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爸爸身家59亿,但却要去干最苦最累的活儿,他说他就想做个不一样的富二代

2017-07-09 09:55· 微信公众号: 中国企业家杂志  田甜 
   
目前史克浪体育主要收入来源为赛事参赛费、赞助费。泥泞跑具有一定知名度后,有的风景区、滑雪场为吸引人流主动找到史克浪体育,他们愿意免费提供场地。在黄斯沉的商业计划中,他也会逐步开放自身的赛事运营体系,与其他公司联合出品赛事。

  泥泞跑南京站开赛一周前,黄斯沉手心就不停地出汗。

  “赛前恐惧症。”7月9日前一天晚上,黄斯沉失眠了,凌晨3点多,他发了这条朋友圈,文字后面是三个抓狂的表情。不过第二天8点之前,他如期到达赛场。

  这是2016年,泥泞跑首次在北京以外的城市落地。泥泞跑赛事运营方为史克浪国际体育文化公司(以下简称“史克浪体育”),由海归富二代黄斯沉于2015年创立。这项起源于英国特种部队强化训练的赛事,在国内是由史克浪体育引进和研发的。史克浪体育成立头两年,已在北京、上海、南京等城市举办了8场赛事,吸引了10000多枚泥粉。

  今年办赛黄斯沉心里有底了许多,不过他的赛前恐惧症似乎没减轻。创业至今,他的体重增加了近30斤。采购的物资有没有问题?关卡如何设置和摆放?上千人聚到一个场地万一出现问题如何疏导?黄斯沉的心一直揪着。“如此大型活动都是去公安部门报备的,我签了很多保证书。”黄斯沉说。

  他自甘如此,“在体育行业里如果不把最重最累的活干了,你很难有竞争力。”泥泞跑全程障碍重重,今年的泥泞跑北京站,全程8公里,设置了泥巴、冰水、崖壁、电击等27道关卡。在黄斯沉看来,如果模式太轻,比如只是平地跑,你能做他也能做,那凭什么留住参赛者呢?

  其实黄斯沉可以选择不干这份累活,因为他是中坤集团董事长黄怒波的儿子。2010年,54岁的黄怒波以59亿元个人财富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161位。

  当年,黄斯沉留美回国,第一份工作是在中坤集团担任董事长助理。他想了解企业,而父亲有意培养他接班。

  “我在父亲身边干了两年多后觉得,自己内心还是想去一个更加市场化的环境。”黄斯沉说。他离开中坤集团,先去了中银国际投行部。

  2015年3月,史克浪体育成立之初即获得洪泰基金、娱乐工场8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9月,它又完成2400万元A轮融资,左驭领投。目前融资已进行到A+轮,该轮数额达1000万人民币,投资方是信中利熠帆资本。富二代创业不差钱,为何还要给自己找股东?

  “我创业就要得到市场认可,投资人是很好的背书,他们给我资源的同时也给我压力,让我跑得更快。”黄斯沉说。

  他的左臂上文了一只奔跑的豹子。

  

  2000年,13岁的黄斯沉独自从北京出发,坐上飞往英国的航班。

  和很多企业家二代一样,黄斯沉上初中就被父亲送到国外。出国前,他只在小学学校里上过英语课。他是班上的体育委员,校排球队队长,还打了8年网球。

  黄斯沉8岁那年,黄怒波创办了中坤集团。黄斯沉回忆,父亲创业头几年经营上遇到些问题,每天回家都很疲惫,但还要坚持自己的兴趣写诗。第二天早上6点多,父亲又按时起床送他上学,风雨无阻。

  业余时间,黄怒波还陪儿子训练。父子俩请了同一名网球教练,一起上网球课。“我的体育爱好那时就被开发出来。”黄斯沉说。他还像父亲一样喜欢读诗写诗,投资了早期创业项目“为你读诗”,并出任该公司副董事长。

