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ICO,和我的血本无归

2017-09-15 10:24· 猎云网  张宁 元杰 
   
自9月4日,一行三会等七部委联合下发公告,对各类ICO活动叫停以来,一场风暴席卷整个ICO界。昨天,三大交易平台中的中国比特币发布公告称已经停止其平台上的ICO代币EOS的交易,完成虚拟代币下架。对ICO动枪,监管已对准靶心。

  14日晚间,比特币中国称根据央行等七部委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将于30日其停止所有交易业务。有相关人士向媒体爆料:比特币中国发布公告前,曾收到当地监管部门的通知。

  消息一出,行业轩然大波,比特币价格迅速跌破20000关口,跌幅超过26%。“没想到监管这么迅速”,从传闻到落地,监管出手,某行业从业者感叹。

  确实,监管突然加速,令整个产业措手不及。ICO项目纷纷下架、交易平台惴惴不安,而投资人更是损失惨重,甚至有人被神话般的暴富传说熏陶,押上全部身家,结果输的仅剩遮羞的“裤衩”。

梦幻ICO,和我的血本无归

  北漂女孩追房梦,ICO不如没有

  “我赔了大概几十万,不敢去算账”,电话的那头,往日语速连珠的赫本有些颓废。作为数字货币、ICO的圈内人,赫本一直坚信自己走在大时代道路上,“数字货币是一个趋势,而财富总是会追随趋势。”

  确实,2016年底将信将疑的投资尝试,让年纪轻轻的赫本品尝到数字货币的美味。寻找看起来靠谱的项目,直接购买原始代币,二级市场交易后,代币的价格翻个三五十倍,听起来很恐怖、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在早期币圈实为普遍。

  此后的赫本,就像一只饱尝鲜肉的饿狼,省吃俭用购买以太坊,投资ICO。而这种“一元投入,五十块回报”的快感,麻痹了赫本的嗅觉,同时场内进食的声音也在催化着外围投资者的欲望。年初,大量资金一拥而上,据数据统计,仅2017上半年,ICO参与投资人次超过10万,融资规模达到26亿。

  靠着PPT就能融资,ICO市场的“大度”,项目方找到了发家致富的新航道。“早期项目一般都会投五百万,但ICO出来后,创业者很容易就融到几千万”,信天创投投资经理莫涛有着切肤之痛,“之前谈好的企业,都不愿意理我们了。”其中甚至不乏有了ICO还要IPO干嘛的论调。

  利益所惑,7月后,大量奇葩、不靠谱的项目上线,让ICO备受媒体、舆论质疑。“我也知道许多项目是假的,但是短期内肯定还会涨个三五倍”,85后的赫本,对于投资风险自然清楚,但曾经日进斗金的快感还是战胜了理性,8月,赫本接连投资六个项目。

  9月4号,情形急转直下,《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出台,击晕了、疼哭了几乎所有的币友。而当看到消息时,赫本大脑“嗡”的一声,一片空白,不敢也不想知道自己究竟要赔多少,“像是从悬崖上掉下来,一直掉,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地,心里忐忑的悬着”,赫本捂着心口,生怕心脏从嗓子眼里被挤出来。

  与其他二级市场炒币不同,赫本一直购买原始代币,也就是“众筹”。公告出台后,平台开始退币,新的项目会按照投资人购买数量返回原数量的以太坊。目前赫本投资的六个项目,其中四个项目已经完成退币,“以太坊我是在2700的高点买进的,退的时候已经跌到1200”,看着手机屏幕上以太坊下跌的价格,赫本快要哭了。

  看似盲目、非理性的背后,都有一个执着的目标。赫本,普通的北漂女孩,一直想在北京安个家,虽然在创业公司身处管理层,可北京的房价依旧让她觉得遥不可及,与绝大多数年轻人来说,在北京买房本身就是一个奢侈的梦。

  而ICO几十倍的获利,让曾经被熄灭了的梦再次跳动起来。“一个女孩漂泊在外,我也想有个自己的窝”,谈到家,赫本几度哽咽,“本来想投资完这笔就能在北京交个首付,买套房,不用天天晚上盯着出租屋的天花板。”确实投资ICO让她与梦想变得如此之近,几乎唾手可得,然而超过一半的损失,让一个北漂女孩的梦想“啪”的一声破灭了。

  一切又重新回归到了原点,但懊悔、沮丧、失落仍将会持续,对赫本来说,ICO唤醒的买房梦,与其破灭倒不如没有。

  躲过股灾,却没躲过ICO

  陈长云,一位散户玩家,先后辗转股市和P2P。2015年,侥幸躲过了A股股灾,又在P2P野蛮生长的两年里到处薅羊毛而鲜有踩雷。

  但在这次的ICO风波里,他没有再延续之前的幸运。

  “就因为一时心动在一个ICO项目里投了50万,结果国家监管一出输了个精光。”陈长云在微信语音里说道,“其实我对这些虚拟货币什么的都不是很懂,看到大家都在投,而且圈子里有人也赚了不少。” 

