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MBA“旁听生”到顶级VC,李宏玮“猎捕独角兽”17年

2017-11-03 21:20 · 投资界  王珑娟   
   
巾帼不让须眉。过去17年,李宏玮都在中国投资界“摸爬滚打”,2005年加入GGV纪源资本并帮助创立了上海办事处。在投资圈内,她也是为数不多具有强工程技术背景的投资人之一。


  点击图片进入2017投资界TOP100总榜单

  7月12日,清科集团旗下中国创业与投资第一门户——投资界(www.PEdaily.cn)与清科研究中心联合发起,国内顶级私募股权数据库私募通提供数据支持,前后历时4个月筹备评选的「2017投资界TOP100投资人」榜单隆重发布。

  「2017投资界TOP100投资人」总榜单上每一位投资人都有着深刻的行业洞察,决策敏锐果断,在诡谲的创投江湖中辨识千里马、独角兽,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话。接下来,《投资界》将对上榜投资人进行追踪报道——从人生履历到经典案例以及背后的投资逻辑,《投资界》将一一放送,敬请期待。

从MBA“旁听生”到顶级VC,李宏玮“猎捕独角兽”17年

  姓名李宏玮

  年龄:45岁

  职位: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

  代表案例51信用卡文思海辉、金山办公软件、英语流利说、Keep、Drive.ai, Momenta


  “17年前,我来到中国脑子里只有‘黑和白’”李宏玮感慨,“17年后,我发现中国充满了‘灰色’区域,而在‘灰色’里创新,往往会带来巨大的变革。”回忆起刚到中国时的场景,李宏玮感慨道。

  在福布斯颁布的2015全球权势女性榜上,有近五分之一的上榜者都是新面孔,这些杰出的的女性领袖或在商业、娱乐、金融、媒体、慈善、政治和科技领域卓有成效,或是拥有亿万身家;“新人”李宏玮首次登上福布斯全球最具权势女性榜,成为榜上仅有的两位创投人之一;她还成功跻身福布斯全球最佳创投人榜的前十行列,成为该榜有史以来排名最高的女性。

  巾帼不让须眉。过去17年,李宏玮都在中国投资界“摸爬滚打”,2005年加入GGV纪源资本并帮助创立了上海办事处。在投资圈内,她也是为数不多具有强工程技术背景的投资人之一。

  从MBA旁听生到顶级投资人

  李宏玮是个好奇心和求知欲爆棚的人,她也是中国风投市场为数不多的有强工程技术背景的投资人之一。

  上个世纪90年代初,18岁的李宏玮揣着新加坡科技航空部授予的奖学金,迈进了康奈尔大学的校门,就读电子系。一直以来,李宏玮对技术和产品常常有着强烈的喜好,想知道某件东西是如何制造出来的,想知道它的各方面原理。

  也就是在康奈尔大学的MBA旁听课上,李宏玮接触到了VC,在这个如此“棒”的领域中,李宏玮兴趣愈发浓厚。

  毕业后,李宏玮选择了回到新加坡。她是这么解释:“当时我之所以能够出国读书,是因为我拿到了奖学金,新加坡科技集团——当时新加坡最大的国企的资金支持,但毕业后是要回去报到的。”

  在新加坡航空部忙碌了五年,李宏玮对自己的人生重新思考规划,并不意外,她最后选择去美国继续读书。2001年,李宏玮顺利地成为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唯一获得摩根士丹利职位的MBA学生,工作负责开发亚洲地区科技及通讯领域的潜在投资项目,正式开始了她的风投生涯。

  “当时之所以选择摩根,因为投行是之前从未接触过的。在这段时间我了解到许多关于公司如何做重组准备、上市过程等等细节,这对风险投资实际上是一种非常有价值的经验——公司怎么来定位,如何来描述这个过程,招股书怎么写,整个上市过程股市如何来派分,这整个链条其实是大部分人从未接触过的。”此前在接受网易科技采访时,李宏玮道。