  初到英国时,黄斯沉有很多日常交流的英文单词还不会说,他只好向英国同学请教。洗衣房里,他一手挎着洗衣篮,一手指着洗衣机问同学该如何表达。那段日子称得上煎熬,黄斯沉说,不过他理解父亲的安排。

  六年后,黄斯沉抱着去世界更多地方看看的想法申请了美国的大学。2010年他学成回国时,已获得美国南加州大学会计学和金融学双学位。2008年起,他还陆续投资了一些在美国的商业项目,虽属小打小闹,也积累了些看项目的心得。

  “父亲和我谈过接班的事,我拒绝了。”黄斯沉说。

  创办史克浪体育前,有一次黄斯沉和父亲共进晚餐。喝了点酒,黄怒波开始劝说儿子:“从0开始做企业太残酷。”黄斯沉回答:“不尝试我会后悔,试过了我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史克浪体育在北京朝外SOHO一栋普通的写字楼里办公,黄斯沉没有独立办公室,他和其他40多位同事一起坐在长桌旁,同事们都叫他斯沉。对外,他很少提及自己是黄怒波的儿子。

  今年4月份,史克浪体育创始人兼董事长黄斯沉受邀参加中国绿公司年会,并在“创变者”专场做主题演讲。他分享了如何做小众体育赛事,演讲完毕,对谈嘉宾信中利资本集团董事长汪潮涌上台,刚开口就点名了黄斯沉另一个身份。“斯沉是一个典型的创二代,他的父亲是我的好朋友。”汪潮涌说。

  黄斯沉赶紧把话题拽回自主创业上。按他的逻辑,自己参加活动是为公司及产品服务的。他希望是因为史克浪体育的产品粉丝喜欢,从而知道他这位创始人;而不是因为他是黄怒波的儿子,外界期待他成为什么样。

  左驭执行董事韩泽对黄斯沉的印象是:绅士、彬彬有礼、有很好的创业者素质。2016年年初,韩泽在一场路演上第一次见到黄斯沉。他回忆,斯沉说话逻辑非常清楚,听完他演讲就觉得“他做的赛事就是我们想要的东西”。

  之后韩泽去找黄斯沉,每次聊完事情到了饭点,黄就在他公司附近随便找家餐馆。两三个人吃饭,一盘西红柿炒鸡蛋,一碗烧茄子,再加每人一碗白米饭,基本就是这样的配置。

  黄斯沉有很多朋友创业做体育,他看到好项目,也会向左驭推荐。他不时在朋友圈转发其他体育创业公司完成融资的消息。“这些公司的创始人我都熟,虽然同行竞争是难免的,我的心态还是很开放。体育行业很大,不是由一家公司就能推动和发展的。”他说。

  

  “太虐了!”

  2010年,黄斯沉在美国南加州大学的最后一学期,他和同学组队报名参加了Tough Mudder(最强泥人国际障碍挑战赛)。16公里,爬泥地,下冰水,攀绳索,钻管道……他被虐了二十几次,才全部通关。

  类似的障碍赛近年来在美国成为体育爱好者新宠。据统计,2014年,这类赛事在美国的参赛费用总收入约为3.62亿美元,2009年,该项收入还只有1520万美元。

  2014年障碍赛在国内还未兴起,但“人人运动、全民健身”的趋势已出现苗头。黄斯沉创业,一开始就瞄准体育行业。

  从体育的整条产业链看,它可分为赛事IP研发、落地、门票销售、传播等环节。国际知名赛事IP直接拿来落地是门好生意吗?黄斯沉曾去询价,对方开口就要500万元版权费,每次落地再单独收费。他想,这意味着必须赚到这么多钱才能回本,但协议到期后IP还是人家的,有这么多钱为什么不自己开发呢?

