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岁在破庙年赚13亿,被逼净身出户后,又带着年均超过80岁的团队重掌江湖

2017-08-14 09:48· 微信公众号:创日报  Sue 
   
老爷子曾说:“千万不要高估金钱的价值,也千万不要低估失去企业的痛苦。不要随意出让你的企业。只要事业还在,你就是幸福的,每一天都会有不同的惊喜在等着你,这才是我们的生活。”

  8月9号,《快公司》发布了一份榜单,

  2017中国商业创意人物100榜单。

  其中排在第三的这位,

  让创哥愣了好几秒。

  在这个满是意气风发的青壮年的榜单里,

  这位84岁的老头实在是太扎眼了。

  不光如此,

  他的团队平均年龄都超过了80岁,

  这个老年天团到底要做啥?

  创哥立马查了查,

  老人家的创业项目居然还是化妆品。

  他就是群优生物科技创始人,

  周家礽(réng)。

  再深扒发现老爷子真的一辈子专治各种不服。

  从小左耳失聪,

  父亲早亡,

  却能一步步当上云南白药的首任总工程师。

  60岁靠破庙里创立爆品康王,

  年赚13亿。

  81岁被迫卖掉全部家当,

  一无所有。

  这么出格的企业家,

  今天创哥就给大家扒一扒!

  父亲早亡,左耳失聪,却成了云南白药首任总工程师

  周家礽1933年生人,一辈子没少磨难。3岁便得了中耳炎,缺医少药,从此他只能用右耳听声。

  这还不算啥,他父亲本是崇明岛当地的大律师,但在他5岁时就积劳成疾去世。小小的他受不了打击,整天把自己关在书房读书,以慰父亲在天之灵。

  开国那年,年仅16岁的他跑去参军,因为表现好被分配至张家口军事通讯工程学院学习无线电通信,是第一届毕业生,柳传志是他的学弟。

  谁知本来前程似锦的他,却因为家庭有海外关系耽误了。他心里不服气,父亲的去世和自己的耳病一直是他的心结。哪里有死结就从哪里解,他考上了南京药学院开始学医。

  既然好位置没自己的份,那就哪苦去哪。周家礽在云南药厂里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位置,埋头干起来。

  和他同期的大学生都待在办公室写文件,他却一天到晚都泡在车间里,工人都把他当兄弟,很快的他就掌握了云南白药的配方和处理过程。

  当时云南白药连说明书都没有,患者没法按照剂量来服用。有一次,一个病人用量过了,周家礽给他灌了整整一摊子猪油催吐才脱了险。

  这样不行,必须得改胶囊。最早的时候,生产胶囊都是在板上打洞,把胶囊买来后手工插进板里,再一点一点撒药粉。

  周家礽又主动申请从德国进口胶囊机,足足等了两年才买来了设备。没人会英文他就自己查字典,硬是给装好了。

  他工作起来简直是不要命,常常下了班正吃晚饭,突然又想起什么事情,饭碗一放就跑出门去了。

  就这样,他几次开发新药型,当年火遍大江南北的云南白药膏药也是他主导研发的,最终被任命为云南白药第一任总工程师。

  在他总工程师的任期上,中越老山战役爆发。前方浴血冲锋,后方更是紧张万分。

  周家礽夜以继日地指挥工人加班,将白药送至前线。也是在这时,他认识了汪伯良,当时昆明部队大观制药厂的总工程师。

  两人一见如故:相同的年龄、专长、志趣,遂成莫逆之交。一段故事,才刚要开始。

  两位老人靠一座破庙起家,赚了13亿,最后却被迫出卖

  1988年,周家礽和汪先后退休。干了一辈子革命,多少个日日夜夜枕着药睡着,闻着药味醒来。突然赋闲在家,那感觉好像被半途抛在了荒郊野外。

  老兄弟俩以六十之躯决心再次披挂上阵,跳出体制再战一回。这时,正好有一个机会摆在他们面前。

  当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时,部队战士在丛林里日晒雨淋,皮肤染了真菌奇痒难耐,皮肤瘙的血淋淋的也不得歇。上海“二军大”紧急研制出了膏药,一搽见效,军心大振。