  今年5月开始,陈长云所在的投资人圈子里,ICO、区块链、比特币逐渐成了大家日常讨论的话题。当时,ICO这个在币圈并不新鲜的事物,正在以近乎疯狂的速度成长,而与之关联的虚拟币市场也跟着疯狂起来。5月10日,比特币价格刚刚10000人民币,三个星期后的5月31日,就已经突破一万八,“足足长了80%”,并向两万元大关迈进。

  郑金,币圈资深投资人,也是陈长云普ICO道路上的引路人。陈长云告诉猎云网(微信:ilieyun),孙金当时吐露,两个月的时间,靠着虚拟货币资产,他的账户余额从40万涨到400多万,翻了十多倍。

  陈长云颇为心动,但并没有急着出手。“当时虽然看着眼馋,但是毕竟这个领域并不了解,而且来势又那么猛,总觉得有点不踏实。”

  但在谨慎观察和学习了近一个月后,陈长云开始在火币网和OkCoin平台上购买比特币和以太坊。6月,在ICO的带动之下,比特币、以太坊等流行的虚拟币仍旧在高歌猛进。因此,刚进圈的陈长云就小小地赚了一笔。

  尝到甜味后,陈长云开始进阶,投资ICO。币圈的资深玩家通常众筹,那时项目成本低,获利高,但像陈长云这样的新手,二级市场是他们的舞台。“当时我看中了一个叫唯链的项目,代币价格相当于两块五人民币,我一次性投入50万块买了20万。”公开资料显示,唯链ICO8月18日进行,仅与9月4日ICO禁令出台相隔半个月。

  此时,唯链价格涨到了2.8元左右。就在陈长云期盼着价格继续上涨的时候,媒体上开始出现关于ICO监管的消息。“听说因为ICO涉及圈钱、诈骗要被取缔,当时心里有点慌,想退出,但又转头一想觉得这么多人在做,包括薛蛮子、李笑来这些人也在投资,而且区块链技术也被写进了国家规划,我认为顶多会被监管,不可能被取缔。”于是陈长云抱着赌一把的心态想等等看。

  结果,周末刚过,ICO就在那个周一的下午被判了死刑,虚拟币全线暴跌,ICO一片狼藉。陈长云投资的唯链也从2.8元跌倒了0.33元。“等我看到新闻的时候我就意识到已经晚了,打开平台一看,0.33,心一下子就凉了。这50万相当于我三分之二的积蓄,15年的股灾都没这么惨。”

  ICO的荷尔蒙

  赫本、陈长云仅仅是ICO崩塌潮的缩影,财富就像充满着的异性荷尔蒙,吸引着人们去追寻。

  大凡,普通投资人,与其他人不同,大凡对ICO有着极强的刚性需求。去年,因沉迷赌博、无法自拔,欠下一屁股赌债,“我欠的钱太多了,只有ICO才能短时间帮我补窟窿”,大凡将自己以后的人生压在了ICO身上,祈求能够一夜暴富,摆脱困境。9月4日,ICO的崩盘,大凡“求生”的念头也随之坍塌。

  尚可,90后大学生,被比特币挖矿的朋友拉入币圈,“风险挺高,我也挺小心的”,回忆起最初的投资,尚可极为小心,通过直播、网站、视频节目,了解比特币、ICO项目。而薛蛮子、李笑来等大佬为ICO项目的助阵,直接将尚可拉下水,整个8月,他都在于各种代币打交道。“我都懵了”,当听到ICO被定性为非法集资后的第二天,尚可投资的6万元瞬间蒸发,不到24小时,就只剩下了4000元。“赚钱的时候没吃到肉,挨‘刀’的时候一‘刀’都没少。”

  杨芸,某互联网公司产品经理,“开始就不觉得ICO靠谱,只是周边人都在做”,与其他投资人不同,杨芸更多的是好奇、试试看的心理。两年的投资经验,她的资产库也逐渐增多,投资两个项目获利丰厚。8日晚间,在看到政府将要关闭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消息后,杨芸决定止血,将手上的虚拟货币全部抛售。

  ICO堤坝已溃,洪水之中,这样的故事有很多……

  从荷兰的郁金香,到一战后华尔街的股票,再到国内的ICO热潮,财富增值从来是基于底层商业,道理人人都懂,但仍无法阻拦欲望冲破理性的栅栏。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