  而做赛事传播毫无疑问追求头部流量。彼时,中超、NBA等几个最大的赛事IP国内传播权已被腾讯、新浪等大公司拿下,它们已不是适合创业者玩的游戏。经过调研,黄斯沉认为应当从赛事IP本身出发,自己研发赛事。

  “赛事IP是体育的源头,掌握了IP本身,后面的环节才更加可控。”黄斯沉说。他决定从国内已经有一定人群基础的跑步赛事入手。

  国内以盈利为目的的跑步赛事中,马拉松以难度著称,而彩虹跑因其趣味性在跑步人群中广泛传播。有没有可能将二者的特性融合呢?在黄斯沉看来,赛事只有同时具备难度和趣味性,用户才有很高的忠诚度。他会为了参加一场比赛而制定专门的训练计划,将来衍生品开发也很有想象空间。参赛者玩嗨了,他会自拍发朋友圈,下次比赛他还要来。

  黄斯沉想起自己在美国体验过的Tough Mudder,类似的障碍赛在国内还是空白,他可以以此为参照打造一款面向国内都市白领的跑步赛事。泥泞跑推出后,它的关卡设计是基于国内人群平均身高,关卡难度比Tough Mudder有所降低。“一定要了解用户的实际心理和体力极限,对他来说有挑战,但不至于产生心理恐惧。”黄斯沉说。

  2010年黄斯沉回国时,原本计划先在国内工作几年,再重返美国读MBA。筹备创业时,他同时申请了MBA,“因为不知哪个事情先成”。2015年下半年,黄斯沉被美国沃顿商学院MBA录取,此时泥泞跑处于产品内部研发期。

  他把史克浪体育日常事务交由两位联合创始人打理,自己则在美国远程办公。黄斯沉白天上课,晚上对接国内公司的事,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他坚持锻炼,这样“睡眠质量会高一些”。

  在美国待了半年多,黄斯沉内心装的全是公司的事,完全无心享受校园生活。2016年,他办了休学后回国。

  

  黄斯沉“求”过不少人。

  泥泞跑研发小半年后,准备在北京公测。测试赛前,黄斯沉和他的创业伙伴四处找场地,他们不断向人解释泥泞跑是什么。“最初就是各种碰运气求人。”黄斯沉回忆,“花了很长时间说服对方这个投入是值得的,最后还不知道合作能不能达成。”

  泥泞跑对场地要求苛刻,设置关卡免不了对原场地进行改造,有的地方一经改造就难以恢复了。开赛前好几天,关卡装置就要进驻安装。有的场地方最先有合作意向,听到这两点后立马转变态度。有的场地方担心,如果泥泞跑发生安全事故,造成影响得不偿失。

  黄斯沉和同事反复讲述他们如何确保赛事安全性,比如赛事用的泥土是专门采购的,经过多道工序筛选才可以上场。赛前,工作人员还会对泥土进行清洗、消毒。他们还向对方分析泥泞跑的市场潜力,这对场地是很好的宣传。“可能是这点打动了对方。”黄斯沉说。

  泥泞跑测试赛最终敲定于2015年10月在北京周口店金祖山风景区举行。场地解决了,上哪里找人呢?有同事提议在大众媒体多投放几家广告,黄斯沉没有采纳。以他对小众体育赛事的认知,“不要浪费钱在泛媒体营销上”。

  他的策略是,主动找健身房达人、户外爱好者,邀请他们来体验,他们如果觉得产品好就会帮忙二次传播,吸引更多小伙伴参加。

  泥泞跑确实有强社交属性。它鼓励团队参赛,比如有个常设关卡叫“勇攀珠峰”,需要冲刺5米高的斜坡,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很难过关。身体素质好的队员先攀上珠峰,在其他队友冲刺时拉他一把,泥泞跑赛道上不时上演“肌肉男牵手美少女”的故事。在参赛费用上,团队报名还有折扣优惠。

  宋文博是一名80后教师,酷爱跑步。他最先是被之前跑步认识的朋友拉上泥地的。“酷,刺激,嗨得不行!”宋文博如此形容他参加完2015年泥泞跑测试赛的感受。那次比赛,他认识了好几位互助“通关”的队友,赛后他们建了一个微信群。该微信群后来发展成“甲壳虫跑团”,泥泞跑、城市微马……在北京举行的各种跑步赛事上都有他们的身影。

