零。没有人会同意这件事情,谁会跟你一起背这个债啊,变相我们也变成欠债的了。”

  “公司只剩20多个人、30多个人的说法纯属子虚乌有,我们还有160多名在职员工,只是最近工作比较少,有部分员工在家休息。” 分享通信有关负责人称。

  据了解,此前分享通信有约480名员工,由于对公司的未来并不看好,大量员工选择离职,甚至有部分员工提出了劳动仲裁,这也意味着分享通信债转股式破局以失败告终。

  随时都可能破产

  此前分享通信表示,之前因为没有正常续费,运营商关掉了端口,导致用户欠费停机后再续费也开不了机。如股东之间不及时协调解决,将直接导致分享通信移动转售牌照不予获得,公司随时有可能倒闭破产。

  现在虽然“二股东”仍未签字,但是经过董事长蒋志祥的多方努力,欠三大运营商的钱已经协商解决,三大运营商的业务基本上都重新开通了。但此次停机事故仍然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据分享通信品牌部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之前欠费造成的停机等事件,公司用户数也从将近1000万人缩减到700万人-800万人。

  “虚商行业,我们一如既往的看好,原本打算还打算上市来着,结果出现这事,上市就甭想了。” 分享通信有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此外,此次停机在用户当中也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

  “客户只知道170电话号,谁有知道这个号包含分享、蜗牛等其他家的呢,他们会认为170的号不靠谱,它随时可能停机、随时都可能倒闭,他们就不会选择170的号了,这对整个虚商行业的影响都是很大的。”

  可以说,此次的停机事故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用户对虚拟运营商的信用危机。

  “在42家虚商之中,唯有分享一家是专做通信的,其他有做游戏的、有做电商的、互联网、公交车,如果这样一家最像三大运营商的民营虚商倒闭了的话,对整个通信业的改革也是一个重大损失。” 分享通信有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股东矛盾致资金链断裂?

  据了解,在分享通信的股权中,董事长蒋志祥占股51%,天润伟业占股49%,天润伟业法定代表人是贾树森。分享通信董事长蒋志祥在记者见面会上表示,贾树森不签字,一些大的款项进不来是分享通信资金链断裂的根本原因。

  股东矛盾确实是导致分享通信资金链断裂最直接的原因,但是还有一个更深层的原因——分享通信长期亏损。

  蒋志祥此前告诉新京报记者,分享通信拿到虚拟运营商牌照后,一直处于负债经营的状态,虽然用户破千万但平均每个用户需要补贴300元。

  除了补贴外,业内皆知的“批零倒挂”问题才是虚商能否最终盈利的根本问题。

  虚商本质上都是由三大运营商提供基础服务。所以,虚商在盈利上要严重受制于运营商所给予的折扣率,用户越少就越没有价格优势。目前运营商的业务资费体系非常市场化,很灵活,价格经常变动,但是对虚商的批发价格是固定的,始终没有任何变化。

  因此,虚商仍然非常被动,特别是三大运营商落实提速降费后,经常出现批发价比零售价还要高的情况。

  阿里通信总经理余鹏武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早日解决长期制约虚商生存与发展的“批零倒挂”问题,这是一个非常核心和关键的因素。如果解决不了的话,虚商将始终徘徊在生死边缘。”

  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表示,整个行业并不是很成熟,也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对于分享通信来说,资金链断裂的祸根早已埋下,而二股东不签字、大笔资金进不来很可能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