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巨头和互联网寡头的联姻:超级联合体时代来了

2017-06-27 15:14 · 经济观察报  邹卫国   
   
在电信行业,中国联通计划释放20%的股份定增,根据计划拟引入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以及其他国企作为股东;中国移动和中国电信先后与阿里宣布建立了“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中国互联网巨头与中国银行巨擘的整队已经初见雏形。近日,腾讯联手中行、京东联手工行、百度携手农行的合作宣布;3月底,阿里及蚂蚁金服已经和建设银行签署合作协议。

  国有银行与互联网巨头的战略合作,是中国国有巨头与互联网寡头联姻的一个部分。在其他领域,更深层次的合作已经展开。

  在航空业,南方航空已经明确表态,准备选择“先进互联网企业”作为股东,分析师推测,南航下一步有可能寻找阿里、腾讯合作。南方航空的年客运量居亚洲第一。东方航空已有携程入股。

  在电信行业,中国联通计划释放20%的股份定增,根据计划拟引入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以及其他国企作为股东;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先后与阿里宣布建立了“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在传媒领域,互联网寡头已处于绝对控制的状态,不少传媒国企正主动与BAT的生态寻求合作。譬如:牌照的合流成为了一个折中的结果。在互联网电视领域,国企垄断了7张牌照并与互联网寡头合作。行政垄断与市场力量的结合,引领了一批互联网电视提供商的崛起。

  互联网寡头进入上述国企巨头,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行业垄断与互联网的寡头垄断走向合流的先声。在其他行业,其实我们将能够看到越来越多的类似案例。

  在另一个方向上,国有资本也在涌入这些互联网巨头。从蚂蚁金服的股东结构来看,各路国有资本已经入股,包括中国人寿、太平洋人寿、人保资本、新华人寿、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等等。不过,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的互联网寡头的大股都是外资持有。

  我们可以感受到:中国的产业发展已经到了一个新的时代。这背后的逻辑是,构建社会的基础设施的内容已经出现了重大变化。

  不同时期,对应着不同的基础设施。这很容易理解:在农业社会,基础设施是河流、灌溉的渠道,能源的基础设施是牛马、木材和水力;到了工业革命之后,基础设施是铁路等;第二次工业革命之后,电网、高速公路等等迅速发展,而到了正在进行中的信息革命,互联网相关设施成为关键的基础设施。

  过去一段时间,国有经济基本掌握了整个中国的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物流领域,中国铁路、航空运输、水运货物基本上由国有经济承担;信息流领域,基础电信服务和大部分增值服务由国有企业承担;在资金流方面,中国五大国有银行拥有的资金占绝对多数,并决定了整个社会资金的分配。

  但现在出现了重大的变化。这些被认为是中国的基础设施产业和关系国计民生的关键产业,也是其他产业发展的基础条件,但是,信息科技已经改变了社会的经济形态。我们的生活和生意所基于的物质条件,已经出现了重大变化。他们的重要性在降低,主流地位在下降。这就是几乎所有的行业,都必须与中国的互联网寡头进行合作的根本原因。

  互联网寡头掌握着这个时代所有业务的基础,云、支付、信息传输;他们掌握着客户:流量——相当于过去的商业地产的热门地段;寡头们渗透进入了各种生活和生意的场景;他们掌握了我们获得信息的入口,包括被称为我们这个时代的“石油”——数据资源。

  显然,资金流、物流、信息流都已经不可避免的为寡头们所控制。

  这些寡头的控制力,是基于严酷的市场竞争演化而来,又因互联网产业自身赢者通吃的特点,因而他们具备极其强大的生命力。

  又因为这些业务都是基础设施的范畴,由此带来了这种控制的超级影响力。其范围之广——影响渗透到几乎所有的业务;其地理之广——渗透到城市和乡村的每一个角落;其规模之大——所有的交易,越来越向这些互联网平台集中;其控制之深——在大数据支持下的“计划经济”的概念引发了广泛的争议与讨论。

  因此,传统基础设施的提供者首当其冲,而与这些互联网寡头的合流几乎就是不可避免的了。而其他行业的从业者,随着这些新时代基础设施的继续发展,其业务最终也不得不架构在这些基础平台上,成为这些寡头的依附者。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产业发展这么多年之后,在很多行业都开始走向集中,因此,在行业的集中继续发展和这个时代的基础设施被寡头垄断的条件下,随着传统基础设施提供者与互联网寡头的融合,我们可以预告:超级联合体时代来了。

  这个联合体,将是一个怪兽,因其能量之大,很容易推论,这个演化将重新构造中国社会的面貌。

  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