  做泥泞跑的同时,黄斯沉投资创立了Fit Joy健身房。他的精力主要在前者,Fit Joy由独立团队运营。与传统健身房不同,Fit Joy每家场馆都有主题,目前开在北京的几家有越野、搏击、瑜伽等主题。它们平时按各自计划运营,泥泞跑开赛前则在馆内开设训练营,参赛者可付费参加。

  除了Fit Joy,史克浪体育还与北京、上海等城市的好几十家健身房都有训练营合作。史克浪体育自己研发了训练课件,如果健身房有合适的课程,也可以打上训练营标签。

  “我们为健身房提供了部分内容运营,有的用户训练几个月可能就为了跑一场比赛,他把参加泥泞跑看成是检验健身效果,还有的用户从泥泞跑赛场回去后更有健身的动力了;而健身房是泥泞跑流量入口之一,它通过自己的渠道帮我们推广,很多小伙伴还拉上一起健身的朋友组队参赛。”黄斯沉说。

  

  今年的泥泞跑,史克浪体育打出了“我敢”二字。

  “我们不是简单做一场比赛,而是为用户创造难忘的人生体验,每个人都能在赛场上定义自己。”黄斯沉说。

  创业之于黄斯沉也是重新定义和发现自己的过程,他认为自己与普通创业者无异。“我的生活就是工作,好在做体育对我来说一边玩一边把活干了。”

  黄斯沉所说的边玩边干活,是指体验泥泞跑关卡和开发新的赛事IP。

  2016年泥泞跑上海站,赛前体验中黄斯沉发现有一道关卡存在安全隐患。赛事逼近,关卡来不及调整,他索性去除装置,这道关卡最后改成了泥地里一道坑。今年史克浪体育对泥泞跑设备升级,从全世界找最好的供应商。

  在史克浪体育,即便是后台人员也体验过泥泞跑。黄斯沉要求,自己公司的产品每位员工都必须使用。非赛事执行人员看似离泥泞跑很远,却可能发现更多问题,代表不同参赛者的需求。平时,这些员工也会有意无意向外界传播公司的理念,“如果连产品都没有体验过,他是找不到感觉的。”

  今年3月,史克浪体育推出新的赛事IP“勇士勋章”。它脱胎于战争游戏War Game,是浸入式体验真人射击的赛事。据统计,国内至少有3.2亿军事迷。“我们开发新项目的思路与做泥泞跑类似,好玩,有挑战,还要有垂直领域的人群愿意付费消费。”黄斯沉说。

  黄斯沉从小就是半运动员,出国后,他还学过击剑、打拳击。他觉得玩这些很酷,不过现在忙着创业,玩与工作无关的体育项目显得奢侈。黄斯沉记得,2016年泥泞跑在北京以外的城市落地时,他和一名联合创始人两天之内跑了五座城市,早上在深圳,下午去广州,晚上再飞重庆,第二天一早看完场地后,再去成都与合作伙伴聊聊,晚上飞回北京。分秒必争是他工作的常态。

  目前史克浪体育主要收入来源为赛事参赛费、赞助费。泥泞跑具有一定知名度后,有的风景区、滑雪场为吸引人流主动找到史克浪体育,他们愿意免费提供场地。在黄斯沉的商业计划中,他也会逐步开放自身的赛事运营体系,与其他公司联合出品赛事。

  2011年,黄斯沉跟着父亲去北极徒步。北极是黄怒波“7+2”(登顶世界七大洲最高峰,到达南北极极点)计划的最后一站。白色的冰山绵延,父子俩在零下30多度的冰面上接连走了7天,每天行走8小时,周围环境单调到让人感到枯燥。每晚入睡前,黄斯沉都抱着明天就走不下去的心态躺下,第二天却又早早地起来。

  “我喜欢有挑战的体育运动,它把一个人逼到极限时,也激发他产生坚韧不拔的精神,这时再回过头来做商业,他已经不一样了。”黄斯沉说。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