  像一根弹簧,李宏玮在极强的压力下,动力越大,进步也是突飞猛进。虽然几乎每天只能睡2个小时,但摩根的“魔鬼训练”对初涉投资银行的李宏玮来说,反而刺激她热情高涨,也完美地完成了从技术派到资本运作的过渡。

  2002年,李宏玮加入风险基金集富亚洲(JAFCO Asia)担任副总裁职务,她的VC行业生涯就此拉开帷幕。

  在集富工作的最后一段时间里,李宏玮主要参与投资了大连海辉、兆日科技、新进半导体、APM(葵和精密电子)、美国公司Erlang、Codent和北京博动等7家公司。在陪伴这些公司顺利渡过初期阶段后,李宏玮接受了纪源资本合伙人之一吴家麟的邀请。

  相对于集富亚洲稍显保守的投资风格,纪源资本在充分准备后“稳准狠”的气魄才是最吸引李宏玮的,她坦诚说这种“稳准狠”的背后当然也多少有一些“赌”的成分,但这才是风投,对此她还做了一个生动的比喻:“其实很简单,打牌的时候,如果整个局面对你更加有利时,你会不会追加赌注?GGV一定会。”

  投资“持久战”

  “我的工作时间是24小时。我一直都是在工作的状态,即使不在开会,也在想哪个版块该怎么做,工作就是我的生命。”这种时间观李宏玮坚持了17年。

  每5-10年,VC行业都会经历洗牌,这个规律在美国发生了很多次,在中国发生了两次。2005年、2006年间崛起了很多本地的美国基金,GGV也是2005年开始扎根中国,专注在中国的投资。

  2005年,李宏玮带着一箱子钱来到了上海,她是GGV中国区的第一位员工。“激情”和“专注”这两个词在李宏玮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17年来,她大概投资了40多个项目。

  “对投资来说,找项目的作用只占10%,最关键的是投资判断和投后管理,尤其是投后非常重要。”李宏玮举例,“比如YY的CFO是我帮忙招的,待遇是我谈的,合同也是我签的。”

  在主投商业模式的项目中,让李宏玮比较自豪的就是YY多玩。在投资YY之初,李宏玮比较犹豫,因为身边没有人是YY的用户。当创始人李学凌信誓旦旦说自己是绝对是市场第一后,李宏玮带着几个投资人凌晨跑到网吧里做问卷调查。

  结果出乎意料,85%的游戏玩家都在用YY。这些用户不算高端,很多也不在一线大城市,但却是中国最核心的互联网用户。后来李宏玮明白了一个道理:在中国做创业和投资,一定要做长尾市场。这个市场的用户和所谓的精英不同,需要去寻找和了解。事实上,小米和快手,也是这么起步的。

  后来YY成功开拓了直播模式和粉丝经济,对行业的发展起到了带动作用。李宏玮感慨:“最难得的是,YY是个不烧钱的公司。从我们2006年投进去到YY上市,总共只花了500万美元,其中100多万美元还是用来买了YY域名。”

  YY的上市并不容易。2012年,中国互联网公司只有2家在海外上市,上半年是唯品会,下半年是YY。这一年的上市被大家戏称流血上市,因为当时市场环境并不乐观。

  李学凌带着团队去美国路演时,遇到纽约大风暴,纽约大面积停电,很多地方没法办公。李学凌还开玩笑说,路演路演,全是路,没有演。当时纽约机场也停电了,李学凌就租了辆车,自己开到芝加哥再飞回中国。

  YY上市时,很多投资者都不看好。GGV坚定地做了基石投资人。“只有我们继续支持,别人才有可能愿意投进来。”

  GGV和很多机构不同,投资风格偏稳健。他们不排斥风口,在选择时小心又大胆。经常游走在中美市场的符绩勋、李宏玮、童士豪等人,面对机遇有着极其强大和冷静和理性。像一头觅食的猎豹,出手时迅猛而精准。