  神奇疗效在民间一下传开,但部队药品不允许社会化生产销售,广大患者求购无门,急的身上的疹子越发痒了。

  这时汪伯良来找周家礽商量:上海不能产,咱们云南来。

  云南虽一向被视为观念落后,但药业一直强盛。当地人多为皮肤病所扰,早已是民心所盼,管他什么清规戒律!卫生厅一次性就决意通过该药生产批号。

  1994年初,两人在昆明郊外观音寺寻得一日化小企业,租作厂房。

  花甲之年的老兄弟俩手里好不容易集起来20万,每天从家里骑7公里自行车上班,挽起衣袖自己当水泥工装修。就这样,一座破庙、两位老人、三亩厂房、八个青工,滇虹起家。

  剩的钱不多,两人购置了混合、搅拌、乳化等简易设备,自己动手生产“皮康王”。

  首批产品出来,啥宣传也没有就被一抢而空,不到3个月回款就有30万。

  市场持续火爆,业务人员直看得额头冒汗两眼发红,个个都成了拼命三郎,到1998年回款突破1个亿。那时候的一个亿什么概念?周边的缅甸、越南、老挝、柬埔寨等,几乎家家人手一个。

  皮康王成功以后,滇虹又出了一款爆品——康王。去头屑用康王的广告词响彻神州,一年后销售量即破亿。

  依靠爆品,滇虹药业一炮打响,周家礽又回上海老家,在青浦购置了40亩土地生日化产品。一时间风头无两,到2013年,滇虹药业年销售达到13亿元。

  谁知道,树大招风。风起云涌的仿冒厂家,狠狠地给滇虹使了个绊子。众多皮康×、×康王、×肤康,对滇虹皮康王围追堵截,令消费者下手。 

  周汪二人无可奈何,一再上诉申请措施,皆因地方保护铩羽而归。两位老人心有不甘,决心与美国企业合资,引进国外先进的生产管理经验。

  但周家礽此刻还不知道,这将是他这辈子,最后悔的决定。

  创哥之前写的好利来,也是因为引进国外管理人才,亏得关了全国三分之一的店。滇虹也差不多,逼得周老把董事长的位置让了出去。

  这一让,控制权分散,外来和尚和本土体系无法很好磨合,经验丰富的老工程师被一批批解雇,销售额断崖式下滑。

  最终股东大会在利益驱使下决定出售滇虹,周家礽说服无果,只能含恨把苦心经营20多年的企业拱手让人。

  刚上巅峰的滇虹,瞬间败落成了新闻里的一个配角:拜耳集团出资36亿元人民币,收购滇虹药业100%的股份。

  也是在这一年,牵手了52年的妻子去世。此后,老爷子绝口不再谈起2014。

   一辈子专治不服,84岁再创业,专和年轻人抢生意

  就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老爷子会就此收手,开始养老时。他再一次赔上自己所剩的全部生命,做出了一个吓死人的决定。

  周家礽是谁啊,上次不服他就赤手空拳干了一家36亿的公司,这次他还是不服。替自己被辞退的老员工不服,替那些被拜耳收购后没有办法进行生产的药品批文不服。

  他心中有太多的恨和憾,可如果重报一个新药,可能花十多年时间还不一定能拿到一个批文。他怕自己等不到那天。

  就在2015年3月的某天,周晓露发现,刚来温哥华一个星期的老爸不见了。半小时后她接到机场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说:“女儿,我不能等在这里,我要重来一次。”

  得知这个消息,以前的老哥几个立马响应。几个人一碰头,一家叫“群优”的公司雏形就出来了。

  作为一个平均年龄超过80岁的创始人团队来说,要比时间跑的更快。为此,他们选择能最先见效果的化妆品行业做药妆。

  他们把自己数十年的研究配方、行医处方、案例分析等都交出来,希望将配方变成产品。

  女儿回来了,被解雇的原滇虹药业精英团队回来了,磐缔资本也进来了。

  这一次老爷子要是能创业成功,他将把自己的股权分给团队,绝对不会再出让控制权。

       老爷子曾说:“千万不要高估金钱的价值,也千万不要低估失去企业的痛苦。不要随意出让你的企业。只要事业还在,你就是幸福的,每一天都会有不同的惊喜在等着你,这才是我们的生活。”

  他们这代人,经历了太多风风雨雨。走过大半个世纪,各个铮铮硬骨。

  55年前,也有人问肯尼迪总统为什么要选择工业?他说:“我们竭力登上月球并非因为这件事轻而易举,而是它困难重重。”

  因为任何值得为之努力的事业都一定是困难重重的,如果我们走错了方向,那就要有勇气,重头再来。

  他一辈子都在不服输,跟天斗,跟药斗,跟自己斗。或许,

  商人生来就是为了征服道路上的困难,

  征服消费者,

  也征服命运。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