  “在偏重扩张期投资的GGV,投资组合失败率被要求控制在十分之一。”李宏玮话锋一转,“即便如此,我们自己要求任何一个项目的回报都不能为零,至少要有一倍的回报。”

  当下社会发展越来也快,人工成本也越来越贵贵,未来无人驾驶和机器人会越来越普及。如今前沿科技的技术已经到了一个突破点,一旦跨越了这个突破点,将会有突飞猛进的发展。

  如果一个市场被BAT等巨头占据了90%,GGV不会投。但未来一定不会只有BAT,新的巨头一定会出现。李宏玮在此前的采访中也多次强调过:“来三五年,新巨头会出现在前沿科技,尤其是人工智能垂直领域。”

  未来10年将爆发的人工智能

  每次投资开始,李宏玮都会问自己:这就是我将与创业者共同投入时间和精力事业吗?对于创业者,她常常会问的一个问题是:你想要创建的公司DNA是什么?

  过去的十年中,国内的创投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投资不再是VC的独角戏,如BAT等巨头的加入,虽然拓宽了退出渠道,也让行业的竞争更加激烈。“无论投资或创业,最重要的部分都是赢,而这种行动伴随着巨大的信念,创业者必要坚信这是你的战场,这是你每天投入24小时的公司,思考生存或死亡的问题,你必须有足够的信念:这是会让我「赢」的事。”

  今年6月,GGV投资了一个无人驾驶项目——美国的drive.ai公司,4个月后又参投了自动驾驶项目Momenta。虽然今年才出手,但GGV关注无人驾驶领域已有两三年之久。

  两年半前,GGV就接触了一家自动驾驶初创公司Cruise,当时公司准备做融资,但后来通用开出了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那时,我们的出发点是Cruise能否取代Uber,Uber的商业模式并不是颠覆性的,只是在做信息匹配,而Cruise的技术理念是连人工都不需要。”

  从那以后,李宏玮就开始关注无人驾驶领域,几乎见过美国所有的无人驾驶相关的企业,中国也见过很多。仅投资drive.ai,就花了6个月的时间做各方面的尽调。

  GGV在前沿科技的布局主要有三大板块:

  第一个板块,智能出行领域。围绕出行半径,不同的半径会有不同的投资布局。电动化,GGV投资了小牛电动、immotor;智能驾驶,项目筛选上比较偏基础设施,如底层传感器未来的发展方向等;还有无人机等领域。

  第二个板块是机器人,包括家用、服务以及工业机器人。未来五年,中国将会是工业机器人的第一大采购国。

  第三个板块是AI的产品化。采集行业数据,用更多的深度学习解决方案,使得流程更加智能化,取代人工流程。

  在新技术的投资上,自然也会有风险。一般分为:一是技术(研发)风险;二是产品化的风险;三是市场化风险,市场化风险有很多原因,可能是与竞争对手在性价比、功能点上的竞争,也可能是市场份额的竞争。

  如果把智能机器人的发展过程以0-10的标准进行评估,李宏玮认为现在达到的数值是1到1.5左右,也就是初期发展阶段。她预测,在未来的5到10年之后,人工智能市场或将迎来成熟增长的“小宇宙爆发期”。

  “我不相信跟风式投资,GGV的几位合伙人一直坚持在一线投资,我们都是在各自的领域内有着10年以上的投资经验。在同一个行业,我们观察到的结果与刚入行的投资经理一定不同,很多被资本追逐的行业我们都没投。”

  风险投资和创业一样,都是小概率事件。投资人只有找到最好的项目,才能为基金拿回超过100倍回报的项目。在李宏玮看来,投资行业里没有二八法则,如果遵循着二八法则,那就注定平庸。

  “我觉得二十、三十年后出行方式会有新的玩家,新的玩家就是自动飞行。除了在路面上跑,其实真正的颠覆是不用在路面上跑,我们就在天上飞。”主讲台上的李宏玮笑语晏晏,眼神笃定,背后是GGV的大标语“Evolving Lifestyle”。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